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个星球

      Ɖ归元宗这些天陆续来了很覫多来自各宗门派的客人, 南五峰的部分弟子፪被派去主脉那边帮忙。

      陆夭夭这两天作为二师兄的小尾巴跟着去了主峰。

      她发现疙来了好多修真界的大人物,陆夭㒪夭长了不少见识。

      不过她在外人认知中只是个小孩子鬝,不需要她帮忙做什,陆먪夭夭在主峰到处转, 还看到忙碌的朝暮雪。⣳

      朝暮雪正在招待几位别派弟子, 她们正面对面说。

      陆夭夭定睛一看, 心里咦一声。

      这不是前段时间刚离开宗门的云思仙子和她的绿叶莫霜儿吗?

      陆夭夭记得她们已经出发前往极天秘境,看来也是半途被叫来的。

      陆夭翶夭本不欲上前打扰,她ﬖ正要离开, 瞥见朝暮雪面带难『色』,便走过去。

      “我们是诚心诚意拜访,朝道友, 还望你去禀告一声。” 뺰

      莫霜儿的看似客, 那语却不怎么客气。

      朝暮雪道:“并非是我不去禀告, 师尊如今事务繁忙,不宜拿这些小事去打扰他, 两位道友见谅。”

      “这哪里是小事?”莫霜儿的的语气着急,“云思的师尊与尊的师尊有旧,云思代师尊问候尊几句, 待云思师尊过来,我们好有交代。”

      朝暮雪为难道:“尊已闭关,便是师尊难以一见……”

      “你问都没去问一声,何以见得僭……”

      㽙 陆夭夭靠近一些后,听了一Ⴭ耳朵的, 她转转眼珠子,心中了悟。

      这位뺫似乎很想做她后娘的云思仙子,次在宗门待那么久没能见父亲一面, 这次又找机会来了,还为难暮雪。

      这必须不能忍萎,陆夭喊道:“暮雪,好巧啊!錉”

      陆夭夭清脆的嫱一声吼打断她们的对话。

      퓞朝暮雪偏头看到陆夭夭,明显松口气,『露』出个笑容,“夭夭。뜞”

      陆夭夭走过来,一本正经的行个礼,“见过两位道友。”㔠

      ꖫ 桑云思回礼,莫霜儿敷衍的还礼。

      陆夭夭歪歪头,好奇的问道:͊“桑道友和莫道友去而复返,可是还有事要找我师尊?”

      “我师尊说刴,桑道友无论遇到任何问题依然坚持自我,是个百折不挠的人,要我学习桑道友部呢!师尊ܩ那么看好桑道友,若是知道你又来做客一定很高兴。”

      陆夭夭说得真诚,但听在桑云思耳里极为刺耳,总觉得是在内銩涵她。

      桑云思垂眸看着眼前的稚童,又觉得自鎦己是不是想多。

      桑云思清冷的开口,“莫㻵堂主过誉,我和霜儿正准备去拜访莫堂主。”

      陆夭夭眉眼弯弯,“那真是太好了,ړ师尊看䫗到桑道友一定很高兴。”

      桑云思和莫霜儿没再多说,跟陆夭夭和朝暮雪道别后便要离开。

      ෗ 朝暮雪见桑云思清冷的眉眼抹不去的失落,有一瞬间心软,脱口说道:“晚些时候我去寻尊禀告桑道友拜访的来意。”

      桑云思瞬间抬头,眼波流转间如流光溢彩般耀眼。

      朝暮雪话刚说完就觉得自己冲动了,但被这般盯着,她说不出改口的,便硬着头皮道:“不过我不敢保证尊会不会见你,最多只能帮忙把带到。”

      桑云思的语气亲切许多,“这样就很好,谢谢你,朝道友。”

      “不客气。”

      “告辞。”桑云思确认朝道友会帮忙后,没再继续停留,这次离开,她的脚步轻快许多。

      ⩠ 两人走远后,陆夭夭和朝暮雪对视一眼,氛顿时松快,“还好你来了,멋否则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遈。”

      “来得巧。”陆夭夭摆摆手,她忍不住道:“你怎么后来又想帮她了呀?”

      本来桑云思要被她内涵走,朝暮雪这一说,她不就是做无用功?

      朝暮雪垮下脸,“我说完就后悔,Ⱆ一时最快。”她感叹,“不愧是修真界第一美人,看着她那张脸,即䄈便是女人,忍不住心ڽ软。”

      陆夭夭歪歪头,真有那么美吗?但是在她看来,最多就是称得美女,父亲和爹爹要是女的,她最多排个第三……不对,还有圆圆哥哥,最多排第四。

      就算是第一美女,不能在男方明确拒绝且根本没留余地的态度上,还做出死缠烂打的行动,她才来了多久,就见到几次㇢。

      睍 哪怕桑云思单方面追几十年,在陆ҧ夭夭问起父亲的时候,父亲还要想一下才记起是通一个资质尚可的迵小辈。

      Ꭽ 陆夭夭7不太理解,既然父亲无意,何必这执着呢?虽然父亲的确很优秀很优秀。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偏见,陆夭夭反正就不太ࢊ喜欢她。

      当然,陆夭夭对她的偏见,并不是因为她喜欢父亲的原因,而是第一次见面之时就对她观感不好。

      陆夭夭突然问:“暮雪,你可以去见尊?”她目光灼灼,期望的看朝暮雪,要是暮雪能濫去见父亲,她一定死皮赖脸跟着去。

      她好些天没见父亲!

      朝暮雪欲哭无泪,“不是,我没ᄃ去找过尊,不知道尊愿不愿意见我。”

      众所周知,在有人前去拜见尊的时候,能让尊愿意见的,除了貰陆宗主,便只懌有陆君扬,其他人则看运。

      朝暮雪虽是陆宗主的小弟子,严格说来也算是尊的师侄,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皲有没有这个殊荣。

      朝暮雪垂头丧,“夭溯夭,我该怎么办呀?”

      “我不知道呀!”烓父亲给她的传送玉佩,只能带她到东九峰,但父亲没在那,他在极峰雪山촾之巅,她也不去。

      两人榯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朝暮雪随意坐在一͛旁的草地上,随手揪一根草。

      陆夭夭蹲在一旁。

      “夭夭,你说,尊喜欢什样的姑娘?”朝暮雪有感而,“云思仙子那么美,都入不尊的眼,得是多优秀的姑娘才能入眼?”

      陆夭夭歪歪头,“不知道欸。”她想象不出怎样的姑娘能站在父亲身边,这恐怕是三界都想知道的事。

      “我觉得……”朝暮雪正要表看法,㙫一侧过头,见到蹲着的陆夭夭更显圆滚滚的一团,娇憨可爱。

      “你还小。”朝퉱暮雪叹气,想和好朋友无拺不谈,但是好朋友年纪太小怎么办?

      陆夭夭一本正经,“我不小了,你说的我都懂,不就是感情嘛!我有想法。”

      朝暮雪好笑道:“什想法뻳?”

      “我觉得吧,所谓喜欢的标准,能㬖让自己动心的对方就是自己的标准젉。”说完,陆夭夭还很认可的点点头。

      “你说得有道。”

      “具那必须的。”陆夭夭再次点头,点到一半现不对,声音怎蟊么突变?

      陆夭夭回头,文톤子星就鿯蹲在陆夭夭身后,“你什时候来的?”

      “刚来,我就听到这一句。”文子星表示,她们说得太投入了,没有注丂意到他过来。

      朝佴暮雪跟文子星打声招呼,寒暄几句,她站起来,“我先去做事。”

      “我得想办法看能不能帮桑道友带话。”

      “好。”想了想,陆夭夭说道,“我会帮忙,如果我能见到的,一定帮忙带话。”

      朝暮雪笑笑,“嗯,谢谢。”

      陆夭夭和文子星目送朝暮雪离开쭬。

      文子星往陆夭夭身侧挪,蹲在她旁边不动了。

      “你怎么啦?”陆夭夭看文子星心事重重的样子。

      文子星瞟陆夭夭一眼,欲言又止,随后唉声叹气。

      “大师兄要回来了吗?”

      䭫“对啊,我听说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云思仙子来了噢?”

      陆夭夭点头,“今天刚到,刚刚还在这里呢。”

      文子星长叹一声:“唉——”

      本就面目全非的剧情,更加面目全非。

      极天秘境的剧情又没了。

      不知道这改变是好还是不好,他这只碻蝴蝶的翅膀未免扇得太有力。

      洊 陆夭夭托着肉嘟嘟的两腮,“星星,叹气叹多粂会变老的。”

      “你别驴我,我可不会信,修仙可永葆篶青春不会老。”

      “……”好像也对。

      文子星慢了好几拍反应过来,“你们刚刚说帮稐忙?帮什忙?”

      “桑道友想见尊,想请暮雪帮忙。”

      韄 文子星大松口气,剧情虽面目全非点,有些走向还是符合原着。

      뗀原文里暮雪是尊唯一的亲传弟子,修真界第一美女作为痴恋尊而不得的女配之一,具有重要戏份。

      其中就有这一段䶺剧情,云思仙子思恋道尊,墣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云枊思仙子放下颜面윋,每每厚着脸皮来╷归元宗,只希望能见道尊쏽一面,但从没有功见过。斥

      后来道尊收了弟子朝暮雪,云思仙子曲线救国,找上朝暮雪,请她帮忙……

      不过不是这个时间点,应ꕿ该是极天秘境结束之后的事。

      看来䁾就算朝暮雪不是尊的徒弟,还会走这个剧情,算是殊途同归。

      唉,不对,剧情没有改变뷵,他该担心才对。

      文子星抱头,他纠结得脑袋要爆炸,剧情到底改还是不改变的好? ʩ

      陆夭夭歪歪头,큪“星星,你怎么?”

      文子星苦着脸,“我太烦恼了。”他知道得太多。

      “你烦恼什呀?”ᧆ

      文子星深沉道:“你不懂。㴄”

      陆夭夭翻个白眼,这太看不起她,“我可比你们懂得多。”

      文子星『摸』『摸』陆夭夭的脑袋,笑而不语,随后转移话题,“我们接下来要干讖嘛?”

      陆夭夭拍开文子星的手,“不知道啊。”

      罳 他们眼见师尊师叔힭师兄弟……等从上到下都忙得脚不沾地,而无所事事的两人排排蹲ﮟ着,无聊的开始数蚂蚁。

      陆夭夭突然眼睛一亮,“有,我们可以山门口等君扬哥哥!”

      文子星点头,“这个可以有!”

      两人兴駥匆匆跑去俬山门处,其实就是换个地方继续蹲。

      陆夭夭和文子星等两天,终于看到迎面走来的陆君扬。 僺

      ꨦ陆夭夭挥舞着小手跑过去,“君扬哥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