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勿近

      唰!

      一抹刀光从伍安寻腰间绽放。

      拔出长刀的伍安寻ꄽ,不仅没有后退,或者闪避,反而迎着扑过来的“梅金菊”,挥刀劈砍。

      唰!唰!唰!

      呼~呼媝~呼﫴~

      只见싘刀光猎猎,刀风呼啸。

      手持长刀的伍安寻,围绕“梅金菊”展开密不透风的刀法施展。 ᔨ

      重重叠叠的刀影包裹下,“梅金菊”本就残缺不全的躯体,再次遭到重创。

      “啪嗒!”

      半条右腿脱离ﮒ身躯,抛空飞洒,䊞落在地上。

      “嗤啦!”

      敞开的腹䂯部,一分为二,前后断成两截。 割

      “噗通!”

      半颗脑袋离开脖颈,高高扬起,飞出去十几米远,重重掉落在地。

      “噗嗤~”“噗嗤~”“噗嗤~”

      残缺身躯分成好几块,四处散落,摊在地面。

      到这一步,伍安寻总算停止下来,冷着脸庞,扫视分成一块块ឺ的“梅金菊”,皱眉喝道,“去拿重油来。”

      “……是,뱔是。”

      埋伏在四周的治安䒐队员,从震撼中回过神,略带结巴的回应道。

      굛太厉害了!

      뎯 虽说“梅金菊”被重㹫火力打成残废,行动能力大减,但伍安寻儶一手快刀,硎将“梅金菊”切属割分为一块块的画面,跢一样让人惊叹。

      不仅治安队员,王场长等人也看的热血澎湃、激动莫名。

      这就是强大武者的实力!

      碌地星每个人所追求的目标。

      以伍安寻展现出的能耐,没人会怀疑他一个人解决不了变成尸傀的“梅金菊”。

      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防止“梅金菊”逃进小镇,才先用重火力进行轰击。

      ﳗ 结果很完美,成功拿下“梅金菊”。

      㭅 这会儿伍安寻命令手下人去拿重油,是为了将“梅金菊”烧掉。

      只是,“梅金菊”虽然分成了一块块,但嘴ᗖ巴还在一张一合,手指一꘨弯一勾,四肢不断抖动。

      “她”依旧没死!

      这让想将尸块聚集在一起烧掉的治安队员,下意识后退,没人敢靠近收敛。鈰 땛

      伍安寻看在眼里䁴,脸色一沉,就要喝骂——

      “我来,我来!”

      快速跑过去的苏景行,老远便喊道,“收敛尸体这种活,我是专业的,꿞让我来!”

      瞠 “哈哈,没错,这种事小苏和古队长最熟悉。”

      王场貦长听到喊声,满脸笑容,朝伍安寻说道,“伍老弟你也不要生气,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来嘛。”

      “哼!”

      伍安寻轻喝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一ㆂ群治安队员和公务人员见状,不由松了口气。

      随后,一个个感激的看向跑过来的苏景行。

      苏景行手拿一把放大版的火钳子,将“梅金菊”分成一块块的躯体捡起来,堆积在一起。

      当所有尸块全部聚齐刹那——

      樂【发现伴生虫僵,是否拾取?】

      出现了!

      果然有新ׯ卡片可以拾取!

      至于“伴生虫僵”想来是指尸傀的真正名字。

      苏景行没怎么放心上,收到提示烼的他,忍住激动,脑海中回应“ಇ是”。

       下一秒,一张卡片悄无声息出现在苏景行兜里。

      没謜有取出来查看,苏景行放下火钳,拿起治긒安队员快욚速弄过来的一桶重油,倒在“梅金ꄋ菊”一块块的躯体上。

      洒完油,退到一边,示意已经点燃一根火把的治安队员,放火焚烧。

      后者感谢的点了点头,甩出手里拿着的火把跻,落入“梅金菊”尸块上。

      轰!

      熊熊烈火冲天而起。

      釗分成艐一块块的“梅金菊”,在火焰中发出嘶吼声瘽。

      但因为无法再移动,只能一点点烧成灰烬蕕。

      皲 整个过程,现场所ꁾ有人㚝看在眼里,沉默无声ℯ。 㡞

      很多人第一次见到尸傀,尤其是这个尸傀还是梅金菊所变,感觉휑非常复杂。

      毫无疑问,在这场差点引发灾难的事故中,梅金菊是最无㬓辜的。

      就因为周红松的色胆包天,强上她时激镔烈反抗,导致周红松失手杀了她。

      为了逃脱惩罚,周红松将틳她的尸体放进冰箱里,然后趁半夜运到山上,挖了个坑埋掉。

      周红松不知道尸体会引来起尸虫卵吗?

      他知道!

      已经坦白的他,彻底放开,交代事情经过。

      误杀梅쵥金菊后,周红松抱着侥幸心里,觉得梅金菊的尸身被冰冻ᰍ住,放在冰箱里,起尸虫卵一时半会察觉不到。

      等时间长了,梅金菊失踪,不会有人联想到他身上。

      那会梅湝金菊再变䮦成尸滑傀,杀戮进山的人。

      就和周红松没半点关系。

      反正他又不进山。

      至于那些因此而死的人,周红松只能说声抱㔈歉。

      死道友不死贫道。

      周红松才懒得理会其他人的死活。

      这种思想,只能说够狠。伕

      苏景行算是见䕼识到了。

      因为他,死了十一个人。

      全军覆没的巡山小队,尸体也被搬运过来山脚下的空地,烧成灰烬。

      他们的亲属拿到骨灰后,围住周红松,将他打的剩下半条命謻。

      ꬚ ‎ 四肢……不,五肢全部打断。

      治好了,周红松后半辈子也是㌕残废。

      傎 对比一刀杀了他,叫他生不如死,显然更能让人解恨。

      㡚当然。

      这胙些和䄗苏景行没瑵关系。

      出来一天,空车返回倾河城箬的苏景行和古波,一路上,古波感慨连连,苏景行配合着时不时应答几声。

      㚕 心恿思早已不在林场小镇的콆他弩,心中只惦记兜里的卡片。

      志 好不容易回到火葬场,苏景行找了个借口溜走,跑去后山,取出从“梅金菊”身上得来的卡片,进行查看。

      演武卡!

      不是想象中的强身或者金身之类的防御卡片,㫵也不是神速或者提升敏捷方面的速㬻度类卡片嬷。

      这张新得到的演武卡뇔,功能居然是龟修炼武功秘籍!

      苏景行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种卡片。

      只要解开,痧任何ᴴ武功秘籍,都可以通过它来进行修炼。 ꔶ

      最长时间是十年! 㝥

      比如苏摲景行的《七步拳》,如果靠自己慢꣸慢练,不知需要多久嫳才能达到最深层次。

      但借助演武卡,这个时间可以缩短十年!

      頛 “十年时间,쾤我能将《七틧步拳》修炼到什么层次?”

      深吸一口气,抑制激輎动,苏景行解开了卡片。

      氈 哗!

      演琐武卡化作一道光,包裹住苏景行全身。

      感觉眼前一亮的苏景行,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了一个白茫茫一片的空间里。

      在这里他情不自禁的打起了《七步拳붜》。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不知疲倦,不知饥渴,不知酸痛。

      仿佛忘记了一切,只有不停的修炼修炼꩛修炼。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ﭲ

      时间流逝。

      波 不知过了多久,白茫茫뵨一片的空间崩碎,意识重归身上,苏景行〺方才恍然醒转。

      睁开眼,熟悉的后山景物,映入眼帘。

      “刚才……过去了多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