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免费3分钟影院

      “解语是有夫君,只是她的夫君早几年就过世了!”

      “此言当真?”

      “只是解语在他夫君临行前,发过毒誓,绝不另嫁他人!”

      “还不是一样?这更令人绝望!”贾诩多少有些泄气,自认为学识过人,长于心算,但感情这事是非自己所擅长。

      “你真心喜欢解语就可?”

      “嗯,这两天路上,我观察过,此女心窍,可为良配!真心喜爱!”

      “我如有一计助你,如何?”

      “少主不要框我?此誓言能破只能她夫君复活解其誓言,你如何破之?”

      “我只想问,如有小计助你,你当欲如何?”

      “此生惟少主为主公尔!”

      “我要提醒你,解语是良配,自她夫君去后,她赚钱养家,一家子有公公婆婆还有一子一女,嗯,还有她在春香楼做琴师,虽然从没被其他男人侵犯过,相信没有少被揩油,这你在意吗?”

      贾诩断言道,“不在意,真爱不会在意这些的!我倒是更为敬佩她,能撑这么久!这种毅力非常人能忍受的。”

      “好,其实很简单,两人交往,不结婚就行了!”张任后世很多这类的男女,不结婚,说白了就是纯粹**,双方只是身体上的慰藉而已,但是贾诩和花解语会更复杂,他们是已经有了一丝情感。

      “这如何使得,对她不公平!”

      “我帮你处理,如果她接受,你可以好好的爱她么?不可以真的欺负她,哪怕她年老色衰!”

      “少主能做的了主,但愿长倾心,她年老色衰,我依然爱她。”

      “好,文和先生!稍等两天,就会有好消息。”

      “谢,少主!”

      张任移动到几个姑娘的马车附近,张任趁着妙语出现,拦住她:“妙语,你交代我的事,我问过了,你能将解语叫出来吗?这事我想问问她。”

      “不准欺负姐姐!”妙语皱着看着张任。

      “呵呵,这里的人都是我的人,要欺负,你们四个都被我欺负了!何况我才多大?你想多了!”

      妙语咬了咬下嘴唇,想了想:“好,我去叫姐姐来!”

      妙语轻轻的溜进马车里,在解语手心里写了几个字,解语有点迷惑,但还是随着妙语轻轻的下了车,没有吵醒车内的窃玉她们,妙语领着解语到张任跟前。

      “少主,你找我?”解语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车里睡觉让自己的头发有点乱。

      “妙语,你还在这做什么?我欺负你姐姐,你难道还要陪着?”张任打趣妙语。让妙语娇羞不已,妙语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句话到解语耳朵里,有些异样的心情,今日多少有点意乱情迷,被那箫声拂乱心神,哪怕刚才梦境之中也在颠簸着,现在回想起来倒是让自己灵魂颤抖着。

      “解语,我们去那边说几句话!”

      “好,少主!”解语轻声的道。

      张任带着解语,往小树林边一个小池塘站着,看着张任和解语远去,妙语啐了一口:“他怎么这么讨厌啊!人家刚才只是想小便一下,另外一边人太多了,不方便而已,帮了他,还取笑我!”然后缩进一棵树后面蹲下来,妙语突然赶到一阵舒爽。

      妙语那水流潺潺的声音自然躲不过张任的耳朵,“这小妮子,原来是这样啊!”张任心里道,突然明白妙语的心态了。

      “少主,你找我来什么事呢?”

      “解语,我一直当你是我自己的姐姐,今晚你们琴箫合奏,委婉动听,没有丝毫隐藏情义,或许你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我当然知道,你想知道对方是谁吗?”

      花解语一愣,眼神中有些慌张和迷茫,赶紧摇头。

      “是……,算了,我还是不想知道了!”

      “为什么呢?”

      “我是已婚的,而且在我夫君生前发过誓,不再嫁的!”

      “如果,对方真心爱你,不在乎呢?”

      “男人哪会有真心?”解语在春香楼看的太多,嘴巴一套做一套的男人,心中当然早就不相信真爱了。

      “我相信他是真爱你!”

      “你又不是他怎么这么确定呢?”

      张任一时语塞,他不能将贾诩真心归顺说出来,在他看来贾诩这种心高气傲之人不是真心所爱,不会这么容易归顺的。

      “那么从他的萧声中你感觉到什么呢?”

      “傲气,心比天高的傲气,不愿屈服于人的傲气,此人必定才高八斗,学富五车!”

      “就这么一曲萧音你就能感觉到?”

      “还有寂寞如雪!”解语心有点颤抖,同病相怜的感觉。

      “姐,那么这么傲气的人,会为你愿意归顺于我,你说他是不是对你真心的?”张任索性敞开来谈。

      解语脸色一变,她当然知道这个男的这么做肯定是真心地,颤抖着嘴唇说:“可……是……我有誓言!”

      “如果我有一策,可以规避这事呢?而且不用你抛离子女!”

      解语抬头看着张任,“誓言也有办法规避?”

      “有,只是委屈姐姐了!他也已经而立之年了,有了夫人,姐姐在意吗?”

      “能帮得到弟弟的,姐姐可以去做!”解语话越说越轻,头低了下去,脸越来越红,最后的字自己都听不清楚了。

      “其实很简单,两人交往,不结婚就行了!两人相爱,何必一定要结婚呢?未来你就住在他家隔壁不就行了,但委屈姐姐了,未来弟弟一定为姐姐做主的!”

      “好,弟弟安排就是了,姐姐听弟弟的!”解语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几句话,可是声音却很轻很轻,然后整个人都脱虚了一般,但精神上却开心了好多。

      “那么到了长安,我就安排下来!”张任接住全身软下来的解语。

      “好!谢谢弟弟了!”解语轻轻倚靠着,真心感谢自己的少主,要知道自己的忍耐,或许某一天自己都无法克制,但这样的打算或许是最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