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出了门的刘长远直接去了邓禹家,硬着头皮敲响了他家的门,开门的是她的妹妹,小丫头见是他,恨恨的要将门关上。

      刘长远将门推住,然后说:“小妹妹先别关门,你姐在不在家,我找她有正事,她托我办大集体的事有眉目了,拿一下她的资料”。

      其实一家人都在家,刘长远的话他们也都听到了,父母看邓禹一眼核实一下情况,邓禹点头承认有这件事。

      父亲毕竟是男人,对邓禹说:“不管以前你们在一起愉不愉快,现在分手人家还为你办事,让小伙子进来坐坐”。

      邓禹来到门口,让刘长远有什么事进去说。刘长远说不进去了,刚从肖主任家出来,你的事基本上差不多,来取一下你的资料,后天上电大交给他。

      邓禹见刘长远坚持不进来,也就不再强求,将资料整理了一下交给刘长远,两眼不舍地望着走下楼的曾经爱郎。

      父亲见女儿的如此不舍,就对母亲说:“通过这事来看,这小伙子这品性差不到哪去,人家两个人走在一起走就有问题啦?

      就是你太多事,硬逼着小禹和小伙子分手,造成劳燕纷飞,你没看女儿那个样吗?人家年青人的事,你以后少掺和,真是害人不浅哪”!

      母亲嘟囔道:“当时也没考虑清楚,就是觉得气愤,细想想还真象你说的,两个人也没勾肩搭背,甚至连手都没牵。

      听小禹回来讲,这个刘长远也没向她解释,那意思是愿意分手就分手,反正也没碰咱女儿,说最后将她的大集体给解决了”。

      父亲指着母亲说:“你们不信任人家,让小伙子还解释什么,对人要有足够的信任。小伙子又没伤害女儿,又帮她解决了工作问题。

      这样踏实的年青人,已经是凤毛麟角啦,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后女儿嫁的不好遭埋怨,天天找你哭诉看你怎么办”。

      邓母说:“我这两天看着也心疼,要不然帮小禹再找一个?实在不行,我就豁出这张老脸,将两人重新再撮合在一起”。

      邓父哼了一声,“你以为是小孩过家家,今天分明天合的,还得听听小禹自己的意见,别自己擅做主张啦”!

      邓母立刻将女儿从门口拉回,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说道:“小禹呀,我和你爸想知道,你对刘长远还有什么想法没有,如果有我厚着脸皮再帮你续上”。

      邓禹说:“我的心是有他,但情况很复杂,说出来你们帮我分析一下,他欠别人的人情,将来可能迎娶另外的女孩,我还不一定能成为他的妻子”。

      她说到这里,暴脾气的母亲又翻了,“什么东西,也不拿鞋底子照照自己什么模样,还要我的女儿去给他做小,他倒想的美”!

      邓禹忙解释:“这些情况他都告诉我了,还是我主动追求的人家,我正在纠结的时候,遇到了昨天的事,才让我做出分手的决定,但一看到他又有些后悔”。

      邓父沉默了一会说道:“感情这东西,没人能替你做主,但据我看来这小子将来是个人物。

      不要说现在就是将来,追他的女孩子也会很多,你要是和他相处,你做不了正室,就打算做小三的准备吧”!

      邓禹又沉默了,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开始了,是和刘长远和好如初,还是彻底分手呢,又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而刘长远是彻夜死心了,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三番两次地想和自己闹分手,又不是自己追求她,他不想再这样下去啦!

      今天是放假的第三天,本来想找李玉凤补课,可是遇到辣眼的一幕,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决定将张锦绣家的衣服收拾一下,全部拿到自己的新居。

      他从邓家出来,就来到张锦绣家,住了这么久也有些感情,万一有一天干妈组建家庭,自己不搬也得搬,还不如自己有房子,彻底搬出去。

      当他拿着两大包衣服走出楼门时,看到邓禹站在他的自行车前,手中还拿着钱,可能是自己给她的自行车钱。

      见刘长远提着两个旅行包,有些诧异地说:“你难道这么小心眼,我说咱们分手,你就要从这儿搬出去,以后也不见面了吗?老死不相往来呗”!

      刘长远说:“我还没活到那个份上,之所以拿走东西,是我在公园附近分了个平房,见面有什么的,你工作的问题上班就有信”。

      邓禹说:“看来又是你干妈出的面,那附近都是公司领导住过的,你欠的人情债是越来越多,将来看你怎么还?

      这五百块钱,不是自行车钱,而是走关系的钱,不能让你光办事,什么都不出不是,毕竟现在我们没关系了”。

      邓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还有些低沉,虽然和刘长远分手,但那份感情还存在,不是说忘就忘了的,两个人当初如胶似漆过。

      刘长远见些情景,忙说道:“真的没花多少钱,就是买点烟酒,你不用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咱们认识一场,替你办点事也是应该的。

      我总觉得两个人虽说没那种关系啦,但又没大吵大闹过,以后还可以当朋友,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有事还可以来找我”。

      邓禹说:“可别捡好听的说了,这估计是你帮我最后一次,以后不相往来才好呢,但这我也很感激了,解决了关乎我后半生的大事”。

      见竟说一些无聊的话题,刘长远有些腻歪了,说自己还要收拾一下屋子,等以后见面再聊,说完推着自行车就要离开。

      邓禹说:“反正今天下午没什么事,要不我帮你收拾吧,顺便认一下门,看看你的豪宅,以后去拜访你好知道路线”。

      刘长远不想和她再有瓜葛,便说找人收拾的差不多啦,今天比较乱就别过去了,哪天我来接你,就是赵总原来住的房子。

      说着刘长远骑着自行车,驮着两包衣服向公园骑行而去,而邓禹气的用脚跺了两下地,还骂刘长远这个大坏蛋,是个不解风情的东西,自己的用意看不出来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