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清㭅晨城关外的原野上,本应该生长着一片绿油油的野草,在这个季节的清晨,掹野草上本已经附着露水,而今人的血水却取代了჆露水,只因为在这片原野上正发生着一场屠杀!

      没错,这根Τ本不是战争,这就是一场屠杀!为了能拖到援兵增援,军中的将ꍜ领要让这些百姓组成的农兵去送死消耗古狼兵的体力,拖到援军赶来。

      从ᶞ各地征集的农夫组成的不到万人的农兵却在抵抗着十ꥰ几万骁勇善战的古狼大军!这根本不是战ꅇ争,这就是屠杀。农兵们就是地里的麦子,被渖古狼大军这把巨大锋利的镰刀收割着,冲锋而来的古狼军脚下是数不清的爭农兵的尸骸。

      面对古狼大军摧枯拉朽的攻势,活下来的农兵们纷纷四散而逃,逃到城门门下。然而城门뢳早已被城内的官兵死死顶住,不管农兵们如此冲撞城틮门,始终无法打开。

      城门不开,唯一桉的生路也断绝了,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斥着无尽㊪的绝望,有些农兵已쯴经丢下了手里的锄头镰刀,放弃了抵抗。

      是啊,要他们这些没打过仗的百姓,此刻拿着一些干活的쪳农఼具或者깪做謲饭的菜刀蠥和十几万手持铁刀,身披藤甲,骁勇善战的古狼军作战,换做是谁谁都会绝望!

      在这样的时ꃙ刻,爂一个人放下手中的武器放弃抵抗,就会有十个人放下武器投降,十人之后就是几百人几千人。

      此时此刻,唯有张轶还保持着理ꫦ智与清醒,虽然他的心也十分地绝望,可他十分清楚放下手中的武器就是死路一条,那些古狼兵不会放过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拼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샃。

      膵张轶ꛩ对着农兵们喊道:“不要丢下武器,扔了手中的武器只会死得更惨,抵抗还会有生路!”

      为了鼓舞农兵们的士气,张轶强撑着疲惫的身躯,朝着迎面而来的古狼大军冲去。鹟他手起刀落,从一开始的时候,为了能尽可能的Ꞥ节省体力,张轶每劈斩出去的一刀都尽可能的杀掉一名古狼兵,可就是这样在杀了近百个古狼兵后张轶也体絣力不鸎支䄳起来,现在还有力气挥刀劈斩都是◘靠坚韧的意志强撑着。

      众人看张轶一梈人持刀拼杀古狼兵,看着那一个个古狼兵死在张轶的刀下,这给足了謫农兵们勇气,那些丢下武器的农回兵们也都陗从地上捡了起来。

      有农兵道:“横竖都是一౏死,爷们临死也要拉他们几个垫背的。”

      另一个农兵激慨的应道:“没错,死也要死的要人看得起!”

      擽 一众农兵们似乎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互相对视了一眼就拿着那些根本算不得兵器的农具对着古狼军Ꮦ边冲边呐喊着。

      “你们谁能活下来回去告诉我老馥婆和娃儿,他老汉儿我不是孬种,是个勇敢的英雄。”

      “我是六安镇王昌平,我不怕뢩你们。”

      “龟儿子弄死他们。”

      “老子日你们这群狗崽子们。”

      无麵数怒骂叫喊声响起,死伤一半的农兵们毅然朝古狼军扑去,哪怕前方明知是死,他们也要在这条死路上留下一个癐无法磨灭的脚印!

      那些古狼兵看着刚刚텍被他们打得溃不成军的农兵此刻像不要命的向他们冲来,不知꺕是什么给了他们勇气,敢让他们和自己再次正面迎战。

      面对死亡,只要是人睐都会害怕畏惧死亡。可有时候ᆬ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在某些时刻明明很害怕知道必死无疑,但却能挺身而上的豁出一切暖,也许这躵就是英雄?

      农兵们虽然在这一刻有了正面和古狼兵作战的勇气,可仅靠勇气也是无法打败那些久经沙场的古狼兵,相较之前,农兵们只是比一开始死的慢些罢了。

      张轶在斩杀数人之后连Ą连喘息不停,他真的快到了极限。看着漫天箭矢破空而出,无数졉人的鲜血尸骸꿈抛洒在半空,駅听着刀剑不断交碰响起连续不断的清脆声和人的哀嚎呐喊,以及战马的嘶鸣声,种种声响交织在一起让张轶感到头晕脑胀,耳膜作痛。

      㗄 “张轶哥张轶哥,你快䐕醒醒快穘醒醒。”

      石娃子摇晃着张轶的胳膊,在他꺴耳边不断叫喊,张㏝轶这才从昏迷的边缘中清醒过来。他拽着石娃子的胳膊,带着他躲避着一个又一个튲古狼兵的挥舞过来的铁刀,由于体力严重透支他无法精准的避开古抰狼兵的刀了,仅是霎那间,张轶的后背就挨中了两刀,鲜血顿时从后띙背倾洒癍而出。

      ↆ被张轶护在䎪身旁的石娃子见张꣐轶受伤,情急之下手中的刀狠狠刺壘进了其中一个古狼军的身体里,然后用力的拔出,一名古狼军就这样死在了他的手中。而张轶则是转身奋力劈出一刀,直接砍掉了另一名名古狼兵的人头。

      石娃子赶忙搀扶住张轶,眼泪流个不停䉋哭喊道:“张轶哥你没事吧,你㘵流血了䐀,你不会死吧?”

      张轶强忍背后的疼痛对石娃子摆了摆手道:“没事我死不崺了,我答应过你会护着你的。”

      ⨭ 古狼军的铁刀都ﻧ很锋利,若不是张轶背后的古刀格挡住了古狼军大部分的刀锋,恐怕那两刀直接就把张烕轶猝从中劈开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皮外伤。

      城内,那名一直未蠃曾露面的五境修为的将军在感知着战场上的一切,城外的一切情况好似都发生在他面前。而他也在这群没经历过任何战争的农兵中看到了别样的风景,也看到了其中那个不一样的人匦,那个人탛就是张轶。

      他感知着张轶每一次挥刀鴈,每一次腾挪避闪,每一次重重的喘息,他睁开ဿ眼睛有些意外道:“这个人是修行者䩎吗?一人杀了一百多个古狼兵,有点儿意思。”

      那名将军走出营帐,对营଄帐旁的护卫兵道ᗷ:㐞“传令骼下去,让那些农兵们撤回城内。”

      这道命令被偶然过来的一位副将听到,他急忙上前对那名将军道:“将军不可啊!此时古狼大军濒临城下,一旦开城门放农兵们入城,古狼大军的骑兵们便会跟着一拥而上啊!”

      将军闻言眉头稍稍一皱,然后道:“无妨,我亲自去。”

      퐴 城外原野上,古狼大军也动用了弓箭手,ඦ一时间虰万旌箭齐发Ẁ,如雨点般密集的朝农兵们袭来。

      ᮏ 张轶见状眉头紧皱,双目瞳孔顿时变ꓖ成幽뎆蓝色,他急忙对石娃子道:“快躲到我身后!”

      随后,张轶双手各持铁刀,以一种极➍不可思议远非常人的惊人速度不断挥刀,将无数利箭隔挡在外,这等惊人的忓挥刀速度以及精准度,万箭也不能沾其身!

      뤵 一轮箭雨过后,农兵只剩下不到三千人了,不过好在这橪时城门大开,将军下令撤退。

      瞧然而城门大开,农兵们涌入的时候,古狼军动用了他们的骑兵。

      张轶见状高声呼喊道:“赶紧跑!”

      做过捕快的张轶很清楚骑兵的厉害之Ử处,骑兵就相当于挃战场上最高的战力,能够有资格做骑兵的都是几百人中挑选出来的精兵。

      骑兵一出,寸草不生!骑兵最为厉害的地方,就是收割!

      收割人的性命!

      骑兵的速度很快,而且骑兵ꖀ所用的刀枪,论锋利程度以及品质远超步兵。这些农兵在骑兵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毫无抵抗,张轶正是清楚这一点儿才高声呼喊让农兵们赶紧撤退。

      챚 ⊙可逃就有用吗?骑兵的速度是步兵的几倍,眨眼睛古狼军駾千骑骑兵就已经杀到眼前,他们手起刀落如同切瓜割草一般砍杀着正在往城门内奔逃的农兵。

      忽然蒮,一道黑影从张轶以及农兵头顶上空略过,只见一匹战马从数十丈灞高的城楼上一跃而下,马背上赫然是一个身披盔甲手持长枪的将军。

      战ኙ马从城楼上飞下落于地上,一声嘶鸣惊得古狼军铁骑ㅒ原地不动。

      再一声嘶鸣,古狼军的战马见到那名将军胯下的战马后像是见到了极为可怕的事物,立刻甩下马背上的骑兵,瞬间古狼军铁骑是人仰马翻,而后四散而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