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章

      猪白食费揌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附近都给掏空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宝藏之类的东西。

      整个人垂头丧气,无精打采,一时之间颓废了起来。

      猪白食在心里默默的安蜟慰自己,然后勉强打起精神,好好的观察起五指山来。

      壁立千仞的山峰,简䈴直高耸到天上去厧了,从脚到顶,全是苍黑的岩石。有些地方,非常突出,好像就要崩塌下来一样,有蓡些地方,又凹了进去,如同里面有很深的岩洞似的。岩石上下的缝隙里,到处长着枝桠弯曲的野草杂木,看起来极像巨人身上长㈘的粗毛一样。再涂上一层薄薄的苍茫暮色,抹起向晚的阴影,显得格外的凶残吓郀人。

      莫非自己还有什么遗漏,忽视了什么重要的细节。꩙

      猪白食想起来前世有名的经典语录:“细节决定成败。”ㅖ

      㞸 猪白食火急火燎的又把整个五指山翻ஶ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事物。

      有一种自己的猪脑袋冒星星的感觉!

       既来之则安之,猪白食开始认真思考起怎么在异世大陆生撆活。毕竟穿越到异͊世大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自己只是有一点点悲惨而已,穿越到这么一头血脉低下,天赋极差的猪身上!

      猪白食整个人开始好好的调整状态㪠,准备迎接新的旅途。剨

      只见猪蔭白食满脸坚定地道:“自己现在虽然法力低微,血脉神通也没有觉醒,但是也算是妖族小小的一员了。妖丹期的小妖,已经可以御空飞行了。”

      뢩 “嗖”的一下,猪白食运转体内法力来到了半空之中。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御空飞行。

      由于是第一次御空飞行,猪白食还是小心翼翼的运转法力䲜,慢慢的朝着远方飞去。

      心里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掌控法力不到位,从半空中摔下去,那就太傻逼了!

      猪白食的猪脑袋还是冒起了细微的汗水!

      呼꿫呼的风声从身体两边刮过,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惊胆战。

      韵 然后又忍不住朝下望去,满目青翠,碧绿晶莹的野花,遍┈布在周围,形成一道美丽动人的风景。

      所谓御空飞行,游目骋怀,这等以前在想象觟中才可能出现的ᯩ画面,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갭了。

      猪白食像一个孩子一样在空中춂自由翱翔。詏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有时候还做几个塺像耍酷卖萌的动作和姿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쇇猪白食的飞行技巧也䝌越来越熟练。

      猪白食还运用法力凝聚起各种状态的兵器,잰熟练的操作起来。对法力的理解运用也非常娴熟。

      能把法力凝聚的兵器做到快,准,狠。

      ރ接下来㟼又开始练习了一些适合战斗的各种小神通。直到体崳内法力快掏空见底才停了下来。

      猪ꂋ白食就回到了洞府,认真思考起以后该怎么在异世大陆生存。

      想了一会儿就开始打坐修炼起自己家传的水元功起来。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年的时间悄然流逝。

      荆突然一个陌生的人闯入了猪白食的世界궙里。

      “有人吗?”

      一声呼喊从猪白食的洞府外面传来。

      随即猪白食起身离开自己打坐修炼的凳子,来到了洞府外面。

      䆖只见一个大概냵六十岁左ꔆ右的老头儿站在那里。

      㩙 猪白食认真的打量起,自己来到ꮄ这个世界里遇见的第一个人。

      他那瘦小的脸盘在一大堆铁灰色的头发覆盖下一点儿也看ᛈ不见了。这头铁灰色头发笔立直竖,一绺绺乱蓬蓬地倒垂下来,这使小老头儿活像一爐只凤头山鸡,尤其惊人地相似的是,在一大堆深灰色乱头发的ꇓ覆盖下,只能看见尖鼻子和一双滴溜圆的黄眼睛。

      “不知道这位道兄有什么事情吗?”猪白食语气平和地率先发问道。

      “冒昧打扰道兄修炼了,我是新来居住在这附近ﳾ,花果山的鸡山福。”老头儿ⶩ语气非常诚恳地回答道。

      猪白食的心里顿时翻江倒海起来:“花果山?自己ᔂ这里嚄是五指山?这是巧合吗?”

      收拾起自己内心뾖深处的想法!

      猪白食称兄道弟略显敬仰地㥸抱拳道:“哦!原来是鸡山福老哥呀!幸会了!”

      “老弟你也太엞客ሤ气了吧!还不知最道怎么称呼老㓨弟你呀?”鸡山福⑜老哥满脸笑容地说道。

      “在下五指山猪白食。”猪白食非常认真鱪,昂头挺胸地回答道。同时心里暗自神伤,我这名字取得也太妙了吧棃!给人介绍的时候是一大特色。 붟

      “原来是五指山的猪白食雙老弟諝呀!老弟的本体莫非是一只白땉猪?”鸡山福一脸吃惊的表情转瞬即逝,整个人有一点点尴尬的问道。

      同时心里暗想:“这父母也太坑孩子了꤅吧!造孽啊!”

      本来뜸是一头猪就让人挺瞧不起了的,还起了个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名字来,这头白猪以后还有活路吗……

      “鸡山福老哥真是慧眼识人啊!老弟我本体正是苊一头小白猪。ณ”猪白食神情庄重,非常大气,坦然自若的认真回答㳂道。

      䡤  셮 “我됄观猪老弟是面目清秀,白白净茻净,一表人才,风度ᾟ翩翩。将来肯定很讨女人喜欢,说不定还妻妾成群,儿女众多。不像老哥我,修炼了将近千年,至今也没有个双修道侣,这辈子怕是娶不到老婆了,谁会看上我这么个糟老头子啊ῧ!”鸡山福满脸沧桑无奈地说道。

      쵋 “老哥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我看你是有大福相之人,将来说不定能娶到美娇妻,还能儿ằ女双全,幸謝福美满。”猪白食眼睛都不眨一下,态度非常友好빨的说道。

      其实自己心里的想法是:“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要是能娶到老婆,我这猪眼睛给你扣下来拿去喂Ⴗ狗吃。”

      鸡山福满脸憧憬,还有点怀疑的说道:“猪老弟你这话拓,真是说到我的心坎里面去了呀!老哥我可是要当Ǫ真了哦,要是娶不到老婆,猪老弟要给我介绍一⬑下你们氏族的貌ᱭ美女子吗垑?”

      굂 “老弟给坺你介绍氏族貌美女子是无能为力了,我现在是举目无亲,早就쒴已经脱离了氏族。”猪白食想訟了想还是回答道。

      “原来猪老弟是这么个情况,我看老弟这么年轻就修炼到妖丹뼨期化形成人,一定也是血脉⛘尊贵,天赋异禀之人吧?”鸡山福眯眼道。

      血脉尊贵,天赋异禀这老头坏死了,也不知道肚嘼子里劵打的什么主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