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o588.cnxunlei

      由慕寒处理媒体瞎编林影隐婚子的新闻, 不一天的功夫,新闻和照片在网,删得干干净净。

      林影团队立刻跟上, 件事快速地被处理掉。

      事情处理,林影致电友, “诗意,都搞定了!”

      时, 沈诗意正拖着疲惫的身体回酒店,“,我知道。”

      “你声音听起来不对劲?”

      “给累的。”

      “失眠造成的累?”林影想起友的老『毛』病。

      “工作!”沈诗意纠正林影, “我已经不失眠了。”

      “那你得注意休息!”

      闻言, 沈诗意不由想小汤圆昨晚跟她说的话,笑出声, “我昨晚打电话找慕寒,小汤圆跟我说话, 他也说了一句类似你种话。”

      “虽然我不喜欢慕寒, 但我必须承认, 他把小汤圆教得不错。”

      “他是位父亲, 对孩子很上心, 不然, 我也不会放心把孩子交给他抚养。”

      “对孩子是应该的!他对你不, 要是再对孩子不, 他就不是个人!”林影本想嘲讽慕寒几句, 转念一想,他和友已分开,顿时不想嘲讽了。

      “我离开的四年,你们是不是一见面还吵架?”

      “你不在, 我们有什么吵的,我最多就讽刺他一句。”

      “……”沈诗意改变不了林影和慕寒的相处式,也无需改变,他们俩各没有意见就行,“我要洗洗睡了,改天聊。”

      “晚安!”

      在办公室坐久,沈诗意浑身僵硬,去浴室泡澡缓解疲累。

      从浴室出来后,她手机显示有新的未接来电。

      慕寒给她打的电话。

      昨晚刚叫人帮忙处理事情,保不准有什么事找她,沈诗意回拨号码,“找我有什么事吗?”

      入耳,十分冷淡的声音,慕寒扯了扯唇角,“诗意,你昨晚叫我做的事,我已经妥善处理。”

      “林影今晚也跟我说了!谢谢!”

      语毕,沈诗意利落地挂电话。

      有事说事,没事,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

      断线声过刺耳,慕寒面『色』沉了沉。

      ***

      周六。

      会员活动是晚上举行,沈诗意下午就达场地。

      客人入场时间将,她离开大厅,回后台。

      主持人的声音传来,活动正式开始,呆在后台的一些同事,纷纷去大厅。

      公部副总监赵静怡来后台休息,发现沈诗意在,笑问:“沈经理,你怎么不去大厅?”

      沈诗意微微一笑,“累了,想坐会。”

      赵静怡她旁边的椅子坐下,“你刚回国不久,不多扩展人脉资源吗?”

      受邀而来的客人,非富即贵,是上流圈子的人,和社畜有本质的区别,陶志鹏在大厅那像只花蝴蝶,处飞来飞去,打的什么主意,旁人能看出一两分。

      看似是陶志鹏那个阵营的沈诗意,倒从活动一开始,就没出现过在客厅,难免令人奇。

      沈诗意瞟了瞟赵静怡,淡淡道:“身没价值,结识再多的人也没用。”

      她以是慕寒的女朋友,认识他那个圈子的人,哪个不是在别人眼中有效的人脉资源。

      但都是成年人,系没份上,条件相差远,人家也不会把你当回事,表面给你点面子,则,不知道暗地说多少难听的话。

      “沈经理怎么么说?我们一行,本来就要多结交人!”赵静怡在时尚圈工作十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多。

      普通人进入时尚圈,定力不够的,会被浮华『迷』『惑』双眼,而个圈子容易接触有钱有势的人,不论男女,都会削尖脑袋往那群人身上凑。

      像沈诗意种外表放在娱乐圈也不孙『色』的人,只想做本职工作,其他什么的也不想,赵静怡见得比较少。

      沈诗意笑了笑,并不回答赵静怡的问题。

      时,突然有人进来后台,着急地道:“赵总监,大厅有客人闹事。”

      赵静怡立马站起来,边往外走,边问:“什么事?”

      属己的分内工作已做,大厅发什么事,理应赵静怡和陶志鹏处理,沈诗意不必出去大厅。

      偏偏,陶志鹏找人过来,叫她代他处理。

      就是躲得了初一,避不过十五吗?

      不得已,沈诗意离开后台,要去大厅处理事情。

      大厅,满是衣着光鲜亮丽、彰显一身贵气的客人,她眼睑微垂,尽量降低己的存在感,不想让其中认识的人,知道她在。

      然而,她失败了。

      “沈诗意?”一道疑『惑』充满不确定的声音响起。

      听有人叫她的名字,沈诗意转身,想制造对看错人的假象。

      不料,对朝她走来,并问:“我听说你不在s市活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依靠脚步声辨别,对已在她的背后,沈诗意硬着头皮地回头。

      对笑意满面,她却记得人是个双面人,背后一套,暗地一套,家和周家交,也看不惯她曾经和慕寒是男女朋友,为周飞扬打抱不平。

      工作场合,碰不喜欢的人,沈诗意还是挤出惯『性』的笑容。

      对目光上下扫视她,大概注意她身上穿着职业装,惊讶地问:“你不是来参加活动的吗?”

      有佩戴工作牌,对还假装惊讶的语气,沈诗意笑容慢慢地淡去,“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不能找熟人叙叙旧?”

      “抱歉,没时间叙旧。”沈诗意迈起步伐。

      对卸下刚才客气的伪装,讽刺嗤笑道:“攀不上慕寒,来时尚圈工作,是挺寻找第二春。”

      沈诗意双手不禁攥紧。

      四年的时光,未能让她做完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和异样目光。

      纵然早就做心理准备,可能会在活动上遇慕寒那个圈子认识的人,她心情还是变差了。

      对是品牌的会员,她是工作人员,又不能在公众场合,跟会员发冲突。她面上维持平静的神『色』,不理睬对,去做己的事情。

      活动完满结束,陶志鹏要请部门有人吃宵夜。

      沈诗意没心情吃宵夜,用己有事的借口,走一步。

      安静的环境,有助思考,也会让不愉快的记忆,深刻地在脑海循环播放。

      站在落地窗,沈诗意俯视着下面的景物,眼睛看的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她注意力不在,而是在脑海播放的事情。

      心口有点闷,她忽然想喝酒。

      一个人在房间喝,没意思。

      是,她打电话给王婕,问:“你在哪呢?要不要喝酒,我请你?”

      王婕颇感新奇,“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居然主动请我喝酒?”

      以叫沈诗意去夜店,她都能抱着一杯饮料喝,别人是来玩、放松的,她像完成任务似的,平常不喝酒的人,突然请喝酒,王婕怀疑是不是沈诗意本人。

      “一句话,喝不喝?”

      “喝!”王婕闲着无聊,一口答应。

      “你在酒店吧,我等会下楼。”

      “大门见。”

      酒店后面有个清吧,沈诗意和王婕一起去那。

      点酒,王婕仍奇,“你为什么想喝酒,不跟我说一下吗?”

      沈诗意『揉』了『揉』额头,“有点烦。”

      “工作的事?”

      “今晚的会员活动,遇个神经病。”

      “难怪你想喝酒!”王婕相当理解沈诗意的感受。

      “对啊。”

      酒上来,见沈诗意端起就要喝,王婕摁住她喝的动作,“你酒量如何?准备喝多少?告诉我,我心有底。”

      “不会比你差。”沈诗意在过去的四年,喝酒的次数不多,但酒量没变。

      “……”王婕目光顿时含有点打量,“看不出来!我以为你是喝超过三杯酒就要倒的人!”

      “要比比吗?”

      “喝酒讲究情调,不是拿命来拼谁酒量厉害。”王婕松开沈诗意的手,“你明天不还要加班吗,今晚少喝点。”

      “唉。”沈诗意烦躁地叹口气。

      “诗意,你……你竟然叹气?”王婕难以相信,工作上向来是动力满满的沈诗意,有朝一日说起工作的事,会叹气。

      “是个人都会叹气。”

      “别人叹气,我不奇怪,你叹气,我奇怪!”王婕和沈诗意碰了碰杯,“我和你共事么久,熬通宵都没听过你叹气,今晚遇一个神经病客人,你就叹气。那个客人,很神经吗?”

      “想把她舌头拔掉的那种。”

      王婕想叫沈诗意怼回去,可一想是客人,除非不想混了,否则,被投诉,多少会影响工作,她也跟着憋屈起来,不爽地撇撇嘴巴。

      两杯香槟下肚,沈诗意心情转。

      王婕今天看了房子,与沈诗意交流起租房的经验。

      交流着,王婕旁边的光线被挡住,下意识地抬头。

      一个唇红齿白的年轻男子站在她面,朝她挥手笑道:“你!”

      有人来搭讪王婕,沈诗意习以为常。

      王婕着急想租房子,不想理睬来搭讪的人,冷着脸,“你挡着我的光线了。”

      闻言,沈诗意立即抬起视线去打量年轻男子。

      头发浓密,五官立体精致,皮肤白皙,目测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个子有180公分以上,一身休闲装,散发出来的气质,不像玩咖,因为他似乎有点拘谨,正在紧张地咽口水。

      撇开他的表现不说,他的长相,符合王婕的审美观。

      王婕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

      年轻男子尴尬地笑笑,而后像什么也没发般,若无其事地离开。

      沈诗意略感不可思议,对着王婕眨了眨眼睛,问:“他不符合你的审美观吗?”

      “我着急租房子!住酒店,一天可是要两千的费用!”

      “行吧。”沈诗意差点认为王婕的审美观变了。

      两人又继续交流租房经验,王婕旁边的光线又一次被人挡住。

      王婕烦不胜烦,想以同样的式来让搭讪的人主动滚,还没开声,旁边的人说话了。

      “诗意,巧!”

      沈诗意抬眼望去,见卫诚和刚才来搭讪王婕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不意思地对她绽放笑容,又偷偷地瞄向王婕。

      她瞬间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也礼貌地笑笑:“巧!”

      带家堂弟出来喝酒,堂弟遇有感的类型,鼓起勇气去搭讪,结果没开口,被对冷脸相待,就赶紧跑了,卫诚听说后,见不得堂弟么没出息,带他过来要对的联系式,没料,堂弟有感的人,是沈诗意的朋友。

      卫诚瞥了瞥她们旁边的空位,“凑个伴,一起喝点?我请客!”

      沈诗意不作回答,看王婕的意思。

      对和沈诗意认识,三分薄面是要给的,王婕笑道:“呀,谢谢卫总请客。”

      说罢,王婕沈诗意身边坐下,将另一排的椅子空出来给卫诚他们。

      聊了会,卫诚直入主题,帮堂弟问王婕要联系式。

      王婕挑起双眉,“你亲堂弟?他看起来,挺腼腆的,和你不像一家人。”

      “他脸皮有点薄。”卫诚边说话,边示意堂弟主动点。

      “哦!”王婕拿起手机,看向卫诚的堂弟,“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卫新,新鲜的新!”卫新急忙打开微信,“我扫你。”

      看着王婕和卫新互加微信友,沈诗意仿佛置身相亲现场,卫诚就是那个媒人。

      见堂弟拿联系式,卫诚问:“已经凌晨十二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王婕扫了眼沈诗意,“诗意叫我喝酒的,要问她。”

      沈诗意思考片刻,“一点吧。”

      “么晚,不安!我和我堂弟今天都是司机接送,有两辆车,我们送你们一程?”

      王婕笑道:“我们在面的酒店住,走两三分钟就了,不用你们送。”

      卫诚若有思地看了看大门的向,“你们没有房子吗?怎么住酒店?”

      沈诗意开声:“我那套房子离公司远,不上下班,王婕是刚来s市,还没租房子,以,我们暂时住酒店。”

      卫诚点点头,“明白!不过,还是不要喝晚,对身体不。”

      “没办法,诗意今天遇神经病客人,心情不,要多喝点。”说着,王婕给沈诗意重新倒上香槟。

      “你们在什么公司上班?”卫新见缝『插』针地接话。

      “lu中国分公司。”王婕回答。

      四人边喝边闲聊,不知不觉凌晨一点。

      沈诗意和王婕要回酒店时,卫诚和卫新送了她们。

      踏进酒店的电梯,王婕望向沈诗意,“你上次说,卫诚家底有几十亿,他的堂弟呢?我是理,还是不理?”

      “我不知道。”

      “卫诚和你认识,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加他堂弟的。”

      “可我跟卫诚不熟,他以是我一个接触短暂的客户。”沈诗意停顿一会,“他堂弟家应该也不差钱,是个二代,你想想你交过的男朋友,你就知道要不要理他。”

      “懂了。”王婕决定对找她聊天时,她随找个茬,让对见识红『色』感叹号长什么样。

      认真一想,像有点不厚道。

      王婕道:“他和他堂哥今晚请我们喝酒,又送我们回酒店,我找茬,把他拉黑删掉,不礼貌的样子。”

      目没心情想交男朋友的事,只想租房子,王婕今晚和卫新接触,对他观感不错,是腼腆了点,很努力地找话题和接话,但谈吐得体,也懂礼貌。

      “……躺列,会不会『操』作?”

      “不能,我微信定时清理人,否则,加不上新友。”王婕是说认真的,微信的友上限,两个微信号,她都不够用。

      “你看着办吧。”沈诗意给不了王婕面的建议。

      “勒。”王婕对如何拒绝追求者,非常有经验。

      ***

      周日依旧要加班,沈诗意将一部分可以延后处理的工作,留下周去做,若不然,今晚通宵都做不完。

      因,她傍晚六点从公司离开,回酒店休息。

      王婕刚看完房子回来,要约她吃晚饭。

      经过商量,两人一致决定去新开的烤肉店。

      连续看多套房子,能量消耗过多,王婕要补充能量,又怕胖,尽量不吃脂肪含量高的食物,在疯狂地烤海鲜。

      光吃王婕给她夹的东西,沈诗意已经不需要己手动去烤,慢悠悠地吃着。

      铃声响,她放下筷子,去拿手机,是小汤圆来电话。

      小汤圆几天,天天晚上给她打电话,她每一通都接了。

      瞥一眼面的王婕,她还是按下接听键,“喂,吃晚饭没?”

      小汤圆开心道:“妈妈,我刚刚吃饱!你吃了吗?”

      “和朋友在外面吃饭。”

      “我今晚吃了蘑菇和牛肉!妈妈,你吃什么?”

      “吃烤的东西。”沈诗意扫了扫王婕刚放她碗的食物。

      “吃吗?我可以吃吗?”

      听起来,小汤圆也很想吃,沈诗意抿唇轻笑:“我下次带你去吃。”

      小汤圆欢呼:“棒了,谢谢妈妈!”

      不知道沈诗意在和谁通电话,由坐得近,王婕将她温柔的语气听得格外清晰,奇地注视她一会。

      在和小汤圆聊天,沈诗意也观察王婕奇的目光。

      电话结束后,果不其然,王婕问她:“你跟谁打电话?男的吗?你语气是我从来没听过的温柔!”

      沈诗意承认:“是男的。”

      王婕眼一亮,“有情况?你清心寡欲的尼姑,终要开窍了?”

      沈诗意笑而不语。

      王婕絮叨一番,对她的开窍,感惊奇。

      沈诗意不由想笑,唇角一直维持上翘的弧度。

      吃饱后,王婕提议:“你今晚吃的东西,热量爆表,走,一起散步。”

      王婕烤肉有一手,味道挺的,沈诗意有点吃撑,答应和王婕去散步。

      围绕着酒店走了两圈,两人返回酒店。

      眼看离酒店大门很近,王婕余光无意识地扫视的喷泉,猛然发现,些天见过长得一模一样的父子,今天又出现。

      并且,那个小孩子飞快地向冲。

      旁边有家美容院,沈诗意犹豫要不要去按摩,没注意面有什么。

      有个小小的身影飞奔而来。

      下一秒,她的双腿被抱住。

      与同时,伴随一道高兴的声音,叫喊“妈妈”。

      看了几眼那个小孩子,王婕就继续看喷泉,万万没想,小孩子往她们边跑来。令她目瞪口呆的是,小孩子抱着沈诗意的腿叫“妈妈”。

      王婕当场愣在原地,宛若人形雕塑。

      小汤圆的声音,沈诗意颇感意外,低头望去。

      他正抱着己的腿,眼睛闪亮地注视她。

      她条件反『射』地回应他,问:“你怎么在?你爸爸呢?”

      小汤圆指了指后面,“爸爸在那!”

      沈诗意直视,慕寒缓缓朝她走来。

      看见她,慕寒唇角微扬,“诗意!”

      王婕彻底蒙圈,大脑凌『乱』中。

      沈诗意不是清心寡欲的单身女青年吗?

      叫她妈妈的小孩子,从哪冒出来的?小孩子的爸爸,又是哪冒出来的?

      回应完小汤圆,沈诗意记起王婕在身旁,神『色』不禁微僵。

      小汤圆依然抱着母亲的腿,脑袋奇地向王婕那边转去,问:“妈妈,是跟你一起吃烤肉的朋友吗?”

      沈诗意手指无意识地蜷缩在一起,“嗯,是妈妈的朋友。”

      一刻,王婕回过神来,笑着跟小汤圆打招呼:“你,我是你妈妈的朋友王婕,叫我阿姨吧!”

      小汤圆松开母亲的腿,身体稍微倾向一点王婕,乖巧地道:“阿姨!”

      慕寒还差几步走沈诗意的面,“小汤圆想见你,我就把他带过来。”

      不仅孩子想见她,他也想见她。

      他单独来,她不会见他,他和孩子一起来,最合适。

      霎时,那些听过的闲言碎语,在沈诗意的耳边环绕。

      慕寒的走近,像是扑面而来的巨大压力。

      沉甸甸,使她承受不住,不由后退两步。

      大家站在一条水平线上,沈诗意的后退,过明显,王婕侧身去看她。

      看见她后退,慕寒勾起的唇角,慢慢地被抚平,微微抿着唇,“诗意,你怎么了?”

      小汤圆也奇母亲怎么了,抬头望着她。

      沈诗意似遭遇溺水的人,喘不过气来,转过身,背对他们。

      是广阔的路面,她想不顾一切地逃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