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福利场uamo56s.tw

      少林寺演武场之上!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黑衣人遥遥凭空浮于半空中。

      就好似神仙下凡,黑衣人凭空站在虚空当中,而Ⱥ在其手中,一团青色毒烟球滴溜溜的转着。

      看着那黑衣人的身影,尤其不怒自威的阴寒气뙐息,众人只觉心底发凉,那是一种深入灵魂ਲ਼的冷。

      唰!

      ஬ 只见那黑衣敫人屈彶指一弹,一股黑色能量从天而降,振径㝞直涌入下方青衣碩女童体内。

      众人这才发现!

      ﰄ天山童姥ḏ正盘坐在地,面色萎靡,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青色,显然是中毒了。

      而在其身边不远处,丁春秋不知为何瘫큖倒在地,犹如死狗。

      琷众人嫺见此皆惊!

      黑衣人不知如何出现,一出手就收拢漫天青色毒烟,更是轻易镇压丁春秋,由此可见其实力之强大。

      “嗯哼……”

      黑色能量入体,闷哼一声,天山童姥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滋啦! 꽦

      ㄌ黑血带有极强的腐蚀性,青石地面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缕缕黑烟冒出,带着刺鼻的恶臭味。

      “多谢尊者!”

      毒素尽除,天山童姥抱拳行礼。

      随即指尖冰寒内力涌动,显然是准备杀了丁春秋,前仇旧恨,一并报复回来。

      “且慢!”

      恰在此时,黑衣人开口阻止。

      天山童姥面露疑惑,不过却也是顺从的收回内力,站立一旁。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凌恶一牗口将毒烟球吞入口中。

      “真难ᇧ吃!”

      轻轻砸了砸嘴,不满出声,听的在场鷁所ס有人为之翻倒。

      ꪓ “这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吗?”

      所有人心中如ὄ是诽谤着,可表面上却不敢舣有丝毫表露。

      无视其余人的反应,凌恶૿转头看向登山石阶处,朗声道:

      “无崖子,既然来了,还不快快现身!”

      天山童姥闻言,惊喜看去,就看到一道白衣身影闪掠而来。

      那人白发白眉,俊逸不凡,气质出ꧾ尘嚧缥缈,好似谪仙降临凡尘。

      只一眼,天山童姥就认箦出햿,那不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师弟吗?

      “师弟!”

      欢喜出声,身影飞掠䘌!

      天山童姥急不可쵂耐,直接在半空中扑进无崖子怀里。

      这般羞怯的小女儿姿态,看的灵鹫宫一众弟子瞠目结舌。

      这还是,他们认识中的,杀伐果断的天山童姥吗?

      “师……师姐!”

      尴尬的有些不ﳺ知눿所措,无崖子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

      垃 残쥃废卧床几十年,什么情情爱夙爱,恩怨궋纠葛,他早已看破,唯一放不下的,只有逍遥派的传承。

      至于说瘫如死狗的丁春秋,不过一狺狺狂吠的小人罢了。

      不屑的瞥了一眼,无崖子就轻轻抱住怀中家人,低声道:

      ᄄ“师姐,尊者之事为重,咱们之间的事,还是等此间犊事了再说吧!”

      受得凌恶百般恩惠,无韤崖子渖对凌恶䖱的恭敬和感激,仅次于传道解惑于他的师父。

      听闻此言,天山童姥脸色微红,却也是不舍的离开怀抱,和无崖子一同来到凌恶面前。

      㗩 蜙“感谢尊者再造之恩!”

      二人齐齐行礼表示感谢,言语之间更是጗极其的恭敬。

      벏“丁春秋这厮,二位可自行处理便可!”

      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凌恶径直走向演武擂台,低声喃喃道:

      “剩下曳的事,该由我出手了……”

      沿途众人尽皆退开,主动空出一条宽敞的通道,ꖎ凌恶不以为意,缓步走到演武擂台之上。

      ↜ 望着下方的玄ㅪ慈众人,凌恶嘴角扬起诡异扉的弧度,祢淡然道:

      “孙二娘,还不赶快出来!”

      话落,一人闪身而来!

      堙看清那人模样㗆的刹那,玄慈方丈脸色大变,心头狂震,隐隐之间됥有一股不妙之感。

      “见过㥊尊者!”

      孙二娘面色复杂,却也是朝着凌恶恭敬行礼。

      转头看向下方的玄慈,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想起和凌恶的交易,澝孙二娘迈着坚定的步伐,来到演武擂台边上。

      姙眼眶通红,面露决然!

      在所有人的好奇注视下,孙二娘㚤语不惊人死不休,说道:

      “我孙二娘枉为女子,Ꞙ十八年前,不知羞耻,竟和少林方丈玄慈,行那苟且之事。

      可玄핅慈更是忘情负义,为了少林方丈之位,抛妻弃子,忍心儿子流离失所十八载,至今不知所踪䡱!”

      一番话好似凭空炸起惊雷,震得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

      他们没í想到!

      鎋 孙二娘敢说出这般隐秘,这可갣是自取其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而更让人震惊的,还是孙二娘所说的姘头,竟枦然是少林玄慈方丈?

      霎时间,议论纷纷!

      “不会吧?不会吧?玄慈方丈德高望重,私下竟然是个伪君子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少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垄断信仰,收刮钱财,恐怕比朝廷都要富有。”

      “就是就是!和丐帮一样,这群秃驴不事生产,只咛顾吃斋念佛,剥削佃䦭户,比之地主老鑈财还要可恶。”

      遽“和尚误㪦我大宋啊……”

      ……

      一众江湖人士交头接耳,其中不乏对于少林셥寺的抨击。

      还有一些熟知国事,深知和尚庙对普通佃户的剥削,已经严重影响到大宋的税黽收。

      单单嵩山少林寺一家,手中就掌握着嵩山周边,将近上万亩肥沃土地。

      平头百姓租癲借田地耕种,既要付给少林寺租金,还要向朝廷上交赋税,最后落入ꊥ手中꺟的十不存一。

      和尚䈃庙向来不需要交赋税,赚到的租金只进不出,手中的土地,也是信钑徒孝敬给佛祖的,可以说完全就是无本买卖。

      面对这般巨大的利益,天下人说不红眼那绝对是假的。

      可人家和尚庙占据大义,手底下养了一大堆的武僧,再羡慕嫉妒恨,他们也只能不ᱜ甘的◦看着。

      如今,孙二娘爆出惊天猛料,那些红眼之人,自然不ⷌ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是各种嘲讽,各种揭短,各种抹黑,反正是手段尽出。

      ᣜ“无耻泼妇,休要胡言!真以为我佛慈悲,没有那怒目金刚吗?”

      ⿺一众和尚惊怒交加,见方丈玄慈沉着脸不说话,有性格暴躁者,直接站了出来怒斥孙二娘。 窆

      ⁺不管对方所说是否ⱃ属实,如今在场这么多武林同道,他们少林,都绝对不能背下这口黑锅。᦭

      否则,少林百年清誉,危矣!

      可孙二娘没有机会此人,反而目光直视着玄慈方丈,哭求道:

      “玄慈,你当年狠心抛弃于我,我孙二娘不怪你,如今,我只求你,蹇自己承认破戒罪业,就算……就算是为了我那可怜的孩儿吧……”

      孙二娘已然泪流满面,眼中情竮绪百般复杂ᰒ,可心中的一抹希望,让她近乎决绝的泣声逼迫。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若非迫不得已的话,孙二豙娘又眵怎么会如此逼迫玄慈?

      想起不久前和凌恶的交易,褟孙二娘再也没有任何顾忌,冷声道㥾:

      “玄慈,儿子近在眼前,你要真的是铁石心肠,那就权当我孙二娘一厢情愿,瞎了狗眼!”㺞

      听闻此言,何人不为之动容?

      可凌恶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漠然看着这场甘悲情大戏。

      玄慈方丈不是好东西,孙二娘也㘋不是良善之人,这些年以来,死在他手里的婴儿不ᗨ计其数。

      如今凌恶给她的ᶿ惩罚,根本比不上被她残忍祸害,因此支离破碎的那些无辜家庭。

      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

      听出孙二娘话中的深意,玄慈方丈没有再继续沉默,一步向前,在所有人的震惊注视下,开口说道:

      琮 “我认罪!”

      一言既出,全场哗然!

      …………

      PS:

      完蛋了!

      掉抗收藏了,嘤嘤嘤~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