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一出抽搐

      “笃笃笃......”

      “该码字뚌了。”

      女帝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靳朝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哀嚎一声用被子蒙住头:“大佬!我我知道你着急!可是现在才六点半啊!天还没亮呢!就算是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使唤䩁啊!”

      以往靳朝都是睡到早上九点鰫才起来吃早餐,햡然后下楼走一走,回来再慢悠悠的写两千字,凌晨五堊点多才睡컡,现在六点半,再加上没有窗户,风吹进屋子还有凉意,靳朝觉得自己就像是考试快结束了,草稿纸已经全部都写僱满了但试卷大题一道都没做一样焦虑。

      “呵캦呵,你如果想再睡一会㚨也没Ḁ关系,只是以后你一只手打字可能会不太快,你最好祈祷现代医学能帮你接好胳膊。”

      “稍等我五分钟马上就来!෋”

      靳朝一听到这里,睡意全无。

      拖着被时间掏空的德疲惫,飞快起床套好୊衣服洗脸刷牙,一遍看着镜子里帅气瓮且充튍满懊恼的面庞,一边叹息。 ㆌ

      “త唉,当初为什么要昏了头去ﶧ写女频文呢?就算写女频,老老籒实뿯实的写个架空历史的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搞这种高武的设定呢?不智啊!”

      五分钟찵后,靳朝走出卧室,狠㹫狠的打了个哈欠。

      姬月依旧一身大红色华丽皇袍,将完美身材遮挡的严严实实,脸上没有半点脂粉,但就算这样,如同女谪仙下凡一般的样貌还是让靳朝十分惊艳。

      可他脸上却没有半点欣赏,因为姬月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就说明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做梦。

      邒 “现在真写不了,就算我们现在出去卖键盘,人家电脑城和商场也不开门啊。”靳朝无奈的说道。

      “那电脑城几点开门?”

      “再怎么也要十点。”靳朝说着,看到姬月脸܊上思索的神情,脑袋朝着自己的卧室歪了歪,齸脚步往回挪了一步,“要不,那我再睡会儿?”

      旣可还没等靳朝关上门,姬月忽然一把拉住门框,带ၡ着一丝不快的语气说道:“你䠠拿我当保멭镖섨?”

      靳朝皱皱眉头,连忙撒开门把手:“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我们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而且쬱昨晚你还救了我一命,我们之间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了。” ꣐

      “那好,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会从今天开始指导你修炼,每日最少两个时辰。”姬月说道。

      “修炼?不不不,你可能误会了,这个世界和你的世界有点不太鱭一样,而且我又没什么天赋。”

      靳朝一口回绝,其实他并不是不想修炼,只是不想修炼姬月的这一套功法。

      虽然在《女ᙡ帝之躯》这本书开始,姬月就已经是大宗师级别的强者了,但当初为了凸显姬月的人设特点和性格,也在其中提࣑了一下姬月每一次在突破的时候都异常痛苦。

      既然要修炼,到时候搞䈍一套仙侠世界的修炼功法不好吗?

      上限高而且没什么痛苦,相反还非常ꐫ的舒畅。

      “那就是在利用我?”姬月眉毛一竖,手中开始渐渐的凝聚痰金光,“你知道的,뼾我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和獘利用。੩”

      靳朝一看对方这架势:“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我学,我絪学还不行吗?”

      搥 姬月见状,直接拿出自己昨天弄到的手机,从QQ上发了一个文件给靳朝。

      “这是修炼功法,鵜可以帮助你开辟自身气海,᜶你可以先看看,看不懂的可以问我。”

      靳朝掏出自己屏幕碎成蜘蛛网的手机屏幕,᪁点开文件。

      “闭目坐,釼握婓固静
思神鶮,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往复循环间,촔悟道开天门,汇聚朝阳气,凝华入腹轮,滴水돢化河海,气癳海自可成。”

      旐 靳朝:“......”

      看着靳朝面露豪难色,姬月䛑皱皱眉头:“哪ዎ里不懂?”

      靳朝叹퍤了口气:“这几句话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语、包括这些的意思我都懂,但这真的有用ҿ?”

      “照做就是了。瓡”

      靳朝只好乖乖坐在床上,盘腿而坐,用手指﹟敲了三十六下自己洁白的牙齿。

      一边敲,一边觉得自己现在的动作真是羞耻度爆表,太尴尬了!

       做完之后,双手手指交叉放抧在脖子后㪤面。

      “这里做九次呼吸,但不要让耳朵听到呼ߢ吸声。”姬月声音适时响起。螺

      “九次?你发的文件没写次数。”靳朝表达了自己的质﷏疑。

      “照做!”

      “好吧。”

      靳朝点点头,姬月是过来人,想必不会쓇害自己。

      开始了呼吸。

      紧接着,他的鼻子里面就发出了如同风吹过狭间一般的哨音。

      蛶 緟 这时靳朝有点不好意思的抬起头:“可能是昨晚睡觉没窗户,被风吹感冒了,我能感数觉到鼻子里面有一块......硬鼻涕...篟...”

      姬月愣住了。 坖

      鼻涕就离谱,姬月从小开始修炼,从没生过病,而且那特么的功法㨛上面也没说有鼻子里面有鼻涕导致Ⰰ修行的时候无法静心该怎么办縨啊!

      对于他们这种修炼者,鼻涕这种东西压쯤根不存在的好吧!

      “擦干净!”姬月想了一会,给出了最优解决方案。벺

      “好、好的......”

      啫过了一会,靳朝重新开始进行修炼。

      姬月也在一旁释放出自己强大气息以뤙供靳偪朝吸收。랺 铭

      캯在这个世界簎虽쾈然没有那么精纯的鰅灵气,但姬月却发J现自己可以通过过滤䖼来缓慢恢륗复。

      靳朝本身就抱着不可能的心态,闭目盘蘋坐,叩齿三十六、双手交叉抱颈,九次呼吸,紧接着以第二指压中指,弹击后脑左右各二十四次,最后开始双手落回双膝,循环往复进行呼吸。

      可就在这붢时,靳朝忽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似O乎出现了氤氲雾气!

      而且这雾气还在随着他的呼吸而不断的凝结!

      䣖“卧槽!㩉成了?”

      靳朝心中只觉得不可思议!

      仅仅是十八个呼吸后,意识中的雾气就完全成型,紧接着开始下落。

      就如同落下的雨滴一样,冥冥之中落在纯黑内心深处的唯一一块白色之上。

      可就在落地的렎一刹那!

      这一滴水迅速一生二、二生四以2的2次方开始柆倍速扩张!

      这种扩张带来的后果就是,原本只能容纳一滴水的空间,开始被疯狂涨大。

      㟘 剧烈的疼痛直达靳朝大脑。

      “啊啊啊!”

      “肚子好痛!”

      拲“老子该不体会是......要生了吧!”௹

      “这绝对必生孩子还痛苦一万倍啊!”

      “孩子就那么大一点,这特么看架势可是要在自己肚子里装下一片大海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