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女神被调教成宠物

      两人互通心迹没几日,这才一日不见,便如隔ȝ三秋一般。

      轻轻拍了拍师鯂妹的背,白云楼轻声说道:“紫嫣还在팴呢。”

      闻听此言,夏朝阳小▃脸红红的跑回石桌旁坐下,白云楼洒然一笑,走到师妹旁边坐下。

      东方紫嫣笑道:“朝阳一早从后山赶回小좘院,一直心不在焉,ࡠ还以为有什么心事,原来是念着师兄。”

      쀌“师姐。”夏朝阳娇声喊了下。

      白云楼抬手取出一只茶杯,媎端起石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一饮而尽팀。

      笑着说ﶼ道:“紫嫣师㒪妹又不是外人,这青云洞天的阵引,师妹先炼化了吧。”抬手取出一枚青玉小符牌,递与东方师妹。

      东方紫嫣点头接鏦过,随手将其炼化了윦。

      三人闲聊一阵,白云楼提议去峰顶练剑,夏꽲朝阳顿时来了精神,定要拉着东方师姐一起。

      于是三人收拾一番,各自携剑,袼往书院前山峰顶而去。

      前两日白云楼在青云洞天的剑气礞大殿引动剑意共鸣,一直没有得空感悟,此时倒是有了时间。

      夏朝阳早就将阴阳两仪剑法的鿞剑招练得纯熟,只剩合招未曾修习,㕢今日得空,自是要拉着师兄鹀师姐陪着一起练剑。

      白云楼先陪着夏师妹修习阴阳劜两仪剑招,前鐵七촛十二招虽然都是基础的剑招,但也威力非凡。

      二人同时施展阴阳剑招,配合起来修习倒是可以事半功倍。

      练了一阵,白云楼察觉到夏朝阳师妹的剑法竟然精进不少,已然有了几分剑意。

      夏朝阳炐师妹的剑意中竟透着几分浩然之意,应该損是那日在剑气大殿也有不小的蝞收获。

      牨夏朝阳的剑路还有一点不⋎同,剑招施展Ѫ时总会留了三分余力。

      略一퓌思忖,白云楼大致了然,这位쒍小师瀫妹天性纯善,不忍招招用尽,不过这个剑路也不是全无用处,剑招变换时倒是迅捷了几分。

      如此练剑,剑势看似弱了三分켥,不过剑招却更加连贯如意阩了。

      动念间,白云楼也渐渐变了剑路,配合着夏师妹的剑式,믳渐入佳境,两Ẩ人将阴阳两仪剑法施展的快慢有致,圆润洣自然。

      不知不觉间,两人对两仪剑法都有了更深的领悟,连一旁的东方紫嫣都有所感悟。

      ⱉ看来剑法剑招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正所谓没有最强的剑招,只有最适合自己的。

      又一遍两仪剑法施展完,白云楼轻声道:“合招第一式。”

      夏朝阳默契的配合师兄施展出了合招剑式,两道剑气完䭰美的合二为一,如流星般斩在高台右侧的石壁之上。

      同是合招第一式,却和东方师妹一同施展的有所不同,这道剑㍪气斩在石壁仿佛༕未留下任何痕迹。

      白云楼上⟛前查探,轻轻一碰怒石壁厥,剑光斩落之处,哗啦氨啦,细碎沙石沿石壁滑下,一道三指宽,一尺多长的剑痕出现在坚韧的石壁上。

      这点倒在意料之中,白云楼神识一探,愻一道生生不息的气息出现在剑痕内。

      东方紫嫣轻咦了一声,走过来道:“这道气息好生熟悉,和长青术很是相杴近。”

      点了点头,白云楼笑道:“这招倒是有意思,把对方震得칯重伤,还能吊着一口气,紩留了一分生机,哈哈,有意思。”

      “是不是我的剑招有问题啊?”夏朝阳走过来,有些呐呐地问道。

      “没有没有。”白云楼连忙安慰道:“能和师妹一起施展出如此神奇的招式,师兄只会感到欣慰,师妹的剑颺招和剑意都很是不凡。”

      夏朝阳这才笑逐颜开,走到石壁前,轻轻摸着那道剑痕샸,笑弯了眼眉。

      和夏朝阳师妹一番练剑,让白云楼有所感悟,对合⊢招第三式有了新的ퟟ方向。

      白云楼不禁转身看去,正迎上东方师ﳙ妹的目餺光,有一段时뉌日没和东方师妹练剑™,不⪯知以前的剑道默契是否还在。

      和夏师妹练剑时偶得感悟,白云큁楼还㓙是决定一试。

      看东方师妹微微点头,白云楼没再犹豫,和夏朝阳招呼一声,手提龙鳞剑和东方师妹练起合招第三式。

      之前两人尝试修习第三式,但一直不得其法,没想到今日从夏师妹的剑路中寻到了一丝端倪。

      ༊ ᅋ 师兄和师姐练剑,对夏朝阳来说就是最好的观摩对象,凭着最近的剑道领悟,夏朝阳渐渐从这覨些력剑式中悟⫎出了属于自己的剑道真意。

      和东方师妹持剑而立䂯,熟悉的默契感涌上白云楼心头。

      和夏师妹练剑最大的感受是婉转如意,和东方师妹练剑,感受到的却是畅快,一招一式透着除恶务尽的决然之感。

      一套两仪剑法施展完结,两人不肸约而同施展出合招第三式沓,这一招两人身影交错变幻,剑气环绕流转。

      陡然间,所툝有剑气合一,一道剑气如流光般冲向天际,划出一道绝美的弧线斩入云端。

      那片云团赫然炸开,滚滚四散,几瞬之后,一声惊雷传入几人耳边。

      㑐看着四散的云层,白云楼回味着方才楫的剑式,没想到一次便璬成功施ඊ展出趨第三式。

      和两人想的一样,第三式稍稍调整一下剑招,剑气合一之时,䕪剑气中暗藏了三分余力,剑光便多了几分灵动,还能随着施展剑诀者ꦏ的神念引爆剑气。

      “一剑破云。”夏朝阳喃喃道:“师兄师姐竟这么厉害了。”

      逹 “师妹,䃮你也䎩别小看峨了自己。”白云楼说着收起龙茹鳞剑,取出一把还未炼化的灵竹剑,说道:譧“小朝阳,师兄再陪你练练。”

      ㇖说罢,白云楼抬剑向夏师妹攻了过去,不自觉间,夏朝阳抬剑挡住。

      ಑随后,白云楼变✇化剑招맟,切换剑路陪着师妹对练起来,夏朝阳原本有些生涩的对攻剑招,也在白云웰楼⼲的引导下运用自如了。

      虽然白云楼远未展现出真刧正实力,不过也能看出夏师妹对剑道的领悟有了很大的提高,随机应变的剑招,施展的越抇来越得心应手了。

      ﮀ三人练到尽兴,便顺道去了剑阁。

      夏朝阳轻车熟路走在前面,一路和剑阁师弟ꙕ师妹打招呼,敲开了剑阁后院㗖的大门。

      玄衣师곎兄开门将三人引了进去,见到南宫师兄ꞻ正在后院练剑。

      听䘬到ᰴ动静,南宫飞羽收剑回身,一眼看见东方师妹,不由眼神一亮,不过看到紧随其后的白云楼,神情一怔ꮊ间᪶,转瞬间又恢复了淡然从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