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内七海

      复行数十里,阴气滚滚,何清便来到了一处乱葬岗塤。

      쒓乱葬岗૰中无数游砊魂浮现,黑色幽影古遍布馩天空。

      何清刚一到,游魂便嗅到了生人的踪迹,如潮水般朝着何清涌来。

      这些游魂不໾过凡魂崬而已,面对这些游魂,何清祭出白骨魔甈瓶。

      쭚 魔瓶飞肏舞到空ज中,无数游뤁魂便仿佛受到什么拉扯似的,全部哀嚎着被吸入白骨魔瓶之中。

      魔瓶中黑光涌动,不一会䇒儿,里面便再也不见任何生息。

      熖“也不知那些鬼㈵修都位于何处。”何清看着四方都是一模一样的情景뗙,不由得头痛。駡

      他这ꎖ次来可不只是섟为了这댾些普通뚪的游魂,而是为了收集一些鬼修。

      继续向前鶟行进,中途不䙺断有游魂袭눫来,都被何清轻而易举的收进魔瓶之中。

      一颗巨大的黑树旁,何清看着手中的白骨魔瓶。

      ꣅ 其ⷽ中的惊神荡魄Ⲛ神光还未炼成,还需꓏要几个质量更高的魂魄。

      而在前方,而矗立着一个฀宫殿,퀇在宫殿门口上挂着郡守府的牌子。

      “鿔鬼郡守,想必应该是鬼修了。”何清暗忖。

      何清祭出白憩骨魔瓶,其中几道黑光射出,直接将宫殿的一侧轰塌,这些坍塌的地方便化作道道黑气飘散。

      这宫殿是由鬼묈气组成。

      在宫殿坍塌的瞬间,从其中涌出无数的초游魂,在游魂中间,有一台轿子被几胾个人鶪抬了出来쨔。

      㕷 “来者何人,竟敢来此放肆。”从轿子中괻传䓄出一道话语。

      “竟是鬼修,真是可喜可贺。롌”听到里面传出的话语,何清哈哈一笑。

      “区区一个炼气一层的修士也敢来此放肆。”轿子中走出一个身穿黑色官袍的中年人出来。

      瞡 那中年人看着何清,满脸的不屑。

      “炼气一层,炼了你这小鬼算是够了。”何清轻声说道。

      无论是白骨魔瓶还是太上龙虎镇ﲼ劫쥈神箓都是这些鬼物弟的克星,可笑此鬼还大言不惭。

      ⽙“来貄人,给本官拿ﯸ下此人。”鬼郡守大手一挥,顿裇时无数游魂便涌了上来。

      白骨魔瓶也随之飞出,那些游魂只得惨叫着被白骨魔瓶炼化。

      “纵然是白骨道观之锫人,今天也得留在此地。”鬼郡守面㏼色不改,化作一个青面獠牙之鬼袭击了上来。佟

      此鬼应该有炼气五层的实力,面对着未练就惊神Ꝛ荡魄퉜神光的何清⥌可以说是能够稳操胜券了。

      “只是惚你这假郡守虺,又怎能明白有时候权势更胜修为。굱”何清喃喃道。

      神魂中太上龙虎镇劫神箓光芒大作,紫光射出,其中生出若有若无的龙吟虎啸。

      鬼郡٧守在此光之下,哀嚎连连,无法反抗。

      最终킡只得被白χ骨魔瓶吸入,魔瓶初时还在空中颤抖连连,一刻钟后,便再无声响。

      而獊此时,其中一道黑光正四处游蹿着。

      “这便是惊神荡魄神光ᛗ了。”何清看着魔瓶中的神光,微微一笑。

      练䕖就神光后,在黑树林的外蝀围鋑更홏是没有鬼物겎能够抵挡住何清。 軇

      随着白閧骨魔瓶吸入的鬼物越多,其上也渐渐浮现出些许花纹。 ㊒ 掊

      而且何清的修为也更进一步,白骨魔瓶在吸入鬼物之后,也会反馈一些法力回来。㉓

      三天之后,何清从黑树林走了出来,괩重新看到这副灰色的꿿天空ꂿ还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短短三天,緹何清便已经炼气䦨二层。

      如若不是吃食耗完,何清还不愿意返回。⭚

      “这白骨魔瓶不愧是白骨道书的核心神⽒通,可位列四品。恐怕除了我,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在炼气便鹂成就此神通吧。”

      神通九品,以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在回到宗门的路上,何清忽然感到一股窥视感,他回头望皕去,一个人影便守在骨山的入口。

      来者不发一宩语,一후道白骨爪浮现,直奔何퐣清胸口而来。

      何清祭出櫓白骨魔瓶,惊神荡魄神光射出,白骨扟爪顷刻化解絮,未毕,神光还射向빟那人。

      那旳人神色一惊,全身法力催动,身上所穿长袍被直븰接鼓起,才堪堪挡住옿神光。

      “你竟然练就了白骨魔瓶。”常胜满脸震惊。

      刾 四品神通,就连罡煞境也不一定能够炼꥗成,此人不过炼气境,尽管练就的不过是白骨魔瓶的简化版,⎦但也湸足够惊人。꺕

      “幸ᄉ好有人告诉我你的去向,否则迟上几天胜负槨便不知分晓了。”常胜满脸冷笑的看向何清廾。 폟 篍 푼 何清脸色一冷,“端木希月,你真是找死。”

      无疑,那天何뽲清的踪迹唯有端木希月最为清楚。

      “常师兄,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必来找我麻烦呢。”

      “哈哈,无冤无콠仇。我奈何不了那个biao子,只好杀了你,给我哥哥祭天。”常胜一听到何清的话,满ꯢ目狰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