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身首异处香消玉殒

      “没错?”梵介见有门,大喜道,“梵都阁下正是恐怖堡工会的分会长,身份尊贵无比。”

      “难道是尸体面容破损太严重,导致身份鉴别失效了?”胡德·亚摩斯喃喃自语,连忙俯身重新对梵都进行全方位鉴别。

      “师兄……”这时,玫瑰之剑悄悄靠近,投过来担心的目光。

      “呵呵,没关系,看热闹就好……”天命索性后退几步,在玫瑰之剑耳边小声笑道,“鸡同鸭讲罢了。”

      胡德·亚摩斯仔细鉴别了好久,也没发现梵都有什么特别的身份,他疑虑道:“请问这位阁下,您刚刚说,您的工会名字叫什么?我没听清。”

      “恐怖堡,”梵介丝毫没有发觉自己有什么不对,自豪道,“一流工会,恐怖堡。”

      见梵介自信的样子,胡德·亚摩斯以目光询问左右,可下属们的反应同样是一头雾水。

      “敢问,是哪位神灵为你们成立工会做的见证?”

      “神灵?”梵介疑虑地反问,“什么神灵?”

      胡德·亚摩斯见梵介的表情,语气有些不善,“没有神灵见证,你们是如何成立工会的?还有,请你说一下,你们的‘工会珍品’是什么?”

      “工会珍品?什么珍品?”梵介连忙做介绍,“我们工会在地球欧盟区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亿信用点,现在已经……”

      梵介说着说着,突然顿住,他吞了口唾沫,意识到了自己错在哪里。

      “我……”

      梵介想解释什么,可认为自己被戏耍的胡德·亚摩斯早已经火冒三丈,大喝道:“来人,将这个敢公然戏弄城市执法者的玩家给我绑了,拘禁三日。”

      “误会,我不是……呜呜呜……”没等梵介说话,便被堵住了嘴巴,只能发出不甘的呜呜声。

      胡德·亚摩斯跟天命告别后,骂骂咧咧地带着梵介离开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

      “我明白了,”看着一些列变故,玫瑰之剑拍手道,“梵都恐怖堡分会长的身份在NPC眼中一文不值。”

      “自然是一文不值,建个聊天大群,就假装自己成立工会了么?”天命失笑道,“进化中,工会可不是这么玩的。”

      别说恐怖堡,就算对于天命来说,想要获得神灵的认可,成立工会也太过遥远了。

      “哦,”玫瑰之剑点了点头,然后兴奋到,“师兄,干掉了梵都那个贱货,要不要去喝一杯庆祝一下?”

      “喝一杯?”

      天命笑了笑,然后在玫瑰之剑期待的眼神中,突然伸出手,准确地掐住了玫瑰之剑的脸蛋,用力向两旁扯去。

      “你就知道玩!!!”

      -1!

      -1!

      -1!

      “啊疼……师兄……你轻点……我疼……”

      伴随着玫瑰之剑的痛呼,一个个1点伤害从她头顶飘起。

      天命掐够了才松手,看着一脸委屈的玫瑰之剑道:“我昨天交给你的玫瑰冥想法,你怎么没练?”

      “你胡说!”玫瑰之剑大怒,“谁说我没练!”

      “你练个屁!”天命训斥道,“练没练我会看不出来?匠玫瑰,你再这么贪玩,我就将你逐出师门。”

      见天命似乎真的生气了,本来就心虚的玫瑰之剑连忙服软:“师兄消消气,我练,回去就练。”

      “这还差不多,”天命神色稍缓,淡淡道,“你去办一件事吧,作为对你懒散的惩罚。”

      “是,请师兄指示!”玫瑰之剑腰板一挺,假装自己很有纪律的样子。

      “红枫城东边的20-25级练级点【人狼森林】中盛产一种药剂配方,叫做【血凝药剂】,你尽快去刷两张配方回来,记住要两张。”

      “是,师兄!”玫瑰之剑立刻领命离去。

      “你怎么不走?”天命看着一脸震惊之色的落樱,奇怪地问。

      “你……”落樱指着天命,难以置信道,“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能无耻到如此地步???”

      “呵呵……”天命笑着摆了摆手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让玫瑰之剑去刷图纸,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今天是他的幸运为0,是不爆东西的。

      接下来,天命回到商会,一眼便看见了虽然神色疲惫,但眼中却满是亢奋之色的颜沉鱼。

      他皱了皱眉头,来到颜沉鱼身边,“沉鱼姐,你多久没休息了?”

      “……”

      “沉鱼姐?”天命提高音量。

      “啊?啊!小天,”颜沉鱼回过神,见到天命后兴奋道,“小天,你知道这一晚时间我赚了多少金币嘛?”

      天命色凝重地猜道:“难道是1金币?”

      颜沉鱼摇头。

      “嘶~”天命震惊道,“难道有2金币那么多?”

      颜沉鱼乐坏了,伸出四根手指,贴在天命耳边悄声道:“是四金币,整整四枚金币。”

      见颜沉鱼的表情,天命不忍心在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摊牌了。

      “沉鱼姐,那你知道,这一晚时间我赚了多少么?”

      面对颜沉鱼好奇的目光,天命没有卖关子,向颜沉鱼发出了交易申请。

      “四……千?”颜沉鱼看着交易框,眼睛都直了。

      足足是她赚的1000倍!

      突然,她露出一丝恍然,脱口而出,“昨天夜里的完美血刃锻造图纸,是你售卖的?”

      “没错,”天命点头道,“这些金币作为你的前期启动资金,短时间内应该是足够了。”

      颜沉鱼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展颜一笑,“呵呵,行,反正多少都是你的钱。”

      听得出颜沉鱼还是受打击了,但天命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沉鱼姐,你先花费100金币在这里开通大型仓库,然后……”天命指着打开的商会界面道,“血兰、止血草这两种物品只要不超过现在价格50%,你有多少收多少。”

      颜沉鱼看着天命特意指出的两物品。

      血兰:最低价格5铜/组,大陆最东方的血图王国特产,税率高达90%。

      止血草:最低价格2铜/组,所有地图都有产出,最低税率为1%。

      颜沉鱼看了许久,犹豫道:“这两种物品的成交量并不高呀,买了砸手里怎么办?”

      “呵呵,沉鱼姐放心,”天命胸有成竹地说,“今日无人问津,明日就会火爆全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