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在线精品国自产拍福利

      原创水泩道人白酒批发商城今天

      三人在往大殿返回途中,施馨卉一言不发,显得心事重重。噢兰香宫见状,忍不住开口道:“馨卉妹子,我见你皱起眉头,是不Ჩ是今天的事影响了你的心情?”

      “宫主,我想去察看一下那些被打死、打残的男人。你能领我去看看吗?”施馨卉道。

      其实,施馨卉心知褚玉跟宫女们鬼混쯤在一起的可能Δ性几乎微乎其微,因为她知道褚玉自制力极强——想当初,她跟褚玉一起被困在杨樱花的地下室时,那草仙丹在褚玉体内逐渐起效,最后让褚玉欲火焚身。在那般情况下,褚玉都没对她越过雷池一步,更何况这些宫女都是风尘女子。她唯一担心的是兰香宫主看中了他,她刚才见识了玉女秋波功,知道若是兰香宫主看上他了,那褚玉肯乔定是逃不苓出对方的魔爪。只是她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对兰香ᾧ宫主提了如此要求。

      “原来妹妹还在怀疑你的心上人在我的宫中呀,为了表明我的清白,我这就亲自带你去一个个地仔细辨认。”兰香宫主笑道。

      随后,兰香宫主便带着她二人前去查看了一番,结果那些人中确实没有褚玉。最后붲,兰香宫主就带着大家回到了췸她的寝宫。

      兰香풍宫主的寝宫房房相连。大家进屋后,兰香宫主打开相连的房门,领着她㋨二人进了另一间屋子。二人发现这间屋子是个很大的更衣室,Ὂ更衣室中娢设有几间小床。随后,兰香宫主又打开与更衣室相连的房门。大家发윬现屋里是个室内温泉,池中正冒着缕缕水汽白烟。

      这个温泉池是兰香宫主御用之池,温泉由室外泉眼处溢出的高温泉水,经过冷水调温后,引进屋里,池子底部设置了排水暗道,这温䇈泉一进一出,不仅使池中水位保持不变,而且还保证了温泉水全都是活水,十分洁净。

      躑 “今天,二位贵客Ꞥ初来乍到本宫,就㥝遇到如此晦气之事,真是扫大家的兴了,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御用温泉ﵗ,我们就一起泡泡温泉,洗洗晦气吧。——你쉓俩去伺候눊贵客。”兰香宫主道ꇃ。

      大家进屋的时候,兰香宫主叫来了几个侍女。那两侍女听了啯兰香宫主的命令,便来到梁、施身旁,准备諀为她二人宽衣解带。

      二人见到如此情形,不由在心中一番感叹——这兰香宫主过的生活还真像皇帝一般,她简直就像是个女儿国的国王。

      “多谢宫主美意,贫道泡不惯温泉,还是你们享用吧。”鏷梁清道。

      “我——我还是不泡了,我跟我师父在外症面等候宫鵥主吧。”施鑬馨卉接道。

      梁핱、施二人都有好些天没有洗澡了,眼前的温泉不仅清澈无比,还温度宜人,大家怎可能不想泡温泉,只是她俩都不曾在众人面前脱光过衣服,内心感到有些害臊。虽然眼前的众人都是女人,但还是无法克服那种心理。当然,梁清之所以委婉推辞,除了因为害臊以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他担心败露了自己是易容面孔,因为衣服脱光后,大家一眼就能看出她的面容和身子显得极不协调——老脸嫩身。

      狥“我们大家都是女人,二位就别在拘谨了。我知道你们一路风尘仆仆,先前沾了污秽不堪的东西,都该洗ꥲ洗了。——你们几个都出去吧,不用你们伺候了。”兰香宫主道。

      随即,那些侍女们便走出了温泉屋,在外守候。

      “既然兰香宫主如此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师父,我们就一起洗洗吧。”施馨卉道。

      “老居士,你快宽衣吧뺰。”兰餐香宫主道。

      “贫道还是——セ还是等你们泡完了,再来洗吧。我这就到隔壁房间等你们。”梁清道。

      施馨卉忍不住一笑。她在心中道:“还是梁清姐聪明,我刚沱才怎么没想到这样做呢襁。——我既然答应了一起泡,现在就不好改口了……”

      ᴐ随后,施馨卉也脱光衣服,跟着兰香宫主一起下到了温泉池。而梁清则在隔壁渰房间等候。

      施馨卉下水之后,忽然开口对梁清喊话——“师父,你快进屋来一下,有件重要쨘的事,我忘了跟你讲。”

      梁清一听此言,便走了进来。施馨卉故作神秘,以手势招呼她到池边来,示意要跟她耳语一番,梁清不知施馨卉有何意图,便走到池边,蹲了下来。

      施馨卉一手搂着梁清肩背,凑畿嘴在梁清耳边。而梁清则配合着她,将耳朵侧了过去。突然,施馨卉趁⽬梁清不备之机,猛然对其用力一拉,梁清一个猝不及防,最后连人带衣被拉进了水中。梁清一落水,施馨卉和兰香宫主都不有开怀一笑。

      “施馨卉——你——你怎么如此骗我。”梁清一时有些生气。

      “蘜师父❮别生气。俗话讲,既来之则安之,还是把湿衣服都脱了,一起洗洗吧。”施馨卉道。

      “老居士,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女人。就安心在此泡温泉吧,大家一起泡才热闹。”兰香宫主道。

      无奈之下,梁清来了个一不༬做二不休,将衣服一件件剥去,露出了美丽迷人的胴体。㳏兰香宫主见梁清肌肤如凝脂般光嫩润滑,不比她俩的肌肤差,顿时面露诧异之色。

      “老居士,我看你肌肤好像少女一般,而你的脸跟你的身子怎会差别那么大?难道——难道你这形象也是——假的?”兰香宫쀰主道。

      就在兰香宫主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之际,梁清卸掉了易容,恢复了真容。兰둂香宫主一见,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她在心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兰香宫主之所以如此惊讶,其原因有三。其一是梁清这易容튔术太出神入뒢化了,梁清如此年轻,而易容成老道姑,居然看不出一丝破绽;其二是她万万没料到梁清的容颜也美得宛如天仙一般닄;其三是梁清如此年轻就身负高深莫测的武功剑法。

      兰香宫主心中的此番惊叹㧉,与施킔馨卉初见梁清真容时,别无二致。

      梁清道:“既然都这样了,我就没必要委屈自己,再装老道姑了。”

      兰香宫主道:“简直太令人感到意外了,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

      施馨卉道:“宫主,别不可思议了。她是我的姐姐,名叫梁清。”

      兰香宫主听了,突然鯷仰面朝天,一阵开怀大笑。

      兰香宫主笑定后,道:뒽“没想到我们三个大美人凑在了一起。今天,我真是高兴——太高兴了!能认识你们两个姐妹,是我今生最꧗高兴之事啊!”饰

      ……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由于三人年龄相差都不算大,大家一边泡着温泉,一边聊得热火朝天,最后大家越聊越欢心,越聊越投缘。三人一番畅谈过后,梁、施二人对兰螢香宫主就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也对溦她产生了好感。虽然她二人无法接受甘泉宫的生活方式,但见兰香宫主一直都洁身自好,心地慈善,于是在心中还是接纳了她。

      大家彼此之间经过此崟番深入ᐻ了解后,施馨卉觉得兰香宫主应该没有骗她。随后,她便打消了在甘泉宫多住几天的念头。

      三人泡完温泉,就来到隔壁屋中,准备做一番全身按摩。随后,兰香宫主吩࡙咐侍女为大家服务,梁清和施馨卉都不习惯裸着身子让人伺候,于是拒绝了此项服务。兰香宫主见状,就不再勉强,同时也为了照顾她俩的感受,自己也没让侍女们服务。她把侍女们打发出了门外뗖后,大家又在更衣室里继续聊天。三人随后聊起了先前梁清凌迟处死那个男子之뚙事。 폶

      “梁清妹子,先前,你怎会想到用最残忍的方껦式处死那个男子呢?”兰香宫主道。

      三人在之前的聊天中,都彼此知道了年龄大小,兰香宫主比梁清稍长一点,于是才如此称呼梁清。

      “此事,宫主你就别问了,梁清姐有她的原因。”施馨卉插话道。

      施馨卉怕ט梁清不愿意提及心中的秘密,于是才主动插话,想替梁清解围。

      “常言道:一个好汉三个帮。我就跟ꔕ宫主讲讲룭我以前的遭遇吧,我希望宫主听了后,能帮我打听下一些人的消息ᷮ……”梁清道。

      梁清后面之言,讲述的是她十年前的遭遇,也就是仙缘寨的遭遇。梁清在讲述中,又勾起了自己的沉痛回忆,于是在讲述中,时而忍不住眼泪盈眶。兰香宫主听了后,心中感到大为震惊。

      “没想到梁清妹子的遭遇是如此凄惨啊!难怪先前你们会莫名其妙提起万天飞。梁࿲清妹子想让我替你打听的人,应该是你那些姐妹,还有你刚才多次提到的那个“萧勇哥”和万天飞吧。”兰香宫主道。 

      梁清在悲伤中点到表示“是”之意。

      兰香宫主接着道:“万㎺天飞,那个恶贼我肯定没有见过。䤞他若是来了甘泉宫,可能我们这里早已万劫不复了。而你那些姐妹也应该没来过我们甘泉宫,虽然我们甘泉宫偶尔会收留一些落ㅰ难女子,但从未听那些女子讲过与梁清妹子相同的故事。——至于你说的萧勇哥,妹子跟我好好描༻述一下他的相貌特征吧。”

      “不用描述了,我这里带有他的画像。”施馨卉道。

      “那是梁清妹子的男人,你怎会带着他的画像?”兰香宫主惊道。

      “这是我妹妹替梁清姐画的,我也在帮她ဤ寻找,所以有这一副画。幸好这次出门的时候,我将它带在身上了。”

      说着,施馨卉便拿出萧勇画像,将其徐徐展开。当画像全部展开之后,兰香宫主便将画像捧在手中,神色忽然间显得有些异样,双手也有些瑟瑟发抖。

      梁清见兰香宫主是如此情态,整个心都在砰砰直跳,显得有些紧张而又激动。

      “难道宫主你见过他?”梁清问道。

      “没——没!我怎会见过他呀。”兰香宫主道。

      “那宫主你这是——”梁清疑惑道。

      “梁清妹子,你这男人长得如此俊朗貌美,没跟我开玩笑吧?”兰香宫主道。

      刚才,二人见兰香宫主神色异样,双手发抖,都以㸞为她曾见过萧勇。然而,当兰香宫主如此纏说后,梁清猛然间便锤头丧气,显出一副无奈表情。

      “兰香宫主,你怎会一惊一乍的,害得我们都以为你曾见过呢,你又把我的ꛝ梁清姐弄得不高兴了。”施馨卉道。

      “梁清妹子,你别生气。刚才我是被你男人的姿色给迷住了,还请你们别见怪。不过,我敢肯定你的男人现在还活在世间上。”兰香驵宫主道。

      “宫主,你怎么就如此肯定呢?”梁清疑惑道。

      “如此俊朗貌美的男子쐵,肯定福大命大,檺相信上天也舍不得收他呀——”兰香宫主笑道。

       “宫主,你怎么那么好色!不妨跟你说吧,我找的褚玉也是长得䜍十分英俊貌美呢。嵦”施馨卉道。

      “那太好不过了,如果这两个男人都被我找到了,那我可就艳福齐天了啊!ං到时候,两位妹子可千万别怪姐姐我见色忘义了哟。”兰香宫主开玩笑道。

      兰香宫主的这番话,使正陷昬入悲伤的梁清不由忍俊不禁。当然,施馨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此时此刻,三人的情意融融达到了最高潮。

      在梁、施二人发笑之际,兰香公主接着又道:왨“二位妹子,你们先别笑了。我有个提议燄,我想与你们二位结为金兰姐妹,不知二人妹子看得起我这个姐姐不?”

      兰香宫主此话一出,梁脸清和施馨卉不由一番面面相觑。兰香宫主看着她俩相互张望的神情,显得十分紧张,她这是在担心对方会拒绝。

      竡 “既然姐姐都愿意屈尊,我俩还有什么不答应的呢。”梁清回道。

      兰香宫主听梁清如此说,顿时就眉开眼笑。施馨卉见梁清都替她答应了,便附和其说,表示同意。

      大家此番说定要结为金兰姐妹后,兰香宫主立即吩咐下人去准备了一番。由于第二天刚好是个良辰吉日,于是大家便定在了第二天正式结拜。这天晚上,三人睡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语,聊不完的事情,大家一直聊天到凌晨,方才睡去。经过一夜畅爎聊后,兰香宫主便知道了梁清身负盖世本领。

      第二日上午,三人正式开始结拜为金兰姐妹,大家摆好祭祀天地神灵的㷍祭品,点上香火,在金兰谱上写好结拜誓言,随后大家都口念结拜誓言,对天地虔诚祷告了一番。至此,大家便正9式结拜为了金兰姐妹。

      三人结拜完后,兰香宫主诚心挽留梁迊、施二人多住几日,但由于î施馨卉寻找褚玉心切,最后便婉拒了兰香宫主的盛情。二人在离开之前,兰香宫主为了方便她俩随时可以进出甘泉宫,还特蓁意将进出甘泉疛宫的路径图,给她了她二人一人一份,只是嘱咐她俩千万别将其落在外人之手,以免可能会给甘泉宫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由于进到甘泉宫的毒气机关道路狭窄,二人在被香芋领进宫里时,她俩所骑之马栓在了宫外。等到她俩出来时,那两匹马早已不见了踪影,不过,如此情形早在大家意料之中。

      梁、施二人出了甘泉宫后,梁清又给施馨卉想到了一个去处,那里住的人也全都是女人。接着,她俩便往那个地方赶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