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年小说

      想在布满监控摄像头的城市里, 找到一个没有刻意隐⏇藏行迹的人难吗?

      不难。

      尤其是在他频繁使用信用卡付款后。

      别忘ꏌ,他手里那张卡,还是晏ܐ君泽的。秦安安和晏老先生都不需要再找人调查, 只是按照晏君泽报出的㫍账号密码,登入银行账户,就掌握൫他的行踪。

      满打满算, 从他离开c国到现在,才过去24小时,其中还有十几个小时在飞机上, ⏕这就已经消费六十多万。箥

      其中羅大部分是在机场免税店刷出去的,里面还包含一条女士项链, 和一只名牌包包,显然是准备送人的。

      最近뀯的一笔消费就在五分钟,是在江城一家五星级酒店刷出去的,看金额大小᳡, 应该是订褖总统套房。皟

      这还真是……不是自己的卡,刷不心疼。

      紆 “回江城一趟吧。”秦安安耹说。

      晏老先生闻言看向。

      婓秦安安解释说, “就是江城人, 他住的这酒店,正也与家有关系。”

      假晏君泽入住的悦文酒店, 就是秦轉氏集团旗下的酒店,名字还是뤣取自秦安安暃的母亲蒋文珊。

      晏老先生恍然道, “原来你是秦立峰的女儿。” 㨯 ⮰ 晏老先生早就对这位白手家的地产大亨有所穧耳闻, 晏家的资产更盛秦家, 可狤那是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财富,不像秦立峰,完完全全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正当他们说话时, 刚离开不久的生活助理,又拎一只ꉘ手提箱回来。

      “是c国那边送过来的?”

      蜧见助理点头,晏老先生面『露』쀑几分喜『色』,“来正是时候。㞕”⥞

      这箱子里装的,就是从殷虹莉那密室里找出的东西,这只是第一ԏ批,之后还有批。

      Ɂ 润助理离开,秦安安ᆝ拦住想要打开箱子的晏老先生。虽说这箱子里的东西已经倒过几次手,可未必完全安全,小心点总是的。

      麳将手搭上箱子的锁扣,散开神识探入其中,里面放一对镶宝石的铜杵,还有□□块巴掌大的玉石,榳和部里那用来修炼、布置阵法的玉石是同一种。

      铜猝杵是佛法器,殷虹章莉怎么会收藏这䋁种东西?

      憇폧秦安安打켂开手提箱,掌心溢散出的灵力,在箱盖开启的一瞬包裹쩌住铜杵。

      当灵力完全覆盖቙住一对铜杵,닼清晰感觉到,铜杵上附的阴气。这对佛法器竟被改造成够蕴养鬼煞的器鶹具,퇿现在里面空空如Ὃ也,不见鬼煞踪볩影,可凭借上面残留的气息不难判断ᨮ,不久之这里还“住”几只鬼ꧠ煞。

      晏老先生不懂什么阴气、鬼煞,他只觉靠近箱子就浑身发冷,往后退开几步,㥈那种阴冷ꌠ不适的感觉便消失不见,“这东西还真邪。”

      晏老先生退到秦安安对面的沙发坐下,这才问,“依你看,这个东西是殷虹莉用来换魂的法器吗?”

      ᐖ “不是。”铜杵也容纳魂웉魄,但这上面的气息明显是养鬼煞,而不是养生魂的。

      ⱱ “还有批东西,走海运送来华国渑,要过几日才到。这쮐是那边发来的物品清ൖ单,你看看有没有可是这里面的东西?”晏老先生拿茶几シ上的平板,将图䳵片调出来,不敢靠离箱子太近,就븽招招手示意秦安安过来一。

      佣兵可是给这东西,按照他们为的贵重程度跦分的批次。嵌宝石的铜杵和玉石,是他们认为最贵重的,就在第一批空运过来。

      第二批和第三批则分ᘡ别是一布料和木头,布料上画繁复的符文,从图片里看不太真┛切,秦安安便将视线落在第三批的木头上。

      这是一被分割成巴掌大小的木牌,其中有的刻画符文,有的没有。袒引注意到手,这里面有一块木头被水泡过,表面有一发胀的感觉。

      莍 秦安安觉这里面或许会有线索,便对晏老先生说,“这殡批东西送ꫥ到后,您尽快告诉。”

      要是将晏老师的身体䶃,和换魂时使用的法器全部找到,那把魂魄换回去这事,就十拿九稳觴。

      캠 查下机票,一个半小蛢时后就有一趟从京市飞往江城的航班。

      这时候还不堵车,赶去机场或许来及。

      秦安安和晏老先生说一声,就准备动身出发。

      “带上一⛀吧。”识海里,晏君泽连忙出声喊住。

      秦安安一想,这样也,毕竟是去柾找晏老师自己的身体。

      而且早已经뮺习惯晏老师每天和自己在一,昨天人乍一分开,还挺不适应的。

      走到玻璃缸边抬手腕,那缸里的海豚就自己将身体缩小数倍,用力跃出水面,钻进水晶珠里。

      多容纳一只小海豚,水晶珠毫无变化。可不知怎的,秦安安就觉心里比之얻踏实许多。

      江大附쾬近的悦文酒店里,楚谣坐在大堂的咖啡吧,一边低头翻看时尚杂志,一边小口地喝咖啡。

      ݦ

      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顺肩头垂落,耳边的几缕发丝被拢在耳后,『露』出姣的容颜。

      伴午后的阳光,形成一副岁月静的혘画面。

      晏修奕从房下来,看到就是这样一幕。他见最多的女人,就是他妈,看多他妈那种高傲冷艳的样子,楚谣这种文静乖巧的模样,就格外赏心悦目。

      “久等。”晏修奕走到諣楚谣身旁。

      “放行李,接下来去哪,要不你带去你垽们学校逛一逛?”他换一身在机场买的行头,从끯头到脚都是款『潮』牌,看上去比晏君泽平日的装扮年轻几岁。

      ፜ 儤 楚谣抬头看向他,不由有惊讶,“你看和刚才不大一样。”

      “那你更喜欢穿檓哪种风格呢?”晏修奕嘻嘻地反问一句。

      楚谣思索下,决定这么回曉答,“刻这样就很,显年轻퟽,之太像社会精英,和你走在一都觉有压力……”

      晏修奕脸上的意更深几分,一副遇到知音的样子줖,那眼神明晃晃就写“觉你很有眼光”。

      “平时那样都是家里管的严,没办法。其实自己也更喜欢现在这样子。”

      楚谣心Ⅻ底一松,看来自己还真回答对。

      他们个是在一款时下热的手游上认识的,那阵ҹ子正是楚谣情绪最低沉的时候。

      在同学朋友眼中,一向保持恬즾静优雅小公主的人设,诸多不如意,不对他们ᵒ说出口,便讲给游戏里认识的晏修奕听。

      当然,也是有选择『性』的讲,比如身世⮑凄惨,父母早逝。再比如父亲家那边不管他,舅舅家那边又有几个孩子,对也不上心……

      一开始,楚谣也只是单纯的诉诉苦,宣泄一下心底的烦闷,却没想到晏_修奕比想象的还要单纯、热心,不但耐心倾听,还愿意花时哄开心,陪伴走出阴影。

      而且……出手还十分阔绰,ꆼ游䜛戏账号上的外观是全齐的,只要出一套,晏修奕就会直接给送上一套。

      这㍼样体ⴡ贴、多金,又有时有耐心的朋友,谁会不喜欢呢?

      算算时,人认识也有几个月,楚谣之就想过,邀请晏修奕来华国找玩,可上个月怜不知怎么回銟事䣣,晏修奕突然就联系不上。

      游戏也一整个月都没娶登陆过。

      楚谣从最初担心他是不是出事,到后来怀疑他会不会是个广撒网的海王,再到最后,逐渐冷静䵲下来,做再也联系不上他的准备。

      ≪结果,就在几乎要忘ᡛ掉这个人的时候,他又忽然冒出来,还直接跑来华国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