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周而复始

      白川ὡ泉走出刑讯室时,收获ȣ颇丰。

      而且,没有一人死亡。

      这让是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前来帮白川泉打扫收拾残局的口罩男子有些惊讶。

      这小子,难道真是࿞干这行的料……?

      也难怪……

      摘去口罩手套,以及沾上了不好气味痕迹的外衣,白川泉看着口罩箺男子,不由有些羡慕。

      “唉,之前还是没经验。”白川泉叹气,“衣服全弄脏了,应该提前⽁准备一次性雨衣的。”

      灼 口罩男子拿着薄薄几张按着血手印的纸,上面清秀的字体写着几行拷问出的情报,看完不由挥了挥。

      “天赋异禀啊,就这也叫没经验吗,这可比我第一次强太多了……就是,”口색罩男子一밬脸古怪,“你为什么要在每张纸上都按上他们的血手印?”

      “阿这ꇩ,不是签字画押吗?”

      白川泉蓝色眼睛无辜᯶地眨了眨,“潜意识总觉得这样比较完美……每个人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嘛。”

      뎭用着平和的少年嗓音,白川풱泉说出了令刑讯架上失去意识的俘虏也无意춂识身猧体一颤的话˄语。

      ቤ “要是假情报的话……也好按图究责,好去鞭尸啊。”

      微笑着说出这ᦜ样话语的白川泉,迎来了他人诡异的目光。

      “我收回前言。”口罩男子道。

      坟 “你不是天赋异禀,你天生就是干这行的人。”

      “见到现在这䂅场景,没人……不会不服气我的评价的。”

      杀人诛心。

      ——这小子就是天生的恶魔啊!

      口罩男子罕见的,和刑讯架上的俘虏达成了共识。

      㕎 “?”

      白川泉,平静地看着口罩男子。

      “对了,现在几点了?”

      在换衣服时把手机扔在了港口黑手党更衣室隔间里的白川泉,突然问到。

      口ᡰ罩男子从兜里取出手机看了眼,“下午三点。”

      셵“这样吗……前辈,我可以下班了吗?”

      口罩男子不知为何微不可见地抖了下身子。

      该死,是这地下室太冷了吗?

       “不必叫我前辈,我叫铃木大雄,叫我铃木吧。”

      铃木大雄道。

      埶 他可不敢让这个可怕的小子口口声声叫自己前辈。

      不仅铃木大雄自己心虚,更加害怕的是自己某一天会被这小子绑到刑讯咔架上乖巧叫着“前辈”。

      㵷 抚 看着白白净净乖巧斯文的模样,这刑讯卖架上的俘虏可半点没有人样啊。

      连自认“见多识广”的铃丢木大ΐ雄自己看了都发慌。

      “好的,铃⌂木……愓前辈ﰊ。” 敁

      獍 “我现在这个时间点可以直接下班了吗?”白川泉再次问到。

      榓“你先去找大姐吧굓,既然你是大姐特意吩咐要照䷝顾的人。”艣

      铃木大雄貐也不想纠正白川泉,确切而塾言,不敢。

      攄他只是板着脸,面无表情:“这里交给我收拾吧,你去找大姐。”

      ҆

      “好的。谢谢铃木前辈!”

      白川泉不掩心情愉快,轻快地走出了륤刑讯层,将第一次见面的前辈扔在了身后。

      “先去看看存款还有多少……再去找找䟯有没有老师的消息吧……”

      ح 白川泉嘀嘀녇咕咕ꠌ。

      原谅他,养老师养到濒临破产后,白川泉现在极度怀疑自己这具身体如今拥有的⊗钱财数目是否也是个赤贫数。

      生活艰苦,贫穷落泪。䲁

      “大姐不在吗?”

      贈 “嗯,”据守仱办公室的黑西装成员点点头,“你꧹是泉癤吧,大姐走之前说了让你早点回家休息,明早再来办公室见她。”푞

      “诶,这样吗?”

      白川泉愣了下,很快笑了起来:“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告知。”

      并非白川泉的错觉,섴尾崎红叶的确对他,有着他人所没有的照料。

      白川泉打翻了自己原先的揣测,他不认为自己这张脸有这么大的威力。

      ∯但也不打算深究擣。

      真相如何,白川泉拭目以待。

      说起来……他是不是还有个灭口的任务莯来着?

      白川泉走出港口黑手党附近的大୶楼出口,换下黑色西装换回休闲服的少年沿着海边的护栏,边走边思索道。

      “老师,应该找回记忆了吧……系统给我准备的,可是无人的空住宅啊。”

      读隐隐约约在঱前面看到一抹白色,白川泉慢慢向前走着,看见了眼熟的身影。

      关键词:眼熟,一面之缘,白色。

      笞 퉩白川泉停住了脚步。

      开始怀疑人生。

      “我是不是……覙真的很倒霉?”

      可怜的港口黑手党底层成员,看见了那个身影转头投来囅的䷔目光,脚步,不由后退了半步。

      뢑“您……好?”

      ᦅ小心翼翼的胆怯。

      “……是你啊。”

      白色长发蓬松披在脑后的青年微笑道,注视着身前少年紧绷的身体。

      “你害怕我吗?”

      白川泉ヒ如实点点头。

      솦 瘆 “我知道您是很厉害棴的人……”

      能让港口黑手党高层都觉得危险的人物,这么想都不简单。

      “别担心,你对我没有用处。”

      白发青年轻声细语道,漫不经心:“你是个普通人吧。”

      “相对于异能力者,是的伮。”

      白川泉谨慎点头。

      ꥀ “真是大쓻胆呢,我很喜欢你的眼睛。”白发青年勾唇,慢悠悠地说道。

      白川泉眨了眨眼。

      “您要挖走我的眼睛吗?”

      ——如白发青年“大胆”芦评价的话语。

      白发青年垂眼,“你是真的不害怕我吗?”

      “你很有意思。ꀵ”白发青年道,“岁我第一믱次见到⏧你这样有趣的人。”

      “比那溙些人……有趣协多了。ℍ”

      白川泉不知道白发青年口中的“那些人”都是哪些,他只是安静地等待在原地。

      “唉,你看这个城市,”白发青年道,“可真是无聊。”

      “什么才是能真正让我觉得美的东西呢……”

      在临海的퍀海风中伸出手,穿着白色外衣黑色紧袖的青年张开五指,唇角平静地开口。

      蓬松的白发长至背后,像是乖顺的玩偶一动不动,在风里微微动叏着。

      白发的青年松开手,将手递到白川泉面前,亮红色的眼眸微微半阖着。

      鹛白川泉伸出手,接住万了对方松开的手中落下的小东西。 멡

      冰凉硬质的触感。

      尚未来得及看是什么东西,白川泉就听见眼前转过身的白发青年用微笑的声音道:

      “脆弱的生命,可不要死了。”

      “我大概会可惜吧,漂亮的蓝宝石。”

      “再会書吧,如果还能再见的话。”

      “这也许是你唯一一次与我这么相近的时刻了。”

      “难得的乐子。”

      ֊ ﮌ 白发青年步伐看不出紧迫,却很快消失在白川泉面前。

      ——就如肐同上次在珠宝店那次一样。

      白川泉低下头,看着手中那个硬质的小东西。

      一颗漂亮的,蓝色宝石。 騶

      㭖上等的质感焕发着水润感。

      졭 仿佛折射着峍光线。

      “这……就是你对我印象吗。”

      人已走远,白川泉也不再使用敬称,低头喃喃着。

      他抬起头,继灟续向前走着。

      钻石,是需要打磨的模因品。

      价值来自人类的赋予。

      宝▣石洗去尘渍,本身……就有着豁人心魄的䆟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