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的欲望事

      后面几天林千夜又去了游天山两次볗,分别是在石澜和张水上场比斗的时候。

      石澜虽然在观壁的时候领悟的是极气,但是修为却差了点,如今才是红尘第八层中期,而她的对手却是꺬红尘第九层巅峰,石澜不出意外的输了。

      张水的运气就比较好了,他自身领悟上气,红尘㻏第八层巅峰的修为,朁他的对手则是领悟的中气,第八层初期。

      于是张水很轻松的胜出了。

      这次入门大比,林千夜心中大概也有莏数了。

      数千人参加,其中有近千人都有第九层的修为,有数百人是第九层巅峰,即红尘境巅峰。

      第一轮比试过后,之后的比试就枦快多了。

      끜 此时距大比开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林千夜已经上场了五次,都毫无意外的胜了。

      现在还未被淘汰的参赛者只有数十人了。

      张水在连胜三场之后,第四场时败了。 跭

      林千夜再一次上场击败了对手,目前都是凭转瞬十万八千里遁这门身法的速度取胜,还未用到剑法。

      ሖ场中局势也越发明显了。

      未被淘汰的有林千夜在内的九个源气领悟者,和十Ɍ一匹在数千人里杀出重围的黑马,毫无意外,都是极气领ແ悟者。

      下一次抽签芑就是决出前十了。

      那些之前被淘汰的弟子们此刻比之前自己上场时更激动,即将看到前十的高手对决了。

      “不错不错。”三长老抚须笑道。

      “下面抽签,就是决出前十了,大家有什么手段可尽情施展,一方些强大的招式在无意间要重伤ꂷ对手的时候,充当裁判的执事会出手拦下ఫ的。”说完之后,三长老取出二十枚木牌,打乱顺序之后,分别到了林千夜他们的手中。

      嗯?,林千夜翻过木牌,上面的数字是六。

      “千夜大哥,加油。”石澜挥了挥粉拳,说道。

      “猜到林兄应当早有准备,但不可掉以轻巁心啊。”张水也说道。

      “我会小心的,你们不쮊要担心貲。”林千夜认真道。

      为了方便让被淘汰的弟子完整的看到靰每一场,在此时场地足够的情况下,三长老还是一场一场的进行,并由他来充当每一场的裁判。

      “下面,请拿到一号木牌的两位选手上台。”三长老动用了修为,这道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

      娓突然,人群中传来一片䛷嘘声。

      原来第一场对决的二人之一就是负原。

      他的对手是那十一人之一。ꪔ

      林千夜也在打量着这个之后可能会遇上的对手。

      只见他穿着黑衣,手中拿着一柄长刀,面无表情,眼⻈神里有一丝桀骜。

      霿摗“在下李朗,请负兄赐教。”负原的对手说倃道。

      负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李朗有点恼怒,就算你是感悟的源气,如此不把人放在眼里,未免也太嚣张了,就让我来试试你有几斤几两吧。 湬

      突然,蒻李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负原攻去,两人都只是在进行初步的试探。

      一会儿试探结束,李⵵朗身上泛起一阵土黄色的光芒,黄光之后身上多了一重由灵气幻化而成的土黄色铠甲。

      极气,已经很接近源气,有源气的一丝性质了。

      而这具灵气铠甲的出现可以看出,李朗感䂦悟的极气与源气土之厚绝城有关。

      李朗再次一拳攻去,空气中传来븪音爆,加持了极气之后的李朗,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徫负原一刀斩出,刀气纵横。

      碰!

      李朗的拳头与负原的刀气撞在了一起。

      刀气消散了,而李朗身上的灵气铠甲也暗淡了一分。

      负原手中出现淡蓝色的光,是源气水之万物霜。

      擂台附近的空气温度在迅速下降。

      空中由水气凝成的数十道冰箭在负原挥手之下向李朗攻去。

      李朗钀飞速躲避,可还是有十余道冰箭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如一招定胜负吧,我或许赢不了你,但想试试你的全部实力。”李朗道쯀。

      负原抬头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随意。

      李朗深吸了一口气牆,体内灵气源源不断的侵泄出来⪃,他做了一个出拳的动作,他身后是一道由灵气凝聚而成的巨大拳头。

       “我这一个月来只修炼了一部拳法,小心了。”

      李朗话音落下,随之一魈拳击䫒出。

      负原眼中闪过一ॕ丝兴诣奋的神色,只见他不慌不忙将手中长刀横在身前。

      下一刻,长刀出鞘皆了。 肓

      横刀式!

      一道比之前强出十倍的刀气迎向了那道巨大拳印。

      轰掉!,擂台周围的人被外泄的昶灵气逼得纷纷退后了几步。

      场中负原依旧䝗站在原地,而李朗倒在地上,身上的灵气铠⥍甲已经碎去,胸턪前多出了一道巨大刀伤,不过﹦只伤及了表皮。

      “李某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说完,李朗就跳下了擂台,疗伤去了。

      三长老点了点头,道,“第一场,负原胜。”

      聟“现在领到二号木牌的两位弟子上台。”ꗖ三长老继续说道。

      第二场比试的爛人,是十一人中的两个。

      两人修为相差仿佛,最终,其中一人凭借精湛的剑法取胜。

      之后又是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

      有意思的是第三场又是一名源气感悟者之一对上了十一人中的极气感悟者,但结果却뒣出乎意料,竟然是感悟极气檉的那名弟子赢了。

      林千夜也知道了比祐斗双方的身份,感悟极气的是一名来自赤明神将府的少年,而感悟源气却败的一方则是镇南神将的义子,岳河。

      肅 而第五场是两名感悟了源气的天才之间的战斗。

      离火神将毘之女周轻语粩对南国第十三皇女南柚。 

      整个广场的气氛顿䥩时热烈了起来,擂台上对决的两个人都是姿色不俗⎽,一人ᮽ身材高挑,神色清冷,一人稚气未脱,玲珑可爱。

      唔,林千夜了然。

      原来那个离火神将之女周轻语就是观壁之前与林千夜三人同住一院的那个清冷少女。

      擂台上的两人似乎还是旧识。

      也是,毕竟一人是神将之女,一人是南国皇室中人。

      最后是周轻语赢了一招搊,双方都有点力竭。

      “现在进行第六场,请拿到ퟃ六号木牌的两位弟子登台。”三长老道。

      “千夜大哥。”准石澜面带笑意,向林千夜举了举小拳头。 Ṹ

      林千夜回以一笑。  蘸

      林天千夜看着眼前的对手,只见他穿着一袭朴素灰衣隆,面容清秀。

      林千夜还察觉到他眼里时刻都有着的一抹沉重,似乎是在担心着某事。

      “张轩㤜,来自旁边的千乐府域。”张轩看着林千夜道。

      “մ林千夜。”林千夜淡淡道。

      十强之争,并不像之前那样轻松,可以凭修为凭速度凭灵气的质量取胜,而是需要一定的实力。

      林千夜这次登台就带上了他自己所做的那柄木剑。 

      “刀剑无眼,林兄小心了。”张轩䠊道。

      锵,张轩拔出了手中的剑。

      榺 喝,短短几个瞬间,两人已经交手了数十次。

      擂台周围的空气在一点点的上升。

      嗯?,林千夜看着张轩,藮他쩄知道他感悟的源气是什么了。

      火之陷天焰!

      随着空气的温度越来越高,林千夜猜测张轩要出全力了,多半会与这上升的温度有关。

      突然,张轩闭上了双眼,这四周的温度陡然再上升了一个层次。

      “玄火剑웪法,烈焰焚天。”张轩一声轻喝,手中挽出了一个剑花,四周炙热的温度都悉数归入了剑中,然后一剑向林千夜刺去制。

      林千夜身神色凝重,这一剑的强度已经超出红尘境了。

      不过林千夜穉也早有准备。

      天澜三剑,第一剑。

      从一上台开始林千夜就在蓄势,此刻四面八方的灵气源쨵源不断的汇入到林千夜的剑尖。

      一剑出,惊줪鸿!

      轰,擂台上传来巨벚大的声响,其中似有铘一道明亮光线闪ᙘ过。

      场中再恢复平静之后,两人都站在原地,都分毫未伤。

      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张轩明白自己输㋑了。

      ᔤ在两道剑气消散的时候,还有一到明亮的剑光闪过。

      崤 那道䟦剑光赫然是天澜三剑中的沉影,之前一直隐于虚空之中,在刚才张轩还未反应过来时,斩落了他一缕发梢,若是生死相博,那发梢就要换成头颅了。

      “我输了。”张轩道。

      “承让。”林千夜道。

      “第六场,林千夜胜。”三长老全程都看得分明,看向林千夜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赞赏。

      “下面进行第七场…”

      ……

      随着뢽时间的推移,大比十强之战已经结束了。

      晋级十强的人分别是,来自海角城的少年,负原。离火神将之女,周轻语。附近苏家的大小姐,苏绿儿。南国九皇子,南云뗣。万寿山这一代年轻人中被寄予厚望的谢山春,以及林千痁夜。 䘭

      还有四位感悟极气的弟子,赤明神将府的叶三思,贾䛖俊杰,胡一铭,以及吕行舟。

      九位源气感悟者最终只有六人晋级十强,其中还有两场,是源气感悟者对源气感悟者,林千夜猜测这或许是抽签时有意为之的,目的是多给后面的弟子一些机会。

      “好了,入门大比到此就告一彥段落了,뇧两天后再到此地进行十强的排序之战,以及发放十强的奖励。”主持本次入门大比的三长老道。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

      广场上的人潮慢慢退去,众人都期待着两天后的十强排位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