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se

      “再有个三四天的时间,就可以到京城了。”四爷抱着还꯺没有因为刚才的激情而平复下来的香香。

      “嗯!”香香没有力气说话,只能哼着点点头。

      从香香月事结束以后,四爷几乎鈞天天都要吃香香툙,名为“疼爱”⭖。香香真是有ᔅ些应接不暇ݵ,实在也不明白,四爷每天都骑马奔波,怎么每天都还那么有精力。

      “爷已经先派謤人回去,让他们修缮着给你住ꅙ的Ꮅ阁子了。”四爷说着,手也没有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香香光滑的后背。 劢 䒠 詘 “嗯!”香香仍然是胡乱点个头,并不是很关心。

      “回去看了,缺什么,也在给香香补上。”

      “谢谢爷!”

      “爷这几天跟苏培盛说了,让他给你找个懂事的小太监,回去以后让他过去伺候䨑。”

      “全凭爷作主ꟸ。”

      “你呀,就什么都不关心。”

      “奴才相信爷呀,爷给我什么,我就要什么?”

      ᛿“真的?”

      “真的!”

      “那……再来一次。”

      “……”

      香香想哭的心都有튀,最后的确也被弄得眼泪汪汪的了。然后又被罪魁祸首,抱粘在怀里温柔的安慰。

      这样的日子,香香觉텍得堐就已经很美好了。虽然她自己不想承认,但这几天,她就是一个沉浸在幸福里的小女人。

      每天被四爷滋润的柔柔嫩嫩得,原本就爱笑的小脸上,笑容一直都是挂着的。

      无论看见谁,首先就是一ᚩ个甜甜的微笑!谁又会讨厌这样的微笑和拒绝得了这样的微笑呢?

      更神奇的是,下人们发现,这个钮氏,还뗍懂一些最基本的医里。那天,才去厨房帮手小太监㌉伤了手,流了好多血。又不敢声张,自袟己有布条包着,来给香香送饭食。

      香香见了,让他等一会儿。小饭也不吃,就在草地里寻找了半天禎,⩠找到了几棵野草。让碧云打水洗净了,驞在觩用手,把野草揉出汁,福彩小太监一直在流血的手上。

      按压了一会儿,血既然止住了。碧云、小秋和小太监都惊讶望着香香♵,一下子觉得她好了不起啊!

      碧云拎开水的时候,不小心被烫伤了,起了水泡。香香也是找了一些小秋他们都不知名的草药,就给碧云敷好了。

      这样的珚小事情湫一多,四爷既也就知道了。小太监们,总是在他旁边有意无意的提着香香的好。

      甚至有一天谢嬷嬷落枕了,痛得直不起脖子,香香看见了。上手就给她按板了几下,谢嬷嬷的落枕就好了。

      这下,会在四爷面ꭖ前数落她几下的谢嬷嬷,都不再说什么了。

      听说香香还会“治痵病”的那一晚,四爷好奇地问了她。

      香香回答说,因为以前自己的身份不能请大夫,但是自己老是婁粗心大意的总是受伤,所以就跟庄子里䲛的医嬷嬷学了学,至少能用身边的一些花花草草,给自己疗伤。

      香香没有办法,只能给自己编了一个故事。她总不能告诉四爷,这些草药和基本的医理,是自己在现代参加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学的吧。

      能给别人一点点的帮助,香香觉得很开心,自己不篱至于是个米虫。一天天的,除了吃和伺候四爷,什么都没做。

      实现一点存在感和价值感,香香心里෪比较踏实。

      看见挨饿的小待女,香香会把自己偷偷藏在袖子里的㎐糕点뿐分给她们。

      她还会自己出钱,让厨房给她做点క心,为了给䦝那些因为工作错过饭点而挨饿的下人们。

      香香没㷓有多少银两,不过她打赏人的时侯,也从来不手软。

      没有几天,下人们悄ḥ悄的说的,都是香香的好话。

      福晋听到啦!当她没有靠山,在收买벿人心,嗤之以鼻。

      四爷听到了,不动声色地在帐子里,让人都放了两盘点心。早上离开的时候嘱咐香香带着吃。

      ﳎ 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的솿,往尦好的方面发展。也许是因为有事可做,在避暑山庄时候恐惧着,进府以后聸,要䔐怎么面对后院的女人们㠃的那些担忧和焦퀮虑,也在慢慢的消失。或者说根本就顾不上恐惧了,香香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昨儿个晚上,四爷告诉香香,就快到京城了。香ᛆ香也没有那么害怕,和担忧了。重新恢复到了那个豪气的⹂说“兵来将挡,水来土鮍掩”的香香。

      而这些,还因为一个香ฮ香想忽略,却忽略不了的原因:那就㖋是四爷对她的宠爱。

      只要四爷不用去伺候万岁爷묅,都是把香香带在ʊ身边的。当然,除了四爷去陪福晋的时间Ặ以外。

      而且,⿾每一个晚上,都是香香在待遇寝。

      㜎 下人们都在茞感叹着,四爷以前专宠李侧福晋,也没有到宠香香的这个程度。

      只要四爷一回来,开口找的,定是香香。在人뭬前冷漠规矩的四爷,和香香在밌一起的时候,变得非常的接地气,人们总能听到他的笑声,甚至是放肆댑的笑。

      今儿个,好像헪还是半夜,四爷就被叫起来了。香香睡得Ş迷迷糊糊的,要跟鍧着起来,被四爷塞回了被子里。

      昨晚被四爷折腾累了쮎,被塞回了被子里的香香依然睡得香甜,直到被夏荷轻轻的唤醒。

      㮷说쐉今쬕天要早早的出发,香香应着,艰难的睁开眼睛,爬了起来。

      甚␆至没有洗漱,只是穿好了衣服,就发现侍女和小太监们,已经开始在收᫮拾帐子里的东西了。

      香香出来帐子,小秋拿着斗篷候在门口了。看香香出来,赶紧旉给香香披上,扶着她⚲回去。

      ꍳ还有些发懵的香香,直接被扶着上了马车。香香没有多想,反正马车上也铺着软软的垫子,香香倒头就睡。

      “姑娘!辡姑塝娘ꁈ!”一阵喊叫,终于把香香叫醒了。

      “怎么꒞了?”香香猛的坐了起来。

      “姑娘看看外面。”小秋拉开马车上的小窗帘。

      “是谁呀?”香香裹着被子挪过去,露出眼睛,往外看了看。

      是曹颙。骑着马,低头行礼:

      “姑娘!主子爷让奴才回来跟姑娘뵧说一声,前面有可能会遇到一些ᩈ难民。姑娘不要害怕,一定不能下马车。外围有御林军,马车旁边有奴才们在呢。” 畈

      “四爷呢?”香香问。

      “主子爷在万岁爷身边伺候。”

      “那四ƅ爷身边可有自己人。”ࣚ

      “有,穆达在主子爷身边的。”

      “好吧!不管那个穆达是谁,护得住四爷就行。”

      隟 “姑娘坐好了,奴才先告退。”曹颙骑马走了。

      香香꜀快速的起身,穿好衣服。为了以防万一,把装着银两和首饰ﱔ的盒子找出来,银两和首饰全部拿出来,分开装在不起眼的布袋子里。

      小秋、碧云和自己,都各拿䒘一份,直⹜接放在身上。

      “如果有万一,把银两和首饰丢出去,护好自己。”香香对小秋和碧云说。

      “姑娘,不✛会有事吧!”碧云有些害怕了。

      “不会!不会!外面还有御林军呢,我是说万一。”香香给了小秋和碧云一个甜甜的笑容。

      “退回去!你们再往前,就不客气了。”

      “让开!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队伍吗······啊······”

      䒦 “有᤿爆民闯进了!快去护着福晋的马车。”

      ੍ 呼晟喊声此起彼伏。

      香香听到“护着福晋的马车”时,还是掀开了帘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