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晴天雪美女直播

      ꌴ“轰隆”!“轰隆”!“轰隆隆”㍆……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大地颤抖了起来。大地在颤动,炮响了。是的,是一声来̅自地下沉闷的炮响,炮声在地下隐隐滚动,被震裂的地缝唰唰地溜着虚土,不过却是一处,而是三个点的组合,同时炮响。

      对他딞们来说,这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了,比贝多芬的交响乐还要好听。딱爆发出了欢呼声、喝彩声。这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和人们的欣喜若狂,变成了一曲交响乐,人们都沉浸在兴奋与激动之中。ዉ

      㼫黄土高原被震动了,这轰鸣的爆炸声在㚌地下回荡,传得很远很远,一直传到五公里外的岔子沟,营地食堂做饭的厨遮师听到了,敲着锅碗瓢盆庆贺,岔子沟的农民听到了,他们惊慌地走出房间,以为地震了。

      来自预定的三个部位,在Ე仪器车的控制下,同步起动,造成人工轻微地震,能量向地下深处传앝去,岩层反弹着,折射着,检波器收到了这些呼唤,信号源源不断地传到仪器车的计算机,接着一尺宽的纸条从打印机里缓缓吐了出来,有两쓷米长,上面密密麻麻地印满了长短大小不一的黑道道,外行人看来,就像乱写我画的涂鸦,更像是天书。不少人看了很吃惊,也很惊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把目光投向了芦地质和任仲秋秋,多么希望他俩能看懂天书的信息,能读懂那斑驳的黑点和线条,大家焦急的等待着。芦ꌅ地质和任仲秋等人受过专业训练,仔细看了三遍,互相点点头,围在仪器车边的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任仲秋打着红旗左右摇晃三次,这是信号接收成功的标志,成功了!坡下的괁人高兴地欢呼着跳了起来。

      初쪱试成功,大家怀着成功的喜悃悦,欢腾起来。岑处长发表讲话:“感谢283队全体职工!对施工成功表示祝贺!希望再接再厉,争取更大的成绩!“꤬

      眺望高原,遥望远山,每隔个把小时,轰隆隆的爆破声再次响起。䉗王文汉自言自语着,这片荒凉之斦地,党和人民派我来了,我们一定会创造出ﭿ辉煌!

      ♢黄土高原的爆炸声围,终于把太阳震落到西天边那与远方山峦相接的地方。晚霞在天际燃烧着,给茫茫大戈壁涂抹上了一层血红色,大家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一溶战士打靶……“的歌曲,在欢声笑语中归来。

      春天,柳树伸枝,山上三三两两的桃花杏花开了,地里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花儿从稀稀落落的野草칮中纷纷露出脸䛬儿,热情地ⶨ招引着一群群蝴掯蝶与之亲近。山沟里也有了浅浅的溪水欢快流畅。尤其是百鸟齐鸣巤时,满山遍野一阵阵悦耳动听的回声,让整个山都늍显得更加生机盎然。连日来黄土高原岔子沟里不时从地下传来沉闷的炮声,轰隆隆从地下波及到地面,悠远而深长,沉重而有力,让黄土高原和荒茠山野岭上刚复苏不久的生灵有了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尤其是反应灵敏的狼왟和狐狸以及藏在暗处觅食ꮤ的黄羊,露攂出了惊恐的样子,它们都竖起了灵敏的耳朵,战战兢兢,不知所措。山旮旯里,车辆穿梭,人员奔忙,呈现出机械化作业␋的劳动场面,当地的老百姓聆听着震耳欲聋的炮声,看着竖起来的钻杆朝地下旋转着,比看大戏还热闹。是啊!眼前这支穿着道道服、纪律严明、训练ꓠ有素的石油职工队伍,已经董成了这里新的主人。

      清明后明净的天空下,炮声在山谷里隐隐滚퓹动,爆炸过后,从井眼里升起一缕黄尘,绽出一朵۽白烟,沿着测线,一条崎岖不平的土路伸向山谷里,嘎斯越野车柴油机的突突声,随ꮕ着爬坡声音陡然提高,三台车背钻在山谷上上下下,如巡游的将军,拔出宝剑,刺入地下,接着又奔ↄ赴下一个目标。

      刘队长他拿起望远镜,向前方望去。“王璇指导员,快看看这场面,真是壮观啊。”在望远镜的视线里,地震勘探队、钻井队、压裂队、固井队、试油队,运输队,成千上万的石油大军投入到了生产建设㟀当中,各种奇形怪状的车,拉着架子的,背着罐的汽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ꉕ……看到这热气腾퇴腾的劳动情景,王文汉动容地点点头ꫭ,ꮨ这样的场面和战争场面一样的壮观,一样有阵势,一样震撼。

      根据地调උ处的施工进度要求,七月份之前必须完成这一段测线的施工,否则遇到山洪将前功挍尽弃。已经进入四月份了,十公里的测즻线才錱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大家却已被折腾得屁滚尿流人仰马翻了,急得頉王文汉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把大家Ă召集在一起谈了自己的忧폳虑和担心。

      早晨的哨声还未响起,周玲玲已从炕铺上爬了起来。她穿好衣服轻轻走出房间,来到热气腾腾的灶房。打算和灶房的师ὤ傅要一碗滚烫的开水,滋润一下自己渴得冒烟的嗓子,再抓紧把昨天晚上赵红霞给的那些药吃下去。她已经感冒三天了,没有休息,工作又繁重,劳累让她忽略⟐了身体不适的征兆。昨天晚上回来实在྾撑不下去了,她才去找赵红霞,量了体温,“你体温38.5度,对一个成人来说,很高了,要卧床休息,多喝水。“赵红霞手摸着她쀋的额头说完,又去拿药。

      “哎,别大嬙惊小怪橽,咋咋呼呼笎的,没那么矫气吧!人的身体是拿来用的,又不是儡用来做摆设的。“周玲玲强打豏精神,做了个甩手抬腿썕的让作,故作身体很棒的样子说。

      “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떜遵医嘱,回去好好㫥休息。“赵红霞不依不饶地坚꼓持着,还要给她打针。

      周玲玲搂着赵红霞肩头说:“好姐妹,可不要对外说,让别人知道我病了,成了个病殃子,我吃点药,在工地上出一身汗就好了。“

      吃药后一觉睡倒Ⴆ,等到早上起床时,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坚持不住了。他的嗓子冒烟头痛ꛪ欲裂,全身冷得一个劲发抖,她不愿躺着呻吟,担心被人知道,吃完药㶖后,想喝点稀饭,来到灶房里,蒸汽大得什么都看不清楚。宗管理员看到她,以为是她又来帮灶,周玲玲经常来帮厨,大家都习惯了,便笑嘻嘻씢地说:“来的正好㜉,你把那几个土豆皮刮了吧,再把酸菜洗干净。“周玲玲也不好意思开口要稀饭喝了,刚坐下,王指导员就进来了,问她:“你勫感冒发高烧,起这么早干啥?快回去休息。”

      周玲玲知챎道是赵红霞关心她,给王指导员汇报了,心里埋怨着,嘴里忙说:“我吃药好多了,闲着也是闲着,过来坐坐。“

      宗春海夺下她手里的土豆,嗔怪着说:“病了也不知道休息,不会照顾自己䳨,王指导员㈊,她常来帮厨,你要表扬一下。衵但是,今天要批评她,不能任性耽误了病。“

      王文汉从锅里舀了一碗小稀饭递给他说:“快喝吧。一会儿你就在这里坐着不要出去,﬙这里挺暖和的。好好休息,今天不要出工了,等药劲来了,发一身汗就好了。”

      周玲玲说:“不要紧,头疼感冒算不了什么,工作重要。“坚持要和大家一起出工。 䚓

      在列队上车前,王文汉点名表扬了周玲苒玲,带病帮灶做好事,还带病劳犝动。

      黄土高原沸腾了。红旗猎猎돣,口号喧天。

      李文革又打起了快板:

      “立下愚公移山志쳜,敢叫日月换新天”;

      ⌮ “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㠶老前辈”、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干旱的黄土高原毫无生气,太阳也是灰蒙蒙懒洋洋地磨洋工。“点炮了,点炮了!”在一阵阵欢呼声中,炮声又在山谷里回荡开了૖。周玲ﳀ玲感到头晕和浑身乏力,可她强打精神,背着小线,那双沉重的大头翻毛皮鞋的鞋底磨得黄土塬上的杂草嚓嚓地响。施工速度快了,她急促地走着,铺线,霐插检波器,一组概炮声过后,又收检波器,卷起小线,扛在肩上,随着高低不平坑坑洼洼횽的路面颠簸,检波器发出一阵阵金属磕碰撞击的响声。

      볘干了二个小时后,周ꁱ玲玲就感到头痛欲裂,他感到眼冒金星,接着一片黑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她昏倒了。王文汉安排人立刻送她回营地看病。赵红霞量了体温是39묃度,劳累过度铏了,给她吃了治感冒的药,又输葡萄糖,拿酒精擦她的ⷣ手脚心。一会周玲玲醒了过来,她浑身一点劲都没有,由于药物的原因,一天一晚上都沉沉地睡着。赵红霞守在病床前,一会儿给她量体温,一会儿摸摸她的额头,心疼地看着她,直到凌晨时,才迷糊了一阵。第二天早上,周玲玲才有了精神,起身坐了起来,见赵红霞爬在她床边睡着了,心想就让她再睡一会儿吧,可她还是醒了,揉了揉眼睛埋怨着说:“쩕看你不要命了,不遵医嘱,ꏡ带病工作,差点把命搭上了。“周玲玲像个孩子撓似的冲着她笑了笑㜡问道:“我睡了多汮久了。““我的姑奶奶,你昏迷了半天,又昏睡了一天一夜,总算醒过来了,洗漱以后先吃药。”赵红霞把药放在药瓶盖里,又去给她打来了洗脸水。看着她脸黄枯萎,嗔怪地说:“我给你提个意见,可以吗?“

      再不准带病工作了,对吧?”周玲玲调皮地吐着舌头笑着问。

      “一个女孩子,像个野小子,比男人还能受苦,那怎么行呀!”赵红霞望着她认真地说着,紧接着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也强硬廼了起来:“发烧39度!还去干重活?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这是在玩命。”

      “好了,我知道了。”周玲玲还是低下了头。俩天后,周玲玲起床了,她身体刚刚恢复,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仍是早出晚归,没日没夜地干,像往常一样,拖着疲鸭惫的身子回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