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qq登录的美女直播

      当然,这么大包的东西是不可能全部带过去的。

      要是被人查了,那就会被一锅端,全部完蛋。

      必须得先藏好一部分,以防万一。

      但要藏在哪呢?

      苏辰一时间有些犯难,因为他在外面没有什么熟人,就算是有熟人,他也不放心把这么多东西都存在人家那里。

      难道要去租房?

      可是租房自己又没什么熟人,反正甭管啥年头,办事没熟人的话,都比较难搞。

      另外还有一个苏辰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有了这几百块,怎么着也得准备开始发财之路,要不然皇城根下的古董可就要被人收走了。

      别人苏辰没什么印象,但对于那位鬼精鬼精的马爷,他可是如雷贯耳。

      因为这位爷太精了,要是再过两年,估计就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捡那些剩下的东西。

      对于租房,位置不能太偏了,要不然每天都不好去上课。

      决定好了之后,在路边随便吃了点东西后,苏辰就背着包去找地方租房。

      现在还不像后世,在网上随便找一下,就能找到租房的信息,而且现在也鲜少有人会登报说要租房这种新闻。

      圆明园东门那边就有几条胡同,而且距离学校也近。

      更主要的是,4年后,《红楼梦》就要在圆明园培训,近水楼台先得月,就算他苏辰出演不了剧中的人物,也不妨碍他对演员有想法。

      想好之后,苏辰就直接背着包直奔过去。

      现在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拆迁建设,很多老胡同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老京味儿,一走进去胡同里,就能感觉到浓浓的烟火气息。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有名的胡同九百九,没名的胡同赛鹅毛。

      这些大大小小的胡同,就像是一条条给京城注入活力的毛细血管一样,很多京城人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这样的胡同里。

      但由于各种原因,房管处就把胡同出租出来,你现在也就只能租,如果要买的话,现在还买不到。

      走进胡同里,浓郁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如同京城的百科全书一样在眼前徐徐展开。

      但苏辰不是来感受这文化气息,而是来租房的。

      正巧看到一个依靠着墙根抽烟的大爷,他急忙上前两步:“大爷,您是住在这的吗?”

      大爷瞬间一乐:“瞧你这问的,我不在这住,我来这点卯吗?我打小就在这长大的,小伙子,怎么着?找人吗?”

      “不是。”

      一听这位大爷是在这长大的,苏辰心里心里一喜,笑着道:“我是清华的学生,想在这租个房住。”

      “清华的学生,你们不是有寝室吗?还跑来外面住,这不白糟俩钱吗?”大爷有些不理解。

      “嘿,主要是我想要潜心写本书,找个安静的地方比较合适。”苏辰随便找了个理由:“大爷您知道这地儿有房子租吗?”

      “要不怎么说我们有缘呢?”大爷站起来,笑呵呵道:“小伙子,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还真知道有地儿住,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那敢情好,麻烦您老人家了。”苏辰客气说着。

      大爷呵呵一笑:“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这些学生可是国家未来的栋梁,走,我带你过去看看。”

      苏辰小心翼翼跟在大爷身后,警惕地左右看。

      毕竟现在是身负巨款,容不得有半点闪失,要不然就出师未捷身先死。

      好在走了没多远,大爷就停下脚步,指着眼前的门:“就是这了,咱们进去看看。”

      边说,他便拿出钥匙打开门。

      敢情这位大爷还管着这房子。

      “好。”

      苏辰跟在大爷身后,迈步走进院子里,院子不大,放着一张石桌子,而且还有一口井,院中的北房是正房,看上去比东西厢房要大,另外还有一间不小的厨房。

      不过能用的家具没几样。

      环境显得封闭而幽静,苏辰特满意。

      就是不知道这价格怎么样。

      大爷问道:“小伙子,怎么样?这房子还行不?”

      “大爷,冒昧问一句,这房子的主人和您是什么关系?”

      这玩意必须得问个清楚,万一自己今天租下来,明天有人把自己赶走,那可就乐子大了。

      “这是我亲侄子的房子。”大爷说道:“来路绝对干净,保证没有任何的问题,隔壁就是圆明园,写书累了,还可以去圆明园转转,多方便,不过也不能干框外的事儿。”

      “这个是自然。”

      这地方离圆明园真的很近,但现在这地方忒荒凉,所以租金也就三瓜两枣的钱。

      两人相互确认身份没问题后,苏辰直接交了一年的租金,本来是想多交几年的,但没那么多钱,现在还是能省就省着点花。

      大爷把钥匙交到苏辰手里:“这钥匙你先管着,回头自个儿换个锁,对了,屋里那些东西要是不能用了,你就丢了它。”

      “好勒。”

      关上门后,苏辰去附近的信托商店买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又另外买了一把锁。

      从今天开始现在开始,他也就是有房一族了,尽管只是租的。

      稍微搞了下卫生,眼看着时间还早,苏辰将那一口袋的电子表藏好,只带着少许十几只出门。

      现在做生意也不可能像后世那样挎着大喇叭喊,只能是偷偷摸摸的,而且招子得放亮点,别招了雷子。

      苏辰揣着十几只手表,来到五道口,这会儿的五道口很荒凉。

      公交车上常听到杨树树枝刮着车顶和车身。

      两排白杨树从成府路东口一直往西延伸到五道口。

      而成府路东口还有食品店、副食店、杂货店、邮局,主要是这地方近,太远的也方便。

      找个地儿猫着,然后眼睛盯着一个个路人,寻找自己的猎物。

      这种电子表,苏辰把销售人群定位在二十到四十之间,要是超过这个年纪,就不合适,说不定遇到个什么处长或者是科长之类的。

      在京城,从楼上抛一块儿砖头下来,倒下的十个人中,得有一两个是各种行业的干部。

      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一个大约年约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蹲在树下抽着烟。

      认真观察了大概一分钟,这男人应该有钱,穿着的确良衬衫,手腕上戴着手表,怎么看都像是有钱人的打扮。

      就是他了。

      苏辰打定主意,迈步朝那男人走去。

      三两步走到这男人身边,先开口:“哥儿们……”

      话还没说完,这男人就呛道:“谁他妈是你哥儿们,你丫谁啊?咱们很熟吗?少攀亲认故的。”

      嘿,我这暴脾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