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车管所

      繁华、绚丽。

      如同梦幻之物,身处在高楼大厦之间,眼中是映射了太阳光的玻璃高墙、巨大广告屏里的吸引眼球的广告图像和台词、川流不息的千奇车辆、形形色色的行人……

      这些,全部在姚瑾玉眼里,都是无数的色块拼凑在一起的。

      她发着呆,站在广场上,任由夏日清晨的阳光照射,任由来来去去的行人投来或欣赏,或怪异的目光。她眼里,是无数交织的色彩。这些色彩在她认知里,太过绚丽,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脑袋发热、发晕,如同处在蒸锅当中,神经持续升温,刺激而煎熬。

      她感到恶心,双腿发软,颤抖着顿了下来,使劲儿眨动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事物。

      渐渐地,她的视线越来越怪异,不能说模糊。她看到,面前的事物分解成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色块,然后一点一点垮塌,如同乐高积木城市的崩塌。

      “美女?美女?”

      她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呼喊声。

      有人在喊我。她想要回答,但灼热的神经压迫她的意识,让她仅仅只能做到开口,而无法吐露词语。

      “美女!”

      “美……女……”

      就连别人的呼叫声,都变得越来越模糊。传进她耳朵里的声音,像是被慢放了,浑厚而喑哑。

      要倒了吧……

      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咚——

      咚——

      咚——

      ……

      忽然,亘古磅礴的钟声在她心中响起,震颤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

      只是瞬间,眼中崩塌的色块开始重铸,耳边万般声音如潮水涌来,脑袋里意识的灼热感迅速降温。

      连续八次钟声,彻底撇去她心中的芜杂,让她镇静下来。

      “美女,你怎么了?能听见我说话吗?”

      她愣愣地抬起头,看着面前一个年轻男人皱着眉在询问自己,旁边还站着其他人,在围观着。

      她连忙站起来,挥手歉意道:

      “我没事我没事,刚才只是走累了,蹲下来歇一会儿。”

      “真的没事吗?我叫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是低血糖吗?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年轻男人又问。

      她笑着微微弯腰。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现在真的没事了。你看我的状态,不是很好吗?”

      “那,好吧。”

      年轻男人心里有些可惜。他看姚瑾玉长得蛮漂亮的,还很有气质,实打实的都市丽人,还想着能不能趁此机会认识一下。

      见着姚瑾玉的确没什么事后,围观的路人也很快散开了。

      姚瑾玉这才松一口气,然后思考刚才心里听到钟声的事。

      那是什么情况?哪儿来的钟声,为什么我听到好,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消失了?

      还有,为什么我心里有种感觉——

      有一个地方,可以帮到我,帮我解决那种出现好多次的奇异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那地方在哪儿呢?她刚升起这个疑惑,不知为何,一个地址,就从心里浮现,在她意识里展现出来——

      南石路188号10栋。

      她心里一惊。为什么会有个地址出现在我脑海里?

      她敢肯定,自己以前从来没去过这个地方。南石路她知道,但188号10栋是什么,她听都没听过。

      为什么突然出现?为什么我会有种去到那个地方,麻烦就会迎刃而解的感觉?

      惊讶,疑惑……情绪迅速在心里酝酿,然后开始改变。

      她渐渐变得有些纠结,想要去脑海里那个地方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

      去吗?还是算了吧……

      算了吗?可是那种感觉……

      万一,真的能帮到我呢?就算不能,就当散散步也行。散散步吧,本来这些天因为身体异常,已经够烦了,散散步也好。

      所以,去吧。去那个地方。

      出门散步,她并没有开自己的车,所以选择坐公交过去。

      18路公交车载着她,晃晃悠悠,朝着南石路去了。

      在南石路最靠近188号的公交车站下站后,她开始寻找,脑海里的10栋。

      一路走过去,看着门牌号。

      13栋,12栋,11栋……她再往下看,惊讶发现,紧接着就是9栋了。

      根本没有所谓的10栋?

      她又倒着走了一遍,发现同样的,9栋过后就是11栋。

      “这是怎么回事?”她皱着眉小声嘀咕。

      疑惑的她,问了问这边的居民,得到的结果却是,这里一直都没有10栋。

      奇怪,真奇怪。明明我脑袋里的地址就是10栋,为什么却没有呢?是我走错了,还是说,这只是我异想天开的错觉?

      她站在街道上,望着11栋和9栋之间的根本无法通人的缝隙,莫名地觉得有冷风从里面吹出来。

      怪怪的。

      算了,还是回去吧。是我失心疯了,还是老老实实去医院吧。

      她转身打算离开,走几步路,下意识回过头。再看去时,她眼眶微微张大,嘴巴本能地打开一条缝。

      为什么10栋又出现了?

      在街道另一边,11栋和9栋之间显而易见地摆着一条巷子,巷子外面挂了个蓝牌,上面写着——

      “南石路199号10栋”。

      蓝牌子的漆脱落了不少,里面生出斑点般的锈迹。而后面的巷子,也像是旅游区的古镇巷子一般,是方形的青褐色石砖铺就的,虽不至于坑坑洼洼,但绝对没有混凝土路平坦。

      一种上个世纪的感觉扑面而来。

      明明从刚才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很诡异;明明面前这条老巷子处处透着不安;明明这摆明了是不同寻常的事;明明她作为一个职场精英,该意识到不对劲。

      但那条巷子看不到的深处却有种致命的魔力,吸引着她的心神。

      让她迈动步伐,走了进去。

      ……

      手工雕刻,是颜承的爱好之一。也是他坚持得很久的一个爱好,从木雕到石雕再到金属雕,以及其他各种小众偏门的雕刻,他都喜欢,比如骨雕、核雕、线雕等等。

      像之前林俊茂的那朵金玫瑰胸花,就是他亲手雕的。他从来不去评什么大师名头,市面上流通过他的雕刻品,但大都没有他的名头,所以雕刻是什么水平,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称号。

      反正,林俊茂以前说,他的妻子看到那朵金玫瑰胸花,一眼就爱上了,毫无防备,迫不及待地戴在自己胸前。

      他拿着一根木头,雕刻着。他这次想雕一个用来摆在茶几上的装饰品,毕竟现在开门做生意了,总得把表面功夫做好,不说什么内涵,样子得好看。

      木屑洒落在雕刻台上。

      卓歌坐在一边的藤椅上,手肘抵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看着颜承认真的样子,眨眨眼。跟颜承住在一起有些时间了,她大体上知道,他是个做一件事非常认真的人,几乎不会分神开小差,最多也就喝个水,上个厕所。

      她总是会想,颜哥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呢?很久以前应该留着影视剧里那样的长发吧,他长发是什么样子呢?

      颜哥脸型很好,留长发应该很好看吧。

      她擅自在脑袋里描绘颜承以前的模样,直到一声敲门声响起,才回过神来。

      “客人来了?”她问。

      颜承点了点头,“招待客人。”

      他放下手头的工作,起身去卫生间洗手。

      卓歌起身走到玄关,打开门,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姚瑾玉,轻声说:

      “欢迎光临,茶会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