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婚快乐夜免费观看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过后,苏戮对面的几条人影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待到身前的石板完全开启之后,苏戮探䘘着脑袋望着空空如也的石室怅然若失䔧。

      这不符合常理啊,刚刚我还听到有人在石室里说话啊,这才多大会儿的功夫,人呢?都折服于我的官紗威ᘽ,被我吓跑了?

      苏戮绕뭅着这间不算太大的石室逛了一圈,别说륥是人了,连只老鼠他都没有见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苏戮倒是翻出来了不少模样奇奇怪怪的工具,당以及一把嵌满了铜钉的条凳,条凳一端还捆着几条沾染了血迹的犕铜锁链,苏戮还未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儿。

      熜刑具?

      苏戮不是个傻子,典狱司奉谕旨监礼治,虞城县每年发生的重大案件不下百件,为了将这些案子一一堪破,有时候免不了采取些特殊手段,苏戮对此并不惊讶,슨他惊讶的是,这里刑具种类之丰富,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只能用쬉一句“卧槽”来形容,쯮

      ׀

      “之前没见过这些东西吧,这些可都是狠家伙,怎么样,害怕了?”李子健跟在苏戮身后下了密道,语气有些玩味的说道,苏戮从中甚至听出来一丝调侃的意味,可见苏戮这家伙把他气得不轻。兔崽子,若不是李大人我当机立断将集合时间提前了两个时辰,非得让你坏了大事不可。

      可事实往往并不如人所愿,苏戮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李子健一眼,要不是看李子健上了年纪,下台阶꤇都有些吃力,苏戮早就上去抽他大嘴巴子了。

      䣎 “浅了。”苏戮懒得理会他,扭头从条凳上拾起来一副木制的拳套戴在手上,还成,大廨小正合适。

      看着苏戮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样子,李子健一拳砸在了石梯口的机关上,天工坊的机关多数都是用墨石所制,坚硬无比,怎料李子健有功夫在身,皮肉筋骨不比墨鈤石软上多少。只听得“咯嘣”一声,瑓机关被他砸出了一个一指来宽的裂纹,这可把李子健心疼坏了。一两,再从这小子的俸禄里多扣一两出来,赔我W的㘁密道!

      不过常年身居高位,李子健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浅了,你说浅了?什么东西浅了?”

      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看不出来我心情不好吗?苏戮撇䩨了死缠烂打的李子健一眼接着说:“目光浅了,目光太浅了。大叔你知不知道我苏戮做官之前是什么出身?”

      웅 说起㺩苏戮的出身,李子健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毕竟之前他没少去赵府头家中蹭饭,他最爱的几道菜其中之一就有小翠亲手做的红烧肉,那滋味儿,啧啧。一想到红烧肉,李子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眼前无视自己的苏戮,㺑强压着心中的怒意。

      “当然知道,我听赵府头府上的丫鬟提起过,西城城门之外两塓里地左右的青阳街,有家杀鸡在檨羊的屠户,苏大人是屠户出身。”

      “小翠?不错大叔你还不傻,䧦”,苏戮夸了李子健一句,这话落到ௗ李子健的耳朵里可没有半点夸奖的意思。苏戮双手不停,鐄不断地敲击着身前的墙壁。“知道我是屠户出身꜁还问,这些刑具跟我平日里杀석鸡宰羊用的有什么区别,我说你目光短浅你还不信。”

      剎 “你……”

      李子健,你还有要务在쎳身,没必要跟他个黄口小儿争辩。李子健黑着脸扭过头去不再说话,튷听着苏戮一拳拳砸在墙ᵅ壁上,几次控制住自己不能出手教训这个小子。

      胟 苏戮可顾넰不上那些,椭在敲打了不下猎二十块石板之后,苏戮终于找到了这件石室通往地牢飅的机关。一拳下去ຽ,石板深陷,苏戮身侧,一块一人多高的青石板突然变得透明起来,苏戮迷迷糊糊的看到石板之后露出来一间空荡荡的牢房,三两个明晃晃的人影被铁链捆着绑在石墙之上。

      “咦?这是……”苏戮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近乎透明的牢房,冲着李子健竖起了大拇指,“大叔,还是你们典狱司会玩儿。” 촲

      这是啥,行刑直播?若是牢房里关押的是女囚,这也太刺激了……苏戮浑身一颤,两只䎀眼睛抐几꛷乎喷出火来。“我怎么就没想到,典狱司竟然如此开化。”

      混账东西ꋶ!

      捰李子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苏戮,赶忙跑໿上前去,拉开了苏戮按在石板上的拳头,在距离这道机关不远的第二块石板上用力按了縧下去。“别瞎想,这是典狱使暗中观察㯵犯人的囚室᛽,只有极少数嘴硬的갫死鸭子才会被押到这间囚室来,这还是中都的典❱狱长大人传下来的法子,整个凉州府的典狱司都已经普及了。典狱长大人层说没有一个犯人是每天十二个时辰都能够保持清醒的,有了这间囚室更方便我们观察囚犯的一举一动,有些谎话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李子健说话的同时,랝透明的青石板又恢复成原本土黄色的石䎻墙,一条暗道缓缓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那女囚ᰌ呢?”苏戮的眸子亮蒦晶晶的,这还是他整晚第一次正眼瞧李子쓗健一眼。

      “在典狱使眼里,囚犯并无男女之䡆分。女囚自然也䶖,”李子健说的一本둉正经的,要不是他在说话时盯着那间“透明的”囚牢吞了口吐沫,苏戮差一点就信了他的话。“女囚\自然也没有区别。”

      捠苏戮对李子健的话表示鄙视,什么“并无区别”全他娘的顀是典狱司一派胡言罢了。

      狗官!无耻!

      不过我很喜渭欢,苏戮的表情精彩极了,似焗乎已经预料到不久的将来他在这间石室里“审讯”女囚的样子。

      “咳咳,正事要紧。”好在李子健的一声轻咳换回了苏戮풩纷飞的思绪。苏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也不多说些什么,迈步向地牢之中走去。

      …㐟…

      鼵 “吴师爷,不是说前两波兄弟早就被安插在大牢各个牢房之中了吗?怎么这一路看下来,我一个都没认出来呢?还是说他们都在第三层啊?”

      虞城县地牢负一层,刘洪走在吴闻啼身后边打ᡷ量边询问道。此次行挴动,典狱司的典狱使算上李子健在内共计三十九人全员出动,这三十九人被分成了三组,分别由两名上等典狱使以及李子健这个典狱司司輚长亲自带队。

      㼕除去李子健这一队负营责巡逻ꍽ之外,其余的两队人马在ⳤ早些时候便已经通过䣋密道悄悄潜入近地牢之中,或是两Ɖ三人一起,或是单独行动,早安插在了一间间ナ空牢房中,假装囚犯,以求杀虎头蜂一个措ǖ手不及。

      吴闻啼对身后的傻大个早就퀹见怪不怪了,无奈的说道:“都说了是秘密行动,扮成囚犯的样子,要是这还能让你给瞧出来,那咱们典狱䣔司也就白混了,放心吧,梁晃的易容术师从典狱长大人,听说前不久被召集去中穩都,突破了九品才回来,现在梁晃可是有着八品魔徒的水平閞,莫说是你了,即讁便是李司长在此,能看꺵出梁晃易霆容术的可能性也不大。”

      对于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发生的任何事,吴闻啼묬都是一清二楚,再者说梁晃是什么人,当今虞城县典狱司唯二的两个上等典狱使之一,李子健左膀右臂一般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吴闻啼自然ӎ格外关注,别说是前些日子晋升八品魔徒了,就算是问他梁晃家中四代之内的人物关系,吴闻啼也有自信对答如流。

      没办法,谁让我吴闻啼号称是虞城县吴师ᑜ爷呢。想到这里吴闻啼不觉有些沾沾自喜,在他墴看来,下一次典狱司若是再发生变动,要么李司长高升,要么梁晃被招鋻入军中,下一个晋升上等典狱使的人选非他莫属。

      “梁晃这小子,还是个屁大点的娃娃那时候就跟我屁낊股后面,屁颠屁颠儿的美着呢,现在可倒好,老子混着混着反倒是不如他了。”一提到梁晃,刘洪也縩是唏嘘不已,当年住在自家隔壁的小屁孩儿,如今成了自己上司的上司,纵使刘洪再怎么大大咧咧的心里也不会太舒服。

      又提你这些破事儿。吴闻啼翻了个白眼,刘洪这家⪑伙做事不怎么过脑子,因此他可是㯟得罪了典狱司中的不少同僚。吴闻啼懒得再跟他掰扯,出声制止道:“行了老刘,甭管쫛以前如何,梁晃现在是上等典狱使,是咱们上司,他的事你还是少提。”

      “那好吧。” ♤

      “哦对了,还有,刚刚在一层,牢房里尽是些偷鸡摸狗之辈没什么大人物,我不管你,一会儿下到二层三层了,你还是ᤓ少开口为妙,等过了今晚拿住虎头蜂,咱们兄弟分了银子,师爷我带你去临水楼赏月去,听说那边新来쵳了两位班主,那身段,那模样,着实美艳的䥑羡人。”

      临水楼……

      刘洪闻言,立马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虞城县的老爷们哪一个没听说过临水楼的艳名,其中的两大班主更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听吴师爷的意思,最➚近似乎又新来了两位班主,若是有幸得见四大班主同台,啧啧啧。刘洪单是想到这里,就不由得笑出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