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就去

      看着此时的林莜若,秦宸差点就答应了,他知道,如果自己愿意,明天起来就是男人了蓑。

      但是秦宸并没有答应,而是对着林莜若说道:“今天也是累了,你先休息吧。孤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听到这句话,林莜若心里顿时有一点失落鐮的感觉,也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对着秦宸说道:“那王上先去忙吧。”

      꽲“好!你早点休息。等过段时间孤再来”秦宸笑道。林莜若被秦宸弄的一脸通红,逃也似的进入了寝宫里面。

      而秦宸看着林莜若进去了,也是转身离开了。林莜若靠着门,双手摸着脸,感受着自己的脸越来越烫,林莜若心里暗暗说了一句“不要脸!”

      “来人,传赵高到㤟御书房!”

      “遵旨!”

      此时的秦宸一脸的杀意。只是刚刚没有表现出楗来,并不是䶣秦宸对林莜若不心动,看着林莜若,秦宸还真无侨法做到坐怀不乱。但是他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暂时没工夫做那些事情。

      秦宸在御书꺱房等了半个时辰左右,赵高终于到了。以前的话赵高随时都在秦宸周围,但是现在赵高被秦宸派出去大力发展罗网去了,所以勓不可能随叫随到了。

      윣“臣,赵高,拜见王上!”赵高恭敬的跪在秦宸面前。此时的赵高也感受到了秦宸心中似乎有一股怒火。只是赵高没想到会是꫙什么事值得秦宸如此愤怒。据赵高所知,现在国内外敶都挺和谐的,国髁内热火朝天,햖欣欣向荣。国外征战不断,暂时还波及不到大秦。

      就在赵高疑惑的时候,秦宸开口了:“我要你去查查我父王和母后。”

      “不知王上需要臣查什么?”此时的赵高一脸凝重。这可是先王和先王妃,虽然是瓼秦宸说的,但是赵高还是有点虚⦫。

      槗“我要知道我父王究竟是怎么死的⤆。据白起来报,赵魏两国不可能有杀死我父王的能力。”秦ᤀ宸此时也是一脸的凝重。 㗌

      刚开始他也是单纯的以为秦霸天真的是被赵魏两国刺杀的。但是根据白起传回来的԰消ᢔ息,赵国和魏国还没那个能力杀死秦霸天。

      “我需要知道我母后的来历,᥵今天我感觉到我母后有些事情对我有意隐瞒。母后肯定知道什么,但是却是不好直接跟我说。”今天的云妃的异常怎么可能能逃得过秦宸的感应,秦宸现在好歹也是先天境的高手。云妃那一抹表情虽然一闪而逝,但是却也逃不过秦宸的感应。

      “遵旨!”此时的赵高也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嗯,下去查吧,查的同时也别忘记渗班透到别的国家。对了,把这些丹药送给白起,让他自己做主。”

      瞳 “遵旨!”

      随后赵高便退쨗出去了,秦宸一个人在御书房想了一会儿,“算了,看赵高吧,实在不行就直接去问母后吧,”不过说是这样说,但是秦宸觉得从云妃那里问䦚出来的几率不౎大。云妃显然是知道什么,但是却是有意隐瞒。

      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当前的问题。那一万颗淬体丹已经让赵高给白起送去了,相信白起自己能解决好,若是用好了,那一万人将能抵至少八万人。

      前殿。

      此时刘富民和李富强两人正在大殿里焦急不安的等待着。

      “我说,王上叫我们会有什么事呢?现在大秦也不缺钱啊?”刘富民最뾁先忍不住了。

      “哼,我哪知道?再说我就是知道我也不告诉你。”李富强说道。

      “哼,我还不稀罕呢。”

      “王上驾到~”一声大喝在殿外响了起来。

      随后两人便看到秦宸走了进来,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秦宸,看着秦宸那英俊的脸庞,两人也是丝毫不敢大意,一起拜到:“草民刘富民(李富强)拜见王上!王上万年!”

      旭 “平身!”

      随后秦宸就盯着刘富民他们两个看了起来,两人被秦宸看得头皮有点发麻。过了一会儿,秦宸对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可知孤召你们来所谓何事?”

      “草民愚昧,흹不知王上召草民所谓何事?”刘富民恭敬的说퓴道。

      “那孤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你们可听说过血精㰺草?”其实在秦宸看到系统里的血精草价格太贵,就将主意打到了他们两个身上。他们两个生意鞳做得那么大,应该会有门路。

      “血精草?”听到秦宸说的话,两䢘人都是愣了一下,随后各自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读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铄“回王᡾上,可是妖兽精血浇灌而成的那个血精草?”李富强壮着胆子问到。

      而秦宸看到他们认♢识,不由得高兴了起来。说道:“正是!不知两位家主可否知道哪里可以买到?”

      “启禀王上,血精草极为珍贵,而且极为难得,所以只有一些强大的王国和皇朝才拥有。而且价格也是不便宜。”刘富民说道。

      “哦?那价嗼格几何?”秦宸问到。

      “一株血精草需要一万两白银,而且是有价无市。”

      ꨮ听到这个数字,秦宸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虽然秦宸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此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不由得很震惊。一两白银就足够一个普通家庭衣食无忧的过上一年了。可跅想而知,这个一万两白银是有多大的含金量。

      看着沉默的秦宸,刘富民接着说道:“不知王上需要多少?풻这些年草民懄走南闯北也是存有一点。王上需要的话草民这就将其取来献给王上。”

      李富强也是说道:“草民家中也是存有一些,若是王上需要,尽可取来献ᔖ与王上。”

      听到他们说的话,秦宸又对他们的实力有了一些了解。

      “越多越好!有多돟少要多少!”秦宸说道。

      “这?”李ᾎ富民他们俩犹豫了。

      “放心,孤会付给你们相应的报酬。”

      “王上误会了,只是草民有些疑惑,据草民所知,这血精草只对动物野兽ଠ妖兽뾞有用,若是王上艣将其用来培养坐骑难免有些大材小用。”李富强疑惑的说道。

      “这个孤自有用处!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手里⧩有多少,孤全큎要迈了。”秦宸说道。

      见到秦宸不说,两人也是没有在问了。说道:“草民这些年走南闯北,攒下来一万株,等草民回去就给王上送来。”

      “草民也是存有一万株。”李富强也说道。糷

      听到这话,秦宸顿时大喜过望,总的两万株,比秦宸预想的要好!

      “好!不过孤还需要大量的血精草,就劳烦两位家主了。”

      “王上客气了,我俩亦是大秦子民,如今能帮上王上已是无比兴奋了,岂敢承受王上赞许。”

      “哈哈哈,不错,同为大秦子民,就当为줍王上排忧解难。”

      “哈哈哈,好,有二位真乃大秦之福。”

      “对了,孤还有一个疑问措?以你们两家的实力,就算不如一个皇朝,但是给一諡个皇朝制造一些混乱ꔦ应该帢也不是太麻烦吧?”问道这里剉秦宸脸쳼色突然严肃无比。

      虽然赵高说他们两家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但是还是不得不防,而且他们所拥有的诇财富让秦宸都感到心惊。可能一个皇朝的财富都不如他们的财富。

      听到秦宸的话,两人皆是騣面色大变脈,纷纷跪下说道:“➂启禀王上,草民生是秦国的人,死是秦国的魂。此生在世定不会做任何有负于大秦的事。”

      秦宸听着这个牛쀹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心里也是满웇意得很。⮻虽然他们并没有正面回到,但是还是露出一点信息,就是对大秦忠心耿耿。

      “好了,孤也只是随口一问。何必那么紧张。孤也就是好奇。”

      听到这话,两人并没有放松,而是接着说道:“王上,你多虑了。虽然草薑民手里有些钱,但是在有䲃些人眼里却是不值一提。就刚刚王上所说,臣的财蚰富可能连一些顶级王国都比不上臣有钱。但是却是没什么实际的用处,这个世界始终是以武为尊,草民的财富可能能收买到十万二十万甚至一百万的人马,但㽦是那一百万的人马却是不受草民的控制。因为草民太弱了,那些人只是看重钱,而不是畏惧草民。草民若是真收买到那么多人,无异于自掘坟墓。”

      睠ầ 听着刘富民的话,秦宸听懂了。无非就是他太弱了,导致控制不了太多人,一旦超过那个数,手下的人一造反,死的第一个就是他。有了足够的财富却守不住,这也是一种悲哀。

      “那你们又是为何要回大秦呢?就不拍孤㟺强抢?你们应该知道,此时的大秦正是最缺钱的时候。”

      “回王上,草民是大秦人。”一句简单的,道出了太多的内涵。

      “好,你们如此信任大秦,那孤也不能令你们失望!”

      “来人,拟旨。刘富民,李富强献宝有功,且对大秦忠心耿耿,为大秦的发展做出ل了突出的贡献。特此,授予刘富民₵,李富强二人为七等男爵。赐金匾一副。”

      听着秦宸的话,两人都愣住了,本以为此次是鸿门宴,哪曾想,居然还能被授予男爵爵位。虽然才七等,但是也够了,这意味着他们两个从此跟大秦息息相关了。大秦弱则他们弱,꧌大秦强,则他们强。

      “多谢王上,王上万年!”反应过来后两人都是齐齐下跪谢恩道。

      “平身!从此刻开始,你们的命运将与大秦息息相关,希望你俩别让大秦失望,别让孤失䝾望。”

      “臣定当为大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埓 㺑 “对了,你们在外这么多年,知道푤哪里有炼㹿丹师吗?”

      听到炼丹师这三个字,两人又ꦽ是㟨一惊,“回王上,炼丹师身份高廁贵,高高在上,臣虽然有些钱,但是与炼丹师却是毫无交集之处。”

      听到这个,秦宸也是没有太葧失望,这个结果在秦宸꓌的意料之中。

      ꮹ随后对着他们说道:“那好,你们先回去吧,别忘记了血精草的事,顺便也留意一下百年份的何首乌和人参。数量也是越多越好。”

      “遵旨!”

      “嗯,好好干,孤不会让你们吃亏的,孤也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为大秦做出贡献的人。”

      “是,臣ᥬ等告退!”

      直到出门后,两人还是觉得有些梦幻。刘富民对着李富强说道:“我们该㚝不会是在做梦吧,本以为难以回踥来了,何曾想还得一爵位。鹍”

      李富强白了刘富民一眼,做没嘎做梦,你掐自己一下不就知道了,要是疼得很话就不是在做梦了。  엍 啍 “对呦!”렆随后“啪”的一声。一声惨叫身传来。

      李富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打我干什么?”

      “疼么?”

      “废话!”

      “哈哈哈,果然不是梦!”

      “刘富民,你个老东西,我女儿的账还没来得及跟你算䪹呢?给我站住!”

      刘富民在听到李倩茹的时候就已经跑了,再不跑可能今天真危险了。这一믎个月来,ৡ李富强三天两头来来刘府找麻烦。而刘富民自知理亏,也是一直闭门不出。要不是今天秦宸召见,刘富民才不会跟他见面呢。

      穵此时听到李富强说他女儿,自然是有多远跑多远,有多快跑多快了。

      不过刘富民也是对李倩茹充满了赞叹之情,他自然知道李䴿倩茹去了哪里,在李富民上门找女儿的第一天就反应过来了。只是没敢跟李富强说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