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影视费免localhost

      监控室里,姜述侃侃而谈,这涉及到了他的知识领域:

      “催眠程度一共六级。

      第一级,受术者的细微肌肉不受自己控制,例如手指、眼皮;

      第二级,局部肌肉无法控制,例如手臂、大腿;

      第三级,全身肌肉无法控制;

      第四级,记忆丧失、错乱,痛觉触觉消失、紊乱,催眠暗示;

      第五级,正视幻觉,受术者可以看见不存在的事物;

      第六级,负视幻觉或者集体潜意识,受术者看不见某些存在的事物。”

      沃夫听得一愣一愣的。

      “催眠其实很难,不但需要施术者技术高超,更需要受术者本身配合。”他继续解释,“不过即便是双方的全力配合,能够进入第五级催眠的受术者也仅有十分之一左右。”

      “也就是说,这名观众是精挑细选的,绝不是视频里那样随机抽取。”姜述得出结论,“况且现场不过百人,而四位数字的组合有9999种,第一次就随机到观众的概率并不高。这不合常理,但由于狐狸赶时间,只能忽视这一点。这也就有了破绽。”

      “还有呢?”沃夫的眼神很热切,果然专业人士来看就好太多了,至少能看懂狐狸到底在干什么。

      姜述点击继续播放。

      “拿钱!拿钱!拿钱!”

      面对这男人的退缩,围观的人群也开始起哄,他们的脸上映着一模一样的橘红色。

      狐狸轻笑着,他轻轻抓住男人的手,然后和他一起探入火焰之中。

      动作很慢,但是当他们一起取出一捆钞票后,男人的眼中不再只有寂然,而是他的瞳孔被火光映得通红。

      他放肆地笑起来,眼神直直打在火焰之上,然后他疯狂地从火焰中拿出钞票,一捆又一捆,直至堆满了桌子的剩余空间,堆得很高。

      “这一段降噪处理,狐狸说了一句话安抚住男人。”姜述截取这一段,“之后男人才克服恐惧完成‘火中取粟’。”

      “真的?”沃夫狐疑道,狐狸带着全脸面具,他怎么知道狐狸在说话?

      但他没多问什么,只是将片段发给了警署的技术员。

      播放——

      “感谢你们见证这一刻,而作为礼物,这些羽币……”狐狸拆开了这些钞票的束缚带,然后将这些钞票高高抛起,白花花的大面额羽币顿时充斥在这片空间里。

      这也引起了人群的暴动,他们欢呼着抢夺着散落的钞票,直到每一张都有了自己的归宿,而当一切落定,人群稍稍平静后,狐狸已经消失在监控里。

      只有他的一句话被监控截留下来——

      “记着,这是孤城欠你们的,而这,仅仅是偿还的第一笔债务。”

      视频结束,昏暗的监控室陷入平静。

      片刻后,经过降噪处理的视频片段被发到沃夫手上,狐狸果然还说了一句话——

      “想想你的妻子,想想你的女儿,她们很需要这一笔钱不是么?”

      “将简单的奖励反馈机制刻入潜意识,这么做的确能够很好地帮助他克服心理阴影。”姜述点了点头,认可道,“这个男人,因某些原因恐惧火焰,而且最近找过某个心理治疗师。”

      他顿了一顿。

      “狐狸,就是这个治疗师。”

      ——

      F2区,晚上八点半。

      穿过流光溢彩又潮湿微臭的小巷,一个招牌突兀地出现在姜述两人面前。

      “莱恩心理咨询室,你身边的心理咨询专家。”

      沃夫抬起头,瞥了一眼脑袋上的摄像头,拉起风衣的衣领,遮住了半张脸,他没有穿黑色的警察制服,因为他不想打草惊蛇。

      在孤城,除了极少数私人或机密区域,摄像头无处不在,这是一座很难保护隐私的城市。

      跟随指示,两人走上小巷里的外置悬梯,上了二楼,面前是一道半掩着的锈门。

      “人还在。”沃夫轻声说道,然后一马当先走进去。

      首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只有若有若无的昏暗灯光,但是足以让两人看清墙上的各项的荣誉证书。

      “伊甸·莱恩,心理健康推广大使、孤城年度最佳心理咨询师……”姜述念出了这一系列头衔,听起来很厉害,而且镶金的证书看起来也典雅大气,很有含金量,不似作伪。

      “怎么都是三年以前的奖?”姜述微微皱眉,他注意到了一个共同点,而后想起这附近脏乱差的环境,“只用了三年,就混到这地步了?”

      “三年前,莱恩首次提出‘催眠疗法治愈赛博综合征’相关议题,结果实验失败,病人逃离并造成严重后果,他赔光了所有财产,身败名裂,自此消失,一蹶不振。”沃夫念出同事发来的资料。

      “赛博综合征?”而姜述对这个名词产生了兴趣。

      “也叫赛博精神病,有些人痴迷义肢改装技术,改造得太多,就容易得这种病。精神紊乱,性情狂暴,破坏力很强。”沃夫瞥了眼姜述,在孤城里,很少有人不知道这种似人非人的家伙,“所以对付赛博精神病,病状成熟期的就地格杀,成长期的就摘除所有义肢,送往精神病栋管理。”

      “哦。”姜述点点头,然后说了句,“催眠天才,意外跌落神坛,因此仇视孤城,很符合狐狸的人设。”

      “嗯。”沃夫站定在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前,缓缓吐出一口气,侧身推开了门——

      “嘎吱——”

      “你们好。”坐在办公桌上看书的男人莱恩推了推眼睛,“这么晚了,两位想必不是为了心理咨询吧?”

      “的确,我们是来询问一些事情。”沃夫坐到莱恩的面前,又注意到坐在房间角落的一个年轻人,“他是……”

      那个人穿着明黄色的连帽卫衣,背对着他们在面壁。

      “哦,他是我的一个病人,狂躁症。每天面壁放空大脑,有助于恢复平和的心态。”莱恩没有多说。

      “你认识这个人么?”沃夫开门见山,递给他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那个完成“火中取粟”的男人。

      “段谦,一个星期前来找过我。”莱恩瞥了眼照片,站起身来,取一些咖啡粉,侧身问道,“喝点么?我的手艺不错。”

      “谢谢,我晚上不喝咖啡。”沃夫礼貌拒绝。

      “行。”莱恩耸耸肩,“段谦怎么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么?”

      “他和一起银行失窃案有关。”沃夫答道。

      “失窃?不大可能是他干的。”莱恩摇了摇头,“他是个守法好公民,因为不幸才来这里寻求帮助。”

      “一个月前的失火案,他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在面对烈火时,他犹豫了。也是因为犹豫了一下,他的儿子丧生火海。”莱恩已经完成了咖啡液的萃取,正将热水冲入咖啡杯中,“一个月以来,他陷入了自责和恐惧,对火焰的恐惧已经逐渐演化成了对光和热的恐惧,在黑暗环境中应激反应很强烈。”

      “经过我的催眠疗法,他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莱恩微微笑道,取出橱柜里的咖啡拉花杯,“如你所见,我是孤城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像你这么厉害的催眠师……孤城还有多少?”沃夫抬眼盯着他。

      “嗯……”莱恩停手,稍加思索道,“不多了,一只手数得过来,A区的那个小家伙水平还不错,其他的就很一般了。”

      “乒——”角落里的年轻人突然失手碰倒了一个杯子,玻璃杯摔碎在地上,声音清脆响亮。

      “至于催眠,你想试试么?”突然间,莱恩开口说道,他勾勒完咖啡拉花的最后一笔,抬起头面带微笑地盯着沃夫。

      “嗯?”没等沃夫反应过来,他就看见莱恩慢慢将杯子倾斜,倒出咖啡。

      咖啡表面是一个螺旋状的拉花图案,随着莱恩的动作,图案慢慢旋转,然后因倒出杯子而无限拉长,旋转,拉长……

      “现在,睡。”莱恩快速发令,声音急促。

      沃夫的眼皮慢慢合上,身体不自觉前倾。

      “睡尼玛,起来嗨!”这个时候,一直默默划水的姜述突然一巴掌拍在沃夫后脑勺,强制唤醒了沃夫。

      “果然是你,还敢阴我!”沃夫一个哆嗦清醒过来,勃然大怒,暴起上前制服了愣在原地的莱恩,将莱恩和他拷在一起,又把钥匙丢给姜述才放下心来。

      很快,警方就带走了莱恩,他们在咨询室搜到了独属于狐狸的面具,上面遗留的毛发也显示,面具就是莱恩的。

      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了更为惊悚的真相,莱恩在咨询室的暗室里研究如何催眠赛博精神病,至于赛博精神病是哪来的……

      人为制造。

      绑架流浪者,强制大面积改装义肢,人为制造赛博精神病用于研究催眠疗法……

      可以说,莱恩已经疯了,医者不自医,他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执念,走上一条不归路。

      非法手段谋得的羽币也被用了大半,不过财大气粗的荒空集团并不在意,因为这个案子侦破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一切都在这个晚上结束了,劫案在短短两天内破案,沃夫自然是得到了上级的赞赏。

      “哈哈,好小子,真有你的。”沃夫笑着,大手拍在姜述的肩膀上,“多亏了你啊。”

      “嗯,所以我的角色卡?”姜述推开沃夫的手,他怀疑沃夫在报拍头之仇。

      “当然,你的情况我之前就和上面说过了,明天早上八点,B区中央大厦觉醒处,别迟到。”沃夫继续说道,而后话锋一转,“不过,有个条件。”

      “嗯?”

      “警署有三个顾问名额,待遇等同普通警员。”沃夫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狐狸一个人是不能完成劫案的,他还有很多同伙,想抓住这些人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放心,每个月有工资,有这样的诡术案才找你,平时就是个挂名的闲职。”他似乎看出了姜述的不情愿,飞快地补充道。

      “行吧。”姜述勉强答应下来。

      诡术案什么的,应该不会太多……

      吧?

      不过,莱特是不是有些过于安静了?

      他看着被戴上头套押送远去的莱特医生,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但最终,姜述什么也没说,这样的结果足以让所有人满意了。

      ——

      在咨询室及暗室取证的环节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直到警官收队离开,这条小巷才恢复平静。

      小巷对角,一个穿着明黄色卫衣的年轻人目送着警车离开。

      许久,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然后从袖中取出狐狸脸的半脸面具戴上,飞快地消失在黑暗深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