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网

      氟没等百年高兴,他的脖子突然被厄兕左手死死掐住,一口气喘不上来,顿时握住矛的手都松了,百年强忍不适用手大力拍打厄兕的手,但是Ⴄ只会让百年更痛苦,只好用双手用力向下压,让百年好受了点,小喘了半口气。

      没等百年喘个够本,就见左边打来一个大耳光,知道是厄兕的右手打来,要是这一巴打在太阳穴上,打实了的㯆话那不死也得晕。

      情况可说非常紧急,说时慢那时快,百年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深知硬靠双手掰不开厄兕的无情之手,眼睛瞄到厄兕还穿透着长矛的腹部,只好赌一把,用力一脚横着踹在矛上,⦱给厄兕的腹銈部造成二次创伤,痛的厄兕面目都狰狞﫿起来,手自然僵直了些许。

      ꨁ 㱸 隥 百年趁此时机挣开厄兕的铁手立即∟后撤,险险躲过爆头巴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双方都想获取ᔕ主动权,没缓一口气就再次爆发新一轮战斗。

      ◉百年强忍呕吐和眩晕,再次欺身冲向厄兕,趁他病要他命,百年也知道他虽有体能占优和局势占优,但也知刚才刺穿厄兕的时候给厄兕偏了几毫厘,伤的턯并不致命,而且厄兕还有个外号“血狂孶战”,伤势越重反而越难对付,所以必须得再战。 ➘ ă

      厄兕也懂百年ḛ,这小子精明的狠,肯定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所以厄兕也狠下心来,左手稳住长矛右手取矛。

       늨百年看疪在眼里急㹂在心,立刻心生一计,假装贸然前靠阻止,脚下却早有准备。

      百年先虚身粣向前跃进一大步,让厄兕误以为自己冒进。

      ޟ 计策￞立刻起效,厄兕这时露出疯狂嗜血的神情,好似在说一起死,此时已不复痛苦孱弱的样子,迅速拔矛,同时靠着惯性顺着矛势一挥,速度快的惊人黣,跟灾前ꥦ一百年前的古日本国的拔刀斩有点像,矛如同快刀ᕌ一般一闪而过,矛刃与空气剧瞟烈摩擦产生尖锐的声音。

      就在这时百年踏实的双脚再次浣发力向后小跳,躲过뿯致命挥扫的同时,脚耐一着地立刻爆舐发向前猛地冲去㉡,势如蛮牛。

      厄兕见这一挥被躲过彯后又冲了上来,心里一惊,自己再次陷入ⴎ困境,本以为自己一矛在手,挥不中的话还可以逼开百年稳一手,毕竟百年没有武器,凭百年谨慎的性子一定不敢冒进,只是厄兕再次算差了,把百年这奸猾狡诈的小子小看了昁,局势还是对厄兕不利蘺。

      厄兕心里虽惊,右手顺势一甩掉长矛,近战用不着,借矛的反作力迅速肢回防,同时左手动作不慢,看准百㒠年的脖子再次嗃抓去,如果抓不住这条滑不溜秋的大牮泥᠎鳅,那漏出的破绽也会让百年靠来,那到时也有机会抱住百年,只要抓住百年,凭借绝对的力量,自己必然能扳回焾一城ฯ。

      百年輕不ᗤ知厄兕什么意图,卖破绽诱敌深入?惨那我不客气了。

      百年弯腰躲过厄兕的抓脖铁手,整个人跟摔跤手一样张开䣹双臂ூ撞뽅向厄兕。

      “轰”的一声闷响,一米八的壮汉撞上了一米七多的大汉,看起来还是百年大上一뎔圈,百年肩ᢄ膀狠狠撞在厄兕的旧伤上,绷直的上半身和下半찚身同时发力,再加上强劲的冲ꃛ力把站稳马步的厄兕冲的双脚离地돎,百年双手抱﷭住厄兕的腰把厄兕举起狠狠㷳往地ƶ面一砸。

      再次“轰”了一声,地面都砸出了个大坑。

      灬 砸完之后,百年抬起他的大屁股直接骑坐在厄兕的腰腹伤口上,稳稳镇压住厄兕,手上动作也不慢,抬起拳头就向厄兕的头砸去。

      观众席爆发出剧烈的欢呼声,这打斗画面太有震撼感了,全程高能,直呼过瘾。

      厄兕再次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但是处理很冷静沉着,双手死死护住自己的头部要害,任由百年怎么打也打不开他的双手抱头防御。 ᅆ

      一攻一防两人ᗔ都使出了全力,但是都拿对方没办法,两人一边纠缠一边喘气,一边喘气一边难受,都觉的自己喉头苦涩难忍,但是都在苦苦坚持着。

      峮百年脑洞再大,使尽了办法,差点都使出吐口水咬人了,但收获不多,纯粹消耗对手体砋力而已,有几次还被厄兕反击,对百年造⬀成不小的伤害,左眼ꇤ被打爆了一个禲,肿的睁不开,吃过亏后百年更加谨慎了起罯来,不单只防止厄兕的反击,还졡防止厄兕向后挣脱。

      在百年小心应付的时候,事情再出变故,厄兕突然暴起,右手一招猴子偷桃奔着百年的下阴抓去。

      观众席众人下体都不禁抽搐了下,暗道这招太阴毒了。 ꦽ

      这招攻其必救,百年不可不救,下意识双手按住厄兕袭来的右手,在厄兕右手离百年䯕下体一公分远的时候终于按住了这手。

      但是百年没想到这反而中了厄兕的诡计,厄兕乘百年注意力在䱷他右手,左拳섙偷偷一计摆拳从我左到右狠狠地打在百年的右腹上,要不是厄兕体力有限ﳉ,不然百年的肋骨不只是断了几根淐,而是都得粉碎。

      百年受此重揶创一口老血涌上喉咙,压制也松懈了许多,但是쒴百年的脑子还很清醒,立刻转变팪,百年也不强行吞回血沫而是直接向厄兕的⤍脸吐去。

      厄兕实在没想百年应变如此迅速,自己右手被百Ɯ年死死按住,下意识地用左晷手去挡住眼睛。

      就这一空挡槱,百年借着厄兕想挣脱的劲顺势变招,双手紧紧拧住厄兕的右手腕,跟抓住蛇的七寸一样,强忍腹部的疼痛和双脚一起发力向后一蹬,强大的爆发力和惯性拉的厄兕前身往前倒,全身暴露在百年的双屿腿夹击之下,百年左脚轻松绕过厄兕右鹏腋,右脚绕龒脑后交叉一夹一锁,行云流水,等厄兕反应过来,百年已经用双腿狠狠夹住厄兕뽎的脖子和手臂。 ㄳ

      场上识货틐的都认出了,百年这招就是媏灾前的巴西柔术三角绞杀,是个比较冷门又很好用的技术。

      厄⃃兕㔭自然是垂死挣扎,困兽犹斗᜞,无奈右臂和脖子被百年粗壮的腿如巨蟒一样盘住,双脚没站稳也没处发力,而且那浫孩童腰般粗壮的大腿让人有一种无力感⡯,不挣扎可能好㪉死,挣扎只会死的更难看。

      由于百年的持吩续收紧,很快厄兕煞白的脸已经变㱒得青紫,已经到了死的边缘徘徊,但是这人就是倔,就是死都不肯投降。

      百年不是嗜杀之人,但是是个结果论者,既然挡我路上,那就不能怪我了,駹百年杀心一起,全身发力准备绝杀。

      蝐 但是这时百年的老毛病发作,溢出的异能作祟,ﴛ在最关键时刻、最关键的地方电了百年一下,电在心脏上,气都꼃喘不上来,百年整个人都鱭懵了,全身都失⬠去了知觉,跟个植物人一样,眼睁睁癛看着一切的发生,无能为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