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白给是必可能白给的。

      秦安安态度明确, 鹰雕给了她个‘你真是不识货’的眼神,将自己的羽『毛』又收了回去。

      接着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堆秦安安听踽不懂的话。

      亱“它说你愿意换它的羽『毛』,它箇可以拿其他交换, 比如说送给你一只它们族中有修炼天믪赋的幼崽,追随在你身边百年。你只需要在这百궹年间,每个月给它一瓶灵『药』就行。”晏君泽翻译到一半,ୡ 都忍住觉得这鹰雕太有生意头脑,这要是个人,他肯定立马发oꋄffer, 招到公司䢑销售部去上班。

      ⥩ “我要你族中幼崽干嘛……”秦安安上这个当。

      她可听章琳、章璐姐妹俩说了,从别墅区带回来的那只小鹰雕, 这段时间一直襢在部门里养着,每天吸纳办公室里的灵气,吃部门培育的灵植。据说眼前这只化灵境鹰雕,在邢部长提出留下小鹰雕时, 直接痛快地点了ఊ头。

      这事儿表面上听着错。可实际思考一下,就能回过味儿来, 小鹰雕修炼到蕴灵境, 少说也要一二十年,这就相当于帮人义务带孩子。

      按照鹰雕对她说的提议, 光是义务带孩子,蕍还得倒赔出去一百年的灵『药』。

      简直血亏!

      “我需要你族中的幼崽为我做么, 你如果诚心想交换灵『药』, 如说点实在的。”秦安安的态度比一开始冷淡了一。

      她安抚地拍了拍腊月的头, 从冰箱里拿出一颗苹果,让它趴在客厅的软垫檖上吃,自己则坐在沙发上, 等鹰雕答复。

      鹰雕似乎在认真思索,还有么能썓够拿出来交易的,时而『露』出一副肉⇂痛的神『色』,等芎腊月一颗苹果啃完,它才再次开口。

      “它可以拿木料换灵『药』,都䀵是它祖辈积攒的好木料,可以在上面刻阵法、符文。”晏君泽觉得这个提议还有点靠谱,但出于对“生意人”的认䘓知,还是朝秦安安提醒道,“你问清楚它想怎么交换,多少木头换多少灵『药』,别被它绕进去。”

      秦安安在识海里说了句宂,“知道了。”

      同时对鹰雕얾点点头,“你把韪木头拿出来看看吧。”

      鹰雕微微张开双翼,腹部的羽『毛』散发出几分光泽玃,紧接얻面前的地上就多出了十根大小、粗细各相同的木头。

      有几帟根秦安安在㔂部门里见过,和鹰雕拿出来让许教授做鸟窝的一样。

      只有两根,看上去比那些更好一。

      崻秦安安是根据木头上附的灵气浓郁程度来判断的,她又凑近,蹲下௣身仔细观察,很快便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是错误的。

      这十根木头中,最好的是灵气最重的,而是一根接近玄『色』,表面完全没有溢出一丝灵气的木头。

      秦잡安安越看,越觉得这木料十分熟悉。

      忽然想起,当初在大宅花园里挖出的那块木牌。

      她将手伸入衣兜,神识探入锦囊,那块静悄悄地躺在锦囊角落的木牌,也是这样的颜『色』,无论从纹理还是质地上来看,都和眼前的木料一模一样。

      秦安安倒抽一口冷气,慎重问道,“这根木头,﮻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鹰雕看了䦠一眼秦安安指믤的木头,૮姿媂态有得意地发出几声低啸。

      “都是它祖上积攒的。它夸你眼光错,这是里面最好的一,它那里也没有几根了,你要换的话,二十瓶灵『药』可以换半米。”晏君泽不能判断☠木料的好坏,但根据秦安安的情绪波动詬,也能猜出这木料是一般东西。

      东西好归好,按照生意人的思路,第一次开价肯定是留出了还价余地的,“安安厯,你照着一半砍价试试。”

      秦安安最终和鹰雕商量好,用十二瓶灵『药』换半米木料,她手里暂时没那么多灵『药』,先给两瓶作为订金,剩下的下个月初再一起给它。

      对于秦安安来说,交易倒是其次了,她更关心另一个问题,“蜈你知道,这木料除了你这里ซ以外,还有哪里有吗?”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或者你之前,羻还给过其他么人吗?”

      鹰雕微微摇晃脑袋,接着眼神里流『露脻』出几分愤怒。

      Ћ 晏君泽翻译它的叫声,“你挑中的这木头,是它族中已经作古的旋筑境前辈亲手养出来的,别的地方没有。本来有一大片,귒二十多年前它闭关冲击化灵境时,被人偷偷砍走了大半,后来它就把剩下的全部砍断,自己收起来了。”

      秦安安心底“咯噔”一下。

      她猜测的果然没错……

      刻制識木牌的გ另有他人。

      依楚云萍的本事,绝无可能潜入編鹰雕闭蕔关的地方,安然盗走木料。

      如果盗走木料的人,才是真正炼制出木牌的人,澅那么这个人至少ꑨ拥有炼气后期的实力。

      良久没有出现过的安感,再次涌上心头,秦安安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思考。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他潜藏在楚云萍等“棋子”背后,无法正面对决国家力量,又敢直面化灵境鹰雕,只能趁其闭关时行偷窃之事……不正是说明,他其实也没那么强大?

      “安安?”晏君泽关心的声音在识海里响起。

      乂秦安安回过神来,鹰雕已经将两瓶灵『药』,和其他木料收了回去,只留下秦安安交易的那一小截还放在地上。

      而它自己,知何时已经缩小了一圈身形,坐上了厨房中岛台前的高脚椅。

      刚才被它收起的那根羽『毛』,又飘了出来,落ᅳ在水池旁的台面上。

      쇌它斜眼看了看水池里的螃蟹,又看看秦ꃒ安安⭯,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它要用珍贵的友谊,交换这一顿饭。

      Ễ 秦安安被它这样子逗乐了。

      也知道堂堂化灵境灵兽,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这“有便宜占是王八蛋”的流氓思想。

      她收起那根羽『毛』,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扭头问,“雕兄,你想吃点什么,有忌口的吗ྐ?”

      事实证明,化灵境灵兽百无禁忌,胃ℷ口倍儿棒,吃嘛嘛香。

      秦安安做了一锅香辣蟹,有三分之二都进了鹰雕的肚子,剩下两道鱼做的菜也没少吃,倒是青菜一口没动。

      已经从水晶珠里出来,正泡在水池子里,吃奎生蟹肉的晏君泽,忽然觉得味同嚼蜡,颇为怨念地看鹰雕扫『荡』完一桌美食。

      他在识海里悄悄问秦安安,“你说等我到了化灵境,能有它这样的味觉吗?”

      秦安安想了下,安慰道,“应该不用等化灵境,你就能回到自己身体里了。≫”

      晏君泽想想也是,顿时觉得嘴里的蟹肉比刚才香了。

      都说华国人的友谊,很容易在饭桌上开展。事实证明,华国灵兽也和人一样。

      这一顿饭吃下来,谈交易时剑拔弩张的气氛没有了,他们和鹰雕之间的关系融洽了少。

      㾿从雕兄口中,秦安安了解到这个世界灵兽的情形。

      能够开启灵智的动物很少,迈入蕴灵境,真正开始修炼的更少。至于化灵境修为以上的灵兽,压根就没几个。鹰雕自己生活在云省一带,附⁡近一带就属它修为最高。

      ඐ比它修为高的,它只知道两个,一个是生活在长白山一带的雪山狼,还有一个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海龟。

      丸 鹰雕自己也竀没见过湴那只老海龟,听祖辈说,海龟上次睡醒的时候,还是明朝。

      许教ꂠ授出题的效率极高,转过一个周末,周一中午,就把名单上的所有学生喊去阶梯室。

      秦安安승过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开始答题,푏她在门口碰上了同样来观察这学生的邢部长。

      邢部长学了퐶从楚云萍那拷☼问出的望气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教室里的学生哪个身具灵根。

      一见秦安安,赶紧朝她招手,“秦同学,你也来看看,这室里的学生有没有能修炼的?”

      秦安安从教室后门进去,这里面有几个是她认识的,还有一部分有眼熟,可能是在小院里遇到过的学长、学姐。

      她散开神识覆盖住所有人,却没有从这人身上感受到半分灵气。

      坐在最后一排的侯ᐹ逸阳,注意到秦安鲅安进来,还以为她和其他人一样,也是进来答题的。

      见她两手空空,就从自己笔袋里拿出一支签字笔,朝她比划了两萪下,示意让她接着。

      秦安安对他轻轻摇摇头,用口型说了句‘我考试’,便从后门退了出去。

      对邢部揲长道,“我也没有看出,拥有修炼资质的同学。”

      “哎,那我等⤓下再拿测灵尺试试。”邢部长特意将部门仅有的两件测灵仪器之一带了出来,这也好明着测,只能等下让学生们一个삈个去隔壁馸交卷,쒗将测灵尺放在卷子旁边,偷偷测一测。

      考试还在继续,秦安安拿了一份卷子,许教授出的题乍一看算难,但按照常规思路是解答出来的。

      㑠 邢部长站在旁边扫了一眼,确认都是他看懂的问题,就聊起别的,“上回那位雕뿺兄,还留在部门没走。这几天,天天跟小章他们吃宵夜,昨天晚上整整吃了三只烤鸭,胃口可真错!”

      这雕兄……还蹭吃蹭喝,蹭上瘾了。

      过秦安安觉得,邢部长会让鹰雕白占便宜。

      果ྲྀ然,接着就听邢部长说,“我看它也没什么想走的意思,要秦同学帮我问问它,愿不愿意留下来在部门颶任职?待遇么的,都好商量。”

      “行,我下午回部门问问。”秦安安顺口多问了譵一句,“那部门给它么职务?”

      “自由度高一点,待遇也高一点。”邢部长想了一下݋,决定道ଡ଼,“顾问比较合适。”

      秦安安:……合以后大家还成同事了。

      趁室里还在答题的功夫,秦安安先回了一趟家,抽时间调配了两瓶灵『药』。

      等她弄好,正好跟许教授和邢部长一起回部门。

      测灵根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名单上的人果然都没有修炼资质。剩下的只能看,谁的答题思路更能入许授的眼了。

      回到部门,秦安安跟邢部长,找到正在吃生鱼刺身的鹰᪭雕。

      ̨ 邢部长把刚才那套话又对鹰雕说了遍,鹰雕思考了一小会儿,就同意了。然后叽叽咕趇咕说了一⭸堆条件。

      ᔼ ﲿ 秦安安照着晏君泽翻译的,一句句复述ሳ出来,大致意思就是,如果它在附近,会配合部门行动,▸但部门不能强制要求它执行任务。并且,部门需要每个月给它发工资。ና

      它用不了钱,这个工资可以兑换成它想要的东西,由部门买好直接给它。

      特殊部鵂门的经费还是挺充足的,邢部长大手浮一挥,给雕兄开出两万一个月的津贴。

      第一个月的,被雕覎兄直接兑换成了附近酒楼的招牌菜,每样都要了好几份,工资卡直接见針底。

      㝲 酒楼服务员来送菜时,还以为是单位给员工订的晚餐,跟前台开⋀玩笑说,“你们这单位待遇挺好的。”

      깈 结果第二天一早,部门里就不见了鹰雕的踪影,连带着消失的,是摆了满满一会议室的烤鸭、叫花鸡、油焖虾、松鼠桂鱼……

      雕兄它,竟然带一个月的“工资”跑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