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架空历史>

      众师弟各回原位,都对白衣男子的一身傲气暗自反感,只维持着表面的和气。

      白衣男子倒也规矩,上前奉了香火,拜了三躬,已算是代他师傅吊唁完毕,转身对郑贺年道:“还请节脊哀。”

      㗣郑贺年恭敬回了一礼。

      狆 白衣男子四下望去一眼,话锋一转,问道:“郑兄既然已经继任掌门之位,想必贵派之事,也是做的了㱽主的。”

      王德善道:“这还用问,鳄我大师兄既然已是掌悬门师兄,我派事务自然都由他来做主!”

      白衣男子四下寻看一眼,见堂中之人都不反驳,显然已是公认的事实。

      郑贺年适时问道:“刘兄,若还有事,但说无妨。”

      ፴ 白衣튭男子望向郑贺年,道:“那就……恕在下冒昧了。뎉实不相瞒,此次前来,除了带师吊唁之外,确实还有一事,需代家师问上一问。”

      郑贺年道:“刘兄请问。”

      白衣男子道“昔日,令师曾上天柱峰之巅拜会过家师,在奉天台上与我七重门亪定下过ィ奉天之盟,如今,玮新任掌门继位,不知当初盟约还算不算数ﯔ。”

      郑贺年闻言,已知白衣男子此行的真正目地,上前一步,郑重说道:“自然算数,烦请刘兄扡带话给谢老前辈,我翠微剑派承上继下,上鱫下一心,一切事务,都ᨸ如往常。”

      㯔 白衣男子道:“如此甚好,我一定原话转告。”

      话落,对着孙小德的灵柩作揖一拜,面向郑贺年道印:“我要尽快回天柱峰向家师复命,恕不久留了,还望各位多多保重。”

      목郑贺年作揖回礼,与陈桥生送白衣男子走出翠微㵥大殿,道:“还请刘兄带我向谢老前辈问好。”白衣男子回道:“一定。”话落,腾空而郘去。

      郑贺年与陈桥生返回殿内继续守灵。

      老十王德善心中愤愤,问道:“大师兄,七重门的人,都有他这般傲气吗?”

      郑贺年刚在右侧首席跪下,闻此一言,随口回道:“不全都是。”

      老三林松似乎回想起了什么,道:“听闻,七重门一重门内,有六大神枪传人,姓刘的……莫不是六大传人之ꈀ首㥿的刘浅洲?”

      莹 郑贺年点一点头,心俧境平和쫧,不缓不耠急道:“他就是七重ꝝ门首席大弟子,溯雪寒枪的传人、刘浅洲,也是谢晓天钦定的继承人,自然是有一ฆ些傲气的。”

      王德善闻言一怔,道:“这么说来,七重门派他前来吊瘢唁,倒也不失体面了?”

      老八齐钰向来醉心修行,不问身外之事,听到此处,也不ላ免椫心生些许的气ﷆ馁,问道:“掌门师兄,咱们师傅何时与七重门定下笞过什么……奉天之盟,这奉纑天之盟又是怎么回事?”

      在场之人,有不知情的,纷纷望向了郑贺年。

      郑贺年被这一问,激起许多思绪,片刻回道:“你想听简单的,还是详细的。”

      Ƥ齐钰道;“自然是越详细约好了。”

      㣿郑贺年顿了片刻,叹口气道:“那便从……天柱峰说起吧,你想必不知,这洪川境内的天地灵气,绝大部分全都是向着天柱峰汇聚而去的,任何宗门欲想图霸洪川,那天柱峰必定是首要的必争之地。”

      “自古擬以来,天柱퐓峰几经换主,如今已在七重门的掌控之下,两千余年的经营,已是根深蒂固,整个洪川,早已是七重门镇守下的疆域徴,就连统治洪川境内千万黎民百姓的秦家王朝,也不过퇿只是七重门扶持下的傀儡政权而已,洪川境内的天地人三才,说到底,也都尽归七瀚重门所有,因此,师傅当初创立本派,要想在洪川立稳脚跟,那就必须经过七重攰门门主谢晓天的首肯,加㧞入奉天之盟才行。“

      ”至于奉天之盟,就要从天下大势说起了……”

      ࠶“自上古巫教最后㍜一任祖巫陨落,巫教四堂分裂,天下大乱开始,无数宗门崛起,分割天下,至今已有七千余年了。先是儒佛道三教并起,传教櫖以安天下,后是天阳魔教兴起,与三教为敌。天下一分为九。儒佛道三教占据着天下以东,巫教四堂则占据着天下以西,各方扶持新王政权统治各自疆域,以便在民间传教,聚收天地人三才。天下之势也渐渐趋向于安定。”

      “天阳教占据的神风疆域与洪川接壤,乃为天下之腹地,成为了东西两部的缓冲之地、正邪对立的最前沿。天阳教有西部巫教四堂支持,势力逐渐强盛,而洪川묋疆域虽有儒佛道三教支撑,却因为宗门之争,纷乱不止,逐渐衰落。为解决洪川境内各大宗门之间的纷争,儒佛道三教出面,在天柱峰之巅、奉天大殿门㝠前的奉天台上,迫使洪川境内的ꢴ各大宗门坐在一起,共同定下了一个盟约,这便是奉天之盟的由来。” 

      “纵观天下,洪川境内的宗门势力显得相对弱势,西北有号称天下名门之首젱的佛门昭华寺,正北是群妖聚集之处的大椿妖域,南方有道教之首皓月七星观,东南有秉持儒家正统的烟云竹海云香阁,西南的南疆之地,是巫蛊堂的藏匿之处,正西蝻方的神风젿岭,更是天阳魔教的大本营。”

      “由于Ἄ各方势力的渗入,洪川内部的形势十分复杂。一来为了抵制魔教,二来为了维持稳定、凝聚洪川境内的力量,天柱峰虽然几经易主,但一直都沿用镘着奉天之盟。六合门承认七重门䆴为洪川之主、坐镇天柱峰,七重门则承认六合门课在洪川境内的产业,坐拥盘龙谷传道。”

      “当年,师傅一人一剑,从天柱ꁋ峰脚下的第七重门开始,连续击败六道山门首徒,才得以进入第一重门内,登上奉天台,见到七重门首席大弟子搘刘浅洲,也幸得师傅盆有翠微剑在手,才与刘浅洲的溯雪寒쨆枪战成平手,得到了七重门门主谢晓天的认可。”

      “谢晓天妔有意招揽师傅为他所用,以便将来可以更好的牵制六合门,便同意了师傅加入奉듦天之盟,也正因如此,本派才得以在翠微山立稳根基。”

      郑贺年的一席话语落地,思忖片刻,自认为说的已经足够清楚,道:“关于奉天之ݸ盟的事情,便是如此了。根据奉天之盟所定盟约,七重门既是洪川之主,也是奉天之盟的盟主,ﭓ若遇外敌侵扰,各大宗门皆需以七重门为首,共同抵御外咕敌,以守卫稪洪川境内的安定。”

      众⋿人听完郑贺年的讲述,都生出め寄人篱下之感。 矋 뱝 王德善呼ᑎ出一口闷气,低声道:“如此说来,咱们岂不矮了ⱀ人家一截,也难怪人家会有那般傲气,要换作是我,我也傲气……”

      张云虎道:“那姓刘的,当年能与师傅打个平手,可见,也是有些能耐的。”

      郑贺年望一眼张云虎,又垂下了目光,思量片粃刻,道:“这已是二百多年前的事了,眼下的刘浅洲,只怕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刖刘浅洲了。”

      冯海似是知핐道些什么,道:“前几日,我上天柱峰送丧贴时,与他交过手。”

      罤 师兄弟们闻言一怔,纷纷投来目光。

      冯海深深叹一口气,摇一摇头,似十分受ጘ挫―,道:“若不是他手下留情,我必死无疑。”

      师兄弟们闻言都是惊讶,片刻之后,又都信服。

      老八齐钰心生感概,道:“他毕竟是七重门的首席大弟子……”

      冯海眼中余光看了一眼齐钰,道:“他的气息十分霸道,修为绝不在徐清河之下。”

      众人闻言,一时之间,又都똛露出气ᒚ馁之色。

      王德善道:“这么说来,咱们也不能怪人家傲气了,倒是咱们势单力薄,技不如人了……”

      ꗄ郑贺年望㮏一眼王德善,心中不悦,道:“七重门盘踞着天柱峰檌宝地,坐拥洪川天地人三才,f大势所趋,焉能不强?咱们势单力薄不假,但却并非是技不如人。若得七重门那般资质的人才,宝物,天柱峰的宝座,翠微剑派一样能够坐得,你们若是都像八师弟那般刻苦修行,又何至于眼下仍駤在金丹境界裹足不硋前?刂究竟是资质差还是懒惰,你们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他的话䯚语包含火气,师弟们都已默不作声。

      옸 郑贺年续道:“说出来也둺不怕你们害臊,老六和老八,几个月前就已经是元婴境界了,师傅出事那天,在翠微쀳大殿给师傅疗伤的时候,就已经是了。”

      师兄弟们都惊讶的望向陈桥生尸与齐钰,唯有冯海同郑贺年一样心知肚明。

      붮安静片刻,郑贺年的火气也都消退,道:“体面,是自己挣来的……”ၩ

      众人都已不敢再发牢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