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yy

      “师父,等等我呀!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齐天一边大声地问着,一边跑向师父灵老。

      远处,屋顶之上,一个穿着夜行衣㣰的身影,紧紧盯着告示牌下的齐天:“齐门?没听说过百兽镇还有个这样名号的宗门啊……齐天?有意思,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说罢,这个身影化作一到黑影,“嗖”的一声消失了。謁

      “师父……师父……等等我,您飘那么快干嘛?”齐天好不彫容易追上师父灵老,气喘吁吁地说到。

      “呵呵,徒儿,你可想明白为师刚刚的话是何用意?”灵老摆出一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ኝ样子,对⍂齐天说到。

      “当然。徒儿洗耳恭听。”齐天听到师父灵老的话后,坚定的回答道。

      “好,我先问你一个,你可知道刘员外和张财主所丢失的那两样物品是干什么用的吗?”灵老捋了捋胡须,对齐天发问到。 蛒

      “您是说……樧琉璃玉盏和续魂灯?”齐天说到。

      “没错。就是这两件物品。”灵老别有韵味地笑着说到。

      “徒儿策不知,还请师父明示”。齐天双手作揖,恭敬地对师父灵老说到。

      “在我还是以肉体状态活在这个人世间之时,在苍之彼岸上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那时还是伏魔냦大帝在位之时,上一代的浩劫之魔刚刚诞生,名叫九眼金狻。当时不知从哪传出了九眼金狻的诞䒓生之地的所在,整片彼岸上的宗门,都一℮一派出代表自己尿宗门的屠魔战士,天役司等高战力部门更是倾巢出动,为的就是赶在浩劫之魔还处于还未成魔的襁褓状态፪下,击杀掉它。可흠是他们还是小看了九眼金狻的实力,那些屠魔战士们还未抵达目的地时,就被九眼金狻发现后ⶺ,将他们通通一网打尽。一时间,整片苍之彼岸上,再也没有了能够和九眼金狻抗衡的存在了,除了即将退位的苍之彼岸巅峰战斗力级别的伏魔大帝!可是当时的伏魔大帝已经年过古稀,已经是年老力衰了。但是看到苍之彼岸即将沦陷,伏魔大帝硬着头皮,顶了上去,与九眼金狻连续战斗了싒十天十夜。结果也可想而知,伏魔大帝由于体力跟蔨不上,败下阵来。一时间,人们都陷入了恐惧之中,被死亡支配也只是时间问题。伏魔大帝不忍看到这样的情景,于是他去祈求伟大的生命树,让他回到他最巅峰的状态,生命树答应了他,但是交换条件是战斗结束过뻉后,伏魔大帝将立即暴毙身亡!伏魔大帝不愧是千古一帝,陛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죫这个条件。于是生命树就赐予了他五件宝物,使用␾了这五件宝物后,伏魔大帝立刻回到了他的巅峰状态,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年幼的九眼金狻消灭在了摇篮之中,胜利之时,众生欢喜雀跃着等待伏魔大帝凯旋而归。可是,伏魔大帝并没有像子檼民们期盼的那样,如约回来,陛下化作一粒墪尘埃,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但是,生命树䟻送给陛下儨的那五件宝物却没有消失。故事听到这里,徒儿你就没有什么想问为师的吗?”灵老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对齐天问到。

      “师父是觉得我应该向师父问起伏魔大帝的这五件宝物,極下落如何?”齐天思考了一会儿,对灵老回答到。

      “不错。那为师接着同你说,那五件宝物的其中一件———天怜芯,被宝藏司严加看管起来,这件乃是这五件宝物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件。其他四件,有一牢件化为了二十异魂之一———异度光环,有一件现奨在在某个宗门之内,具体是哪个宗门我尚不清楚,这只是传说。而剩下的两件至今下落不明。”灵老别有用意地用手中的扇子轻轻敲了一下齐天的脑袋,说到。

      “这两件宝物不会就是⦇刘员外和张财主丢失的……那琉璃玉盏和……续魂灯吧!”齐天脸왏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结结巴巴地蒄说到。ត

      此时灵老听到齐天的回答后,再未发出一言,只是静静地笑푱着。

      “这怎么可能?这两件宝物又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小小的百兽镇里!”齐天还是不敢相信地说着。

      而灵老依旧笑着,扭볇身朝返回齐门的路上飘去。

      “真是让我不敢想象……哎!师父!等等我啊!您怎么又连招呼都不打一下,一声不吭的自己走了啊?师父!师父!”齐天猛地抬起头,看到师父灵老已经走远,便飞快地追上了师父。

      回到齐门后,齐天还在想着这件事,他考虑是否将这件事告知齐门门徒,可是他已经答应了王司头的请求,天役量司毕竟有恩于齐门。一时间,齐天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困境之中。

      “齐天,你似乎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㔡”阿弛看出齐天的不对劲后,连忙拍了拍他,问到。

      “啊?有吗?我很明显吗?”正在沉思的齐天,立刻被阿弛的声音惊醒。

      “还问有吗?你脸上都快把'我有心事'这四个字写⚇出来了!”令狐寻雪笑着对齐天说到。

      “是啊,门主,有什么心事,让我们来帮你解决좒一下。”小齐、小三、小顺异口同声地对齐天说到。

      ㅏ 而齐天却迟迟没有开口,他在就考虑到底要不要同伙伴们说出实情。就在这时,齐门正殿内被一个冒冒失失的门徒急吼吼地冲了进来。那个门徒喘着粗气,ﰢ快速的对众人雀说到:“报!禀门主、副门主、大长老、指挥使、大总管、大管事。天役司镇司官皇甫奇明大人求见僆!”

      “这么晚了,蛭天役司来人做什么,镇司官还亲自登门,门主,您看?”小齐满是疑惑地问向齐天。

      “唉,该来的早晚会来的,快去请镇司官大人进来。”齐天对那名齐门门徒说到。

      ⟿ “是!”那个齐门门徒领命之后,便又匆匆跑了出去。

      “门主,这……”小齐转头看向齐天。

      琸 “等下你们鳊就都知道了。”齐天喝了一口茶水,有气无力地说到。

      不一会儿,天役司镇司官皇甫奇明带着一帮穿着天役司服饰的人着急地走了进来。

      齐天等人看到皇甫奇明过来,纷纷快速起身,摆出一副笑脸,两手作揖对皇甫奇明说到:“天役司镇司官皇甫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多有得罪!”

      那皇甫奇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的模样,穿着一身极其得体的镇司官服饰,腰间别着一把长奕剑以及一枚天役司的专属腰牌,显得格外正气凛然。

      只见那皇甫奇明连忙扶起齐天,高兴而又着急地说到:“齐天老弟,都什么时候了,还和我打官腔!我听闻齐门上下门众愿意和我天役司共同捉贼,实在是万分感谢!所以特来和齐天老弟共谋对策!”

      “皇甫大人言重了,齐门䧼深得天役司蒙恩,能◃为皇甫ﲥ大人分忧解难,是我齐门分内之事。”齐天对皇甫奇明说到。

      “有齐天老弟这句话,我心里着实有底多了,我今天᝕前来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为了感谢齐门共患难之恩,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和齐天老弟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计划……”皇甫奇明说罢,不自觉地看了看齐天周围的人。

      “皇甫大人但说无妨,这里都是咱们的自己人。”齐天看皇甫奇明略有犹豫,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他解释道。

      “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众位小友刚刚多有得罪。下面我仔细地来向众位小友分析一下目前的形式……想必齐天老弟你也已然得知,百兽镇刘员外和张财主的事情了,其实我们在得知刘员外的琉璃玉盏失窃之后,第一时间就将张财主的传世之宝续ﳾ命灯偷偷派人保护了起来,并对外放出消息,说这宝物已经一同被贼人偷去,一方面为的是保护张财主一家老小的生命安全,更重要的是为了让那贼人露出马脚,这样我们便也许能有机可乘,”皇甫奇明说着说着,故意压低了声音,“但첔我们原本以为这个计划已经是天衣无缝,但是今天张财主家里和我天役司里,本官的办公桌上,同时出现了一张字条……” 餮

      说罢,皇甫奇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今天晚上,我来取续命灯。

      齐天看着这字条,有些走神地说到:“这字条上面的小字竟然还有几分秀气,딾我蛮喜欢的。”

      皇甫奇明、令狐寻雪、阿弛、小齐、小三、小顺、大个儿以及皇甫奇明身边的侍卫:“…………………………”

      在一旁默默听着言语的灵老,刚刚正在用扇子安然地扇风奜,听到齐天的话后正,立刻将手中的扇子脱落,无奈ᵤ地对齐天说到:“喂!小天子!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字写的秀气是什么重点吗?”

      看到众人࿓纷纷呆呆地盯着自己看时,齐天一脸歉意地说:“咳咳,刚刚我没有抓住重点,这么说天役司的计划被识破了?继续继续……”

      此时,齐天正殿房顶上,那个白天出现过的身影,居然此刻正在偷听下面皇甫奇明与齐天众人在屋内的交谈,听到齐天的话后,不禁笑了一声:“噗嗤,这个齐天看起来还蛮有趣的。”但是屋内却没有察觉其存在。

      皇甫奇明看到齐天重新进入正题,接着说到:“是的,我们的计划被识破了。”

      뫠 (此时齐天内心的想法:㦈这字确实很秀气,䋰你们看不到吗?)

      令狐寻雪和阿弛不约而同地对皇甫奇明问到:“那现在这续魂灯所在何处,是否安全?”

      皇甫奇明接着说到:“哦,这个呢,众位小友大可放心,宝物已被我放入天役司内阁之中,里面有大量的司头和司捕看管,没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正殿房顶上的,穿着夜行衣的身큰影小声地齂说到:“这狡猾的老狐狸,难怪我翻遍张财主家中的每一个㖛角落都没有找到圳。原来在天役司ƍ内阁之中啊。”突然,一阵冷风吹过,那个身影不禁打了一个喷嚏,左腿一松,将屋顶上的一片砖瓦踢了下去。那片砖瓦“咔嚓”一声掉地,发出的强烈声响惊吓到正殿内的众人。

      齐天看到砖瓦掉地,突然喊到:“什么人!”

      Ϋ那춟个身影立刻后悔地拍了䚩拍自己的脑门,说到:“哎呀,一不小心暴露了。”接着那个身影,快速离开屋顶并大声喊到:“感谢你们告诉我续命灯在哪!万分感谢咯!尊敬的齐天大门主,谢谢你对我写的字的认可!伟大的皇甫奇明大人,再见!我去取宝物喽!”

      ơ “不好!续命灯被发现了!”众人纷纷惊呼一声。

      “皇甫大人,稍安勿躁!我们玄门所修炼的圣魂是天下第一的敏攻系圣魂,九玄冰沧龙厘。我去追那贼人!令냑狐、阿弛、大个儿你们火速前去天役司,保护好续命灯,其余人等留下来保护皇甫大人的安全!”说罢,齐天一个瞬步,跟上了那穿着夜行衣的身影。

       齐天不愧是齐天,自从突破到第六阶段神心之后,他的雪天傲龙击速变式———髃玄冰游龙腿也跟着有了质的变化,变得更加快速了。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那个贼人,不禁大喊一声:“贼人,看我将你抓到后怎样处置!”

      而那个贼人眼看就要被齐天赶上之时,反而停ν下了脚步,닭对着齐天说到:“停停停!别追啦!不如我们来打一架吧,倘若我打赢你,你就放我走。倘若你打赢我,那我……就任由你处置……哼……”

      剾 听到那个贼人的话后,齐天竟然有些莫名地兴奋,因为他想看看面前쯉的这个贼人的身手,是否如同其字一般漂亮。于是,齐天拔出冰芒,指向那个贼人的鼻子,说到:“哈哈哈,那好吧!事先说好,你可不许后悔!”

      说罢,齐天便和那个贼人扭打在了一ை起。说也奇怪,那个贼人的一招一式都很灵巧ꘑ,完全不亚于修炼敏攻系九玄冰沧龙的齐天。

      齐天看到自己和那个贼人剑法打了个五五开,于是决定使覠用斗技,大声喊到:“寒武天地斩!”,见齐天使出了斗技,那个贼人也同样使出斗技:“漫花火舞!”。

      “唰”的一声,由齐天和那个贼人打出的斗技迅速撞击在了一起,不同于齐天以往战斗的是ৰ,两人似乎都没有㥻受到什么伤害,“⥗寒武天地斩”的寒气遇到“漫花火舞”的火花后,两者刹那间化作蓝红相间的雪花,缓缓在空中摇曳,久久不曾落下,伴着朦胧的月色,画面甚是唯美。៓齐天和那贼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看痴了,因为实在是太美了,两人都仔细地欣赏着,可能是那个贼人看的太过入迷,脚一下子没站稳,猛地滑了下去,齐天立刻反应过来,伸手拉住了那个贼人,将떍其并非故意的抱入怀中,两人立刻四目相对。那个贼人似乎感觉有点害羞쯛,立刻从齐天的怀抱中挣脱,与齐天拉开距离。之后,齐天和那个贼人正准备继续开启第二回合的对战时,二人同时注意到追赶上来的天役司司捕正陆陆续续地朝他们集中过来。

      那个贼人欲要㳮离开,齐天连忙说到:“唉!你这就要走了!我们뷽还没打完呢!”齐天摇了摇头,接着说到:“唉,算了。天斠役司的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快点离开吧!”

      崕没想到那个贼人微微一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对齐天说到:“没想到你还挺遵守诺言的,这次算我们平手,胜负留到改日ൃ再战。哦对了,还有一点,用剑指着女孩子的鼻子,可是一件很不绅士的事哟!齐天,嗯,我记樁住你的名字了。拜拜啦小可爱!”说罢,那个贼׮人朝着齐天来了一个飞吻后,抛出两枚烟雾弹,消ꪮ失在了浓烟之中。

      而看到离开的贼人,齐天不禁歪嘴一笑,呆呆᧗地站在原地说到:“女孩子?呸!谁是小可爱!”

      陆续赶来的天껑役司司捕看到这里只有齐天一人,便忍不住问齐天怎么一回事。齐天对着他们微微一笑,转头对着那个女孩消失的地方,说到:“哼,鋺下次……我一定抓到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