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旧版官方

      三天后,嬴玄终㗥于出现在了咸阳城外,从东郡到▜咸阳并不遥远,快马加鞭一日即到,奈何田言受伤,颠簸不得,嬴玄也就放慢了脚步。

      一边赶路,一边思考如何将赵高及其┏罗网连根拔起。

      곦赵高是嬴政身边的老人,胡亥是嬴政最宠爱的儿子,即便证据确凿,嬴政俐也未必会下令诛杀二人,但是嬴玄已经漠在东郡拿起了屠刀,他可不打算仅仅将屠볛刀落在东郡。

      “侯爷,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咸阳了,你还有什么吩咐ꔕ?”陈北玄催动战马,几步追上嬴玄。

      “哦,这么快就到咸阳了啊!”嬴玄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感叹道:“算뇐算时间,我离开咸阳已经快两个月了吧。”

      “我观侯爷自东郡出发以后,一直心事重重,如今农家已灭,侯爷还有什么好担忧的?”陈北玄说道。

      “农家,只谔不过是苔藓之疾,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呢。”

      嬴玄停下来,将目光放到了已经可以看见的咸阳城中。

      八百里秦川,一路坦荡,咸阳城巍峨耸立,宏伟浩大,渭水一分为二,将咸阳拱卫起来,绕过咸阳之后,复合二为一,东流而去。

      “让孟హ白柳带着王氏兄弟押送田言,前往甘泉宫,交给ﮏ阴天骨。”

      嬴玄眼光锐利,语੄气冰冷。“告诉阴天骨,不管他用各种办法,本侯都要见到罗网勾结农家,意图谋反的罪证,一旦拿到供词,立軋刻送来交于㊥本侯。”

      ꠏ“那田虎呢?”

      嬴玄不假思索的说道:“局外之人,无足轻重,下咸阳死狱,让人好生看管,他䷇若是在狱中出事,本侯自然会问责的。”

      䑶“你蔫和太白子最近就跟着本侯吧,ˌ如今是多事之秋啺,身边没个放心的人,还不行。”

      뚇 嬴玄叹蹂息一声说道:“典庆、朱家和刘季新降,放靑到甘⡊泉宫,本侯不放心,只能留在咸阳城쉔了,你和太白뿡子盯着一些,莫要让他们耍花样了。튃”

      “属下明白!”

      陈北玄淡漠的答应下来,随后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但是嬴玄火眼金睛,陈北玄细微的变化没有逃긌出嬴玄的眼睛。

      녬“有什么话就说吧。”

      陈北玄既然不愿意开口,嬴玄냟就只好自己来问了。

      椥 “属下想北鍩上,望侯爷成全。”

      既然嬴玄问了,陈北玄就不再遮掩,跳下马匹,二话不说就跪倒在嬴玄身前,顗说出了自己忚的请求。

      “起来吧!”

      看着陈北玄,Ⰱ嬴玄欣慰的笑了놝笑搻。

      “从你见到辽东黑甲之后,本侯就发现你不对劲了。”嬴玄感慨的说道:“军卒战沙场,你不说,本侯都快要忘了,你曾经也是一个将军,而且是赵国武安君的得意门生。”

      “让你留在影密卫,属实屈才了,既然你想去,就去吧。”

      គ 嬴玄最终还是答⟄应了陈北玄的请求,不管是谁᎛,只要有真本事,只要愿意北上抗击妖族僱,嬴玄从来不会为难的。

      “多谢侯爷,属下愿马革裹尸,战死关外,以报侯爷知遇之恩。”

      陈北玄五体投地,热泪盈眶。他是个ᨠ将军,学的是兵法,即便在影密卫身居高位,可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 “北方你͘能去的,只有我辽东和赵修客的渔阳了。”嬴玄淡淡的说道:“你打算去那里?”

      “属下本是赵国边军,乃是骑兵,臣打算奔赴渔阳,投靠힓赵修客。”

      嬴玄点点头䎚,有些失望。陈北玄是个将才,他从影密卫大牢中怳一眼就相中陈北玄,留在影密卫打풔磨许久,未尝욻没有让他入辽东的意思。

      ㊾ 可是看陈北玄的样子,是铁了心要去渔阳了,毕竟曾经都是赵人,那里有他的无法割舍的感情。

      “那就去㎕吧!”嬴唋玄最终还렃是没有为难陈北玄,“不管到哪里,都不要㽀给本侯丢ᚭ人,混不出个名堂,就不要说你是从本侯手下出봾去的,本侯丢不起那个人。”

      “侯爷放心,日后北方必有我陈北玄之名,不致侯爷蒙羞。”陈北玄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去吧!一路顺魲风!”

      须“现在吗?侯爷不是打算让我再咸阳待命吗?等피侯爷在咸阳之事结束,我再北上也不迟啊!”

      陈北玄虽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北上,但是考虑到嬴玄的计划,打算延迟北上的时间。

      “笑话,没有了张屠户,本侯还能吃了带毛猪不成,你一个影密卫供奉,真当本侯缺了你,就什么也干不成一样?”

      嬴玄哈哈大笑,指着陈北玄说道:“什么时候,你也变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陈北玄沉默貆不已,他怎么会不明白这只是嬴玄放他北上的理由,若是咸阳之事,真的如嬴玄㺌所说的那般轻松,嬴玄又怎么会这一路上愁眉不展呢?

      “属下拜别侯爷,侯爷珍重!”

      陈北玄不在犹豫,对着嬴玄三拜,而后翻㗏身上马,扬畨起马鞭,抽打在马屁股上,绝尘而去。

      “就这么放他走了?”

      孟白柳出现在嬴玄身边,盯着陈北玄的离去的身影,괤疑惑的问道。

      “不然能怎么样?留在影密卫他只不过卅是个打手,去了边军就是帝国将军,䎛可以杀妖护国,本侯为什骔么要拒绝呢?”嬴玄眉头一挑ㇸ,反问孟白柳。

      躴 “既然陈北玄ꗢ走了,你就代替他就在咸阳城,你对朱家和典庆也熟悉,监视ϔ他们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正式升任影密卫供奉一职吧。”

      “嗯,也只能如此了!”

      “走吧,୙去咸阳了,那里还有很多人等着本侯收拾呢탛。”

      嬴玄不在多说,狠狠地抽了一下马匹的屁股,马儿受惊,当即向着咸阳城狂奔而去。

      太白子照顾朱家、典庆和刘季一声,也随着嬴玄入了咸阳城。

      놽 孟白柳不在耽误时间,和王氏三兄弟、十二天都带着田言绕过篾咸阳城,往甘泉宫的方向찖去了。

      똡춬 入城之后的嬴玄回到长戈武侯府,换了一身衣服,就打算前往秦王宫,面见嬴政,还没有来得及出门,就碰见了前来侯府的儒家张良。

      “张良先生不在陛下身边待着,怎紋么跑到⫴我첨这里来了?”

      嬴玄暂时打消面见嬴政的念头,招呼张良坐了下来,吩咐吓人准备酒水,两人边喝边聊。

      “听闻侯爷今日到咸阳,张良冒昧,不请自来,还请侯爷골见良。”穑张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任何时候都保持着镇定。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情?”

      嬴玄可不觉렪得张良是来叙旧的殱,开门见山的问道。

      “道家天宗,突然归附帝国,不知侯爷在东郡,可听说了?”张良问道。

      厊 “嗯!?”

      嬴玄有点惊讶,他在东郡忙的焦头烂额,确实没有听ᐒ说这件事情。

      诸子百家和帝国向来格格不入,道家天宗超然物外,归附帝国,这是嬴玄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张良说道:“三天前,有人突然来见陛下,随后和陛下密聊。”

      张良在嬴政身边办事,倒是知道一些事情。

      “随后那人离去,陛下离开咸阳,孤身前往道家天宗,彻夜未归,而后道家天宗归附帝国。”

      “可能是陛下和道家天宗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默契,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 㘜嬴玄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没有告诉张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张良。

      “㋈可是良觉得这件事情恐怕砓不是那么简单。”张良没有发现嬴玄的变化,继续了下去。

      “陛下从道家天宗回来以后,又让我写信给大师兄,让他出面,请师叔荀子前往咸阳,说是有大事炄相商,可是具体是何事,陛下并没有明说。”

      “张良先生,你是陛下身쇩边的絡人,陛᫁下的事情,怎么可以说给他人听,尤其是这种绝密之事摬。”

      嬴玄突然打断张螸良,提醒他说道:“做臣子就要走有做臣子的本分,帝王之心,不该揣摩就不要揣摩。”

      “陛下喜欢人才不假,但是陛下不喜欢多嘴的臣子,张良先生今天所说,本侯就当没有听过他,你也就当没有对本侯说过。”

      “有些事情,觲到了时候,你뺲自然会知道的。若是知道早了,就是祸患了,明白吗?”

      嬴玄语气中带着威胁,张良就知道嬴玄可能知道了什么,而且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

      “良,受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