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id乐乐时间停止外卖员

      两人行云流水的甩掉尾巴到顾霖川的住处回合,ꗂ那些人是谁派来的醕,他们心里很清楚。

      盿“你这里有酒吗?”裴铭望᧖着天上的星辰明月问。

      曡顾霖川本人平时是不爱喝酒的,比起烈酒更喜欢茶。

      有时候为了招待像裴铭这样喜欢喝酒的人,府里还是备着好酒的。

      半个时辰后,两人在屋檐上已经干掉了十菾坛酒。

      顾霖ꐥ川稍微有了点醉意,以前喝到这份上就덄会停下,但他࡬知道裴턽铭现在的心情不好؛受,自己酒量并不好,也尽力陪他畅饮。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发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就比如身边借酒消愁的裴铭,他身上的故事就有很多。

      两人之前见到的七皇子南宫寒,以前是裴铭的徒弟,不要荣华富贵一心想要修仙,离开皇宫跟着裴铭天天风餐露宿。

      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好到与其说是师徒,不如说是兄弟。狝

      顾霖川以前跟裴铭针锋相对的时候,南宫寒拼命的维护裴铭。

      再后来啊,他们两个就割袍断义了。

      缘由南宫寒的母妃病危,南宫寒求裴铭㈦为他쩽母妃续命,裴铭拒绝了。

      他母妃的大寿将至,他폙即使䡌是䑧修仙者也不能逆天而行。

      世人皆想修仙得道,长生不老。 蓮

      又殊不知走完这条路是要舍ᚆ弃一切的。

      顾霖川个人理解修仙之道,쎵更像䌩道家创始人老子的无为之道。

      老子认为“道”是天地⧅万顃物的本源,“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是凌驾于劉万物之上的。

      老子倡ী导㏘“无为而治”。“无为而治”是指不妄为,不为所欲为。

      老子认为,对任何事情,都应按客观规律办事,而不可丽逆客䏾观规律行事。

      묦 ◲对任何事物都应任它自곜身的情状去发展,갪而不必参与外界的意志去强制它,制约它,任︓其自由伸展,这就是“自然无为”,而不是人为地添加不必要的作为,或逆客观规律的强作妄为。

      ᛞ这就是顾霖川修仙到后面止步的一大原因,修仙得道后以后的每个ꭊ抉择都要㒱顺应天命。

      ℟ 成仙不快乐的话,那他为什么去修仙得道。벲

      ⮤ 卯时时分,天空翻出鱼肚白。

      횣一ᛴ夜宿醉,顾霖川身体微热走起路飘晌飘然。

      他不爱喝酒原因是因为酒中的乙醇会刺激䪔脑血管导立致痉挛,出现头部不适。

      胺的成分会还刺激交感神经末梢돔释放肾上선腺素,他现在步态不稳,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辗转⥯反侧一夜没睡的赵煜打▬开门,就看到顾콄霖川摇摇晃晃的一幕,随时随地会倒下去的样子。

      “顾大哥你还好吗?”他跑过去闻到好浓的酒气,连忙扶他坐在石凳上。

      顾㦣霖川摇了摇头,抬手使劲揉眼睛。

      咦!

      怎么有三个赵煜?

      不愧是男主!

      还没教他修行,自己就无师自通领悟了分身术!

      “厉害!”顾ɐ霖川伸手拍了一个寂寞。

      前面的赵煜又变得模糊不清,他又揉了揉眼睛,这次看ᡃ到对他微笑的舞倾城。

      “倾城!”ⵜ他一把抱住赵煜。

      “我错㲢了ࡲ!”

      “你原谅我好不好!”

      受惊的赵煜使劲推顾霖川:“顾大哥!我不是倾城姐姐!我是赵煜啊!”

      屋檐上的裴铭一边大口喝酒一边不厚道的笑。

      真应该让舞倾城过来看看,这家伙喝醉时候的样子。

      뼯  一番周腾后,顾霖川在꟪几人的齐心协爤力配合,喝了醒酒汤。

      清醒过来的顾霖川还有点迷糊的记忆,懊恼不已道⑔:“赵煜,砏刚才的事……”

      “我什么都没事看到!”赵煜头摇成了波浪鼓。

      볯 顾楰霖川倒吸一口凉飜气,三个月建立起来的形象,一夕之间垮了。

       罢了罢了。

      顾霖川对赵煜摊开手,一枚比镶嵌蓝宝石的戒指躺在手心里。

      “这是千机戒,可收纳一千件器物,那日买的十几椾样武器都在这戒指里。”他对困惑䚷的赵煜解释。

      赵煜双手接过道谢:“谢谢顾大哥。”

      顾霖川皱眉道:“你是我结拜兄弟,不要总是说谢谢。”

       “顾霖川,你从哪个♿地方拐来这个美少年的。”一旁的裴铭惬意的翘起来二郎腿。

      “我不是顾大哥拐来的!是顾大哥救了我的命,是我硬要拉着顾大哥结拜的!”少年如墨一样漆黑的眸㹽子里十分坚定。

      裴铭随口一个玩笑,没㥳想到他还当真了,哄小孩一般道:“他这三个月都跟你在一䊉起?”

      븑 赵煜不假思索道:“对,我们为了救安安来練的南安城⊽。”

      不对劲꜏,누顾霖川交朋友的标准——出世的智者,入世的强者,或者正常而阳光的普通人。

      这少年看上去不符合前两点,后一段也不搭边,长得好看能算普通?

      裴铭闻到了猫腻,正要刨根问底,被顾霖川出声打断:“你戴上戒指想象任何一把武器的样子。”

      赵붔煜期待又紧张戴好戒指,开始想象。

      不一会儿,三尺长的“天涯”出现在他的手上。

      裴铭认得此剑,不但认得还认识它的上一任主人。

      “赵煜小兄弟,我想看看你的剑可以吗?”裴铭心里暗流涌动,神色由쭰始至终都没变过仭分毫。

      赵煜以为他和自己一賎样觉得三千的剑不错,欣喜双手递过去:“当然可以。”

      裴铭接过这把造工平平无奇的天涯,掂了几掂之后方才将剑从鞘中缓缓拔出。

      他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美丽的弧ﹽ线,挥齁向旁边一棵挺拔的桐树,然毫发无쓀伤,连一片叶子뎃都没落下。

      就在赵煜以为自己买了一눠把废剑,后悔花鍎了冤枉钱的时候,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桐树微微一震,不见变化。

      过了一会儿,挺拔的桐뙢树在掠过的清风中悠悠倒下,露出凸露的圈圈树轮。

      赵煜叹为观止,自己何时才能怎么厉害。

      顾霖ᄡ川皮笑肉不笑道:“裴铭怎么你每次来我这里,都得搞点破坏?”

      ⅝“这不叫破坏这叫艺术,你难道不觉得那颗桐戞树很多余吗?”对方씛一脸混账的笑。

      “……”顾霖川无语。

      裴铭把件还给赵煜䦲,少벖年一身正气,就算这把䥂剑的上一任……

      希望是他多虑了。

      顾霖川起身道:“赵煜,你昨天不是说想学御剑飞行吗,我现在教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