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丫头我会轻一点的

      谢谢20〈181114094014449的推荐票。

      谢谢浅笑依旧甜青貂龍的推荐票。

      谢谢非说熡一话九鋆的推荐票。

      谢谢叶青依的推荐票。

       蚠 谢谢惠雨的推荐票。

      有空的可以发发书评,我都会看,都뙅会回的。

      卟回到天师府中的叶法善,也是立刻㺷就召来了浑忤天监的几个知事。

      之前掌管历法的浑天监藑,上下充斥着的都⟪是“观天宫”的人。 逡

      也是因为浑天监隶属于礼部平时却没什么事,所以“观天宫”的道士才如此光明正大的吃空饷。

      但神龙政变后,就被太平公主和叶法善给一锅端了,全鎐给换成了梅花内卫的人,例如戴斺笠就一直挂觰职在浑天监。

      但后来发现尽管平时没什么事,但真的有点事却是需要非常专业的能力。 䏔 똒 盥梅花内卫这些人追踪抓捕,刑讯逼供都鬱是好手,但让他们推算天文毮历法就真的是要了他们的命了。

      幸好后来叶法善开始整肃道门,逐渐吸纳了一些道门的人才,浑天监的运作才算是重新正常起来。

      这几个知事也都已经陆续换成了正宗的道士。

       所以即使这几年叶法善不在京,浑天监也没出过什么大差错。

      听完这几位知事的介绍,叶法善朌也算是基本了解了这个流程。

      总的来说,整个流程下来跟浑天监关系不萨大,基本都是韗由礼部负责,按《礼记》所规定的流程一駭样样做下去就好。

      原本浑天监只需要确定一个下葬的吉时吉日即可,这也就是之前苏颋追问的事⧨。왅

      但因为李唐以道教立国,所以现在每逢皇帝大行,“观天宫”都会代表道门举行为期一个月的斋醮仪式。

      ť

      훺现在这个差事自然也就落在了浑天监的身上。

      了解完流程之后,叶法善也是马上吩咐了起来:

      “斋醮的日子就定于下月初一,地点就定在景龙观吧,你们跟礼部说一声就好邾。至于下葬入陵之事,我推算好会亲自知会礼部的!”

      这种大型斋醮尽管繁琐,但景龙饞观内东西却都是现成的,时间定下来,提前布譁置一下也不会大错。

      原本推算吉时的时间,叶法善也可以交给那几个知事。

      但叶法善也是感念李旦的一片仁心,所以决定自己亲自动手推算。

      题外话율开始。

      麶 我查遍汉代开始中国的丧葬礼仪췃,特别是君王的。

      都是严格按照《礼记̩》中记载的步骤来的,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异,但总体区别不大。

      直到元代少数民族统治华夏。

      ㊮ 元代统治者ꌋ宠信僧道,对儒家经典《礼记》䝸不屑一顾暛,所以在丧葬硫中加入了很多宗教的部分。ꯓ

      之后的明代,清代直到现代,和尚和道士才逐渐融入丧葬的仪式中,成为了貘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其实,唐代的时候尽管道教是国教,但丧葬的仪式依然是跟道士ꙝ和僧ឪ尼都没什么关系的。 獸

      纵然是推算吉时那也是浑天监或者太史局的事情。

      当然道门中这些斋醮仪式,在唐朝螺时因为皇帝的偏爱,而跟丧葬鱆仪式配合,那也是有可能的。

      﨔毕竟这些斋醮仪式本身用途就很广泛,祛邪、祈福、贺喜等各种功能都有。

      但我仔细查了很多资料,都没相关的记载。

      而ࡩ按《礼记》相关的记载来写就实在是太无趣了,所以我就把斋醮仪式加了进去,纯是小说需要。

      言归正쮽传。

      几袦个짵知事各自领了差事之后也就离䖆开了。

      而叶㑿法善则开始沐浴캅更衣焚香。 Ἆ

      但到了最佢后一步的占卜推算时,叶法善却发现心神纷乱怎么都静不下心。

      强行起卦,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并不理想。 䌩

      但就在叶法善准备先好好休息一下,再뇑重新起卦时。

      却是忽然心神一动,想到了自家的地牢里好像还关着两个“专业人士”呢!都ᱣ好几天没去看他们了! 컍 叶ݔ法善信步来到地牢门口时,正好赶上一脸忧虑和疑㝆惑的毛人凤、郑介民拿着食盒从地牢里出来。

      袁天罡和李淳风因为丹田被废,道法全失,所以已经是无法辟谷了。

      又因为叶法善有严令不准他人接触,所以日常的送饭都是由毛人凤和婩郑介民亲自在负责。

      两人看到叶法善时也是一嫞脸慌张的뇮行礼,叶法善马上就䍫看出了异常:

      “髞你们跟他峵们说话了?!”

      这两人也펳是直接被叶法善一句话吓瘫在了地上。

      蜄 梅花内卫凧一直以来的规矩,但凡抗命,格杀勿论!

      最后还是毛人凤战战兢兢的说到: 㱾

      毌“天师饶命!是他们二人每次都要与我们算卦,我们ʁ不理他们,他们兀自说个不休。今日才不小心跟他们聊了几句!天师饶命啊!”

      ԃ 毛人凤解释完之后,两人也是连连磕头求饶。

      叶法善大羔致也已经猜到了,첅现在袁天罡和李淳风也就只能靠这点东西欺神弄鬼了。

      “起来吧,这两人的身뎥份你们也知道。秺当年太宗陛下如此雄才伟略都能被他们竨诓骗了去,更何况是你们!命理之说如果真的准,他们怎么就不帮你们算算今天你们会撞到我呢?!”

      听叶法善没怪罪他们的意思,这两人也是终于爬起了身,暗舒了口气。

      “你们去找几个跟外间没什么瓜葛6的耳聋口哑不识字之奔人,以后这送饭的쳉活就ﺳ交给他们吧!然后自己去戴笠那边领罚吧。”

      尽管叶法善没重责他们的意思,但还是决定换几个人,以绝后患。

      䕥两人退下之后,叶法善也是缓步进了地牢。 

      袁天罡和李淳风,像鰳是猜到叶法善会来一样。头㻄也不抬,依旧是面对面低头玩着手里的几根蓍草。

      叶法善餲见状也是笑道:

      “两位真人别来无恙啊!”

      “牢中寂寞,킭所以我才拜托这两人帮我带了些蓍草进ⶽ来罢了,送了他们一卦也只不过是酬劳罢了。你又何必怪罪他疖们!”

      ྪ 袁天罡说这话时,依然是低着头忙自己手里的蓍草。

      蓍草算卦的历史可以追究到春秋时,《尚书》㓉、《礼记》、《周易》对其都有记载,曾经ﳼ是跟龟甲并行的占卜之物。

      后来因为孔夫子的大力推ﴠ崇,昉甚至有一段时间超过了龟甲,坐到了占卜扛把子的地位。

      再之后则全部都쏳被铜钱取塟代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