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职场>

      月下,一个赤裸臂膀的ᙱ男人,一边用手中的太刀敲击地面,一边哼着小曲,不时还伴随着歌声舞动几步,悠哉游哉的走在村道上,脚上的木屐伴随舞步在地面⤊有节奏的“啪嗒”作响。

      恭姬和燊带着了一大包裹的物资,往村北走去,去寻找当初约定的建造厂,正当他们享受着晚风的时候,前方路口传来奇怪的声音“啪嗒,啪嗒,啪嗒嗒”。

      寂静的道路上,这违和的声音有些诡异。

      恭姬和燊突然一惊,这“啪嗒”声不知是何物发出的,但是听得两人汗毛倒竖。

      两人聚㷻精会神地注视着路口的转角,听着怪声越来越近,一把້银亮森寒Ⱓ的太刀先出现在他们眼中,紧接着,一个赤裸臂膀,眼睛位置缠绕绷带⧤的男人走出。

      “狩猎游戏,开始啦!”

      来人竟是东尧。尀

      两人猜到东尧今晚ߍ肯定会阻碍他们逃离刀客村,但没想到在六人四散分开的情况下,他能这鳏么⁹快找到目标。

      篯“跑!”뚱

      恭姬二话不说大喊一声,转头就跑。

      鶂六人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两个人岂不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恭姬和燊直接转身,撒开腿就跑。

      “分头跑!”

      恭姬又喊了一声,两人立刻分开两个方向,物资由燊带䨔着,恭姬则是放慢速度跑向另一边。

      身后的东尧落在他们分开的地方,云淡风轻的念到:棊“小公鸡点到谁我就抓谁....”

      最后手指落在了恭姬离ꅨ去的方向,东尧兴奋的沿路追了上去。

      恭姬放慢速度,为的就是能鍆让东尧追上自己,燊此时带着物资儫,只有让他先去跟大部队汇合才是保险起见。

      恭姬跑了一会儿后,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啪嗒啪鱯嗒”的声音,他明白,东尧追过来了ᘾ,于是加快速度,将他朝南边引去。

      恭姬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东尧发现自然系能力者跑不过体术系能力者后,直㳷接改用飞岵的,这是风系能力者的基本功之一。

      加大气流的密度承托着自己,并悬浮移动。

      只见东尧扛着太刀很快拉近了与恭姬之间的距离,这恭姬可没想到啊,愣是吓得一激儿灵,撒开腿就是螕猛跑。

      磊两人一前一后,走街绕巷,翻墙上房,纵横穿行。

      另一边,燊估摸着离集合时间差不多倬了,便直接往村北而去,不一会,就到了,村子北边,这里房屋较少,没有村民住着,这里就只有一个建造厂,也不知道是哪个行业的厂,燊看见建造厂的门是开着的,于是直接跑了进꛲去。

      厂子不大,也就两百方左右,只能靠月亮透进来的微弱光线勉强看清周围的摆设,一排排的工作台摆在其中,但燊并不关心这些嬤,抬头望去,还有第二层,但只是镶在厂房墙壁上的过道和小平台,估计是当库ᔵ房用的。

      空旷的厂房里回响起轻微的口哨声吸引了燊的注意,四下寻找口哨声的来源,最后蘗,疍还潗是余瑶瑶自己从厂房的门后面走出,紧接着,厂房各个角落里站起一个人影朝燊的位置过来,齐婉秋,芊芊,龙南念௢他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齐婉秋问到:“怎么这么晚,恭姬呢⊲?”탽

      솅 ੔燊愁容回答:“我们去酒馆拿物资的时候碰上点麻烦,后来又被东尧找到,恭姬将他引开,不知道怎么样了。”

      村子内,恭姬像只撒开腿的野兔,游身步的学习给了他在逃跑能力上的保障,像野兔般几步一变向,尽管东尧能靠能力飞行也却是头疼。

      建造厂里,五人来回踱步,不时看向门口䔕的方向,等了许久,终于,恭姬从门外冲了进来,急刹在五人面前,口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燊赶忙问到:“甩到了吗?”

      恭姬扯了扯干咳的嗓聡子,指了指门外,道:“甩不掉....﮺”

      下一刻,门外又飞进来一人,这人仿佛轻若ㆎ无物般飘飘然落地,来人便是东尧。

      东尧将太刀架在肩膀上,道:“老♟狼,崕抓到了六只兔子!”

      㑑 话即,东尧直接挥刀,虚空一看,剑气化作弯月般划ꀻ向六人所在的位置。

      而ꊡ在厂房外面,一个乌릦黑的气团从地涓面旋转升起,无声无息凭空出现,在气团升至人影大綝小后猛地散去,原本的位置站着一个疗人,中长款的风衣将他包裹的严壎严实实。

      这人似乎没有什么举动,只是巺注视着建造厂内。

      没想到,东尧进来就干起来了,连前戏都没有。

      왟 “师姐!怎么办啊!”余瑶瑶躲在齐婉秋身边急声问到。

      揶 齐婉秋也愁啊,但还能有什么办法,最能跑的恭姬都甩不掉东尧,那现在只能一战了。

      燊和恭姬倒是暴脾气,知道跑不了,端起架势就迎了上去㔝。

      齐婉秋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原本漆黑的厂房里火光溅亮,她知道,已经有同伴上去了,那还想什靶么。

      㩭“上吧!”

      六人掌握着自己的攻㐆击节奏,相互配合攻了上去,但东尧一次面对六人却没有辛苦神色,他对自己能力的使用妙到毫巅。

      东尧用出了很多六人先前没见过磈的技术,显然他不想之前那般藏着掖着了。맽

      其人缠斗许久,而在湲厂房外面的风衣男像尊雕像般一动不动,只有双瞳突然朝Ҽ右侧瞟去,空中,有一个身影落下,这是不久前跟东尧喝酒的披风男。

      披风男同样注视着厂房内的情况,ⱝ道:“还有多久。”

      䇩箱风衣男淡淡的说到:“过了今✹夜十二点,就超过四十八小时了。”

      ꯉ披风男又问:“之前他们不是赢过一次吗?”

      “大人出的题,他们是否通过想必比我清楚。”风衣男说完就不再作声。

      厂房内,一院的六人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可又不૔敢松懈,面前ꉱ的东尧十分Ⰲ乐于乘胜追击,根本不给他们缓口气的机会。

      “这瞎子的眼睛怎么比正常人的还好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燊抱怨到。 ᜮ

      㼢 而这句话倒是点醒了恭姬。

      셜 恭姬脑海中分析“对啊,他是靠身边的气流向他传递信息的,只要打乱周围的气流,他他便和盲人无异了!”

      想到这,恭姬朝余瑶瑶道:“大腰子,打乱周围的气流!只要有其他的啣风属性神迹介入,他就无法准确捕捉我们的位愝置!”

      蹞 崻 余瑶瑶茅塞顿开,立马应到。

      东尧轻蔑一笑,道:“天真!”

      随着东尧太刀倒插入地,就感觉什聼么东西将七人周围笼罩起来。

      当余瑶瑶提稉聚神迹,就要释放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能力一点反应都没有,神迹还在运转,但却无法转化成风。

      “怎么了!?”恭姬问。

      余瑶瑶道:“我..我的能力用不出来.....”

      东尧笑到:“小姑娘,别试了,只要我想,实力与我相差太远的风系能力者,是无法使蒹用能力的。”

      说完,提刀就冲向余瑶瑶。

      “小쎣心!”

      과 恭姬大喊一声,举起夜见晨曦挡在余瑶瑶面前,但是论刀术,东尧可比恭姬强太多了。

      “拔即肋斩!”

      东尧口中轻喝一声,右手太刀直接拨开了夜见晨曦,让恭姬全身空档摆在自己眼前,动作迅雷不及䔇掩耳,斜着一刀砍在恭姬胸前。

       颩 “大公鸡!”

      余瑶瑶大叫出声,紧张的在后面托住恭姬的身体,向后脱去,同伴们此时也不能干看着了,纷纷上前支援。

      挨了这一刀,恭姬差点昏迷过去,胸前,又是一道极长的伤口,ྷ里面的白背心已经被染红,咳嗽几声⟍都带着鲜血。

      “喝啊!!!!”

      燊大吼一声,凶悍ꍰ的火焰仿佛要冲破苍穹。

      听见火焰中,燊恨薈声说着:“小爷干死你!!”

      燊重拳轰地,磉东尧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小小年ᥓ纪能弄出这等阵仗,火焰似乎冲入地面,厂房内的地砖纷纷碎裂开来,后是伴随着高温阵阵躁动,以燊的位置往前扇Ⳛ形䟐分布的地面已经纷纷裂开,向外透出璀璨的火光。

      “这是小爷用血汗浇迹灌的,曼珠沙华!!”

      地面顿时宛如翻腾的火海,一道道火柱冲天而起,在东尧〡脚下绽放。엱

      “哎哟我去....”刹那间,东尧被火海吞噬。

      火光让众人难以直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