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集评论>

      萧寒等人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原地等待。

      毕ᮾ竟离京城如此之近的驿馆遭遇¥到了一场械斗,而且事关燕国七皇子,相信不久便有禁军过来接应쿨。

      毕竟从袭击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时퀞辰而已,

      算算甅时间,就算是快马黸加鞭叏的话,禁军到来也得需要个五六个时辰,

      说趿不定得等到媥明日一早了。

      车驾除了轱辘以外,其他的还算完好,今晚,萧寒就在车驾里睡了,毕竟遮风挡雨嘛。

      鬼谷七怪也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陪萧寒等人一起等待接应,

      天色已晚,车驾旁自然点起了篝火,

      七怪跑江湖习惯了露宿野外,身上自然多少带了些肉干啊、面饼之类的。

      汪司礼则是在篝火上支起了一口锅,烧着热水,

      朲毕竟萧寒对生活还是有追求的,车驾内自然放有一些徒生活用品,

      믙虽然在打斗过程中,陶碗䙧有所损碎,不过倒也能够拿出五六个可用的。

      “刘伯伯,你们这是准备进京么Ŕ?”萧寒将酒袋递给酡刘过道“百苏酒,暖暖身子”

      对于﫴刘伯伯这个称呼,刘过自然不敢当,但见殿下执意如此称呼, 

      刘过心中倒也舒畅,毕竟受的了一깑位皇子的尊敬呢。

      “多谢殿下”刘过接过酒袋后,顺下一口后,将酒袋递给了其他六怪렿。

      “三个月前,鼎剑阁被血洗,全阁一百二十余人只有鼎剑阁阁主之子卢一峰幸免,

      卢一峰在我大燕武林年轻一代里也算是翘楚了,未到而立之年便已达到五品境界,

      那鼎剑阁的幻影剑法更是被其融会贯通,

      몎同辈之人里,能与之相较的不过一手之数。”刘过的言语中,不乏对这卢一峰有一些褒奖。

      笑沙弥謾涂乐喝了一口百苏酒,砸吧ލ砸吧嘴,似是要将这味儿品味个干净“殿下有所不知,这卢一峰在江湖中还颇有人望,这次召集武林中众多英雄去那赤炼山庄一聚,便是他的手笔”。

      “就他能有这威望?”酸秀才申时行冷哼一声“还不是借着他母頲家赤炼山庄的名气”

      “这赤炼山庄?”쳵萧寒从未听说过这赤炼山庄。

      妙空手杜如晦笑着向萧寒拱了拱手“殿下,这赤炼山庄在云州淮阳郡内,算是郡内举足轻重般的存在,

      赤炼山庄庄主赤练仙子云鸳歌可是七品高手,在江湖中颇有人望,ᰫ

      她还是那卢一峰的姨母”

      “一夜之间屠尽鼎剑阁的人……”萧寒撕下一块儿肉干噟塞进嘴里咀嚼道“那得有多厉害”

      刘过摇了摇头“鼎剑阁阁主卢泰安、副㦶阁主陈有华都是六品高手

      就算凶手是七品高手,这二人要是真心要逃,那也祩能逃掉,

      所以凶手很有可能是八品及以上的高手。”拤

      萧寒皱了皱眉“那这卢一峰召集大ꥫ家聚在一起干啥?一起找凶手么?”

      “听说那个卢一峰已经找到了凶ᄎ手的证据뜪,到时候一并将证据拿出,号召天下英雄共同讨之”说话的是金蛇锥林小曼。 싇

      萧寒打着呵欠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向面前的七怪拱手道“叔伯们,䌀林姨,你们早点힋儿休息”

      “㭘殿下客气”七怪起身向萧寒行礼道。

      啪萧寒转身走进没有轱辘的车驾中准备休息了,

      枢 汪司礼自然是将车驾的门帘拉好后,将双手揣在袖子里,靠着车驾旁双眼微眯,

      而幽姬也是ⷉ靠在车驾旁,抱剑小憩。

      两人隐隐间将萧寒护在安全范围内,此间举动自然是逃不过七怪们的眼睛,

      但他们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尊重什么的,毕竟Კ人家是皇子,睡觉的时候有两个护卫守在边上,

      实属正常而已

      倒是他们七人也算懂事儿,寻了一个㽝远离萧寒车驾的地方,各人寻一棵树入睡,这对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冬季野外露宿,生火是必然的,不然就真픮的睁不了眼了。

      好在冬季干燥,一些枯枝倒是好找,七怪又寻了一些枯柴将篝火点了起来,

      然后各自用自己最舒适的姿势缓缓入睡,当然也有两三人轮值守夜。

      笑沙弥涂乐拿着萧寒给的酒袋来到刘过的身边打着呵欠道“大哥,这七皇子……”

      “我知道……”刘过看向ꁤ萧寒所在的车驾深思道“你肯定是在纠结我们这样做是否值得”

      “……”笑沙弥涂乐愣ů住了“不是大哥,我只是想说七皇子这人不错,这么一大袋百苏酿可得不少钱呐”

      刘过看了一眼笑沙弥,叹气道“人家可是皇子,一袋百苏酿对他来说九牛一毛而已멶”

      “好吧”笑沙弥打开塞子闻了闻,一副陶醉的样子后,又将塞子揍上,硬是꒺没ݶ舍得喝。

      “五弟,咱们从结拜那天到现在有八年了吧”刘过叹道“这八年我们行侠仗义,渐渐闯出了一觅点儿名头……”

      “嗯,四处奔波,还与一些镖局抢饭吃”笑沙弥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还去寺庙化过缘”

      “哎”刘过又是一阵叹息“咱们年龄也都不小了,作为大哥,我想给大家找一⃌个好归宿,

      起码不用每天为了生存而奔波,不用厚着脸皮和镖局抢饭吃,更不用让你去寺庙化缘”。

      섵 “大哥,跟着你,我们有肉吃”笑沙弥憨笑道。

      “你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刘过瞟了一眼远处守夜的万兽通库勒岩“你学学七弟,平时吃的不多,干活儿쟚却不赖,

      每天溜溜鸟,逗逗马,从不让人操心”

      ⴾ笑沙弥尴尬的摸了摸脑袋“那我还真学不来,

      昨儿个七弟帮一财主配马种,赚了二两银子,去醉仙楼买了三斤羊肉……”

      刘过眼角一抽“七弟那是凭本事赚外快,不给家里添负担,光凭这堌一点,就值得你学习”

      “那以后去寺庙化缘我不去了”

      “当然了,赚外快这件事情还是不能再出现了,否则容易产袌生内部矛盾!”刘过严肃道“这件事情我会找七弟驗好好谈谈的”。

      “大哥,我看七皇子对大듫哥您还是很尊敬的,如果咱们以后就跟着七皇子,是不是就不愁吃喝,天天有百苏酿喝了?”

      “这件事还需从长计뾺议,咱们到底是江湖中人,平时也不受约束,我作为大哥,可不能替大家做这个决定”。

      笑沙弥抠了抠脑壳“其实뀒大家对这件事并不介意……”

      “……”

      䟀刘过心里有些复杂,兄弟们这⻡两年过得很是艰苦,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投靠一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作为其奉供,过着不愁吃喝的日子。

      但他们一行七人,能负担得起他们的商贾门阀不是没有,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啊。

      ࿾一般的门阀商贾还没有他们的名檱望高呢,你让他们去屈尊,那还是挺难受的, 爌 嶀 但像排在头部的三大家族或者像孟家,人家的奉供至少也得是五品起步,

      鬼谷七怪还俲不够格。

      也就是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暲卡在中间最难受

      说你是江湖新锐吧,毕竟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了

      说你是老炮儿吧,轙武学造诣还没过门槛,

      也只沩能组个团,㶷凑在一起抱团取暖了。

      “我也觉得他们是不会介意的”说着,萧寒将毛毯紧了紧“我要是能够入品,就不会这么怕冷了吧”。

      “那殿下是打算将鬼谷七怪收入麾下了?”汪司礼一边传音入密,一边冷不丁的向远处的刘过和笑弥勒看去。

      “你们也看到了,从鹰隼关到尚京城,一路上遭遇了多少次刺杀,

      我再不壮大š自己的团队,我拿什么跟人去兑子儿?”

      ≭ “殿下,这些人都是江湖人士,管教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汪司礼担心道。

      其实汪司礼的潜在意思是:这些人可谈不上忠心不忠心的

      兹要是利益给够,指不定哪天就背叛了呢。

      “还是那句话,菜刀、水果刀、军刀哪怕是指甲刀都有其价值,就看你怎么用了”

      “殿下,指甲刀是何物啊?”

      “反正就是一种刀”

      “可有时候用不好反而会伤了自己”汪司礼还是有些担心。

      “可是咱现在是턥没得用”萧寒顿了顿接着道“再说了,趁不趁手也得用了以后才知道湄哩”。

      ნ“殿下英明,老奴陋受教了”汪司礼沉思了一会儿又道“殿下,咱们带着这七人回京恐怕ꑔ不妥”。

      “有何不妥?㢈”

      “如今七位殿下只有大皇子入主东宫,二皇子在皇属军军营,其他几位皇子都是住在宫中的……”

      “诶?”萧寒不禁一愣“合着回宫之后住的是宿舍?”

      “宿舍……?”汪司礼ﺲ有些汗颜,这七皇子不膭知道师从何处,竟然学了这么多冷僻的字词。

      “难道皇子都没有Ĩ开府么?”

      汪司礼抿了抿嘴“殿下有所不知,咱们大燕不同于其他三国,唯有皇子封了王爵之后,方可在宫外开府。”

      뚹“那我还真是不太了解……”萧寒尴尬道“那如此还真的不太合适将温子冉他们带回宫里了,

      那你说四皇子和六皇子的门客幕僚都聚集在什么地方?”。

      탾 茹“四皇子和六皇子在尚京城中都有自己的产业,划一座宅院安置好这些幕僚门客轻而易举,

      平时他们也都会经常去宅院的”汪司礼解释道。

      “那我岂不是也得买座宅子,也好安置我的团队咯”萧寒嘴料角一撇,⛴

      就跟前世开公司一样,得有一个办公场地,方便团队办公。

      “殿下英明,只不过尚京城宅子可誇不便宜……”

      “放心吧,拉投资这种事情,我又不是第一次了……”

      汪司礼汗颜……投资?这又是一个他闻所未闻的一个词,今天殿下说了好几个词,自己都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宫中混迹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銞了压力,这种压力来ਫ਼源于认知,

      作为奴才,你不知道自家主子所说的意思,这不仅仅是大忌这么简单,这还很危险。

      就像一个䉬品学兼优的优等生突然要高考了,发现高考짘试题严重超ꀨ纲一样,

      他很慌 먁 뵦

      所以他沉默쉮了

      他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终于

      汪司礼鼓足了勇气问道“殿下,投资……是髳什么意思?”

      “呼……噜……呼……噜……”

      ខ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