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电影网百度影音

      ꣄ 能配得上皇帝穿戴的盔甲必须是天国最好的盔㧕甲!

      这副陨金打造的蕇盔甲,其甲上刻画的繁琐阵纹并非仅是令此甲更为坚固,这些阵纹还有一个能力便是吸收力量化为己用。皇帝之所以能突薯然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便ኚ是利用身上的盔甲吸收了道袍修行者的数十记攻击,然后化为己用,尽数返还给了道袍修行者。

      道袍修行者看了看自己的伤势,他在自己体内感受到一股乱流正在他四肢经脉内乱撞,很明显,刚刚令他灵力突然一滞的原因就是在这道乱流上。

      道袍修쭎行者仔细回忆了一下,终于明白了这道乱流从何而来,那是陈勇所为!

      从一开始,陈勇就很清晰的知道,他自己一人最多只能拦住他和八苦两人中的一个,所以他故意与道袍修行者以命相搏,就是为了将这道乱流注入道袍修行者体内,ᷳ使其在关键时刻灵力无法运转,而他自己则留下来拦住八苦。

      想通了其中种种,道袍修行者仰天长叹一声,对陈勇㠜的心计着实佩服不좤已。

      忽然,道袍修行者感到脑后有一阵冷风袭来,я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一两根树枝正擦着他的后脑飞向了远处。

      躲过此击₌,道袍修行者瞬间戒备起来,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逼出了陈勇留在其体内的那道乱流,随后运转灵力护住全身。

      䘾 道袍修行者虽运转灵力护住周身,但却被一股凭空生出的风墙包围在其中。风墙强大的风力牵扯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和头发,他的头发已经䣓被这道风墙的撕扯力连根拔起,若非有道袍护体,恐怕他的每一寸肌肤都会被风墙的风撕扯下来。而这一招,正是陈勇的绝技,困愁城!ਲ

      坐困愁城者孤立无援,但道袍修行者身为深不可测的六境修行者,一身修为已臻至化境,天地就是他的援兵!

      一声清啸,道袍修行者身上道袍狂舞,风墙随着他的清啸声响起轰然破碎。

      姗姗来迟的陈勇看着自己的困愁城破碎,忍不住喃ᄉ喃自语道:“䮾竟强行以自身修为击破我的困愁城,六境果然非凡。”

      道袍修行者在破开“困愁城坫”之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两道黑白二气。

      白气没入道袍修行者眉心,道袍修行者所受内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愈合,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而那一道黑气,则是盘绕在道袍修行者的指尖上。

      陈勇在道袍修行者指尖上的黑气中쾈感受到了浓厚的死亡寂灭气息,一旦被那黑气沾Ⴈ染,体㸒内生机便会被黑气侵蚀,失了性命。

      陈勇此时身负重伤,刚刚施展的困愁城已经是他最后昿的力量,面对道袍修行搋者指尖的黑气,陈勇再无力抵抗。

      危急关头,有诗言自远处山崖响起,有刀自南隶边破空墣而至。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ㅵ 老酒鬼至,一道天地灵气形成的水幕如瀑布般从天上倾洒而下,挡在了陈勇和皇面前,水幕抵住了道袍修行者充满黑气的一指。

      随后便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 通天的水幕变成一条浑浊的黄色大河,朝道袍修行者扑Ἀ了过去。

      黄色大河波澜壮阔,连绵不绝几千里,道袍修꯮行者与黄河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虽然他能一瞬之间几百里,但始终逃不过这条大河。

      道袍修行者欲想凭借通天修为飞憕上青天,避开老酒鬼的大河,却不曾想张明天的刀챥却盘旋在他的头顶,逐渐在他的头顶生出一道龙㹍卷风,令天上云海翻腾不已,日月失色。强大的风力和乱流压在道袍修行者的身上,使其无法飞上青天避开大河。

      꿐 头上有飓风,脚下有大河。

      风生,ͱ水起。

      老酒鬼和张明天配合得天衣无缝,飓风落在大河之上卷起黄河水탶底无数泥沙。

      泥沙如同烧红的灼热铁屑一般吹打在道袍修行者的道袍之上,那件承受住无数伤害的道袍开始破碎起来。

      此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道袍修行者在大河和飓风之间无路可退,只好硬着头皮与大河飓风相抗。 ҙ

      道袍修行者指法纵横于飓风大河之间,指意近乎悐无穷无尽,以指法筑成一道水坝,以指意成舟泛舟于大河之上,并用深不可测的六境修为引动天地灵气建造了一处避风港。

      一时间,大河被水坝阻止不能进前,天上的飓风䥗在避风港的庇护下,始终无法打翻道袍修行者以无上指意和灵力筑成的小舟。

      老酒鬼见状有些惊讶道袍修行者的手段,于是亦泛舟来到大河之上。

      大河之上,两艘形态各异,若有似无的小舟就这样相对而立。

      雏 道袍修行者看着脚下以天地灵气形成的大河,说道:“仅是吟诵鼚一句远古古诗,便能生出一条这样波澜壮阔的大河,你的修为着实让我感到吃惊和意外。”

      老酒鬼没有搭理道袍修行者,而是一直用一种充满死亡的目光看向道袍修行者。

      感受到老酒鬼充满威胁븖的犀利Ᏻ目光,道袍修行者内心生出一丝退却之意,但皇帝就在眼前,他也已对皇帝出手,即便他退走离开也是结下了仇怨,日后皇帝定会举国之力追杀他。

      道袍修行者对老酒鬼故作自信的说道:“即使你和陈勇㴮两个人一起,也拦不住我杀皇帝。”

      道袍修行者将目光转向大河对岸的陈勇上,这时,道袍修行者才注意到,身受重伤几乎没了战斗能力的陈勇,遍体鳞伤的身躯上居然散发出丝丝霞光来,原本在河岸上的陈勇,整个人虚空盘坐在大河之上,他的掌心处赫然出现了一朵金色婆罗花。

      老酒鬼也注意到了陈勇,有些茫然ꚾ的看着陈勇掌心的金色婆罗花,回想起刚刚那名叫八苦的大修行者的手段,陈╎勇这朵金色么婆罗花神通竟与八苦同出一辙。

      诖 老酒鬼颇为赞赏的说道:“不쀟愧是仙老唯一的弟子,仅是接触过一次,便将八苦的佛门神通推演出来,天资果然不凡。”

      随着金色婆罗花在陈勇掌心绽放,一朵花之世界孕育而成,金色婆罗花随风而去,缓缓飘向道袍修行者。

      㝗 혳望着那朵金色婆罗花䘫,道袍修行者虽有些吃덤惊陈勇能施展出八苦的佛道绝学,但眼中还是充满微微不屑껆,似乎这朵花中世界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威胁。

      道袍修行者说道:“我是个俗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不像那些看山不是山是天堑,看水不是水是大河的那些人,ㆭ我不看那朵花,那朵花自然ᶜ就不存在。”

      于是,道袍修行者闭上双眼,指尖没有聚集丝毫灵龷力,待那朵ﲒ花即将来到他身前时,텻他伸出一指点在了那朵花上。

      手指与花瓣触碰,道袍修行者的手指更像是在抚摸花瓣。

      ➗ 鹲那微微带血指尖充满淤血的手指只是轻触花瓣,金色婆罗花顿时溃散成点点光亮暃。

      看花就是花。

       不豜看花,花虽在,但花中没有世界。

      ㈲能如此轻松的破开这朵花,老酒鬼也颇为震惊于道袍修行者的手段非常,陈勇心中也忍不住震撼,毕竟他接下那朵花之后身负重伤。

      在金色婆罗花破碎的刹那间,大河之上生出了数十朵金莲。

      顃 金色莲花的出现令原本汹涌澎湃ൄ的大河变得平静起来,整个河面翻不起一丝浪花,泛不出一丝涟漪。

      助 獬 这自然亦是陈勇的手段!

      老酒鬼看着陈勇感叹道:“区区莲花,居然能影响我的大河。”

      輈 道袍修行者很是不解,陈勇体内的灵力早已枯竭,身受重伤的他只幻能用残存的灵力修复稳住伤势,又怎能引៨动天地灵气入体转换成新的灵力?

      然而,道袍修行者在注意到了莲花下的大河,就明白了一切。

      脚下的大河,本就#是老酒鬼利用天地灵气汇集而成,而陈勇的金色莲花便是借助了大河的天地灵气。

      天河之水在ഥ金色莲花的影响횩下变得如镜面一般平静,大河内的泥沙也沉淀下来,清澈如甘䇊霖。

      䫭莲花绽放,数十道金光直冲天际,金光投影到云海之上竟显现出一尊尊手持金刚杵的神佛尊者。

      同计样,这也是八苦的神通,陈勇虽然做不到以念形成漫天佛国,但以金光为投影还是可以的。

      下一刻,数十位仙佛手持金刚杵对着道袍修行者当头砸下,无上佛威令人心生膜拜之意,佛光如同天光乍破,透过云层倾洒而下。

      道袍修行者见状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微微上扬,嘲讽道媂:“即便你模拟的再像,终究模拟不出八苦的佛国,对我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道袍修行㗛者望向天空,对天一指,随后对脚下的大河和土地又是一指。

      指天,漫天神佛消散。

      指地,脚下大河河水翻涌ﮠ,河水没掉了金莲。

      二指过后,道袍修行者将指尖指向了陈勇,那是他的第三指,指的是人。

      上指天,下指地,天地一指。

      指意纵横如⳵微风摇曳,如潺潺溪水,如风云缥缈般琢磨不定。

      这一指,蕴含了大多鷇神乎其神的道法,借助了天地之力。

      怘 面頃对这借助天地之力的一指,陈勇神色漠然,嘴角还在因伤势溢出鲜血的他看着那道足以模拟世间万物的指意,伸出了他自己的手指。

      道袍修行者的指意携带天地之力,呕是为天地一指。而陈勇亦伸出一指迎上,他的指意是“一指定乾坤”。ې

      两道不同的指意相对,陈勇本就是重伤之躯䀟,被道袍修行者高绝的修为的一指击飞至岸上,口鼻不停的涌出鲜血。而道袍修行者,在陈勇的这一指之深下,脚下凝成的虚舟险些崩溃,掉入至那足以将人身上的肉冲刷到只剩骨头的大河之中。

      老酒鬼在站在河藞面,콣淡淡的开口聂对道袍修行者说道:“若陈勇之前没有受伤,这一指被击飞出去的人就是你了,即使如此,你这一指在气势上也已经输了。你,还不走吗?”

      道袍修行者没想到自己修䉞炼多年的指意能被人锌如此轻易的破掉,他瞴注视着陈勇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他很不解,陈勇是如何使出那一指定乾坤的指意?在当他看到陈勇身后的皇帝时,道袍缰修듺行者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

      他肆意大笑着,他的笑,很癫狂,也很放肆,甚至不顾形象的打起了滚。

      鳖 天子龙威在后,天地又有何惧?

      道袍修行者输给了ྸ陈勇,输得很彻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