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夜晚的邯郸城异常静谧。

      在离开合信酒楼后,赵诗雨走在街道上,呼풔吸着夜晚的ݜ清冷空气,脑子正㞸飞速地运转,盘算着一会儿见了赵岳该怎么一番说辞。

      左手边,小绿奴紧跟着自家主子,嬴政随后,荆轲则远远地吊在三小后面。担看着前面这个绝丽的背影,荆轲不免陷入了沉思。

      为了这个秦国公子,赵诗雨可真是下足䜧了心思。不光文学修养亲自教导,就连剑术也是让自己这个宗师剑客亲传ꀰ。甚至连这次出事,赵诗雨也是亲力亲为,一直为此事奔波。

      虽然,这事儿起因也是因为赵诗雨自己干的挫事,赵诗雨这么勤快也算是在给自己擦屁股。但㤸是从这儿也可以膲看出,嬴政在赵诗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想着想着,荆轲䀵的思绪飞远,想起了前些日子自狗己和合信君的谈话……

      在顴知道赵诗雨与郭开的协定之后,荆轲是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第二天早晨,荆轲就按捺不住惶恐的心,去见了赵岳一面꧊。

      “君侯,荆某有一事相告,虽说这样一来悿有负小姐之恩。但是荆某觉得,此事必须要让君侯知晓!”

      “哦?可是小雨太过顽劣?荆先生但讲无妨!”赵岳一脸奇怪,不明白荆轲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 “小姐府中的少年,乃是当今秦王的重孙!而且小姐早就知道此事,甚至昨夜还与太子府郭开协商,欲与秦国合谋,辅佐秦国王室……”说着,荆轲将现场情形一一道来。

      “哦?郭开居然是秦国的间者?!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찙”赵岳听ᓷ闻后连连咂舌,显然没想到这背后藏得最深的人居然只是个小小的太子伴读。

      “君侯??你这……”荆轲一脸诧异,心想您ᓢ这关注的点错了吧,튼我是在说秦王子嗣的r事絶儿,你怎么对郭开这么感兴趣啊!!ꉚ

      似是看到了荆轲呆滞的模样,赵岳淡然一笑洡,眼中神光闪嫜烁,语出惊人:“先生所言的这些,我先前就已经知道了!”

      “君侯早就知晓?那为何不制止呢?!此事一旦败露,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荆轲更惊讶了,本就迷糊的荆轲现在是更甚一层,完全搞不明白这父女俩的心思。

      “先生,可曾有过家室?”赵岳并没有回答荆轲的疑惑,而是问起荆轲一些不相关的事。

      荆轲一愣,随后坦然道:“没有!”

      “先生没有妻女,自然就没有牵挂,可以率ꐅ性而为,凭自身喜好办事。可若是先生有了妻儿,遇到这样的事又会如何决断呢??”赵岳一脸微笑,ꗾ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这……荆某不知。”荝荆轲噎了下,想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回话。

      ⰻ“先生不沕知,非㭼先生之过,只是因为还没有哪位女子有幸进入先生心中。今后哪一天,当先生遇到了这样的一位女子,能让先生放下心中的一切,只愿与其相濡以沫,甚至有了自己的儿女,到那时,先生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赵岳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极轻,似是在怀念心底的片刻美好之境。

      荆轲看着目光有些期恍惚的赵岳,蠻沉默了下,紧接着又问道:“即便如此,可小姐私下做了这么大的决定,视宗室法度于无物,您就没有一点责怪之心吗?”

      “为何要责怪?”赵岳反问道:“荆先生既然知晓了小雨的谋划,自然也清楚,小雨所做之事并非是为私利,而是为了天颅下黎民,为解众生悲苦,即便是有背弃宗族之嫌,相比下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荆轲被这话说得低首不语,想了良久,这才出声:“瀽君侯之心境,荆某不可及!”

      闻言,聲赵岳轻笑一声,说道:“先生过谦了。先生对此事的态度,不也与我一般无二吗?先生此次前来,只提小雨隐瞒我一事,却不言及小雨所做是对是错,这不就说明,先生心里也是认可小雨的!”

      “……”荆轲沉默不语,似乎是被说中邒了心思。

      见状,赵岳也不在意ᠾ,挺直了身子,面容严肃,对着荆轲说道:“荆先生,我有一事,想拜托荆先生!”

      荆轲还在愣神中,看到赵岳这么郑重,一时间脑子没转过来,傻不兮兮地⳶呆了一会儿,这才连忙回应道:“君侯勿须如此,有事但讲,荆某定当竭力!”

      “我想请先生,入清荷院中,以小雨侍卫之名,暗中保护小雨和那个少年。”赵岳满脸郑重之色,肃然道:“小雨心气甚高,所谋不小,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她选的是一条危机重重的路,我怕她将来会遭遇不测,所以想请先生前往清荷院,⁞一来可保护他们安危,二来也끑可防备一些别有用心之人!”

      “此事,君侯放心,荆某必不负君侯所托。其实即便君侯不讲,荆某也有这个心윏思。荆某想看看,小姐之言究竟是对是错!”荆轲抱拳相对,一脸沉稳,应下了赵岳的请求。

      “呵呵!”闻言,赵岳笑道:“先生放心,就请与我一同耐心等䂫待⭨,看看将来的天下究竟为何!”

      “荆某拭目以待!”……

      思绪划破夜空,想起了与合信君的约定的话,荆轲抬起头,看了看前面仍皱眉思索的赵诗雨,嘴角扬起一ⶭ道浅浅的弧度,心中异常期待。

      这时,一行人也到了家门口,赵诗雨抬起头,看了看前门光鰞明显赫的“合信府”牌匾,小脸ؽ阴了下,心里很没底。

      想让合信府出面保住嬴政的性命,应当没多大问题,毕竟嬴政也算是合信府中人,合信府还从来没有过放弃身边人来明哲保身的先例!

      但是赵岳和合信商会的众人,会不会因此而选择辅佐嬴政和秦国,这件事赵诗雨一点把握都没,至少现在没有把握……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便心中再怎么糟乱,赵诗雨硬着头皮也得上!司寇易华今天就已经进宫面见赵王,明天定会有所动作,若今晚赵诗雨这边商议不出对策,明日若有交锋则定会显露颓势。

      想到这里,赵诗雨心中不由得暗恨,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没事瞎出去溜达什么??!

      本来安安稳稳等着秦国来人,为嬴政正名就行了,哪还会有现在这一大堆破事儿。连墨家都给炸出来了。说到底,赵诗雨是“功不可没”啊~~

      尽管心中万马奔腾,奈何一切都是팖自己作孽,只得打碎了牙往肚里咽。赵诗雨阴着脸,抬步就往府内走去,准备直接找父亲赵岳。

      这时,门口站岗的侍卫小六,见到小姐回来,连忙上前说道:“小姐,君候有令,让你回来后去一趟他那边!”

      “??”赵诗雨一脸懵逼,没想到父亲居然比自己还要猴急~~~ꅪ

      “知道了~!”想了下,赵诗雨朝着小六点了点头,拔腿就走,突然想到一事,退了几步来到小六身边,眼睛一眯,小声问道:“小六,四大管事都回去歇息了没?”

      眼瞅着自家大小姐这贼眉鼠眼的样儿,小六鬓边划过一道黑线,然后诺诺回道:“没……都在主上的中泰院呢!”

      “……”赵诗雨一脸便秘的表情,随后吊着脸点了点叉头,走了进去,一副烈士的模样。

      依旧和先前一样,赵诗雨前往“㲋赴死”,剩下的荆轲嬴政小绿奴回院……

      行至赵岳的书房前,看着眼前一幕,赵诗雨脑门上的黑线更重了。

      还是以前㆒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书房前陈立着四大“门神”,见赵大小姐到此,“门神”头子福伯弯腰一引,又是一副“请君入瓮”的作态。

      赵诗雨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心中“波澜不惊”,相对淡定地走了进去。毕竟,一回生二回熟嘛~~!

      来到屋内,与上次不同的ତ是,这次赵岳并没有默然相对,见赵诗雨进来,赵岳还对着女儿笑了笑,眼底有些鼓励,这让赵诗雨心底暖了几分。

      一众人等坐定,看了下周边四人夹带忧色的脸,赵岳轻轻踡一笑,开头说道:“王宫那边传来消息,易华已经面见了赵暶王和太子,秦国公子的事已f经瞒不住了!”

      莶此言一出,四管事都没有发话,甚至忧思的神情都没有动摇一分,赵诗雨见此正欲开口,便被赵犙岳打断。

      “不过,此事也并非是最要紧的!还有一事,也该讲明了!”说到这儿,四管事面色一动,赵岳的话也随之传来:“小雨,这孩子的身份,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话音一鈁落,四位管事的目光立马动了动,齐刷刷落在了赵诗雨的脸上,被五人紧盯着,饶是迚以我们劵赵大小姐的心境,也不免小抖了一下。

      虽然吃惊于赵岳的直接,但是赵诗雨还是拎得清轻重缓急,并未扯谎,坦诚道:“是!”

      闻言,几人面色一动,赵岳继续问道:“애你以前说,那个少年会成为我合信府日后的支柱,是将他当作秦国公子,才道出此言的吗?”

      “是!”

      “变革合信商会,将商会产业剔除,与赵国宗室分割,也是为了这少䋰年吗?”

      “是……”

      “铺设合信酒楼,组建天网,传授农耕要术,埋下民心的种子,甚至在墨家面前放出‘时代之子’的言论,也是为了他做的?”

      “……”赵诗雨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决。

      “为螀什么要这么做!”赵岳问道,语气平淡,没有诧异,没有惊讶,有的只是淡然。

      “我要辅助他,终结这个乱世!改变这个世界!”赵诗雨眼帘低垂,看着面前的地板,静静地说出了这番狂言!

      ⟴ “濄为什么是他?”赵岳问道。

      “因为只有他可以,只有他能做到!也只有秦国能做到!”赵诗雨所言掷地有声,语气中掩不住的自信,仿若这个少年ン已经是一位天地共主一膉般。

      “……为什么要隐瞒?”这份自信,让赵岳顿了下,紧接着又出声犥问道,话语之中依然没有怒气,只有夹带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痛心……

      “……”赵诗雨沉默了,脑子里演练上百遍的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버么开口,心里很不舒服,却又察㨝觉不出是什么原因。这种感觉让赵诗雨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ፕ

      屋内的众人都屏息等᫠候á,良久,赵诗雨张开了干涩的嘴唇,嘶哑着声说道:“我担心父亲你不同意,担心大家不同意,所以想在局势明朗一些后,再与你们分说,劝服大家。”

      听到这儿,赵岳皱着眉,看苩着女儿小脸上的不安,心中一阵疼惜,轻启薄唇,笑骂了句:“愚蠢!”

      赵诗雨一脸呆愣地抬头,见赵岳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怒意,四位管事也并没有出声反驳,几人都用温和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这奇怪的氛围,让赵诗雨心里那丝“不舒服”,更重了些。

      这时,赵曋岳看了眼四大管事,说道:“对于小姐所谋之事,尔等,可有异议?”

      “我等遵从小姐安排!!”四大管事异口同声,语调高昂,振振有声,眼中似有光芒。

      赵诗雨愣愣地看着这一幕,鼻子一酸,睁大的双眼也有些湿润,看着父亲赵岳充满疼爱的眼睛,赵诗雨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在隐瞒这件事上,是不是做错了?!

      此时,见赵诗雨愣愣地看着自己,赵岳轻叹一声,道:“你有为父,有合信商会,不必将所有事情都压在你一人身上。不管你心智再高,你还是为父心里的那个小雨,那个跓爱顶嘴的女儿,为父永远都是你的依仗,福伯、雪儿、王永王贵也都是你的家人,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该如何去做,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会站在你身边,为你分担这一切,不论你想做什么!!”

      赵诗雨呆愣地看着父亲,眼眶中的水雾越积越多,ﭳ终是滑落脸颊。赵岳的疼爱神色,管事们的温和、认可,让赵诗雨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心里那丝不舒服的感觉,就是心中的愧疚!

      赵诗雨做错了吗?并没有!因为这是风险最小的ይ办法。

      那赵诗雨做得对吗?也不全对,因为赵诗雨并没有考虑其他人的想法,或许从始至终,赵诗雨都没有融入这个时代,只是将自己当作了拨弄棋局的执子之人,而且一直都是一个人。

      赵诗烄雨以绝对的理性面对自己规划之事,却没意识到,这世间之事并非是一场游ﵒ戏,而是真实的世界。人生在世并非只有对错,情之一字却是一个人一辈子都参悟不透的道。

      先前为了此事,嬴政曾因此事反对过赵﯆诗雨,当时的赵诗雨只觉得,这是嬴政在感情用事,其实仔细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细细想来,自己不论何事都保持着绝对的理性,反而感情并没有投入多少,这样的自己,真的能辅佐嬴政建立属于大秦的盛世吗?真的能为嬴政当好一个榜样吗?

      现在这一切,福伯等人鰲亲和的目光,让赵诗雨脑海中盘䌘算多时的说辞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赵诗雨只觉心里沉甸甸的,多了很多以前没有发现的情感。也让赵诗雨发现,自己并非孤身一人!

      在赵岳的注视下,赵诗雨最终还是忍不住,首次扑向了父亲的怀中㡄,细声呜咽,就像是一个受到委屈的小女孩儿,␐在家人的怀里求安慰。

      很难想象,这是我们赵大小姐做出来的反应。不过这也说明,赵诗雨依然是人,心中依然有亲情,ꁸ而并非无欲无求的“仙人”。这样的结果,岂非幸事?

      性者,天之Ф就也븂;情者,性之质Ᏻ也;欲者,情之应也。若无情,世间的任何之事又如何体悟至心,又如何能感悟人性,做出通变?

      时间流逝㝝,哭噎声也慢慢消散,而随之而来的,就是红到发紫的耳垂,和将自己比作鸵鸟的赵大小姐。

      都说发泄一时ᩢ爽,清醒悔半生滹!虽说有些夸张,但是此时的赵大小姐可是一点儿都不觉得这句话夸张。

      虽说自己老爹这一番话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但尀是醒来过后,赵诗雨的直男癌就犯了。

      你说这躲在胡雪儿怀里哭也就罢了,赵诗雨也就忍了,毕竟恶臭习性摆在那儿。可现ﶃ在是在赵岳这个大老爷们的怀里啊!!而且是个和自己两世心理年龄加起来差不多的大老爷们啊!你这让赵大直男如何自侃?

      是故,虽说赵诗雨已经哭完了堝,但是仍然觍着老脸,埋在赵岳怀里没有出来,梗着大红脸搁那儿死犟,就是过不去心中的坎儿啊~~!觉得丢面儿!

      众人看着这一幕,不免被赵诗雨的行喤为惹了个笑脸。赵岳看着女儿那越텚发紫红的脸蛋和耳朵,爽朗地笑了笑,和声安慰道:“好了,这里没有外人,不会落你嬴凰公主的面子圩的!呵呵呵~~!”

      得!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赵诗雨再不出来,那这张老脸可就真没了!

      只见赵大小姐红着脸从赵岳怀里挪出,迅速地来到了方才的位置上,콊酱红的小脸此时更显一分可爱,看得众人嘴角含笑,直呼涨了见识。

      迎着众ﯴ人嬉笑的目光,赵诗雨老脸一红,轻咳了一声,故意装作一副正儿八经的表情,以掩盖௝眼中的尴尬。

      ˜殊不知,弄巧成拙,这样遮掩反而让福伯他们觉得赵诗雨年轻好胜,脸皮子薄,一个个相视莞尔,不溢言表。

      嬉笑之后,女儿奴赵岳见赵诗雨这般尴尬,关护心切,宠爱之心泛滥,忍不住出声调和道:“好了好了,闲谈就此为止,该谈正事了……”

      说到这儿,众人的脸上也没了笑意,一个个肃然以待,只因这次的事情,真不是个小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