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纯情霸主

      众人沉默不语,田灵儿在时间线上不好作假,因为放毒的时窶间正好和别人重合。

      现在最缺的就是玉掌柜的死因❱,还有另外一个毒到底是谁放的。为ὖ什么玉掌柜会遍体鳞伤?

      沉雨:“那我接着说吧,我在玉掌柜床边找到了一些类似麻绳的东西,玞但不能确定,还有在他的枕头上有些胭脂痕迹。这个恐쫵怕要慢慢解开了。”ꒄ

      她看了一眼萧墨,后者向她点了点头,“䩣我们还在玉掌柜的房间中发现一个密室,我们进去后,里面觫就是一个女子的闺阁,找到了一个箱子但是打不开,我把它ᮻ带出来了。我觉得应该在哪个춖人身⍩上,琑所以待会我们要找出这个房间的主人。”

      萧墨接过她的话道:“对,᳻那床上还放着一副手铐,看样子犢应该是玉掌ള柜囚禁了一个人,但那个地方已经✭许久没人居住,已醪经布满了灰尘。我从那里拿回了一䟴张Ⲝ纸条,待会就可以比对一下字迹。”

      菅李ᑈ文从他手中接过,略微思索了一会,大声道:“这是满玉的?我在她房中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字体。”

      田灵儿听罢,也伸ٞ过去看了一眼,✟确定道:“没错,就是满玉的。”

      见众人将目光放到自己身上,满玉缓缓开口,“那密室里面关的就是我,我只是一介流民,有幸得玉掌柜搭救,后来进入玉楼学习琴棋书画舞蹈。”

      ㈊“我原以为这是上天怜悯我,才给了我这个机会,得㝅以重生。可是没想到却进入了另一个軞深渊。我只有白天的时候才能出来学习那ꟈ些东西,一到晚上我就要回到那个黑暗的地方。终于綹到了탄我及笄那年,他答应让我出去⣩,푺给我一间干干净净的屋子籱。”

      핓 “可万万没떺想到,他只是想让我出卖自己的色相,来换取他的利益。我每天给那些达官显贵弹琴跳舞,那些下流的人ಗ总是想要占我便宜,可每到关Կ键时刻就被玉掌柜给阻止了。拍卖那ᄒ天也是,在我⦿跳了水袖舞之后,就被拉去陪客了。”

      听完满玉的故事,萧墨又问道:“我在玉掌柜房中找到了你的卖身契,玉掌柜想将你卖给苏丞相之子?”

      此时满玉的眼中生出一股杀意,“京城谁不知道苏二公子身有残疾,被他玩弄致死的姑❺娘还少了吗록?玉掌柜就晐是想钱想疯了,才会决ꢚ定把我给卖쓕出去,以换取他的滔뀹天富贵。”

      “所以你杀了他?因为你很着急岱,玉掌柜不死,你就要落入苏二㒥公子手里。”

      满玉没有否认,“对,我是对他下了毒,不过玉掌柜可不是死于我之手硜。”见大家很疑惑,她解释道:“我下的是血止,死者要是死于血止,手指甲必定是红色的。田灵儿,玉堎掌柜手指甲可是红色?”

      熲田灵儿摇摇头,要是确为红色,她早就说了,怎么会轮到鮴她问。

      沉雨思绪顿时有些凌乱了,两种毒都不是致死的,难道真是她刺伤的匙吗?

      她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情㰤没问,“那这个箱子你能打开吧?”她将箱子拿到桌面,推到满玉那边。

      满玉从袖中掏出一把钥匙,插进锁内,微嫡微转动了一下⥛,箱子就打开了砀。

      她缓缓地掀起箱盖,里面的东✿西让大家脸色为之一变。

      “这.......这是,”蓼田灵儿最先开口,看到的那一刻确实有些震惊,不过数秒,픍她就明白了,“玉掌柜竟然是一个变态!他他他,太恶心了。”

      可能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了,里面装的都是一些绳索,烛台,刀片之类的,上面还沾有点点血迹,一看☺就是用过许久的。

      “大家没有想错,玉掌柜确实对我做过一些事情,自他收养我那日开始,他就在等我长大,他让我学那些东西只是犒为了他的私心。这么多年了,日复一日,我渐渐都已经麻木了。所以我虽然喜欢萧王爷,也ꀞ没有奢求自己能和他在⸙一起,因为我现在这副身子实在不配。”

      》᧐ 萧墨见话题又转到自己身上,有些不ﳽ自在的咳了一声,他下意识的就看了沉雨一࿰眼。

      碌 “那你昨裦天是什么时候去下的毒?”沉雨售没有注意到萧墨的眼神,而是朝满玉覨问道。

      “昨日回来后뱒,玉掌柜就让我㖏去找他,我就在给他送的茶里面放了血止,并且我亲眼看着他喝了下暡去。”

      之前找的两个线索都被否定掉了,玉掌柜若真不是死﷣于섩两种毒药,那又是死于什么呢?难道是他身上的伤口才导致死亡?

      “所以现在大家的杀机絶应该都很明显了,莫剑是为了拿回莫ⶓ家宝物,田灵儿也是为了找回火衣。沉雨磷是为了报杀母之仇,满玉是为了报䪾欺辱之仇,萧王爷是想拿回虎符。不过我Ꞻ真的很好奇,你昨晚应该也챞做了什么吧?”㛃李文看着大家都开始沉默,便总结⤧了大家的杀机。

      萧墨沉默了会,“确实,他身上的伤疤是我弄的。”李文这样问肯定是从他房中找到了证ӝ据,此时他更不能说谎溟了。

      果然李文拿出几张信件,“这是我在你房中找ᦀ到的,昨晚任ꨐ务已完成指的什么?”

      鐟 “就是我让人去绑了玉艹掌柜,然后进行了拷打,才会弄得一身伤。”

      “等等!蹡你说那你昨天是把玉掌柜绑走了?什么时候?”沉雨听他这样说,有些怀疑昨日自己杀的到底是不是玉掌柜了。

      㺕“我的暗卫大概是在十点绑走的,我们放了⣾一个假人在那里,回来的时候,那人胸口上有伤口,所以我很确定你不是凶手。”萧墨看着沉雨,解释道。最开始他只知道用樣匕首杀人的肯定不是凶手,后튅来从她房中搜到匕首,才횋确定他的小丫头不是凶手。

      “촶你们都说不是,但是玉掌柜到底是怎么死的呢?”田灵儿见萧墨䓶这么快就开始保人,有些嘲䝧讽道:“难不成他自杀?”

      “我觉得萧墨的嫌疑比较大,首先他是最后一个对玉掌柜下手的,时间线完全可以编,其次在玉掌柜已经中了毒的情况下,再经璄过严刑拷打,真的能够抗住吗?最后萧墨刚刚这么肯定就说沉雨是好人,ꑽ在我看来有些拉阵营的意思。”莫剑听完发言后,总结出了他的怀疑。

      不得不说,这番言论确实有道理,玵有几人听后都点了点头,꘬似是有些赞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