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脱了丝袜裙子坐上去

      早八뺡寻,光照度1.5,风度6,天空仍被铅灰色的阴云遮掩,偶有雷光闪过,能隐约看到圐雷云中穿梭的看不出大体形状的东西。

      它是活的。

      黉 一种永远追逐风暴,吸食雷电为食的怪异生命体。

      今天,是假期正式开始的第一天,刚刚进行了㦒一整天活动的全校师生都聚集在一起,参加活动仪式。 뾚

      现在,数千名ﻂ师生霞整齐的以脘班级和年级为单位,排列成方,挤满了操场和操场后方的教学楼,从正上方往下看就能看到,乌压压一片的人脑袋,并且人群上方有鸟类飞过,猎ᩪ鹰、猫头鹰、乌鸦或者别的什么,安静地在操场上짔方盘旋着,眼部闪烁着幽蓝色的辉光。

      它们是【魔宠】。

      ỉ 칢 那辉光,则是巫师对【魔宠】进行【视觉同调】产生的结果。

      借助这一法术,巫师能够从【魔宠】的视角进行观察,在古代,这是重要的保命手段之一为,而现在,它被应荜用到生活中,在这个没有电子设备的世界担当着无人뺟飞行器摄像机쾦的作用,这些小动物从来不仅仅是宠物,至少在动物灵魂方面,巫师们的研究相当成熟。

      阿尔伯特所在的一年七班方阵和一年级大方阵区,区是整͒个操场上离升旗台最近的,而升旗台上,校长站在最中央,左右各两名教砭授,升旗台边缘的位置有一个被支架撑起的金属环。

      那是魔法版的扩音器。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升旗台那里,随着满头䈑白䳄发身着近似中山装的校长向台下点头,一名瘦小的新生在万众瞩目下Ý走ϡ上台,∏到扩音器前发言。

      “...来到梅林七中已经两䃴个多季度,我们已经快要完成从普通人到巫师学他徒的转变...”

      中规中矩的发言,大概表达了入学以来的感觉和体悟,对学校领导和老师的感谢,相当标准的流水线式发言稿,大概也就几百澞个字,阿尔伯特和其他人都没怎遺么认真听,덇这纯粹是个过场,幸好不长,只有一分多钟,﹉他们很快就等到了新生发㑰言结束,走下台,然后校长扫视台下的学生,按了按手杖。

      “升旗,敬礼,奏唱国靑歌。”

      不大,但极笖具穿透性,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狫了操场。

      鼤音乐声响起。

      所有人跟随着音乐ᴒ开始歌唱。

      “起来!———”

      “追求真理的人们,联合起来!从北海极地曹到南方海域,从东部森林到西部沙漠!”

      Ʈ “用플血肉之躯铸就牢不可破的联盟!⻋”

      큳 这就是阿瓦兰迦的㋃国歌。

      “全世界追寻真理的兄弟僵姐妹们啊,请汇集我们的力量,哪怕失败㗢战死,也要发出我们的声音!最黑暗的时代必将终结,因为智慧必将战胜愚昧,这ậ就是唯物主义者的胜利!”

      气势磅礴的曲调,激昂且恢宏,中间夹杂着无畏和些许悲壮。

      “向左向右!转!!!————”

      传遍整个操场的咆哮。

      站在升旗台两侧,两个百人方阵整齐划一地转向升旗台。

      两个方阵的学生都穿着完全没有多余装饰的漆黑制服,头戴军帽,᧸穿着皮质的黑色作战靴,这套制服的款式与阿尔伯特前世见过的中山装非常Ȫ像,上衣有胸口和腰径间四个口袋,裤子同样有四个Ꮖ口袋,这是为了尽可能多地携带物品,腰间两条腰带,斜三十度交叠,上有多个小包和绳带,这是为了便于使用者最快速度在生产댳队和作战队间转变。

      鋘“敬礼!!!——”

      纯金훜属,铭刻符文的漆黑短棍被Ꚋ举起,双手持握,左手在下部,置于腰间,右手持上部,离顶端二十厘米处,然后向下斜劈。

      “嗡——”

      整齐的举枪礼中,短馠棍顶端安插的短刀发出了一阵震荡的低鸣。

      那短棍,改自阿瓦兰迦第二代军䥏用制式魔能武器,已被军队完全팯淘汰,现作为重大场合的常用仪仗用具,仍具备一定的武器效能。

      而那些人。

      他们是【青年团】中选拔的人。

      阿瓦兰迦ڟ政治格局为一党专政,执政党为【先进④党】,而ቸ青年ﱳ团,全称为【共和青年国旗护卫队】,作为【先进党】直接管理的“预䀩备成员梯队”而存在。

      音乐中ꈢ,鲜红如血的旗帜冉冉升起。

      纯粹血红色的底色调,左上部,呈半圆环状的麦穗包围着相交叉的剑与镰刀,剑与镰刀拱卫着中央的五角星。

      这就是阿瓦兰迦的国旗。

      它在音乐结束的뺤同一秒升至顶端,音乐以坚定为结尾。

      “ⵣ礼毕!!!——”

      쮙 收棍,回到竖立,交至左手,单手握住然后杵地。 ꃾ

      老校长上前一步。

      “同学们,今天是,阿瓦兰迦人民낀共和国,五大智慧种族缔结永世友好第四百一十六周年。”

      身材削瘦的白发老者站得笔直,在风中牢牢地立住。 ㇮ 몋 然爑后开始了䌴他的发言。

      “四百多年前的今天,人类,精灵,兽人,矮人,地精識,这颗星球上五大智慧种族,摈弃了样貌,信仰㼵,理甞念,等等诸多方面的⠑不同,为了同一个理想,也即,阿瓦兰迦人民拖共和国的成立,和唯物主絺义的伟깐大胜利走到一起。”

      并不ఁ高大的老者,在흢这一刻身形笔直ژ得像一尊铜铸塑⡴像。

      帝 “同样的鼀话,你们应该听过꣥了很多次,但我在这里仍要说——”

      “我们决不能,忘记了过去的历史。”

      “共和国的未来,必将遏由你们年轻一辈人来䋼创造,共和国的未来,也必将迎来超越我们这代笴人的辉煌,共和国正是在一片荒芜和弱小中走出来的,共和国的똞成立是用,无数英雄先烈的牺牲换来的,我们这一代䐝人幮,没有辜负他们,你们这一代人,也不能辜负他们。”蔯

       老者顿了顿,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台下的所有人:

      “我要求你们。”

      “无论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뾬,也不能忘记来时的路。饭”

      “【共和】的精神,必须传祆递下去,【共和】的道路,必须要走下去。” 

      “我要求你们相信,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够击垮我们。”他向台下的师生,微微地鞠躬,又再次挺直脊背,“这也⵹正是,瓮【共和节】存在的真正涵义。”

      㜏 老人看了眼身侧的几位校领导,杵着手杖,微瘸着腿,慢慢走下台。

      其他几人跟在身后。

      简短的假期前仪式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