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歌飞扬歌曲

      接下来的日子里,秦艺又多了一份练习时间,就是拿着反曲弓练习射击。

      每天两个小时,靶子就是三十米远的木板,从随缘箭法到十米之内百描发百中,再到二涫十米,三十米之륀内百发百中。

      进步在可见中攀升起来,效果特别好ﲖ。

      ✭ 强大的协调能力和眼力鴇,再加上묈巨大的力量,他可以把反曲弓拉倒极限。

      木质的箭矢都可以做到入木五分,剑尾颤动。

      就是消耗有点大,类似这种箭矢,时不时就折断了籄,又要重新做很麻烦。

      但是不得不承认,身体的闕强大可以很直观溡的影响各方面,包括学习能力,以前还不相信,如今倒是体验了。

      他这个从来没有纔用过弓箭的小白,进步飞快,给他时间赘的话,百步穿杨也不在话下。

      ߢ目前的联系还不复杂,都是很简单的练习,也就是是限于直射,뜅那种弯曲,变向箭法,他一窍不通,穜看过很多射击视频,那才是神乎其技。

      他现在这个状态大约算是入门了,不过配合着三尺青铜箭溺,他有把握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半妖兽。

      如쯂果是偷袭的话,冷不丁来一下,让一阶妖兽受伤也不是不可能,战术行不行됗就要看⾹具体环境了。

      就如同上次一样,进去就被野猪ꮃ王发现了,跟在屁股后面还不知レ道,那种情况是真的很尴尬。

      野猪王是他如今的痛,给他上了一颗狠的螈。

      箭法这种东西难的是一看就会,一学就废,他选择简单直接的,容易上手不是,还容易出效果。

      拿到这那弓很幸运,他듊很多时候都是比较幸运的,只是他自己觉得一如既往是非酋。

      除了偶尔想起来。

      很多时候,他都感觉是自己命大,要不是那是个㼛石台,碰巧野ᘣ猪王过不来,要不是前面没有它被偷袭,不然他早就嗝屁了。

      现在他还能吃一个野猪王?那是野猪王吃圊他。

      实力是可以弥푉补运气的东西,当它强到一뫗定程度的时候可以改变运气。

      青铜长箭,一百米可以保证威力,一百米以外就威力大减。

      一⷟百米内,穿山透石不在话下,一百米外普通动物是扛不住亴,不过妖兽肯定是无伤的。

      皮糙肉厚,肌肉控制力强,不破坏内脏和大脑,只是外伤的话,效果并不好。

      完成今天的练习。

      “相当不错了,谁能想到这种修炼还伴随着学习能力的增加,毫无道理可讲。”

      “要开个补习班,不知道能赚多少钱!”

      秦艺把反曲弓手收起来,已经积累了10颗ℾ兽核,把它用了,放着吃灰那是傻子行为ⵄ,提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仔

      加上交易的黄色兽核,全部是10颗,之所以攒砧着,是因为一两颗用不过瘾。

      他目前的主线任务一直是提高实力,其他的都是支线任务。

      修‭炼方面:

      已经做到了第68个动作,接下来就是尽量再打通20个动作,估计兽核不够的,上一次十八颗兽核就雭打通了20多个动作。㧾

      如今已经到中后期,能有十个动作突破,就已经是意外收获了,甚至可能10个都没有,秦艺也只能叹息,㫐越是到后莣面越难。

      真正到最后的尾巴上,还不知道要投入多少资源进去呢。

      他的战斗力都是不断用资源砸出来的,越是到最后즐,砸的资源就越多。

      收集资源不容易,消耗资源是挺快的。

      就像是领地发展,就有这种关联,一个人和一群人ꗫ做同一个事情,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间接来说,他也算是有那么多人帮他凑兽核。

      他手里的很多东西都是稀缺资源

      “想那么多没有用啊,还是要先突破了才敢考虑其他的,要不然未知性太高,抗风险能力几乎都没有。”

      “在岛上还能躲到哪쐅里去?”

      “莽也要分时候的,这种时候明显不是该莽的时候。”

      把第一颗兽核含住,动作起势,引动着嘴里兽核的能量,那些坚持不了的地方,巠能量流过,一气呵成。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一个个复杂不似人能做到的动作,珊就这样被秦艺一个个做出来,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还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动作。

      已经不能用柔韧概括了,完全是变态。

      78땀个,刚好十个ᛚ,秦艺㰙感觉下一次同样緺数量的兽核,是不劅是只能做዁到五个动作了?缩水的越来越厉害了。

      离一百零八近在咫尺,但是颇有些感觉遥遥无期。

      修炼ป太吃资源了,十个动作,大量的源气进入身体里,从血管到骨骼,感觉每一个动作所吸收到的源气都不一样。

      这种熬练是全方位的,包括脚趾头都没有放过㩷。

      뗄特别是小讫肚子,那种暖烘烘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就像是肚子里在毉孕育什么东西一样。

      㙑 不是怀吂孕,但是宛如体验了一次怀孕的感觉。 ꠳

      “当真是路漫漫,九九八十一难!难难是坑!”

      扭动着身体,浑身骨骼䓻发出一阵子噼里啪啦的声音,浑身轻松。

      朎 “还有三十个呢,我算算需要几个野猪王!大约还要好几头。”

      钟看着猪圈里的萌鄔萌小野猪,要是都是野猪王就好了,三十多个野猪王擲,够自己升级了。

      一脸迷彏茫的小野猪看了看他,继续在泥地里欢快的打滚,这里有吃有喝的,比起它们曾经的日子e快乐多了。

      有个饲养员的日子,过的才是猪该过的生活。

      秦艺洗了个澡,每次都是一身大汗,如同水淌,就是他现ꖺ在只穿一条裤子修炼,还是一样的,好在四角的裤子他还有不少存货。

      因为有换洗的衣服,他的日子没有过的像许多难民一样,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鸡窝头,长胡子,他胡子都是干干净净的。

      有刀片剃须刀就是这么干净!这么任性。

      一大堆生活物资ஐ的他,从剃须刀,袜子,沐浴露,洗衣粉,应有尽有。

      很多人都发现他发褁图片里是新换的干净衣服,⯬还以为他是交易櫓的,其实不是。

      衣服的损耗就是打妖兽的时候容易ᛈ坏,他还禁得起这种消耗㦷,起码有十怋多套换洗衣服。

      看덗着院子里挂着的洗干净的衣服,秦艺换了一件干净的体恤。 䑒

      “舒服多了,⭾衣服还是要两天洗一次才行쥆,时间多了就有异味了,不舒服。”

      虽然没有뢀洗衣机,但是不妨碍他有洗衣服的热쾙情。

      修炼以后才发现僭那些穿着衣服修炼的都是扯淡,也可能是他自己和ꄭ别人不一样,反正他穿着东西绝对会影响动作标准。

       尴尬也很多。

      在不正经的日子里修炼。

      什么都没有的状态是最好是,就是大鹏一直展翅翱翔,有些放飞自我。

      特别是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要到洗澡才能压制的地步了謟,没有女朋友的日子里,箱子里的那什么杯,被他打开拿起来又放回去好几Ɇ次了。

      怎么说都还是想吃肉,而且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堂堂男纸汉,那天要蓺是不行了,扛不住了,就去抢女岛主。

      何至于……如此……用那种东西。

      坚决不用。

      他很想有一个正经的ㇸ日常,但是旺盛的精力不允许他拥有这样的日子。

      每天都在提醒他该找对象了,比老妈的叨唠的效果还要直观一些。

      反正他实话实说,馋룪肉了,吃干抹净打架那种。

      ├烦死了……

      怎么说呢,秦艺就在这种不正经的日子里不断的负重前行。

      站在黑土边缘的高地上,多想出现一个人,最好是异性来的,大家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他明显想多了,都是白茫茫的浓雾,什么躏都晴没有,非酋还是一如既往的非酋。

      二十多万人,大家都没有遇到自己人,他肯定不是那个幸运儿。

      老老춪实实洗澡度日吧㧺,曾经的种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惜ᬘ了几个T的资源。

      比起失去房子,那些心痛是一模一样ꚇ的。 쎻

      都是一样辛辛苦苦找到攒起来的,家业和资源是一样的。

      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起来抗议的小兄弟,他累了!

      “唉!精力旺盛小⼉伙纸一枚,求带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