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带三

      三天后, 줸

      巨流岛海域的三名修士似乎发生了分歧。

      红头发的火竹道人因为接到自ᐎ家宗门传讯打算提前返回巨流岛海域,便拉着其他两人一道商量起提前离开之事。

      火胡子不答应,黑袍的炎灰道人却是举双手赞同,理由是他感觉三乌道人有些圤不太对劲。

      三人居住的临时洞府滲内。

      火胡子气得胡⚸子僵直,怒道:“炎灰老儿,我看你是被人杀破了胆!”

      젖一听这话,炎斌灰道읷人顿时就不乐意了,沙哑着声音说:“ꢫ那也比你们无端送了命好。”

      无意间,他罩在身上的뭉黑袍耸动。

      露出了底下满是伤疤的后背,木原乍一眼瞧见也是为之一惊。

      显然,

      炎灰道人是个有故事的人。

      䢾一旁的火竹道人出来劝解道:“此事由我而提,焚水道友既然不欲归去,那便由我与炎灰ﵽ道友二人自羀行离去便可。

      为何无端伤了和气?”

      说て完,他又瞥了木原一眼,问道:“辛道友意下如䭨何?是跟着他火胡子赖在岛上,还是与我二人一并折返回巨流岛海域?”

      木原扫了三人一眼,笑道:“彩粸蛇岛海域闭塞,我此行难得离乡,必然是不愿意过早回去,辛某便在此与两位道友拜别了࢏。”

      言罢,

      一旁的火胡子却是如释重负,暗道:“这辛东方倒是个讲义气的,不像炎灰、火竹二人,与我相交多年,如今却是说走便走。”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

      火胡子鬼头鬼脑地离了洞ꭱ府外远远望了一眼。

      确定了炎䷫灰、火竹二人已趨走픂,且洞府外别无他人之后툽。

       첝火胡子拉着窡木原的手,凑近悄悄说道:“辛道友,我有一桩机缘与道友分享。”

      机缘?

      橱木原内心狂喜,暗道:“还有这等好事?”

      他不愿意跟着其他二人一起离开的原因很简单,纯粹是怕麻烦而已。

      那凖个唤作飾“火竹”的筑基修士接了传讯方才提前返回,便说明他在巨流岛海域遇到了麻烦,木原若是跟着一道回去,免不了要牵扯其中。

      再加上㳢火胡子看着颇为直率,一看便是个好糊弄的修士。

      木原可不愿意离了火胡子,而牵扯到㭵子虚乌有的麻烦当中。

      䡍“哦?”木原假作惊讶,“还请道友细说。”

      火胡子倒是卖了个小关子,先匶是夸赞木原一ꅕ番,说道:“辛道友不与那二人ﱿ一道会去确是精明之举。

      봨 不瞒道友火竹所在的宗门唤作‘巨流堡’,乃是昔日‘巨流上人’传承下来的门派。如今……”

      巨流上人,原先巨流岛海域背后的金丹修士。

      群星海修真界,尤其是南部群星海区域펑,好些个海域都是人族修士带着族人或者门人弟子与妖兽拼杀打下来的疆域。

      小型海域的命名多与当初立下功勋的金丹修士道号一致。

      比如巨流岛海域的巨流上人、七木诸岛海域峷的七木上人、黄仙岛海域的黄仙上人……

      ᭟ 因为岁月流逝,当初开辟海疆的㗥功勋金丹ꏊ绝大部分都已然寿终正寝。

      故有后来者居上。

      烎如木氏一族占了七木诸岛海域,金丹海狸妖霸占了黄仙岛海域,以及火胡子口中的那位“白鸯上人”夺了巨流堡一脉的根基海域。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整个群星海屡见不鲜。膈

      听了火胡子的话,木原当即回答说:“贫道并非是精于世故,只是相较于火竹、炎灰二位道友,倒是焚水道友给我的感ꬦ觉更为亲和。”

      隺 火胡子也是点了点头深表认同о。

      “辛道友可知这三乌商会何以能够昌盛一两百年,而无人敢取他果实?” 썑

      火⥛胡子问道。

      木原摇了摇头,说:“莫非传言是ᢾ真,那三乌商会身后当真有一位金丹期的前辈?”

      火胡子嗤笑,讲道:嶑“辛道友玩笑了,我看这三乌道人双目放光,哪里像是有金丹前辈照拂的模样?”

      “远的不说,便是那蛮道人轻䓅而易举拿下萴那枚龟妖蛋之际,若是三乌商会背后金丹씏前辈撑腰,三乌道人大可以不做这买卖,又何必ꛉ让蛮道人落得个便宜?”

      不论火胡子讲得有无道理,木原反正就连连点头。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对不对,璍而在于火胡子讲不讲那个他口中的机缘。

      火胡子对于木原的态度也是很受用。

      他迟迟不讲口中机缘之事,便是想借着顾左右而言他的机会再仔细瞧瞧木原此人。

      㠦试探的结果很满意,濫火胡子⩇觉得木틨原应当是与自己的同道中人。

      㢂 当即,

      他便脱口说道:“辛道友쁓且附耳过来。”

      뎁木原照做,火胡子씗接着说:“有传闻说,三乌道人信了妖神!”

      妖神?

      木原前鎄身饶是活풯了五百余岁,也没听过这等神祇。

      再者说,修士之中只信自己信大道,哪有信神的?

      ☳ 所以木原听了火胡子的话,连连摆手说道:“焚갳水道友怕是想多了鉕吧?我辈修士怎能不顾道心之坚,而去信什么劳什諱子妖神?

      再者说了焚水道友口中所言妖神是쐔何物,我怎么从未즌听过?”

      火胡子似乎猜到了木原不信自己的话, 㑧

      继续解释道:“辛道友勿要着急,且听我一一说来。”

      “쮲据说万妖海中出了一尊元神ꏋ上真实力通天,可摄人心智,可与人❞福源。妖兽之流都尊其为‘妖神’,大肆雕刻其神像,奉以为至宝,广为流传。濅”

      黎“我人类修士之中不乏有心智动摇之辈,苦于自身无所寸进也因此走上了歪门邪道……”

      木原将火胡子口中的妖神,与之躚前铜龟岛上发现的邪物仔细对比。

      他惊讶地发现,好像火胡子所说的㩹妖神并非䯘虚物。

      而是确有其事。

      木原ഇ不由心中大恸,暗道:“前身这金丹上人当真Ջ水得很,竟然连这么厉害的邪物都不识得。”

      ᠭ 嵮吐槽归吐槽,木原心里头对那所谓的“妖뽣神年”也是提上了心思。

      㦽木原前世便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邪教ῲ之流深恶痛绝。

      既然火胡子提交了三乌岛上ᄃ的辛秘,木原⻟自然不会无卑故打断他的讲话。

      牯他摇了摇头,表现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对着火胡子说道:“焚水道友接着讲,滯大千世酯界无奇不有,我方才也是着相嘡了。”

      火胡㳝子听罢,暗道木原漈心智之坚定。

      当即接着说道擏:“按理讲妖神之流于我等而言乃是祸端,是无论如何也与与机缘二字牵扯不到干系的!”

      “但是……”

      火胡子谈话之际,

      岛外,

      뵦 츿 雷声乍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