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人间

      툅他们跪在地上,府衙大人坐在上头,㳥边上两侧有十来多个手持木棍的差役,府衙门外站了一堆看热趗闹的人。

      啪的一声响,府衙大人拍첀了桌子,审堂里响起威武的呼声,激的跪在地上的所有人一抖。

      地上冷冰冰的,寒意不断从膝盖传到身体上,让人发冷。

      “你且仔细说与本官听,你儿媳如何死的?ﱂ何时何地,又慒与何人做了什么事?来龙去脉不得有任何纰漏和欺瞒!”府衙大铳人嗓音洪亮,上唇两撇八字胡子颇具文儒感。ඥ

      刘氏的尸体搁在担架上,其公公泪眼婆娑,咬牙切齿的指着跪在ꧭ左手边的夏小霜,“大人,草民的儿媳就是被她所害!昨㜚夜我儿媳因我儿失足落水,头破血流,找她去看病,结果一晚上我힔儿媳没回来✩,她也没来给我儿看病。所以,一定是她杀了我儿媳,大人,您可一定要给草民做主,我儿媳死的冤枉呀!”

      倮“她不过一ヶ个10岁的小丫头,如何就杀了你╀儿媳?”府衙大人问刘氏公公。

      “大ﶒ人,她家还有好几个仆人,个个力大如牛,体壮无比,就算她一个小孩子杀不了,也可撺Ɀ掇下人谋杀了我儿媳呀!”刘氏公公给府衙大人磕头。躘

      夏小霜听着,脊背挺得直直的,没有做过的事,任他再如何诬陷,情绪也波动⻧不ꇗ起来,甚至眉头不曾抬誩一硫下,仿佛那刘氏公公说的旁人。

      힧 府衙大人又一拍桌子,沉声质问,“堂下跪着的夏小丫头,你且抬起头来,说与本官听听,他所言是否句句属实?你昨夜被刘氏请出家门,在路上ᆁ将其杀害?”

      她抬起头,那府衙大人也是一惊,小丫头前些日子已经被关押了一次,没想到却又犯了事,还比上一回严重。

      “大人,他所言半真半假。我确实同刘婶前往她家去,不过半路鿾上掽,我家丫鬟转身发现茅屋被人烧了,我们一行人㞩又赶紧回去釧,结果还是晚了,茅屋被烧没了。

      然后,我告诉刘婶让她另寻名医,她就走淠了。昨夜一整晚,ퟧ我和家仆们睡在外头,今早想去集市上吃早饭,结果半路上就碰到刘婶死在路边的事,我们也很惶恐,毕竟和我们有重大嫌疑。大人,昨夜我家被烧,哪有什么蜣心情给人治病,至于刘婶后来如何死在路边上,我们不知。”

      ƹ揻 府衙大人走到堂下,眯着眼眸听夏小霜说这一长串的解释,同样对此半信半疑。

      “你说你家茅屋莱被烧,何人可以作证?”

      藪“我家仆人。”夏小霜回道ᰖ。

      刘氏公公气急败坏,咻的站起身,对着门外看热闹的群众说,“你家⹈仆人当然可以作证,谁知道你们事先有没有串通好,约好口供?” 鞲

      此话,确实有些道理。

      有个差役躬身对府衙大人说昨夜夏小霜家茅屋确实被人所烧。

      府衙大人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夏小霜,“如얰今,鍠你们双方各执⩞一词,谁真谁臕假脆,难判。騮”

      刘氏公公急了,“啊?大人,您此话何意?”

      差役带着个法医前来验尸,法医在死者脖子下发现明显的刀痕,其他地方没有伤痕。

      结论,死者死于刀伤。

      刀?那一场大火,将她家所有物品尽毁,哪有什么刀可以找出来,查验一番。

      府衙大人也无计可施,只得先将人关押进牢房,再凐做打算。

      刘氏公公倒不依不饶뭨,“大人,我不同意!”

      府衙大人转身一甩袖子錰,狠狠瞪了眼他,“你不同意?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官谈意见?” 쯥 刘氏公公被吓的不敢ᭇ再说话,眼睁睁看着差屁役把夏小霜一家人带下去。

      刘氏公公拖着儿媳妇的尸体回到家后,立刻将人草草下葬。 數

      入夜苚,黑盃衣젰人挟持了勢刘氏儿子,要求刘氏公公亲自杀了自己的儿子,不然就杀了他孙子。

      刘氏公公不得不从,亲手用斧头砍死了儿子,抱着孙子痛哭,一边哭一边说訳,“儿啊,对不起⃧,你死了,咱家还有后,若是孙儿死了,咱家就断楟子绝嚗孙了츘,呜呜呜……不要怪爹,爹很快陪你駇下去作伴。作孽呀,作孽呀,啊哈哈哈。”

      刘氏丈夫惨被杀害,其父畏罪,上吊自杀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府衙大人的耳朵里。

      他有些不敢相信,牢里关㗚押了所谓的嫌疑人,结果第二天他家又死了两人,实在无法解释,“当真?”

      报信的差役点点头䣲,退➨了下去。

      府衙大人陷入了沉思,这样说来,夏小霜一家倒是洗清了嫌疑。

      莫嫫非刘氏也是被公公杀㕟害栽赃给的夏小霜?

      有人给夏小霜送晚饭,饭菜极差,㈦已经馊了还端皫来,明显不把人当人看,一个牢房关押了一家人却只给一碗饭和一碗菜。

      莯 “大人,还有饭菜吗?人多,不够吃啊!”乌梅拿了沾在稻草上的菜饭,祈求差役再多给些饭菜。 裙

      “有就不错了樛,先吃着过了今晚吧,你们估计㧄就能出去了!”

      夏小霜神色一凝,转头看向戴帽焂子的差役,问道,“大人,您说壟我们明日就能出去?”ἄ

      差役楞了一下鬱,说,“刘氏丈夫,公公也死了嗶。据说是她公公洆杀了儿子,又畏罪上的吊。哎,可怜的一家人,还好留个☭小男孩送ڥ给亲戚养了,不然刘姓就后继无人喽!”

      死了?怎么会?쥽

      夏小霜无法相信,早上还要讨个说法㠂的鍼老人家,晚上就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⒂,自己也跟着去了。

      乌梅跟着差役叹了口气,等差役一走俫,就如同忘记了那个悲惨的故事,欢呼着拍手,“太好了,小姐,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去了吧?”

      夏小霜没有说话,去稻草铺的床上察看夏文安。

      自从她遇上这事,夏文安的身体就又不行了,进了牢房,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煵就连㕋方才差役说的那番话,他躺在那里也没有一点反应,像没听到一般。

      他闭着眼睛,仿ࣉ佛睡着了昰,夏小霜用け牢房嬿里的뭏被褥给他盖在身上。

      夏文몛安突然睁开了眼鄜睛,眼神空洞洞的,看着头顶上的砖头,“到底怎么㢸回事呀?”

      他已经知道事情与夏小霜无关了,却也更加对此疑惑。

      夏小霜看到夏鎧文安情绪稳定,心里是很放心的。

      他一激动,身体就承受不住,她就害怕。

      她淡淡的说,“孙女也不知道。쇆”

      僰 何欢盯着墙壁上被人用石子划的痕迹,背对着她。

      “小姐,那一家人实在奇怪,不过,我怎么想都䉎觉得不可能自杀吧。”

      ꅇ是啊,怎么好端端的一家人,都莫名的去死,只剩下一㙍个小男孩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