泡芙视频推广码下载

      “你师祖陨落之后, 你师伯祖,也就是上一任宗主,不想让他的言论再影响别人,就将其全抹去了。”

      陆元道寻求三界和平相处之法, 他的传记中充满这类的言论观点, 陆뒇元兴向来就不认可这个弟弟的道, 甚至因为这个言论诱导,导致归元宗受到重创,恼恨之鄆下便将他的所有资料全毁了, 同时禁止宗门再提起这个名字。

      첛 也不算是全毁,而是束之高阁,不让其面世, 甚至在弟子的必修课中增加了充满种族㢑偏见的课程, 也就是陆夭夭学的其中那些。

      若不是陆元道已陨落, 恐ڵ怕会被陆元兴逐出师门。

      陆重云继承了陆元兴的意志,延续了仇恨, 姚九霄试着劝过,但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也因此,陆夭夭翻遍藏书阁, 也没找到相关记录。

      陆夭夭忍埞不住道:“这不是师祖的错……”她看过听过元启录,千万年来,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他,或者你打他,再不然就是你我他混战, 打打停停停ﺶ停打打,除了战争还是战争。

      并非所有人都热衷于轳战争,如果可以生㪊长于和平世界, 多少人愿意→流离失所?

      肯定不쾿是只有师祖一个人ெ这么想的,无ĝ谓ᜠ的战争根本没有意义,反而导致更多的生灵涂炭,让大陆千疮百孔。

      纵观历史,最近这三百多年,是维持憪最久的和平期,而这是父亲和爹爹Ս带来的……

      ∢等等,让䱸她捋捋。

      陆夭夭单手托着手肘,一手捏着肉下巴,作沉思状。

      在爹爹尚未统治魔界前,魔界十分混『乱』,各大魔族势力互相吞并打架之外,多数将目光投向其他两界,时不时就要去人妖两界去攻打一番。

      妖族没有魔界那么混『乱』但不遑多甘让。

      爹爹一统魔界之后,以绝对的武力值镇压魔族,做到绝对统治。 㮛

      修真界这边也起来了个道尊父亲,人族唯首是瞻。

      ∩ 父亲和爹爹的实力不相上下,打ꇌ来ꤪ打去分不出胜负,谁也打不服谁,最后不知怎的两界签了和平契约。

      妖族一看,人魔两族握手䡼言和,为避訊免两族合作将矛头对准妖族,各大妖王也不敢内斗,쀂也不敢得罪两族,只得联合起来代表妖界也和两族签下契约。

      这便是三惹方契约的由来。

      师祖是父亲的师尊,想必三观总会受到师祖的影响。

      不管爹爹是主动还是被动,哪怕他整天高高在上,一副愚蠢的人재族愚蠢的妖族的表情,整天念着要攻占了人妖两界广一统三界,他都约束了魔界,带来真正的和平。

      这么一琢磨,好像父亲和爹爹之间有默契一般,可他们不是生死仇敌吗?

      陆夭夭抓抓脑袋,想不通,觉得太复杂了。

      “你该回去做课业了。”姚九霄给陆夭夭一个玉佩。

      介 陆夭夭握着玉佩,疑『惑』的望过来。

      “玉佩里刻有传送阵,下次你可以直接过来。”

      姚九霄教她驱动传送阵的口诀。

      陆夭夭记下来。

      随后姚九霄道:“试试。”

      ꑀ 陆夭夭:“……”试试就试试。

      陆夭夭默念口诀,用少有的灵气催动传送阵,只见碧光一闪湒,陆夭夭的眼痟前一晃,接着就出现在小楼中。

      陆夭夭高兴的把玩,可真方便,以后她可以直接过去不用父亲来接了!

      第二天,陆夭夭精神百倍的早早爬起床,打理好自己后迫不及待往外跑。

      她没有去上课,而是和小伙伴们去另一个地方集合。

      没错,他们今天要逃课下山玩了!

      陆夭夭欢快的跑到集合点。

      “暮雪千山小星星,我来啦!”陆夭夭跑到一半,一个紧急暂停,她看到了站在朝暮雪旁边的陆䌕君扬。

      这什么情况,他们才逃课就被抓了?

      陆君扬看到陆夭夭扬起笑脸,见她站在几步远突然不动,他走过来,语气带着无奈,“想下山玩也没想到拿块令牌。”

      下山岂是那么容易?宗门有结界大阵,哪能说进就进,说出就出?弟子们想下山,需要取块令牌才能进出。

      陆君扬从朝暮雪口中得知他们说风就是雨的什么都没考虑就要下山,一时之间还真有点哭笑不得,基础课没几个弟子没逃过,邱陆君扬自己也并未上过多少次,他只要保证自己每次考核能通过就行,倒没说他们这行为不对。

      陆夭夭歪歪头,原来君扬哥哥不是来捉他们的,她傻笑,“要令牌的㠸吗?我们第一次出门,不知道……”

      陆君扬取出四块令牌,递给쮞陆夭夭一块,另外三块给了朝暮雪,让朝暮雪给其他两个。

      陆夭夭仔细看了看,巴掌大的门牌玄黑底『色』,上面刻有宗门宗徽,还刻有暗『色』纹路,看上去很高大上的样子。

      她眼巴巴问道:“君扬哥哥和我们一起吗?”

      陆夭夭期待之极:“去我家做客!好不好?”

      陆君扬一开始想拒绝,他担心自己跟着去的话这些小师弟师妹放不开,但听到陆夭夭说的去她家做客,他又有点心动。

      犹豫间,朝暮雪劝道:“师兄跟我们一起吧?”

      文子星和杜千山自톛然没有意见,也跟着롊劝说䖇。文子星心想,这可是原着中的男主,能打好关系再好不过,说不定还能触发剧情呢。

      师弟师妹们这么真诚的邀请他,陆君扬想着自己没什么要紧事做,便点头答应。

      陆夭夭欢呼雀跃起来。

      一行人便多了个陆君扬,五人畅通无阻的下山。

      嗜 再次来到天衍城,站在㖅街道上时,陆夭夭还真有ㆺ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悀

      天衍城一如记忆中的热闹繁华,陆飬君扬作为最熟悉天衍城的人,肩负子起导游的责任,因知道陆夭夭爱吃爱玩,特地带他们去采吃好吃的,看好玩的。

      陆夭夭高兴极了,杜千山也不再拘束,简直乐不思蜀。

      玩了一上午,还美美吃了顿中饭,陆夭夭这才带着伙伴们回家。

      “我暂时在宗门安定下来了嘛,家里便在郊区附近买了个宅院,也ꌶ多个落脚处。”

      文子星感叹,“夭夭你还是个小白富美啊!”天䣍衍城的房价多高啊,哪怕是在郊区,没有一定的퇴财力能力,还买不起买不皘到。

      陆夭夭不满的抗议,“白富美就白富美,干嘛要在前面加个小字?”

      文子星按按陆鑂夭夭的头顶,“这不是小么?”

      “你才小,你比我还小!”

      ꩲ “哎哟,炸『毛』了。”

      “臭星星!”

      笑笑闹闹间,他们来到塽目的地。

      高大的府门紧闭,陆夭夭上前,抬手拍拍门,“鸦青哥哥,我回来啦!”

      陆夭夭的话刚落,大门就뻵被打开。 袘

      一身黑衣的鸦青站在面前,“夭夭……小姐。”

      陆夭夭仰起头,『露』出个笑容,“他们都是宗门的师兄弟姐妹,都是我的好朋友,来家里做客!”

      陆夭夭给双方做了介绍。

      鸦青愤点点头,他走到一边,做了个请的姿势,“欢迎诸位的到来。”

      陆夭夭已৺经迈进门槛,她回头,“不要客气啊,把我家当成自拣己떭家。”

      ᷚ “叨扰了。”陆君扬先迈뙟步进来。

      文子星随后,他忍不住多看几眼,夭夭这远房表哥看着挺俊,就是好似没什么存在感。

      整个宅院焕然一新,荄富丽堂皇,一个多月的时间,鸦青并未闲着,他将宅院其他院落都收拾得一干二净。 냢

      陆夭夭看着觉得陌生,自己都没见过,索『性』提议,“我们到姮处逛逛吧。”

      其他人无异议。 浓

      陆夭夭道:“家里这么大,춆你们也可以住进来,你们喜欢哪间房?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ౡ 宅院很大,住个上百人也不会显得拥挤,陆夭夭自然希望小쇖伙伴们也一起。

      至于安全问题,陆夭夭敢保证,有她在,没有哪个魔族敢伤他们。

      笲 “我要这间!”

      “这间看着不错。”

      憎朋友们也不客气,认领了自己以后的客房,虽说不一定能用到,但一听夭夭说是秘密基地,谁抗拒得了哦!

      陆夭夭他们走到主院另一侧的⳿院子⢋,神隐的鸦青突然出现,ꉝ“夭夭小姐,先生在此。”

      “先生?”陆夭夭震惊的睁大眼,第一时间联想到给他们授裂课的先生的陆⮘夭夭,奇怪냍的想,不是说先生不会管弟子逃不逃课的吗?怎么还追到家里来了?

      其他人似乎也是这묵么以为,文子星脱口而出:“先生不会是尾随我们来的吧?”转念一想又不对,“夭夭你和先生有亲戚关系?”

      陆夭夭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他们走进厅堂,看到坐鋩在上方一身红衣的男子,容貌极为俊美,整个厅堂因他的存在都亮堂几分。

      朝暮雪和文㡖子星几人被吸引住视线,怔愣了下,哪里来的美男子?!

      陆夭夭的眼ﶙ睛一亮,飞快的跑过去,藟“爹爹!”

      爹爹?!

      三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人回过神,倒吸一口气,朝暮雪的眼里闪过不敢置信,怎、怎么可能?这是夭夭的爹爹?!

      文子星吃惊道:“这是┹你爹??”这么年轻这么俊美?

      藌 陆君扬也愣了下,不过只有砾这样风华绝代的人才能뒳生养出夭夭这왖般钟灵毓秀的小娃儿吧。

      “当然了磮,这是我亲爹。”陆夭夭骄傲之极,随后仰头看陆清予,“爹ۄ爹,你怎么在这儿?”

      陆夭夭三两下爬上陆清予的大⯉腿坐着,紧紧挨着他,没想到爹爹宀不在宗门里,反而跑这儿来了。

      爹爹好聪明,竟然知道她在这里买了宅子。

      陆清予挑起唇角,“怎么?不欢迎爹爹?”

      陆夭夭连忙摇头,“才不会,爹爹住这儿我最蟩高兴了!”

      ⡡陆夭夭是真高兴,归元宗怎么也是人族第一大宗,他一直待在那里肯定不乐意,如果待在天衍城里,再好不过。

      她到时两边来回跑也方便。

      陆夭夭哄陆清䓦予片刻,想起她的小伙伴们,连忙跳下来跑到小伙伴身边,高兴的介绍道텝:“爹爹,他䴼们都是我认识的好朋友!”

      陆清予唇角带笑,漫不经心地抬眸,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