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进错门看似文静

      接着,叶훁重又陆续睞讲解了自己的经历。

      除了关于自己老祖的事情,事无巨细,凡是经历过的事情,叶重都对自己身边的好友说䑶了出来,期待他可以看出自己没注၎意到꒢的事情。

      麏至于莇关于夜的事햚情,不是叶重故意隐瞒,夜自然也没有限制叶重泄露信嚥息,只是叶重感到,在没有经过夜的幇同意的情况下,就랫把自己老祖的事情和盘托出实在是不太恰当。

      深思了一会,三尘道长缓缓开口:珆

      “刚慚开始的草地,估计是测试你对于生灵的一个态度,之后的小路估计是要坚定你的道心,最后的虚空恐怕就是要㙄你找一个答案吧。”

      最后,三尘道长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

      “啊,好麻烦啊。”酒疯子无谓地开口,没理会其中的诡异,反而是感到过程的麻烦。

      不得不说,酒疯子的心态倒是很特殊,傤或许在一些苦难中能够有不一样的的发现,收获一些不풧一样的好处。

      “是是,就是这样,就是这个答案,还是你聪慧啊三尘道友。”

      叶重很是踺惊喜地肯定了三尘道长的答案,毕竟,当初在星辰✱沙漠内,叶重㽹回答夜的答案可是“怂”啊,而鶲三尘道长只是听说了庇经橤历,就可以推算出正确的答案,ꋬ不得不说,这份能力可谓是聪慧了。

      “嗯?叶道友,听你说的,倒是你早蓹就知道了这些答案,可是你在葬帝区内没有找到答案,那么,你这份答案又是ಝ从何处得来的呢?”

      相对于惊异于葬帝区的诡异,ⶳ三尘道长反而是品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对刚才叶重的回答,明显地可以感觉到叶重是丱知道这些答案的,那么,就只有狽一种可能最为明显:有人告知与他。

      叶重听到三尘道长的询问,不由得沉默下来,三尘道长和酒疯子一茧,也就没逼迫他回答,只是曱在心中有了自己的答案,这个答案,恐怕和他能够活着回来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是,我......在旅程的最后,见到了一个人,是他告诉我的,还告诉我,那条道路叫抻做:铭心小路。”

      叶重沉默一햻会,便။就回答了其中的一部分蒄,只是后面的内耤容,叶重实在是不能诉说了,在星椷辰沙漠中的事情,必须埋在心里。

      这是叶重的心里猄话殕。

      突然,叶重似有所感,一缕缕道韵在叶重的心底流转,逐渐化䖘为了一个字:

      “可”

      ᙔ 愣了愣,叶重也明白了,自家的老祖并不在意在葬帝区的事情,可以由他进行转达。

      “三尘詢道友,疯子,上面来话了,最后我的经历,可以和你们说。”叶重抬头〲轻轻地说道。

      听ᨰ到这里,两人连忙侧耳倾听。

      ......

      䃝 夜在勾勒叶重心底道韵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山门컚前렓。

      之见这山门完㍾全由白玉雕琢而成∾,通体洁白,散发着丝丝灵气,上面还有白云和草木的雕刻,整体显得温润大气,有令人安和的神效。

      “这小叶重,还挺会玩。”夜轻笑着,看着这座山门。

      说这山뒽门,其实还有一段挺有ꘜ意思的小故뤼事。

      当初叶重还未到现在的修为境界,只是螮勉强带着人嵖建立了这座宗门,那时候,叶重苦感弟子太少,也没有人来叶宗拜师,便就想了这样的一个法子:建一ᾰ座山门来撑场面。 찝

      可苦于资源不够,全都用来弟子和自쏼己的修炼所用,只好想办法和人赌了一把,赌出了这座山门。

      夜只是稍稍看了一眼,边就将这山门的来芲龙去脉整理的清清楚楚,因묮此才做以轻笑。

      명“啊,还是不看了吧,毕竟是来休息的嘛,要是都知道了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点乐子。”夜暗自恼了一番。

      山门前有数个弟子侍立两旁,来记录进行考核的外来人员,不。时有生灵高兴地手舞足᷐蹈,也ꙍ有生灵垂头丧气,看样子是没通过最基本的考核。

      也有不少家族弟子,举手投늽足间带着适度꾪的礼仪,无一不显示出自己家族的涵养。

      看到这里,夜起了ዷ兴趣,打Ĥ算混一个叶宗的外门弟子当当,ゟ也不失为一个有趣的经历。

      想到这,夜便就在后方排起﨓队嶍来₋,等待着轮䍫到自己的时刻。

      队伍中看到夜的打扮穿着ꦍ,也没有太过在意,稍稍在意的倒是只有他凡人的修为。

      即使是有人不爽夜的自不量力,也没有人说什么,也不会有挑衅之类的狗血事件发生楼,࢘毕竟,这里鵷乃是叶宗的山门前,没有人不会给这位重生的葬帝区代言人面子,来的时候也被自家的长辈吩咐过,绝对不可惹是生非。

      估摸着半个时辰后,夜来到了测试的人员前,测试的人员是叶宗的内门弟子,身着青衣,右下方的一摆出有一片白色的鲅叶子š状的纹绣。

      “小兄弟,现在测试的是你₽修行的大䆨致的资质,把手放到前方的青石上即可。”

      这弟子脾性叻倒是温和䣔,没有丝毫的不耐膛,也没有对凡人的不屑,态度上就给人一股硧亲切之感。

      而这青亹石其实也不凡,不ꂍ但可以大致测出眼前生灵的资质,也可以测出骨龄来判断年纪,通过年纪和修为的结合険,来大致进行判断生灵的成就如何。

      夜闻声照做,便就把自己的手放到了青石之上,可惜的ﭙ是,青石并未有任何异样,代表着夜基本是没有修行矴的天分。

      “小兄弟,ḛ看来你没有什么修行的天分,不过,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测试一下其他᫥的项目,我们է宗门的考核㥋,只要䦟通过一项即可。”

      虽然很可惜,那弟子还是兢兢业业地把其他可以通过考核的部分告知与他,说是其他,檕也只是一项。

      “小兄弟,就과是眼前的这石兽,你把手放到这石兽上,若ધ是石兽的眼睛发光,便就是你通过的考核,三息以外,那便是没通过。璉”

      眼前这石兽有狮子的身姿却죋是头顶了一只角,还有一把山羊胡子在其下巴。

      “倒是有心了。”夜淡然说道。

      身边的䗊弟子有胡点诧异,眼前的少年似乎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成熟,但也没多想,就让夜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石兽的头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