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电影

      这几天爱德华没什么事情,公主和少女魔法师没有来烦他。只是艾尔文牧师来炼金商店这里,向他询问过几次不明白的问ნ题。比如发酵面包的注意事项,土豆还有什么别的吃法等等。

      爱德华还给年轻的牧师做了些炸薯条、薯片、清炒土豆丝、土豆炖牛肉等菜式。让一块吃午饭的哈利直报怨为什么这几天一⼼直吃土豆。

      最后爱德华还告诉娃娃脸牧师,不只是土豆。新大陆特产的玉米和红薯也是解决饥荒的粮食。这个世界的玉米和红薯还只是动物饲料而已。他还特意告诉牧师玉米全身都是宝。秸秆可以े做饲料、玉米可以榨油,榨油后的玉米还可以做淀粉。

      当时娃娃脸牧师一쒃边记着笔记一边频频点头。

      说道红薯也就是前世爱德华老家名字叫做地瓜的植物,爱德华还想到了一个自己刚觉醒前世记忆时候的趣事。那时候自己因为受前世所看的某些穿越文小说的毒害,偷偷找到许多地瓜吃下去。但期待的魔力增长没有到来,倒是因为地瓜吃得太多,连幻续几天肠胃都在不时的“排气”。让当时的同学都躲得他远远的。

      自家商店的销路在这几天齃好像真的有䦤了起色。最先过来✱买謠多用途炼金锅的竟然是帕拉拉渔网店,也就是街口邻居家㬏介绍过来的渔民。

      这世界渔民是最苦的职业之一,出海捕鱼的风险不说,这季节海턦上寒风凛冽,冰冷刺骨。在海上连喝口热汤都困难。因为现在所有的船只还都是木质的,渔船又都比较小,所携带的燃料ꓻ并不多,而且为了防火考虑轻易不敢生火。

      自从爱德华的炼金锅出现后,这种没有明火ꏱ、携带方便、燃料又出奇的安全的锅子便受到渔㒊民们的好评。只是那1金鹰元的售价太过吓人。有几次几个小渔船的船主来逛了几圈都没舍得买。爱德华听到这个消息后,对哈利说道:

      “你跟他们说,只要是从街坊商店里买过东西,被介绍过来的。不只是炼金锅,包括那边的便携式阗魔法灯,还有野营区的那些炼金商品一律六折卖给他们。”

      之后一周的时间过去,炼金商店竟然卖出ૣ了15只炼金锅、22个便携式魔法灯,还有零星几种其他炼金商品,本月销售额直逼25金币大关。让爱德华深刻体会到炼金术士真的不缺钱这个道理。虽然是降价销售的,但他的利润至少也是造价的三倍。高兴的爱德华给了哈利1金币的提成。

      至于为甚么魔法灯更엔受欢迎,因为飙那玩意虽然造价比锅便宜,但是防风防水这个优点是所有渔船船主咬牙优先购买ฎ的理由。有时候爱德华低估了黑暗对这个时代的人们造成的不便。

      今天爱德华正在后院地下的机械加工车间全力生产,给货架补货。뼙

      自从晋᭒升为正式炼金术士,他的魔力和精神力都有ꜱ了长足的进步。在还是学徒的时候,他就䪦有办法绕开魔力不足这个坑,用外源魔力代替。但是精神力始终是个坎。严重限制了他炼金产品的产量。

      现在他晋升正式炼金术士之后,他的精神力暴涨了十多倍。本⡓身他在学徒连巅峰的时候,由于自己那条“灵根”的关系,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力就比其他学徒要高得多。现在他虽然没有其他炼金术士作比较,但相比天才魔法少女的精神力也有过荟之Ţ而无不及。

      一周销售的货品,他一个小时就补齐了。正当他将货品收到空间戒指里,准备上楼去补货的时候,房间里的电铃响了起来。这肯定是前面看店的哈利在找他。他连忙跑了过去。

      当他拉开商店后门,便看到一身蓝色制服,背着大口袋的邮递员斑马先生。他的那匹瘦୎马正在窗外,嘴上还套了个布口袋,悠闲的嚼着里面的草料。

      䒑 “史密斯先生,您的邮件领取通㌺知,请您到公国魔法师公会领取您的专属邮件。对请在这个地方签字,谢谢。”

      爱德华在通知回执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力后问道:ꇄ

      “邮件不是由斑马先潚生你送緛过来吗?为什么要上门去取?”

      “不好意思史密斯先生,我ꪣ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据说是邮件太过重要必须您亲自领取。”

      “也是艾兰德第三魔法塔来的?”爱德华有所明悟问道。

      斑马先生看了看手里的单据,说道:“不,是由艾兰德第一魔法塔发出的。邮件具体内容不祥。”

      “那好,我这就去取。”

      贅 “好的,再见史密斯先生。”

      “再见。”

      另一边,时间倒回清晨,晨光照亮了魔法塔的顶楼。安德莉亚公主的姨妈,白鹰公国魔法协会会长兼公国法师团团长凯德林女士正监督自家女儿爱丽丝背诵咒语。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的时间是一天中人最清醒的时间。女儿早上的磂功课必须做好。前几天有事对女儿疏于管教,这就开៘始学会睡懒觉了。今天她是强行将爱丽丝从被窝里拉出来的。

      只是这样做的效果显然不太㇒好,酒红色头发的少女正在晨光下一边背书,一边像磕头虫一样点着头,眼㖷睛也半睁半闭的。

      就在凯德林女士刚想上前去叫醒还在打瞌睡的女儿,一旁的魔法阵亮꟝了起来。

      她走到中心的水晶球旁边,将手按了上去。一股精神波动传来。

      “白鹰塔,白鹰塔。这里是艾兰德第一,收到请回答。完毕。”

      “艾兰德第一,这里是刘白鹰塔,已经收到,完毕。”凯德林女士回复。

      “有大型邮件传输,请启动储备磑魔力,本次魔力ᐅ费用由炼金术士公会提供,请放心接受。完毕。”

      麫 “收到,已经启动,完毕。”

      “现在传输开始。祝您午安,哦不,早安,完毕。”

      接着,一个直径一米的光环黑洞产生,整个魔法塔顶楼的光芒大盛。接着一个长条形的木箱子被吐了出来。咚퐧的一声落在地板上。幸好地板下的魔法阵十分结实,没有被砸坏。

      爱丽丝惊醒过来,跑过来查看。此时魔法光芒췂消失,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妈妈,这是什ꞏ么?”

      “艾兰德第一魔法塔寄过来的大型邮件”

      蔯“寄给谁的?”

      “看看不就知道了。”

      唅爱丽丝蹲下身子看到箱子被锁的死死的,木箱的的锁头上ﷁ还有炼金术士公会的纹饰。箱子上贴着一块铭牌。她念到:

      퀙椋“收件人:爱德华·史密斯。

      地址:白鹰公国白鹰城城门街39号。

      邮件内容:炼金术士协会白鹰公国分会启动物资。

      寄件人:泛大陆炼金术士协会总会后勤处。”

      然后她欣喜的对母亲说:

      “我知道那家伙,现在我们也有炼金术士协会的分ꪀ会了。我去叫那家伙来拿!”

      说着她起身想跑。然后她的后衣领便被凯德林女士拉住。

      “你给我好好坐下背咒文。这种事情通知邮差叫他来就行了。建立分会还要跟魔法公会这边签署ꔄ几个文件。炼金术士协会是挂靠在魔法公会总会下的下属协会,那个叫爱德华·史密斯的以后还得归我管。”

      说着凯德林女士摇了摇铃铛,쟆不一会楼下值班的侍女杰西卡走了上鍛来。

      凯德林将手里刚刚写好的一个表格枻递给杰西卡,说道:

      “找人立即送邮局,这是急件,必须立即送达。”

      ƈ就在杰西卡行礼准备退下的时候,爱丽丝把她拉过来低低⨖的耳语了几句。

      侍女应声退穋下。

      “这个史密斯是不是卖给安德莉亚那把剑的家伙?”

      匤“是啊。”

      “那你给我详细说说具体经过……还؉有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毥 就在爱丽丝给他母亲讲解之前经过的时Ƽ候。侍女杰西卡通知了公爵府的卫兵去跑簲一趟餴鲜花街的邮局。

      卫兵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还要去邮局,我直接送过去不就行了?”

      “这是正规程巸序,必须得这样走。还有你这个傻瓜是鲜花街近还是城门街近?”

      “你说的也是哈縖。”年轻的卫兵笑着跑了。

      之后侍女杰西卡拉过一个路过的年轻女仆,对她耳语了几句,那女仆转身笑着跑了。 ꝍ

      安德莉亚公主今天刚刚练完剑,一身斗气用光的她正在静坐回气。一滴滴的汗水从她的脸颊流到修长的脖颈上,但她浑然未觉。时值寒冬她头顶因为浑身热力蒸腾而冒着丝丝的白气,如果被爱德华看到,一定大喊一句:“这是三花聚顶!”。

      这几天她感觉到了明显的进步。自从自己掌握住那种“海浪”的律动,挥舞起这把剑来仿佛就是自己的手臂,瞬间发出的斗㞫气也迅速的降低到一秒钟以内,她觉得自己在这个月就可以将瞬发斗气炼成,形成真正的持久战力。而且她仿佛摸到了什么窍춥门,感觉自己只要再进步一点,就可以如同天骑士一팦样将斗糯气㖺发射出体外,ற形成类祃似风刃或是月牙斩的技能。这让她欣喜不已。

      终于将气息平稳下来,家传的骑士呼吸法提升斗气的效果十分띫显著。近一年停滞的修为开始缓缓上涨。这也许都是“洗礼”的ឡ功效。她都有些௛沉迷进这种感觉里了。但凡事不能过急,她这样告诫自己。有时候克服沉迷这种实力快速增长的感觉䒳也是一种考验。如果不能稳住自己的境界,掌握好基础,这样快速提升的骑士往往死得很惨。

      这时候手捧毛巾的侍女走了进来,对她说了一句:“公主殿下,前几天您定做的裙子做好了,已经放到您的房间,洗澡水也放好了。还有……”

      侍女趴到她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ꊢ。公主听ꐂ后点点头,嘴角挂上了弯弯的弧度。回到卧室开始沐浴。

      浴桶里蒸腾着热气,她手里拿的是一块乳白色半銙透明肥皂。是上次那个家伙送给爱丽丝点心的时候附送给自己的几盒试用装。据说里面掺入了价比黄金的玫瑰精油。很香,泡泡也很多。没有上次姨妈从中土大陆捎回来的肥皂那种粗粝的感觉。

      温热的水洗去了训练带来的疲劳和汗水,整个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干干爽爽的。

       鎝她走到床前。上面摆着蓝色外罩白色衬里的裙子。旁边还摆放了一条冬季专用的白狐裘披风。

      她穿㽄上裙子,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裙子很合身,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随即醒悟过来。叫来了侍女露露为自己梳头。

      手巧的露露将公主给的画像看了一遍,便心领神会的将公主的长发盘在唰脑后,外圈用编好的发辫固定,还用蓝淸色的丝带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最后拉过那个大皮箱,取出银亮亮的盔甲帮公主穿上。

      덤“殿下,这盔甲只是样子货啊,感觉好轻呢。”

      “这盔甲和裙子战斗的时候不能穿,只㥙能当做礼服使用。”

      “不过穿上真帅气呢,从来没有见过穿裙子还能这么帅气的公主殿下!”

      “就你嘴甜……”

      当公主身着战裙,肩披白狐裘披风,手持归鞘的长剑走出房间的时候。正遇到前来请示的骑士长莱茵哈特。

      年轻高大的骑士长看到如此的公主殿下,瞬间失神的愣在原地,忘记行礼。

       调皮的露露上푼去拿手在骑士长眼前晃了晃,说道:

      껛“醒来啦!骑士长大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