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种田重生>

      靖江城上空,浓郁的黑雾宛如纱布般将整座城包裹其中。

      单是这充斥着凶煞气息的黑雾,就令数万身体虚弱的凡人身困体乏,咳血不止,如同感染了瘟疫一般相继死去,遍地都是横尸。

      在加上天空中修士与凶神们激烈打斗产生的能量波动,又令数万凡人死于非命,尸骨无存。

      在这种程度的战争面前,凡人的性命和猫啊狗啊没有什么分别,甚至要更为凄惨。

      毕竟牲畜逃出城没有什么凶神会去理会,但是人类就不同了。

      即使没有修为,他们也能为凶神提供灵性,作为开胃小甜点还是不错的。

      在城墙上空,已经聚集了上百头凶神。

      虽然其中没有玄阳境的大凶,但不乏灵海圆满的存在。

      与之相对立的修士也有百余人,可就战力来说还是敌不过凶神,被打的节节败退。

      要不是山海宗带来了护城的阵法,恐怕此时已经全军覆没了。

      “不用怕,只要依托于山河落日阵,我们便利于不败之地,这些畜生是不可能进来的。”

      确实如这位山海宗的修士所说的一般,即使数十位凶神合力,也奈何不了这如同落日画卷,散发着灿烂金光的阵法。

      可惜的是,尽管山河落日阵坚不可摧,就算是玄阳凶神出手,也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击溃。

      但覆盖的范围却是太小了,只有一二里的范围。

      此刻阵法内挤满了瑟瑟发抖的数万百姓,然而还有更多的人被挡在了阵法外。

      众修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凶神追杀吞噬,虽心头不忍,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因为就算是他们走出阵法,也只有死路一条。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谈何救人呢。

      很快,苏鸿二人便赶到了靖江城。

      他们的身旁还有三位修士,都是在路途中遇到的。

      前方黑气升腾,有三四头凶神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要进入阵法,就得先突破这道防线。

      三个修士坎坷不安的问道:“怎么办?前面有凶神拦路,以我们五人的实力恐怕无法第一时间击溃它们。到时它们呼唤同伴,将我们围住的话,我们就插翅难飞了。”

      说话的是一位灵海二层的修士,在他的视角里,五人的修为普遍在灵海五层以下,而对面的四只凶神修为平均在灵海四层左右,的确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突围的。

      苏鸿却很冷静道:“别说了,这里已经是凶神力量最薄弱的地方,除此之外,再无其它路径可以进入阵法。”

      “信我的话,跟我冲便是!”

      苏鸿身上雷霆声大作,刺目的电流照亮了一方天地,宛如一条雷蛟一般冲向凶神。

      在见识过苏鸿力量后,孟浩对他十分信任,此刻自然是也跟着冲了上去。

      这也太莽撞了。

      几个修士看着他们的背影都是咬了咬牙,五个人都不一定能突破防线,如果他们此时不跟上,等只剩他们三个人时,就更没机会了。

      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苏鸿极为彪悍,配合着雷鸟,一人就打飞了三只凶神。

      而孟浩虽稍逊一筹,但也将剩下的凶神逼退。

      三人自然是大喜过望,这是遇到了大腿啊!

      苏鸿略感可惜的看了三头被它击飞的凶神一眼。

      虽然说自己打得过它们,但是灵海四层的凶神命有多硬他已经感受过了,并不是一时片刻就能拿下的。

      机会还多,苏鸿不敢恋战,对着阵法里的山海宗修士道:“我们是来支援的,放我们进去。”

      话音刚落,阵法便开出了一个只能让一人通过的小洞。

      五人迅速飞了进去,山海宗修士操控阵盘,洞口又恢复如初了。

      “我们要做什么?”

      看着周围许多修士都盘膝坐在地上,似没有事情干的样子,孟浩不由的疑惑道。

      “先等着,待人手足够时,再出阵返攻。”

      “原来如此。”

      孟浩点了点头,正准备打坐恢复下体力,这时熟悉的声音响起:“大师兄,终于找到你了!”

      苏鸿忘了过去,说话的是几个同样年轻的修士,他们穿着惊鸿宗的衣服,很高兴的走了过去。

      孟浩淡笑着点了点头:“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们,大长老他们呢?”

      “去支援雷铃城,围攻玄阳境凶神去了,这位是?”

      “苏道友,我在路上碰到的天才。”

      天才这几个字孟浩可很少用来评价别人,深知这一点的几个惊鸿宗弟子不禁好奇的看向苏鸿。

      苏鸿不骄不躁道:“我哪里是什么天才,孟兄谬赞了。”

      “哈哈,苏兄休要自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吴师弟......”

      苏鸿冲他们点头道:“你们好。”

      “天才兄好!”

      苏鸿:“......”

      有些无语道:“这么称呼我确定不是在给我树敌吗?你这几个师兄妹还挺幽默的。”

      孟浩哈哈大笑:“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苏兄不要介意。”

      苏鸿淡笑道:“看出来了,你们宗门的乐观和开朗应该是一脉相承的。”

      几人谈论了一番此行见到的事情,这时苏鸿看见了不远处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修士正旁若无人的在炼丹。

      苏鸿确认了一下,此人正是在炼丹交易会上卖给他金身凝血丹的女炼丹师。

      好巧,居然能在这里遇见她。

      不过苏鸿并没有上去攀谈的意思,两人之间除了买卖过一次丹方外,再无关联,倒是没什么好聊的。

      但苏鸿却被她炼丹的手法给吸引了。

      女修士无论是炼化草药还是凝丹都充斥着一种流畅自然的美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套流程下来,就如同水到渠成一般简单纯粹。

      似乎丹药就该这么炼,就要这么炼。

      与她相比,苏鸿依据丹书自行领悟的炼丹手法就要太过杂糅拙劣了。

      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不仅要浪费很多的时间,而且丹药的品质也要大打折扣。

      当然,不是说自己的炼丹方式就不行,毕竟适合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但许多不足和可以进步的地方却需要改善,去学习别人的经验。

      故步自封是绝对成为不了大师的。

      不知不觉间,苏鸿把她炼丹的动作和诀窍都记了下来,慢慢的与自己的炼丹方式融合,转化为了自己的东西。

      【你学习了一位炼丹师的炼丹技巧,炼丹经验+6%,炼神丹成功率+2.5%......】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