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7在线

      “嘛,原来我还是有姓氏的啊。”

      䬽 抬眼看着眼前一户建制式的住宅,泉从兜里掏出钥匙对准插入,略过门边멏绿植边墙砖上立뱗着的牌子——上面写着两个规格标准合体的汉字憿:“榼白川”。

      白川泉走进房子,打开灯。

      ……ﲎ意料之外的宽敞껛。

      “虽然从外面看就觉得这栋屋子挺大的,不过,这样子真的好么?”

      咗 换上ơ玄关柜上全新的拖鞋,白川泉走进屋子,首先入眼的就是一张正对着电视的软㩚沙发,上面工工整整地摆放着几个抱枕。

      Ⲝ䚒 ڳ长沙发背后的置侵物架分隔坩开用饭的实木长餐桌。

      旁边是一个用玻졽璃门隔开的大厨房。玻璃门边上,是绿植繁茂的一个小花园,铁质的护栏攀爬着许多攀缘植物,每一寸空间都物֠尽鞢其用。 꿬

      癤客厅的另一边,则是小杂物间和一间一尘不染的大客房——被褥同样ႊ已经平整铺ꢬ好。

      走上二楼的楼梯,楼㔮梯下方是沿着楼梯形状修建的木质平台,平台上还没被摆꟮上任何东西。

      饶是现在看着,白川泉也能想象到时候此处摆上收藏的小物品时的温馨场景。

      二楼有茶室,草黄色的榻榻米一块块地铺在地面,茶具在玻璃柜中摆燫放整啦齐。

      ꠭ 茶室边是一间打通摆满书的书房쓪,鳞次栉比的书脊排列在书架上,在临窗的一侧,有着褐色的书桌云,竖立的台灯放在桌子边缘。

      엣 书房的边缘才是两间客房。主澔卧和侧卧则是在另一侧。

      柔软的地毯铺满了卧房地面,拉遉开遮光崡的暖色窗帘,就可以让落地窗阳台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张躺椅安静待在阳台边一角……

      一切都是一副贴心考虑准备好的模样。

      ꓑ然而,白川泉却并没有那么开心。

      ——这不是白川泉想要见到的模样。

      “……”

      晃晃悠悠找了一圈,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讯息,白川泉走回客厅抱起一个抱枕懒懒地窝进了沙发,顺手打开电视。

      ᓡ刚刚放下遥控器浠,再次意识到一个事实,白川泉的心情更加恶劣了——

      겼连遥控器都正好放在自己顺手的位置,布置这所房子㨘的家伙还真廠是了解自己啊。

      퉈 明明整个房子显示的都是面对볘房子主人白川泉随时可둢以“拎包入住”的讯息,白川泉的心情却根本好不起来。

      “我想要的,可不잂是这些啊。”白啻川泉看了眼手机屏幕上自己的倒影,闷闷不乐熄灭了亮光。

      ඡ 尽管这房子的布置很贴心,白川泉并不想这么消受。

      太干净了。

      他没在这栋本该被人生活过的房子里,找到任何人生活过的气息。

      明明是极具生活气息的布置,整栋住宅却干净得不正常。

      被褥平整看不出一丝褶皱,各个家具各就其位,即便是强迫症生活的屋子,也웇不该这么“整洁”。

      这种感觉,就像是兴致勃勃去找一个宝藏,却发现找到的宝箱盖子没锁,尽管在宝셰箱里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也不由怀疑这个箱子原有的宝藏并不该是这样。

      这简直不像是人生活过的屋子。

      “啊䛤……”

      悠悠叹气,白川泉站起身,认命地走进主卧浴室换上拖鞋。쀁

      蒞“算了,不想了。反正什么也不记得。”

      白川泉打开淋浴头,淅淅沥沥的温暖水流沿着少年䎉单薄的身⏾躯流泄而下,吞没了白川泉不甘心的嘟哝声:

      “总怀疑这屋子♊是系统亲自收拾的……这除恶务尽、灭杀后路的风格……”

      本想回来找些原主的生活痕迹,却发现房子里的一切都被处理过的白川泉拖着忙活大半天疲惫的身躯换⸼好里面的T恤,把自己埋入了羽绒被的柔软之讙中。

      “晚安,系统。”

      白川泉困倦地轻声道,陷入了更深的梦境。

      ……

      于此同时,深夜的横滨街头,武器与血气依旧漫无目的地飘荡。

      在斗争激烈的牰地区,枪弹与人类走动的声音从未停歇。

      织田作之助行走在黑暗之中。

      街边的路灯早在斗争最开始那一段时间被击碎了。

      ꑰ横滨市的訆政府即便财政再富裕,也不可能在这场斗争尚未落幕的期间,出资修建这些馿公共设施。

      핵 更重要的是,这也是政府部门在日后向这场斗争残余活下来的组织,要求索取重建资金的大好证明之一謥。

      织田作之助走的是姽人并不多的훒小道。可在这些激烈地区,即便是人少,也并非不可能遇不上人。

      ᕛ尤其是——

      敌人。

      黑暗中射出的流弹在织田作之助脚边留下一个弹坑,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地正处于织田作之助皮ꑺ鞋边缘。

      뜦 织田作之助没有理会,脚步不变地穿行通过这片区摥域。

      一片黑暗中,戴着夜视仪的黑道成员,处于斗争残杀中的人们㰜,只能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极快地穿过了他们的阵地。 霠

      “大佐干部쾆。”

      오中年男人脚벿下的土地一片黢黑,并非是黑暗下影子的颜色,反而类似倒满了矿物燃油后的土地。

       织田作之助踩上那片䖰黑色的土地,步履平稳地走到黑西装外套脱下,坐在废墟下方抽烟的中年男人面前。 歮 輲

      “太宰准干部让我来告知您一琒声,”织田作젌之助道,“‘白麒麟’,已经出现了。”

      Θ

      “行,”中年男人ᥜ手臂上包扎着绷带——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脱下外套,声音沙哑,“和那家伙⯃说我知道了。”

      织田作之助颔首,转ෛ身就要沿着来时的路离去。

      “你。”

      身后中年干部沙둪哑的声音叫住了织田作之助,“等一下。”

      看着目光沉着回头的酒红发色青年,大佐干部的眼中闪过满意神色。ᘉ

      㫗 “有没有兴趣跟我干?”

      大佐干部道:“太宰他终究还年轻,不会那么ꕇ快升职。如果你跟随我,攠升职的凍速度会快很多。”

      “我没在港口黑手党各个队长和精英名单中见过你……”大佐干部闷闷笑了一声。

      “太宰那小子的确很能干,总是能找到你这样的人才。”

      퀜“现뿾在来ဋ我这里帮忙,这次斗㳹争结束,我䷎可以保证你至少能统领一个小队。ᵌ”

      “这样吗?”织田作之助面色沉静,没有因一位港口黑手党权力顶端的人物,五大干部之一的承诺和招揽而有떖什么变化。 ᘒ

      “大佐阁下,您应该会失望……”

      ฅ织田刵作之助坦诚道,语气坚定。

      䉒“我不会杀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