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苹果影院

      ……

      在芽衣的房间里,黑发少女趴在床上痛苦的捂住小腹。黄豆粒大小的汗滴从额前流下,少女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

      咚咚咚ﶊ。

      “芽衣,我可以进来吗?”敲了敲芽衣的门,流云轻声说道。

      “嗯。”门里面传来了芽衣虚弱的声音。

      黑发少女身着白色长袖衬衫,浅蓝色的牛仔裤将少女修长的腿勾勒出来。

      不过錡,流云现在更关心的是少女的身体。因为,少女面色苍白的捂住小腹쇾。在强烈的疼痛下,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

      快步죌走到少女的床边,微磙微蹲下伸手放在芽衣的额头上。

      流云在芽衣惊讶的目光中握住了她的小手,因为疼痛的关系,芽衣小手的指节都捏的微微发白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下午开始有一点点,我以为回来趴一下就会好的。”

      Ὰ ᱕ ᱉感受到少年温柔的话语,芽衣紧绷的脸颊稍微放松了下来。

      小手冰꾡凉,体温不高,头晕目眩,面色、指甲无华,小腹剧痛。

      “大姨妈?” 鸱

      “嗯。”跟少年说这个,芽衣毫웹无血色的脸颊泛起了一抹红晕,细声细语小声的回答。不⼻过看着少年脸上的关心,芽衣心头一暖,小腹的疼痛都觉得软化了一些。

      “等等给你重新做一份晚餐,先帮你缓解下疼痛吧。”身为医学生的流云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专业。

      “呀!流云,痒。”因为流云的手刚刚划过肚子,芽衣顿时娇呼了一声。

      ѝ 因为流云的崩坏能具有内力的特性,因此只要控制好,就可以起到辅助治疗的作用。食指中指带着崩坏能轻轻的按揉在芽衣的肚子上。

      感受着身上这大手温柔的力度,芽衣虽然感觉很舒服。可是良好的家教还是让这位大和抚子羞红了脸。

      “啊~”面⤃对刚刚声音,芽衣从脖子都开始红润了起来。羞涩的将脸颊埋入枕头中。

      “好些了吗?”看着当起鸵鸟的芽衣,流云收回手,抚摸着芽衣的脑袋。

      “嗯,好多了。”°半晌才听到芽衣细若柔丝的回答。

      “好好休息䶮,我帮你重新做一份比较容易消化的晚餐。”揉了揉ַ芽衣的长发,流云慢慢关起门向楼下走去。

      听到下楼的声音,芽衣才缓缓抬起头。通红的脸颊表明了少女刚刚的羞涩与紧张。

      “流云,芽衣怎么了。”楼下坐着的几位问道。

      “她有点不舒服,我们先吃吧,待会在给她做一份。”流云看着几次想要偷吃却被姬子按住的琪亚娜,无奈的说道。

      “芽衣没事吧,我要去照顾她,嘪这样我就可以……嘿嘿嘿。”琪亚娜转了转手中的䓣筷子,贼兮兮的表情十分欠打。

      “芽衣交给流云就行了,琪亚娜给我好好看书。明天考试要是没过,哼哼。”姬子无声的威胁最为致命,琪亚娜顿时安静了팓下来。不过,更多的是相信流云能照顾好芽衣。

      캾 ꃺ “需要我帮忙收拾吗?”符华推了推⾅眼镜。

      “嗯,谢啦。”⮜符华总是在你需要的情况下提供帮助,真不愧是班长,赞。

      按揉过穴位,应该可以大幅度降低芽衣的疼痛。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东西。

      红苹果,红枣,红糖。

      先将小米粥熬上。

      除却正常的双红,红苹果微微的酸味正好可以刺激芽衣的味蕾稭,打开她的胃口。

      “芽衣,感觉怎么样Ȑ了。”

      推开门,芽衣的面色已经缓和了下来。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㡗,娇巧的玉足格外的引人注目。

      “你个小笨蛋,不舒服也不知道拿被子盖一下。”拿过被啼子盖住芽衣的肚子,温柔的弹了下芽衣的额头。

      “嘿嘿薾,我忘了。頃”芽衣뀨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好了,起床稍微吃一点。明天要是还不舒服,那就让德莉莎以后补考一下。墯”流云坐在床边轻轻的扶起了黑发少女。

      “不用,已经好多了。”

      “啊,张嘴。換”拿过旁边的细粥,轻轻的吹了吹,送到了少女的唇前。

      “这个,这个怎么好意思呢!”话是这么说,不过笪芽衣还是顺从밆地张开了嘴。

      “好吃。”

      “那是因为䛷你到现在才吃饭,肚子饿了。现在吃一点垫垫,等等再把汤喝了。”

      “我又不是琪鵁亚娜,怎么可能吃这么多。”芽衣娇憨的鼓起脸颊。

      “乖,听话。”放下手中的饭碗揉了揉少女刚刚秀发。

      “唔。”

      “呐,流云,以后你也会一直这样照顾我吗?”问完少女红着脸颊,羞涩的䔧低下了头。

      “嗯。”

      得到少年的回答,七芽衣的眼眸亮起了光芒,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因为鐁紧张而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流云,你要拑对芽衣做什么啊!”尖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个声音有一点耳熟얫。靜

      琪亚娜从背后猛的一推,背后传来的力量让流云感到有一点措不及防。看着芽衣的红唇越来越近,吻在了一起。而罪魁祸首正一脸绝望的看着两人。

       “流云!!!我要杀了你!!我都没有亲过芽衣。”

      所有人都䞦愣了几秒,最先反应过ᗞ来的还是罪魁祸首琪亚娜。眼含热泪但充琍满了杀气。

      而芽衣更是在流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起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估摸着暂时不打算出来了。

      “琪亚娜,如果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信吗?而且还不都怪你推我。”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的琪亚娜,流云感到了莫名的压力。

      葵花宝典,

      辟邪剑法,

      绝户龙爪手。

      ﱯ 这是在这一瞬间流云脑海里浮现떉的画面。讈

      呸,想什么呢。

      “롎琪亚娜,冷静啊。”

      迎面而来的是琪亚娜凌厉的一记飞踢。就在流云避开的一瞬间,琪亚娜在空中再一次踢出一脚。

      传说中的身法,真.空中劈叉。

      如法炮制,侧身闪开琪亚娜的腿法。

      “哇!好疼啊。”吃윘痛的声音传来。因为,琪亚娜落地的前方就是柜子。而这个笨蛋⦿根本不知道收力,一脑壳撞在了柜子上。

      “流窨云,我不会放过你的。”坐在地上捂着通筡红的鼻子,琪亚娜还不忘记放狠话。

      “唉,先把鼻子擦一擦吧,流鼻血了。”看着流鼻血的琪亚娜,流云将口袋的纸巾递给琪亚娜。

      “嘿嘿,看我的。”

      “你是白痴吗?”

      딈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流云看着身上不被琪亚娜鼻血涂的到处都是的衣服,头上不由得暴起了青筋,砰的一拳砸在了捧腹大笑的琪亚娜头上。没办法,还是把衣服脱下来去洗一洗吧。

      “芽衣,我们先出去了。”

      和裹在被子里的芽衣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得到少女的回应。也是,遇到这种情况确实太尴尬了킀。将坐在地上的琪亚娜㽼拖着㤧离开了房间。

      将被自己一拳打的䊷眼冒金星的琪亚娜扔回房间,流云将脱下的外套放进軽了洗衣机。靠在墙上等待洗衣机漫长的五分钟。

      “今晚辛苦你了。”符华平和的声音传来。

      “没事,要是琪亚娜也像你这样省心就好了。”看着谦和的神州老乡,流云抱怨了起来。

      “呵,如果她变成了我这个样子,我们还会习惯吗?”

      ⦙ 想到这里,流云不禁愣了一下。是啊,如果琪亚娜不是这个性格,那她滻还是琪亚娜的튇吗?

      “笨手笨脚不ĩ也是她的一大特点嘛。对了,你不用去复习一下吗?明天可是你们第一次月考。”符华做出了总结。

      “不用,你看看我们几个。芽衣不舒服,布洛尼亚在打游戏,咱们俩在聊天,琪亚娜在睡觉。哪一个是学嬠习的样子。”

      “对了,姬子姐和德莉莎呢?”

      “她们俩去准备明天的ﹸ考试了,而且德莉莎学院长会偷懒,估计姬子少校有的受了。”

      说到这里其实两人都可以想象到这个画面,不禁相视一笑。

      覸 帮宿舍的几位准备一下明天考试用的文具,看一看芽衣的情况。፟流云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궙一分一秒的向着死亡走去。孤独的人能否遇到另一个孤独的人,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最近,这几句话总会出现在自己䅐的梦境中。声音柔和却充满了孤独,不过这真的只是单纯的梦吗?

      但是每ꨤ到这最后一句自己就会醒来,比自己的生物钟或者时钟都要准时。

      ৔ 流云想❽了半天,最后还是得出结论,问问∎骚系统吧。“애系统,我最近做的梦你知道吗?”

      텦 “天机不可泄露,不⦋可说,不可说。”

      “……”不知道为什么,系מ统每次更新完就会变得特别跳,还喜欢撩拨自己。按系统的说法叫:就喜欢看你想打我却打不到的样子。

      溲不过,这一个月以셈来身上的重力衬衫以及上调到了八倍重力。将重力下调回去,流云的速度可曨以用快入鬼魅来形容,身体素质也上升了一大截。

      和一群魔法师一样的律者不同,流云更喜欢用拳头糊脸的感觉。

      从黑猫大床上起身,微微伸个懒腰。流云走到窗台拉开窗帘,感受着赤色的朝阳吐出一口浊气。囧

      叠好被子,推开房间的门。温柔的芽衣已经在厨房忙碌了起来。哼着欢快的歌谣表示少女现在心情不错。柔美的脸庞给人特别治愈的感觉。 鿨

      “早上好,流云。先去洗漱吧,早餐马上就好。”仿佛并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少女面带微笑的和少年打了个招呼。

      “嗯。”

      “布洛尼亚둾你又通宵了吧。”流云肯定的说道。

      “嗯,不过布洛尼亚不是汎为了自己,而是为뎧了战线上的战友,他们需要我。”穿着黄色卡通吼姆,虽然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不过顶着的两个黑眼圈,充分证明了这只兔子昨晚又!通宵打游戏了。

      “啊,流云,没有神酒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成熟的姬㼷子从背后突然抱住了流云,说话的语调简直可以让人骨头都酥掉,加上在流云耳后轻轻吹了口气。

      “姬子姐,别闹。”赶紧从姬子的怀里逃开,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姬子就是知道了流云的敏伙感点。明明身上哪里都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偏偏被姬子捉弄了一≵次,姬子就仿佛找到了玩틮具一样,玩心大起。

      “什么嘛,流云듌陛下已经对妾身感到厌烦了嘛?你终于濓觉得玩腻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姬子突然变得泫然欲泣,偷偷沾了点洗脸的水抹在眼下。配合一瞬间转变的气质,不知道就真以为流云糟蹋了她。

      “戏精姐姐,收了神通吧。”

      “好哒。”

      自从姬子不怎么喝酒以后,喜欢上了看电视。不过别让我知道电视编剧是谁,不然一定把他吊在天花板上晒两天。

      嗵 “大家,准备吃饭了。”芽衣的声音传来。

      宛如掉⟊到河里的救命稻草一般,芽衣的声音正好救了想要逃离姬子的流云。

      而蹦蹦跳跳下楼的琪亚娜看到流云刚想打招呼,但是却好像想到꯫了什么,气呼呼的转过头去。

      瞟 真是的,明明当㰔事人都没有太放在心上。你这个始作俑者倒是特别生气,不是说草履虫的ﱼ记忆只有八秒钟的吗?这不科学。

      “大家,今天考试要加油啊!”坐在主位上的德莉莎举起手中的苦瓜汁向着在座的考生说道。

      “奥。”流云。

      “嗯。”符华。

      “了解。”布洛尼亚

      “好的,学院长。”芽衣。

      “好捐的大姨妈。”琪亚娜。

      “大家稍微提起点干劲,存给学院长一点面子。”姬子在旁边小声说道,殊不知德莉莎就坐在你旁边啊。

      默哀一ჷ秒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