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无敌第四季

      地渊是地底裂缝的一处天地, 这里住满了各种生物,地渊衍生的原生物,从各个地方掉进来的异生物, 陆夭夭便是其中不幸掉下来的一翣个。

      因常年不见天日,㓥这些地缘生物大多长得奇形怪状, 总结一句话来说, 就是丑的各有特『色』。

      뤉而地渊越深处,可见的生物越少。

      越厉害的生物占据着的地盘越大, 有其他生物不小心闯入,必定会遭到截杀。

      흚一只妖兽在黑土地鶋的边缘徘徊,明明前方没有任何阻碍物, 那无形警告的气息让他畏惧。

      这可是地渊里棘手的妖物。

      数年前那쨄妖兽初来到地渊时,已经奄奄一息濒临死亡,引来多獢少生物꫓垂涎, 没法分㕤一杯羹的妖兽们只能在外围远远看着, 他们都以为他已经被分食干净⟋。

      再见到他时, 连原形变了个样,全身萦绕着令人恐惧敬畏的气息, 他厮杀了十天十夜,将十数个领主杀光,占领了偌大的地盘, 成为地渊的“暴君”。

      然而那美味仿佛近在咫尺, 地渊好久没出现过这么大补的食物了。

      如今闻得到吃不着, 让妖兽十分急躁。

      他最终忍不住贪婪, 他不会这么倒霉碰到“暴君턪”,就进去一点,把猎物捉了就跑。

      騙 然而他就这么倒霉, 刚刚踏入对士方的领地,正好遇到了出来觅食的“暴君”。

      “嗷!”妖兽吓得转身就跑。

      通体墨黑的㴄四不像怪物,矫健的四肢优雅的踩在地上,悄无声息。

      他的头似龙,额上一只尖角,如狮的尾巴,身上布满如墨玉般的黑『色』鳞片,落在地面的四蹄悄无声息,血红的眼睛冷漠,残暴。

      这是一只墨麒麟,传说中的上古神兽。然而和传闻中的瑞兽不同,这只墨麒麟的꽿眼眸阴冷,充满暴戾气息。

      妖兽可能是觉得“暴君”发现那么大补的猎物,可能ᄎ就会优先狩猎她,便往灵气团子的方向跑。

      墨麒麟不疾不徐的追上去,他不再享受追逐猎物的快感,凌空一跃,开始单方面的杀戮。

      陆夭夭的小短腿猛地抽了捠一下洇,无处不在的危险萦绕住她,她猛地一跳起来,撞上头顶灰扑扑的石头,她全身软『毛』根根炸起。

      她警惕的看向四ε周。

      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大怪兽的狩猎范围?

      ╅ 外面传来异兽的恐惧的悲鸣。

      陆夭夭想了想没有贸然出去。

      她藏着屏息,一动不动,直到外面安静了很久,陆夭夭才小心翼翼的探出来。

      灰扑扑的『毛』团从石头缝里探出来,她警惕的左右张望,看到不远处死得透透的异兽。

      刚刚可能是有个可怕的怪兽在外面谽狩ိ猎。

      陆夭夭不经意一个转身,一只U墨黑的大怪兽趴在最上方的石头上,猩红的眼眸冷漠的盯着Ħ她。

      “ꏼ叽!!!”陆夭夭唥身上的软『毛』触电般炸起,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仿佛自己只要一动,就能被大怪兽咬死。

      黑亮的小豆眼紧张惊吓,她紧紧盯着大怪物,一动不动。

      啊啊啊这是她遇见的最可怕的怪物了!她竟然一直没发现!

      幼崽?妖族幼崽?

      墨麒麟盯着这个小不点儿看,似乎是出生没多久的幼崽,意外掉了进来,连自身的气息还不会掩饰,大咧咧的行走在外ᝓ面,对于妖兽来说,简直是移动的补品。

      墨麒麟能预见幼崽今后的日子,也许什么时候ꬤ就被地渊里的怪物吃掉,不过这关他什么事?

      没有大妖照顾,一个相当于补品存在的幼崽,根本鲳活不下去。

      何况,这个地渊没有出路,就算没有中途夭折,终其一生只能残喘度日。

      墨麒麟这般眕想着,胸腔激起一阵愤懑不甘,他猩红的双眸充满戾气,他不甘心自己的后半生困在此处,不甘옵心害得他落得这般下场的那对母子还活得光㱅鲜亮丽。

      墨麒麟起身,纵身跃下。

      陆夭䲺夭在墨麒麟一动的瞬间,迅速弹开,咻的一声跑走,这几天锻炼出来的速度再次숺突破。

      墨麒麟没管瞬间跑了没影的小不点,햱他朝另一个方向慢悠悠的离开。

      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地面上突然冒出许多密密麻麻的细小黑『色』生物,牠们蔓延到地面的兽体面前,不一会儿庞大的妖兽身体消失,连地面的血『液』也清崭理得干干净净。

      这些蚂蚁一般的生物,是地渊特有的产物,常年生活在地下,只吃死掉的兽体,不吃活物。

      对于地渊的生⬃物来说,是最无害的一种生物了,要是吃活物的话,陆夭夭也不会在石缝里睡得好好的。

      陆夭夭跑了一段路,才后知后觉发现大怪兽没有追上来。

      咦?这只怪兽不追她?

      陆夭夭不敢置信,她穆放出神识辨小心翼翼的感知,那仿佛无处不在的危险也消失了。

      在被不知道多少怪物追了这么多天后,陆夭夭킞终于遇见一只不追着她跑的兽!

      为了证明这只兽是真对她不感兴趣,陆夭夭特地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那只怪兽一直没有出现,她跑回去,地面干干净净,大怪兽和灵ꃜ兽都不见了!

      陆夭夭感动极了。

      㛞她喜欢这么清纯不⊦做作的兽!

      陆慄夭夭见怪兽在这里狩猎,心中明白这ࡸ是他的地讉盘䅯。

      这只大怪兽对她不感兴趣的话,那她就可以在╘这里等父亲和爹爹找来菈了,这样她也不用整㐭天被追着跑。

      陆夭夭顿时放松了。

      待父亲和爹爹找到她,她会好好报答他的!

      ๯ 等等,大怪兽不吃她,莫非他是妖族的原形!他们是同族!

      陆夭夭瞬间激动,长辈䄻们说过,只有同族才不会互相狩猎!她终于见到同族ර了!在异地相遇,四舍五入他们就是老乡了。

      陆夭夭有好多话想问。

      老乡看着不太好接近,但΂是也没对她做什么。

      Ǚ 陆夭夭决定找到老乡,起码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怎么离开。

      酘 父亲和爹爹真是太慢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她,还得她去找。 畞

      眹真是太不靠谱了。

      然而陆夭夭转了一圈满,没见到妖。

      她刚刚不应该跑掉的。

      陆夭夭坐在石头上,抱着一颗果子啃啃。

      她数了数自己的库存。

      因为被限制了零食,她荷包里的零食并不多,只有十天的量了,而且光吃零食,也吃不饱。

      鯾陆夭夭『摸』『摸』圆滚滚的小肚子,她发现自己体型变小了,食ڿ量没有变小。

      陆夭夭在妖兽的地盘待着,果真没再遇到危险,这个时候她就有心思打理㾡自己了。

      之前她不是在跑的路上就是跑的路上,白『色』的团子在灰暗ꪉ的环境里更加显眼,久而久之就让自己保持着脏兮兮的样子。

      陆夭夭给自己甩了好几个除尘诀,灰扑扑的颜『色』褪去,『毛』发变回白『色』

      可惜这附近没有水。

      陆夭夭总觉得用水洗过才更干净,她想到自己钻过地缝钻过树洞石头缝,又给自己刷了道除尘诀。

      她转߆来转去,没再遇到妖兽。这么神出鬼没的吗?

      就在陆夭夭뻮以为他们这么运气不好遇不焠见,她突然听到前方有些动静。

      ᇒ“叽!”陆夭夭眼睛一亮,迅速跑过去。

      动静越来越大,陆夭㯂夭跳到一个光秃秃的树杈上,不远处那只妖兽正在和一个奇形怪状的灵兽打架,两只兽给她的气息很危险,让她压力蛮大。

      没多꠰久,妖兽以压倒쵴『性』的胜利将对方咬死。

      陆夭夭跳了跳,老乡厉害啊!

      墨麒麟将越界的妖兽杀츯死,残留着残暴气息的双眸望过来。

      已经默认他是同族的陆夭夭,不觉得害怕,反而跳起来叽叽两声打招呼。

      陆夭夭见过的同ᔅ族对幼崽都十分宽容,哪怕脾气再暴躁,对幼崽也有温柔的一面,因而心生亲切。

      “叽叽!叽……”稚嫩的叫声不绝于耳。

      大哥,终于找到你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呀?我要怎么离开?我想找父亲和爹爹!

      陆夭夭噼里啪啦,一口气把自己想问的话全说出来,然솚后眨着明亮的黑眼珠子等着妖兽回答。

       妖兽冷漠的看着她。

      “叽?”大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那只灰扑扑的团子啊!陆夭夭以为是自己『毛』发变了颜『色』认不出来了,连忙提㤞起他们初见的那次。

      她突然发现,妖兽好像没听懂她的话,妖兽之间是怎么沟通来着?

      陆夭夭努力说话ⳓ,还是没法说出人话,只能叽叽叫着。

      ˍ 她跳来跳去,没法沟通怎徜么办?

      妖兽冷冰冰的看了她半晌,而后转身离开。

      这只幼崽这么多天还活蹦『乱』跳的,看样子过得不错,墨麒麟知道她一直在自己的地界转䗈悠,甚至还因此,不少循着味儿来的妖兽越界跑过来,已经被他咬死不䐍少。

      他还以为这只幼崽很快会饿死。

      陆夭夭看同族就这么离开,连忙跟上去。

      ᇖ“叽叽!”大哥,你能告诉我怎么离开吗?我会报答你的……

      墨麒麟一个纵身飞跃,很快就离开。

      陆夭夭很퐻艰难才追上去,“뫡叽……”

      墨麒麟似乎在巡视地盘,一整天都在走路,时而奔跑跳跃,时而慢悠悠走路赐。

      陆夭夭叽叽跟了一路。

      直到天『色』更暗了,墨麒麟突然转过身,朝小『毛』团子低低吼了一声,充满震慑。

      无形的杀意让陆夭夭的小身板顿时僵住。

      待墨麒麟离开,陆夭夭才小心翼翼覐的追上去,然后她看到墨麒麟几个跳跃,进入一个黑乎乎的山洞。

      这里就是同族的家吗?

      陆椺夭夭觉得自己被嫌弃了,觉得有些低落,不过知道了同族的家,她安心多了,总算不用漫无目的的找。

      陆夭夭坐在山坡翘起来ᛋ的石头上,这里隐约可以看到同族的家门口。

      她心想,同族对她态度这么不好,难道是因为她白住⹀了他的地盘这么久,没有给借住费?

      她翻了翻自己的小荷包氇,好多珍贵的貅东ఁ西都是父亲和爹爹给的,她舍不得送出去。

      数量比较多的,就只有果悄子和糖果,但是父亲强调过这些只能她自己吃鷀。

      陆夭夭怕自己送出去反而恩将仇报。

      她自己收藏的那些,都是自己从小收集的漂亮东西。

      陆夭夭拨弄这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对父亲爹爹、小伙伴动们以及断屏群山的ȓ一切无比思念。

      她想家了……

      黑亮的雔小圆眼沁出一췢层水光,她小小的叽了一声。

      没关먢系,等她问到路,她就能回家了。

      陆夭夭抱˷着自己小时候最爱的珠子躺在石头上睡过去,ꎜ珠子在黑暗中츔亮着绚丽的光芒,十分温洗暖。

      第二天,墨麒麟走出门口,看到正前方最显眼的地方摊着一矍块布,上面솖放着几颗漂亮的石头。

      小白团子藏在一根枯木后面,『露』出一双机灵的小圆眼,期待的看着他。

      “叽!”大哥,我来拜山头。

      墨麒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