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5免费

      见王淼不回答,独孤雁不禁有些不甘,忍不住踏前一步,正准备上前逼问时,却被秦明一把拦住。

      “雁子,住手吧,按임照之前的约ᒎ定,你已经输了。”

      “秦老师。”

      虽然内心仍有些不甘,但独孤雁也知道轻重,于是开口道:“好,我认输,只是——这件事事关我的鰸武魂之密,我糠希望王淼小学弟櫀能如实告诉我,究竟是如何破我的碧磷紫毒簹的?”

      “这……”

      秦明闻言微微有些迟疑,他知道独孤雁之所以会对这个问题紧追不放,是因为她身上所中的毒,老实说作为老师,他也非䆹常想成全自己的学员,于是先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即转头对王淼说道:“小淼,你——”

      鎐王淼也不是傻子,在秦明开口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不过他早就打好了腹稿,如何在不暴露两大仙草的秘密下,同时解答对方的疑惑。

      于是他轻咳了两声道:“咳咳,算了,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也无妨,说来还是我从独䩏孤前辈的苗圃中找到的灵感ᶱ。”

      “爷爷的苗圃?”

      独孤雁闻言辴有些不解,ꮧ独孤博的苗圃他小时候也经常去,只是由于自身对这些花花草草没什么兴趣,因此长大之后也就没怎么太关注,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去了一次就找到破解自己紫毒的方法?

      但是她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对方究竟是采用什么方法破解自己紫毒的貰,忍不왂住开口追问道:“究竟是什么方法?ᒉ”

      “你可还记得,独孤前辈的苗圃里有一颗半冷拌热的泉水?”

      “这我倒是有几分印象,但这和你破解我的涾碧鳞駍紫毒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老子就是借助冰火两仪眼孕育的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才实现的“水火不侵”之体。

      ׳ “学姐有印象就好,独孤前辈曾经对我说过,那口泉水蕴含了极寒与极热的力量,哪怕是他也承受不了。

      㣖因此我大胆做出了一个假设,那就是短时间内的温Y度极致变化,能够克制或者削弱毒性,并以此做了不少实验,实验的结果也证实了我的猜想。

      当然,虽然我并不能像夤那口泉水那样做到极寒极热,但我的第二、三魂环,让我能够勉强做到类似的情形,虽然无法抵抗独孤前辈的毒,但是对付学姐的碧鳞紫ㅮ毒还是绰绰有余了。”

      “居然是这样,就因为爷爷随口的一句话,就让你破了我的碧鳞紫毒!”

      这一刻,哪怕是独孤雁也不由地惊愕地看着对方。

      即 “随팧口的一句话?恕我冒昧,独孤学姐,你是在看不起谁呢?那可是毒斗罗,全大陆能在用毒方面超过他的,쏙绝对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你觉得对方会闲的没事干,就为了㑮浪费口水和你随口说一句话吗?

      不,绝对不是,那是看你顺眼釪,想提点提点你!至于你听不听的懂,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毕竟封号斗罗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呢霜!”

      看着一脸激动的王淼,迦独孤雁不禁ܠ有些狐疑。

      诶,是这样吗?

      但为什么我总茯感觉,爷爷当时就真的只耣是这么随口一说呢?

      ꚾ 看着王淼还一脸憧憬的模样,独孤雁身上忽然觉⽰得有些恶寒,于是贈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就算是这样,那我也是◱输给了我爷爷,而不是输给你!” 䳑

      切,死不认输的家伙。

      不过总算是将其糊弄过去了,就算后面独孤雁向独孤୬博求证,也就能证明冰火两仪眼有压制毒素的功效,而不会怀疑到两大仙草上끇去。

      最后鼶一场斗魂也随之落幕之后,秦明才将众人重新召集起来。

      ╽“好了,本次考核到닷此结束,我想大家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你们虽然有了长足的长进,但千万别忘了,在你们的身后,还有像王淼这样,年纪比你们小,但是䓁潜力比你们更强的预选队成ؑ员,只要你们稍微有所懈怠,那么他们就会将你们远远甩在身后,都听明白了吗?”

      羮 瞮 “明白!”X7

      看着咬牙切齿的众人,秦明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已是异常欢喜。

      “很好,按我之前所说的,全队除了石墨和泠泠可以休息一周之外,其他人3天之后必须在这里集合——”請

      “报告!”X2

      秦明话还没说完,忽然队内传来两声响亮的报告声,不由停了下来。

      “石墨,泠泠,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石墨抢先一步说道:“报告秦老师,我们皇斗战队是一个整体,因此我想和其他人一起接受您的训练!”

      “我也是一样。”

      秦明微微有些侧目,如果说石墨的提议在他的预料之内的话,꼂那泠泠的表现完全就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之前虽然他也试胥过很多办法,但是叶泠泠一直以来都与其他战队成员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这次怎么突然转性了?

      虽然有些不明白,但秦瑱明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于是点了点头,“很好,我很高兴你们终于有了集体的观念,既然你们主动要求,那么我就成全你们,郖战队所有人,休息3天,随后第4天一起进行魔鬼训练!

      以上,全员~解散!”

      话音刚落,王淼就“嗖”킵的一声,裹挟着水流冲出门外,眨眼间就化作一道ꞇ水柱消失在天边。

      那迅捷的速度,甚至连御风和奥斯罗这两名敏攻系魂师都没反应过来,릦眼看王淼已经不见了踪影,两人痺只好用微微有些发酸的语气说繞道:“真是的,这小子跑这么快干嘛㄀?难道我们຺还能不要脸地围殴他不成?”

      “就是就是,他这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看着继续耍宝的两人,其他成员不由地在心中补上了一句.

      不,你们就是这样的小人。

      见此情形,就连一向稳重的秦明也不由地老脸一红,自己的学生怎么尽出这种货色?

      好在众人都ᨩ没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秦明綩才摆摆手道:“行了行了,都散了吧。”

      众人三三痨两两텧的散去,独孤雁忍不住好奇地对叶泠泠问道:“泠泠,老实说我很意外鑁,你居然숲会主动要求和其他人一起接受惩罚,能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吗?” 

      叶泠泠淡定地回了一句,“没什么,只是想着大搅家训㥗练中难隴免会受伤,有我在方便治疗而已。”

      御风适时插嘴道:“是퀔吗?真是太好了!只要有泠泠在,就算秦老师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怕了!”

      “是吗?那如果封印了你的魂力,并且让你背上30公斤负重,绕着学院跑10圈呢?”

      “那个~我随便说说的,不用这么认真吧,秦老ᙈ师!”

      御风原以为是秦明,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奥斯罗在鹦鹉学璆舌,忍不住怒吼道:“靠,死豹子,我看你是活得撡不耐烦了,受死吧?”

      奥斯罗冷哼一声:“哼,我怕你不成,有本事来追我呀!”

      说着,他就开了武魂化身一道黑影,窜入了茂密的林中,在这种地形驙下,他根本不怕对方。

      “我去,你这个不要脸的豹子,엩有本事别往树林躲啊!”

      话虽如此,御风还是展开双翼追了上去。

      见此情形,原本有些郁闷的众人,也不由地露出了一抹笑容。 ⊵

      另一边,待众人全都离开之后,秦明才关闭了练习室,朝着教委会的方向走去。

      ͪ来到教委会,秦明刚要对三位옽教委行礼,就看到智林教委对自己摆了摆手。

      “行了,秦老师,这里没有外人,这些ﻵ虚礼就不用了,还是说说今天的情况如何吧?”

      “情况是这样的……”

      秦明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听完之后,饶是三位教委也不禁有些动容。

      智林教委略带感慨着说쥶道:“唉~虽然在知道那孩子越阶吸收魂环之后,我就有所预料,ந但万万没想到他쬀居然比我想的还要出色!”

      白宝山教委随即附和道:“是啊,不过天恒实在是太乱来了,明知道对方的第三魂技很强悍,居然不惜自伤也要逼对方使用,还好秦老师在,不然这可如何是好啊?

      相比而言,还是石墨比​较稳重,我看还是由石墨来担任队长吧!”

      然而智林斗罗却反驳道:“需要胡橩言!老白,我知道你看重石墨,但是相比较玄武龟的防御,天恒的蓝电霸王龙更能聚拢셥人心,更何况,区区一场斗魂失큿利就要换队长,这和兵家大忌临阵换将又有何异!”

      白宝山教委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不再多话。

      见此情形,梦神机教委赶忙打了个圆场,“好了,我们还是来说说王淼这孩子吧。

      本来他无故旷学半年,按照校规我们应该将他逐흷出学院的,但考虑到他毕竟事出有因,再加上秦老师和千语殿下为他求情,我们才破例给了他这次挑战机会。

      只要他能击败半数以上的皇斗战队成员,证明他这半年来并不是有所懈怠,我们就准许他入学,并且保留他预羘选队成员的名额。

      现在,他既然已经证明了自己,并且做得比我们预想到要好,既然如此,那该我们兑现自己的承诺了。뎂

      两位教委,对此可有异议?”

      “没有!”X2

      “既然如此,那就——”

      正当梦神机教委准备宣判的时候,秦明忽然开口道:“梦神机教委,请等一下!”

      梦神机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秦明,随即问道:“秦老师,还有什么事吗?”섲

      “梦神机教ྕ委,您之前也说緶了,既然王淼的表现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那么除了免责之外,是否还应该有所奖励?”

      “这——”

      ⌜ 三位教委不由地面面相觑,随后梦神机教委问道:“秦老师,你究竟想说什么?”

      秦明深吸一口气,随后道:“让王淼加入我们皇斗战队!”

      “不可!”X2

      这一次,就连一直意见不合텧的白宝山教委和智林教委也异口同声地反驳道。

      智林⫛教委语带不善︆地道:“秦老师,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我们保留王淼预选队员的身份已伞经是网开一面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白宝山教委也随即帮빚腔道:“就是就是,如果扗像王淼这样旷了半年课的学员也能加入皇斗战队,那我们还如蟂何服众?”

      秦明仍有些不甘心,“可是,以王淼的实力——”

      然而没等他说完,梦神机教委就㳊打断道:“好了,秦老师,我们能够理解你想要为自己学生争取最大利益的心情,但是也请你体谅一下我们,毕竟我们身为教委,必须对全体学员负责。”

      见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秦明无奈也只好作罢。

      “好吧,我知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