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2019

      컁ꃳ当天晚上,流云的房间。

      ㊼“真的假䣊的,你们两个㍙确定要把我的条件给这么简单的用了?”

      给姬子送完晚餐,看着穿着清凉睡㨿衣并排坐在自己床上的两个人,流云ᰄ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犣了。

      聛 “当然了,我和八重樱姐姐不会打游戏,每次都看你和琪亚娜她们玩的那么开心,当然得让你教一下啦。”

      芽衣回答罵的时候眼睛都没有从屏幕上移开,这让流云一度觉得自闭。

      中午的时候,进行了厨艺比拼,얼当然在琪亚娜这个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叛徒手下,流云以1:2的比分输给了芽衣和八重樱。

      但是现在,쵭芽맋衣氻却告诉流云,她要流云做的事就是教会两个人打游戏。这ݭ一度让听力强化到非人程度的流云以为自己听错샐了。 荻

      찣这个条件是流云开出来,可不是琪亚娜那个咸鱼开出来的。也就是说,只要芽衣的쵡要求不是很过分,以流云的性格那是一定会做到的。

      可驾是现在,芽衣却ဩ把这个条件用在了这种不起બ眼的小事情上,实在是让人费解。

      等一下,仔细想一想,今天下午姬子姐貌似也要流云想一想的,궩当时脑子一瘽抽就说要几个苹果。结裘果可想而知,被姬子一脚从걀板凳上踹了下来。

      “呀,又死了。⣽”芽衣坐在外面,那么坐在里面的自然就是八䡙重樱,只见八䏩重樱的耳朵抖了抖,然后无精打采的落了下来,脸上浮윝现出很明显的不甘心。

      点击再来一次,八重樱重新进入了游戏,耳边再惗一次传来哒哒哒哒的器械扫射声。

      不翶知道为什么,캵流云脑海里莫名冒出了一个画ሄ面。

      一头漂亮樱花色长发的八重樱,身上穿着祎得体的巫女服,腰上别着灵刀.樱吹雪,结果在打架的时候掏︙出两把加特林㷒就是一顿突突突。 羽

      想到这里,流云赶紧甩了甩脑袋,将这个念头给甩出脑海,⢍因为画q风实在太美,不敢想下去了。

      坐在芽衣旁边,将手中的水果沙拉放在桌子上,吘伸出手用叉礖子叉起一块塞进嘴里셅,饶有兴趣的看着芽衣和八重樱如珠玉一般的䈀手指在键盘是敲打着。

      刚刚放在凉水中泡过的水果口感极佳,加上淋椗在上面的酸奶,可以说酸酸甜甜的⦞恰到好处。鐉

      目光微微一转ᾕ,芽衣的角色被对面的角色给一枪䡍击倒在地,八重樱的角色就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氈扶,结果双双把家还。

      ䷁ “又输了。”拿起旁紋边的叉子叉了一块劸水果塞进嘴눂里,芽衣眼前一亮,仿佛刚刚被人一枪爆头的不愉快都퉮抛之脑后了。

      “樱姐姐,啊~”重新叉起一块,另一只手放在下面捧着,芽衣愉快的玩起了给八重樱投食的游戏。

      “檔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了釜……”

      月光之下,芽衣的脸上就好像镀上了一层银辉,而坐在芽뾒衣殝旁边塐的八重樱就不一样了。

      第一次有这种别人把食物送到嘴边的经历,而且芽衣的口吻就好像在哄小孩一样箚,目光瞟了一眼流云,八重樱脸上不仅有着羞涩,还带上了窘迫。

      씄 “流云——这道题怎么解!”一只手拿着笔,另一只手拿着习题册,琪亚娜一边大叫着,一边拿头撞开了门。

      认 好在流云这边২的门没有锁,否则琪亚娜这个单细胞的草履虫ꤖ也得头疼一阵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散开的白发,和往常见到的琪亚娜有些不同,散开了后面的两条麻花辫,琪亚娜现在是一头及腰的白色卷发。

      蔚蓝色的双眸在第一时间锁定了皮流云放在桌子上的水果沙拉上,星光璀璨,用这个词来形容琪亚娜双眸之中闪烁的光辉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直接将练习册抛到票九霄云外,大步流星的来到书桌前,以光速脱下凉鞋,随ꕲ后单身撑在桌角,一个后空翻成功落在了流云的床上,准确的说是落在八重樱和芽衣的正中间。

      上前啊的一口将芽衣递给八重樱的那块水果吞下,清凉的口感让琪亚娜感觉干涸的口腔徾瞬间被激活了过来。

      “你不是过来问题目的吗?这一连串的动作是怎么回事?”眉眼含笑,流云饶有兴趣的얳看向一只手抱着芽衣手臂另一只手抱着㢵八重樱᷍手臂的琪亚娜,看上去是不打算撒手了。

      婣 “我跟你说,班长超严厉的。”

      像是找描到了可以诉苦的对象,琪亚娜摇晃着小脑袋,眼泪汪汪的看向流云,可耻的卖萌了。

      “班长打你手心了?”微笑着摸了摸琪亚娜的小脑袋,芽衣问道。

      “不是啦,我有一道题没做出鱕来,班长퉚直接找了十几道大僇差不差的题目一股脑放在我这,我连原理都没有搞懂,怎么可能会那么ᚡ多的嘛。”好似倒豆子一样ᆳ,琪䮱亚娜开始抱怨了起来。

      今有雉兔同䉸笼,上有三十五头,下蘫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小毛参加数学竞赛,共做20道题,得67分,已知做对一道∫得5分,不做得0分,错一题扣1分,又知道他做错的题和没做的同样多。问小毛做对几道题?

      有蜘썪蛛,蜻蜓,蝉三种动物共18只,共有腿118条,翅膀20对(흔蜘蛛8条腿;蜻蜓6条腿,2对翅膀嬁;蝉6条腿,1对翅膀),三种动物各几只?

      “我哪知道有多少只兔子多少只鸡啊,而且班长给刑我讲了一遍公式就让我自己做题了。”

      “……”这个好像不能怪班长教的不好,只能说㶅班长的方法没用对。对于琪亚娜这种单귽细胞的白毛团子,公式墑是完全等同于天书的。

      给芽衣和八重樱她们投以一个抱歉的眼神,流云拿过班长写下来的课䶖本开始给琪亚娜换一种方法来讲。

      今天冰箱满是ᅳ雪糕,共有三十뾙五只,花了九十四块,其中便宜的两块,贵的且好吃的四块,问便宜和贵的各几何? 劌

      “贵的有12只,便宜的有23只。”

      这反应速度让芽닺衣眼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果然,只要和食物搭上关系ྫ,琪亚娜的脑袋就可以从单细胞变成细胞网络,食物一去掉,细胞网络ቊ瞬间变成单细胞。

      转过头,八重樱真的在一脸认真的突突突,和芽衣打的津谘津有軦味。

      这让流云不由自主的深思:继将休伯利覆安号舰长养成咸鱼后,该不会又培养一个网瘾少女出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