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影院

      董星月知道错在己方,忙赔礼道:“一点误会,鬠我和你们汪寨主是老朋友了,咱们两派可都是怀帮的一分子,从来没有什么过节㪶,莫要伤了➅和气。띈”

      娄金石捏着拳头道:“你们这帮乌合之众,ꡡ只知道聚敛钱财,还有脸承认自䎸己是怀帮的一分子?我师父说了,要把ᥬ你们赶出怀州,从今以后不许你们私贩怀药。”

      董星月气得心头无名火起,怒道:“你们乌金寨已经独占ᾨ了煤矿买卖,不许别派染指,那也就罢了,难道怀州的뽌药材买卖也成了禁脔?你们也太霸道了。我们怀药帮今天要为怀州商民讨个公道。”

      娄金石道:“公道自在人心。非是我们蛮横霸道,许多百姓控诉你们怀药帮贩卖假鶣药,缺斤短两,以次充好蜶。鉱上个月,我们乌金寨的弟子就是吃了你们的药,最后不治身亡,这笔账咱们今天得算一算。”

      二弟子胡金土一身长衫,手持算盘,是个账房先生,也过来帮腔:“怀州乃河朔名邦,岂能容你们这些丑类败坏怀商的名声?我们乌金寨的汪寨主㧛虽是生意人,却有端木遗风,诚实无欺,他老人家땘最不能容忍商ѵ人做偷奸耍滑之事。”

      董星月冷笑道ѣ:“你们乌金寨作威作福,压榨这些苦力挑夫,我听说有的挑夫竟被活活打死。还敢说什么诚实无欺?也不怕让人笑歪了嘴?”

      四弟子郑金水年纪尚轻,性格暴躁,血气方刚,道:“我们乌金寨的事,用不着你来管。想打架不成?咱们这就拉开架势好好干一场。”

      ԯ董星月道:“打就打,别说是谝你们这些后生小辈,就是你们寨主来了我也不怕。”

      三弟子薛金龙把手中铁枪一横,道:“你这等朽木枯骨,也配和我们寨主交手?咱们打上三个回合,赢了我再说。”

      鿚两方摆开架势림,正要火并,忽听东方哨声响起,只见不远处有个瞭望塔,塔上望风的人看到采煤场这里有异状,便吹起警戒哨。

      那瞭望塔下是个偌大的庄䙐园,前面是坞ရ壁,设有防쮇御工事,四面皆是高墙,将一座山峰围在当中。

      远远望去,庄园内郁郁葱葱,杨柳成荫,桑麻连片,陇头上牛羊成阵,水塘里鸡鸭成群。

      此间正是乌金寨,乌金寨经营煤炭买䃱卖,十分富有,寨中人口有数万之众,是怀州一带著夅名的大帮派,在怀帮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按:中原一带分布许多大大小小的坞壁,北魏朝廷为了笼络这些坞慤壁,推行宗主督护制,承认宗主们及其控制下的坞壁的合法地位。) 

      乌金寨建在山口,把持着通往云台山的咽喉要道。

      哨声响起,登时寨门大开,许多人拿着刀枪剑戟,绳索挠钩,整齐≧队列,朝山坳里开去,将怀药帮众人团团围住。

      董星月大声呼喊:“请汪ᮓ寨主出来答话!” 

      郑金水道:“你是何等땙草芥?也敢来我乌金寨啰皂?我师父哪有空见你?”

      眄 早有知客弟子径往寨门内,飞报乌金寨主去了。不多时,只见两个青衣小帽的仆人抬出来一顶蓍藤轿,藤轿上䡞坐着一个身形魁梧、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此人正是乌金寨寨主汪渔洋。

      汪渔洋走下藤轿,抱拳道:“汪某事务繁忙ਛ,怠慢了董兄,请见谅。”

      董星月道:“既以兄弟相称,为何又刀兵相见?”

      汪渔洋大手一挥,众人立刻收起兵器,退到一边。

      董星月讥笑道:“汪大寨主真是教徒有方,调教出来的弟子个个如狼似虎。”

      媡汪渔洋赔礼道:“小徒们生性粗鲁,不懂礼数,请董兄海涵。”

      董星月道:“算랔了,听说汪大寨主扬言要把我赶出怀州,不许我们买卖药材,不知可有此事?”

      汪渔洋道:“董兄,咱们商人的老祖宗传下来的十六两秤,又名十六金星秤,你可知道有何用意?”

      董星月缄默不言。

      汪渔洋又道:“老祖宗把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和福禄寿三星加起来组成十六两秤星,这是要告诉后辈商人信义为ቾ先,谨守本份,若是短一两便无福,少二两则少禄,缺三两会折寿。” ᷜ

      董星月羞得面红耳赤,忽道:“老儿,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我们怀药帮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汪渔洋喝道:“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得罪了。”繗只见他抖开追命锁,出手凌煛厉,快如闪电,董星月只觉颌下一凉,用手一模,一把连鬓胡竟被削得干干净净,倘若鞭梢再怉往前伸一寸,只怕他的喉훷咙就被割断了。

      董星月心中大骇,登时服软道:“汪寨主今日且手下留情,来日也好相见。”

      他知道汪渔洋外号‘黑无常’,手中那条追命锁末端开刃,取톺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 汪渔洋鰯道:“你贵ꖿ为一派龙头,却毫无信义,如何服众?今日割取你的胡子,只是略微警告。如果你还不遵守怀帮的规矩,早晚会有人取你首级。”

      董星月乃色厉内荏之徒,素性懦弱,闻汪渔洋之言,吓得肝胆俱裂,只得唯唯诺诺。

      ⇷ 汪渔洋又道:“圣人说:不患寡而患不均。如今中原战乱四起,流民遍地,救患如쨇同解倒悬。以汪某愚见,我们中原商帮都拿出钱来,赈济流民。民贫则为盗,盗聚则生乱。天下太平,百姓都安居乐业,咱们商人才能安安稳稳做生嚷意。我汪某人愿意捐十万缗青蚨钱。”

      石白和青君杂在␜人群中,听到汪渔洋这番话,心想:“这位汪寨主虽是个生意人,但胸怀广阔,目光长远,真是位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董星月见汪渔洋果然大手笔,一出手就是十万缗,妒其财力,冷笑劣道:“九牛一毛而已,谁汕不知道煤搨炭棠生意一本万利。听说汉朝时荆州有个做煤炭生意的大商人,名叫刀间,为人쳑精明,极善敛财。他手底下有一帮豪奴,个个轻裘肥马,结交官府,买卖逐利,家푡资万金。奴仆ﵳ尚且如앇此,本主一定更加豪富。汪寨主富比刀间,真是可喜可贺!”

      汪渔洋道:“汪某虽有略有家资,但绝不吝惜这些身外之物。不知董兄,愿意捐多少钱?”

      董星月心中盘算:我们怀药帮的兄弟们出生入死挣下的家当,外人休想染指?

      浽 董星月道:“我劝汪寨主息此念头婾,非是我悭吝,只怕其他帮派都不赞成。常言道:博施济众,尧䭊舜犹病。天下的穷人那么多,哪能救济得过来?这件事情,就算奄有天下富有四海的皇帝都做不到,깝咱们区区几陮个江湖帮派如큁何能做得到?”

      娄金石道:“我们寨砷主一番金玉良言,奈何你鼠目寸光,悭吝贪鄙,若不捐钱赈灾,休想从此过去。”

      董星月见对方人多势众,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做个人情:“药材买卖本小利薄,董某家中已经穷得只能吃麦饭豆粥了,不过既然是做善事,我愿纳三十匹缣。”

      娄金石道:“别装鹛穷了,谁不知道你董老大号称‘董八缸’,家中金子多得用八口黑陶大缸都装不下。听说上个月你送给自己的三房小妾一颗南海珍珠,便价值五百匹缣。”(按:俴北魏前期,朝廷没有铸造通行的钱币,民间多用缣帛代替货币。)渖

      董星月的隐私被揭露,脸上挂不住,方才又添了二十缣。

      郑金水是个急性子,道:“堂堂一派龙头,一点也不爽气,让你捐点钱像羊拉屎一样,一点一点地往外挤。”

      胡金土干脆道:“一千匹缣,就这么定了,给他记在捐款簿上,签字ꏙ画押。下个月交到怀帮商会。”

      董星月肉痛得直跳脚:“一千匹缣?那就是一万缗青汢蚨ᤳ钱呐。这可要了我的老命喽。”

      他被迫在捐款簿上签字画押,又羞又恼,不想白白吃亏,思得一计:“你们乌金寨为何不敢向龙凤派摊派善轴款?听说那龙凤派在云台山造了一座凌云台,聚敛天下之财끯。常言说:人间最富帝王家。依我看,就连帝王家的钱财都不如他们多。”

      汪渔洋道:緭“实不相瞒,汪某也是最近才听说龙凤派,他们的帮主很神秘,我也无缘相见。”

      董星月道:“董某已联络紫虚宫天目道人,于九月初九赴百家岩竹林会盟,届时请汪寨主大驾光⤆临。若是汪寨主能说动龙凤派捐十万缗青蚨钱,我怀药帮也一定如数纳捐。”

      娄金石心想:“这잴老狐狸老奸巨猾,把这么棘手的事推给了咱们,是没安什么好心。”他附在汪渔洋耳边低声道:“师父,咱们乌金派从不过问江湖之事,这董老大分明是要把咱们拉下水。”

      汪ᜋ渔洋捋了捋胡须,沉吟不语。

      胡金土走过来,道:“师父,弟子近日外出收账,听百姓们都在传扬:近来云台山时常有龙吟凤哕,预示圣人降生,都说龙凤派掌门便是圣人。此人高深莫测,不知是正是邪,咱们不宜轻易树敌。”

      董星月大笑道:“大白天说梦话,哪有什么龙吟凤哕?你们乌金寨弟子什么时候成了替龙凤派溜须拍马、헒摇旗呐喊的小喽啰了?”

      ᝸汪渔洋道:“董兄不必言语相激,汪某也正想会一会此人。”

      青君和石白不知龙凤派掌门是何方神圣,但能令他们这样害怕,想必一衕定不是等闲之辈。

      原来当日在茱萸峰上鉹,天目道人对董星月附転耳低言,就是让他游说乌金寨一起结盟,因为乌金寨是怀帮实力最大的帮椮派。董星月能言善道,三言两语便让汪渔洋落入其彀中。

      褠汪渔洋虽答应赴竹林大会同中原帮派会盟,但心恶董星月之为人,不愿同他多谈,命人打开寨门,让他们过去。

      娄金石道:“董星月是反复无常的小人,一向为被江湖好駫汉不齿。师父为何要放他走?”

      汪渔洋道:“为师知道他是୵小人,他和天目道人沆瀣一气,祸害百姓,多行不义必遭恶果。”

      董星月命人押解石白和青쒩君,过了乌ꙿ金寨,径上茱萸峰,来见天目道人。天目吩咐弟子将他二人押下去,择日用氢火刑祭天。

      天目将董星月请进密室,点上烛火,不令闲杂人等靠近。

      两人促膝而坐,퇤董星月道:“没想到才分别数日,道兄双目已盲,真令人惋惜。”

      天目道:“此事不必再提。我欲向董兄借一物,董兄千万不ㄵ要吝惜。”

      董星月问:“道兄欲借何物?”

      “我要借董兄的项上人头一用。”

      天目忽然大袖一拂,扫灭烛火,密室内一团漆黑。董星月大惊,起身欲走,奈何密室太黑,看不清方向,天目忽然一剑刺来,将他捅了个透心凉。天目双目虽盲,却有听风辨器的本领。董星月措手不컑及,仰面倒地。天目又是一剑,劈掉董星月半个天灵盖,伏在他身上,用嘴吸食脑髓䤖。

      天目吸完脑髓,发出一阵狂笑,他将董星月的尸体扛出密室,丢入山后落魂涧。

      ꡬ 原来天目不知从何处得来一个方子뻿,೓方子上说吸食人的脑⓹髓可以令眼睛复名。天目信以뢈为真,开始在云台山疯狂杀人吸髓,短短数日,丧生在他手中的无辜百姓就不下百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