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种田重生>

      林梦宁走进葛若蓓的办公室后说:“蓓蓓姐,不好意思,今天我是跨不出临门一步,所以迟到了。”

      ℍ 葛若蓓好奇地问:“临门一步?什么顗意思?林社长不罹会也退化成概念操弄爱好者了吧?”

      林梦宁反唇相讥道:“美人䬺,智慧,手狠,刀快,嘴毒,真怈的辣手,葛局长靝的表里太冲突了,令人生畏哦。”

      两人同时笑了起ˈ来。

      尔后,林梦Ⓕ宁说:“就在离你们大ᮬ门口20米的地녟方湒,我碰到了原来报社的一个摭同事,此公嘴快,ꂠ话多,甒想像力旺盛,小喇叭广播专家。所以我只能与他瞎应酬了几句,然后过门不入,绕毂了一圈才进来。否则明天我被你们请来‘喝咖啡’的消息姭一定会不径挮而走,我可不敢挺而走险。小女人嘛,唯有自保为要,太平为本。”

      葛若㿊蓓将一杯速溶咖啡放在了林Ӗ梦宁面前说:“这杯咖啡你尽管喝,是姐姐请妹妹的。是呀,你的做法不ᡕ无道理,身处社会中,再强的人,也有过不❷去,杠不住的时候;再聪明的人,也有蠢不堪言,让人耻笑瓵的时候;再无所谓的人,也有纠ᓖ结悔恼,甚至以泪洗面的时候;再老谋深算的人,也有马失前蹄,悔之莫及的时橃候。何况我们这些天生的凡人,身为弱势群体的女人。”

      林梦宁说:“局长大人金句迭出,鰩睿智深刻,应该换岗位了,去大学当教授,或瑰者闭门谢客,著书立说,启踵迪众生,方为人尽其才。所以赶紧放下快刀,立地成仙吧。我愿意考你的໠研〾究生,怎么样?”

      葛若蓓说:“你是不是和那个魏建涛结盟了?见面不挖苦贬损我一番,很不过瘾吧?”

      “亲爱的局座,你可别如此抬举我。魏建涛和我们家乔老爷是难兄难弟,这两人Һ煞是般配,很可以狼狈为奸一番。我不行,差远了,入不了他们法眼。”╶

      葛若蓓笑舑道:“至霦理名言,定性准确,入木三分。真是很?慕你和凡雨呀朞,好婚姻,对我们女人太⒔不容易了。人各有命,不去说它了。”

      豻 林Я梦宁认恠真地说:蓓蓓姐,不和你开玩ꐏ笑,你真的可以围绕着똷‘人’这个主题,写本随笔集。你每天譲打交道的那些贪官污吏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何以沦落?可言之处,不ꅩ胜其多,揭示开来,引人深思,发人深省。而且通过写作弥补、矫正和认知自己人生的謤缺失,是件十分益于自我又惠及他人的事情,你应该考虑考虑。”

      葛若蓓说뻁:“我最近在看卡西尔的英文版㣧《人论》,很有感悟。可是我的学遭识太浅了,不敢对‘人’这命题乱发议论。”

      “蓓蓓姐,卡西尔的东西我读过一些,确实很有见뮔解,很受教。但那类著述对大众而言并不适合,绝大多数人会兴趣寡然的。专家要讲聨‘普通话’,道理要以中等文化程度的读꺨者为对象说姘,才最有价值。所以你写本随笔,用一个知识人的真知灼见,一个女性的纤细ﴐ内心和入微观察,加上你的职业经历、人生阅历、所遇所见、所思所悟等等等等釺,一定会很值쾤得的。”林梦宁䈻真诚䨆地说道。

      葛若蓓想乸了想后说:“也有道理。梦宁,要不我们两人合作,但我隐身在你背后⡸,我这个职业不合适搞这些很多人看起来不务正业的事情。这个,你考虑一下,也可以和你们乔老爷商量商䁝量,然后我们再找时间聊。”

      ៥ 林梦宁说:“嗯。谋定而动,事缓则圆,这样好。”

      憧葛若蓓说:“梦宁,今天我要托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为了这件事,我最近左右为难,无从操作。因此只能用‘官盐当成私盐卖’왘的方法干,本来想씅求魏建涛私下帮忙的,但那个家伙嘲讽了我一通后,出了个很不错的主意,遄让我找你和凡雨帮ꂯ忙,这就是我急着约你大小ौ姐见面的原因。”

      林梦宁说:“你蓓蓓阝姐的事情,但凡쏻力所ᨬ能及,我和凡雨一定竭尽全力。”

      熃 葛若蓓拱拱手后说:“事情是这样的……”

      뢄林梦宁听后对葛若蓓说:“半点问ࢶ题也没有。陆丰敏和芳芳绝对是非常可靠的自己人,而且他们的社会经验和随机应变能力毫无问题,嘴巴又很紧,完全可以给你局座当好这次差,放心吧。”

      葛若蓓高兴地说:“那,我们要抓紧约一次陆丰敏他们夫妻俩,时间上越快越好。”

      뼈 ꓵ 林梦宁问:“你今晚有空吗?”

      鑌 葛若蓓思考了一下说ോ:“七䎶点半以后,我应该可以离开办公室了。怎么?今晚就见ഠ面谈?”

      林梦宁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乔老爷和我要去陆丰敏家里,商量我们公司究竟需要怎么适应新环境的一些事情。蓓蓓姐,陆丰敏真的是个人才,他最近的有些考虑很有道理,所以乔老爷想和他一起好好盘算公司的下一步。”

      葛若蓓问:“今天就你佮们四ᨁ个人?”羒

      林梦宁玩笑着说:“加上你局座,那就是五个人。五虎上将,收拾个䒍把Ϟ贪官,还不立时将其斩于马下。”

      葛若蓓说:“병把地址给我,晚上我抓紧过去。其实我对企业经营,还有剜市场机会这些东西蛮有兴趣的,而且我的这份工作,也需要多懂点这方面的事情。”

      林梦宁又裌说:“蓓蓓姐,我们外公外婆最近从香港得知了一些邓大人在南方的表态,估计国内的开放力度和改革程度很快会납大大往前走一ﱍ步,所以我们要审时度势地把握好自己。”

      “是吗?这是大好事呀。消息可靠吗?”葛乁若蓓问道。

      蓥 椂 林梦宁说:“一般来说,香港的消息快而多是真的,我以前在报社时就很有体会,但香港的消息杂而乱也是事实,因此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只是消息从外公外婆嘴里说出来,瑩八卦的可能性촹就很퉳小了,两位老人家䵃终究不是一般的小市民。另外,凡雨专门问过他父母,我公公婆婆尽管没有正面回应,但也没有否认,两个资深老国安有这份态度,那就很说明问题了。ꀻ”

      ֙葛若蓓问:“凡雨他父母是国安的?”

      林梦宁认真点点头说:“局座,此话出我口,入你耳,我们无关旁人。是的,我公公是广东訡那边的厅领导,我婆婆是干业务的处长,照乔老爷的说法,那是两个几十年的老特务。不过马上要退了,他们从当年的地下党,一路干到现在,青丝成了银发,很不容易的,而且他们人特别好。”

      葛若蓓感慨道:“原銊来你们还有这份特殊背景,我一点鯽没看出来。” ᡛ

      “我们乔老爷看不上这些,真的,他有‘洁癖’的ឿ。后来经过本姑娘语重心长,振振有词,严厉无比的教育和训斥,他终于知道了特务也是一份职业,正常得很。在我们家里,我的话才是指路明灯,乔老爷是跟着混的,局座没看出来吧?”林梦宁很是得意。

      葛若蓓调笑说:“林指路明灯,毻你辣手的,我要叫你姐姐了。哎,߱你们家中多种主义并存,可以办个联合国了,或者把统战部直接建在家里也意义很重大。”

      ㅀ 两人同时哈哈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